精华都市异能 魔法塔的星空 歹丸郎-第七百一十四章 最適合織錦的服飾熱推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
哈露米带头,看到自家老师跟银须矮人结束谈话后,三个学徒猥琐地摸了上来。今日的小跟班除了卡雅外,还多了一个李奥纳多。可怜的小伙子,被他的师姐们朝着带歪的路上奋勇向前。
他们三人分别拿了一摞纸,递到了某人面前。“老师,您看看我们的设计。哪一件适合用丝绸做出来?”
这才交代没多久的事情,他们在收拾庭院的同时,还有空准备这些呀。还是说,这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等着的?
接过设计稿,林认真地看了起来。要是以往,这群女人做衣服,哪里需要某人审稿同意的,只是今时今日不同。而不同之处在于从缫丝阶段的附魔,以及将图版输入到提花机后的编程,林还没有做出傻瓜功能,也就是把东西扫描进去就能用的。
一旦附魔内容、织造的图样有任何更改,就得变更设定,重新输入参考标的等动作。尽管建造提花机的工程,几个女人也有参与,特别是程序语言的编程部分。但同时,这些部分都只是零星的功能,最终的整合是某人完成的。
这也造成了,某人不动手,提花机就是废的。除非其他人打算延用先前的设计,做出跟林身上这套玄武袍差不多的东西来。问题是,谁肯?
所以之前哪怕丝茧的数量,累积足够制造一套衣服的程度,也还是没有开工。最主要原因,当然是某人懒癌发作。对外的说法就是希望可以累积更多丝茧,之后就能一次性做多一点衣服出来,而不用断断续续地做着。简单地说就是将事情累积起来,再一股作气完成。
但既然之前征求学徒们的设计稿,当然是有打算先把她们跟芬,几个女人身上的行头给先搞齐一套。所以今天就是要来审一审,几个学徒交上来的设计稿。
只是没翻还好,愈翻是愈摇头呀。
“基本上这稿子,还是跟四五年前差不多,没进步嘛。画得这都什么玩意儿?老把旧东西翻出来,玩个一次两次三次的,有意思吗?”这是对卡雅的评价。
她只是把过去曾缝制出来的衣服设计,东拼西凑出一套看起来新的而已。也许在别人眼中有些新鲜,但在熟知这些衣服来历的某人眼里,这有些不伦不类。
“好吧,我很理解妳亲近大自然的转变。这不是错误,我也不反对。但想象个森林小妖精一样,把花花草草、树叶藤蔓的穿在身上,请直接穿真花真草。而不是把好不容易做出来的丝绸,做成假花假草穿上身。”这是给哈露米的评价。
这货已经脱离人类的范围了,走超级复古风格,恢复到圣经里头,伊甸园中,亚当跟夏娃的装扮再多那么一点点……
“这算啥?佛罗伦萨的村姑?”这是李奥纳多的评价。
对于李奥纳多也提出了设计稿,某人就不知道是被他的两个师姐逼的,还是他自己闲着发慌来凑热闹的。
他的画虽然精细,但眼界就只是他记忆中的故乡,而且还是很乡下的那种,不是欧洲中世纪的贵族或豪商。不过对一个十来岁就被迫穿越到迷地来的乡下小伙而言,也不能再强求太多了。
最后,林越过三个学徒的脑袋,朝稳坐在后头沙发上的巫妖问道:“她们把这些东西拿给妳看过了吗?”
芬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她对于服装设计方面不甚感兴趣,从来都是拿某人的设计图,看今天心情觉得哪套不错,就把哪套做出来,穿在身上而已。毕竟这些都跟魔法无关。
“老师,我们画的东西,有哪里不好。从以前不就都是这样的设计?维持会捱骂,放飞束缚了,看起来也会被骂。那我们到底要怎么画才好呀。”
“拿纸笔来。”某人没多做解释,直接吩咐道。
自家老师画服装的概念图,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在大贤者之塔时代,某个有许多闲心的人把这件事情当成打发日常无聊的方式。但在离开魔法塔之后,太多事情让他不曾再拿起画笔,画这些与魔法、与工作无关的东西。
今日再吩咐起,两个少女当然是激动地去找出素描本和彩色蜡笔来。后者可是昔日某人无聊之下所做出来的成果,虽然制造工艺一直没有改进,但因为也不麻烦,材料有替代性也容易取得,两个少女一直都有备在身边的习惯。
对林而言,他想画的东西,概念其实也很简单。今天所使用的布料是织造出来的丝锦,最适合这种布料的服装,除了旗袍、日式和服之外,最最适合的,当然就是汉服唐装了。
正如用在地的水中在地的米,煮在地的饭是最好吃的一样,在织锦诞生的土地上,当然会发展出最适合这种布料的服装造型。
几笔快写,再用蜡笔抹了几下就算是上色了。一个个人形模特儿穿着马面裙、立领上袄、长褙子的服装就跃然纸上。有些扎着小马褂,有些加上云肩,分出了几种不同的造型。
在画完人型模特之后,接着就是各个衣服部件的细部雕琢。花最多功夫的,就是服装上的图案纹饰了。
一套全红的服装,加上一只鸟的形象在长褙子上。本意是想画朱雀的,但‘朱雀’是一种幻想中的鸟类,并不实际存在。所以林采用凤凰的造型,也就是大多数人所使用类似红色孔雀的形象,再省略掉孔雀尾羽,就是林所画的朱雀了。而在裙面,则是云海的造型。
一套淡青色的服装,加上一条青龙盘在长褙子上,裙面则是波涛汹涌的海浪翻滚。而龙造型又跟纹身的风格不同,并不刻意追求满版或雄壮的感觉。而是几分云里雾里,让人捉摸不定的味道。
一套青白色的,小马挂上则是一头下山虎。白底黑条纹,寥寥数笔,尽显嗷啸山林的王者之姿。裙面则是山林之景,采用的是国画的风格,而非写实风。
虽是随笔,但也花了某人不少的时间。不过在旁边看着的几个人,眼睛却是愈来愈亮。到最后,每完成一张稿子,两个少女就像是献宝一样,拿到她们姊姊大人身边,吱吱喳喳地说着。
等到三套服饰画完,林甩了甩很久没画画的手腕。之前展示这类图,都是使用白板笔术,以空间为画布,以意识为画笔。但这种展示只能临时使用,无法留存。为了留底,林还是得用老方法来作画,也是为了方便后续的作业。
这时看完所有稿子的芬,发亮的眼睛从稿纸上抬起,看向某人,问:“为什么你以前留下来的画稿中,没有类似的服装?”
因为以前留的那些东西,不过是对于动漫电玩记忆的一点意淫,画的东西不是某些印象深刻的女主角服装,就是H_Game中出现过的衣服。要不就是一些从电影、电视剧中,在剧组所谓的‘考据’下,所设计的一些古典风格服装——谁知道是不是真的符合时代背景。
至于时尚风格的服饰,其实自己在穿越前,对于时尚并不关心。充其量是在新闻上看到一些关于时尚圈的报导,要不就是哪个明星走红毯、出席重要活动的造型而已。
但也就这点东西,拿来唬唬迷地土著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这种话,很明显不能直接说出来。林眼珠子一转,说道:“以前没有合适的布料嘛。妳看这些衣服的重点,全部在服装上的纹饰。假如这些东西用绣的,固然可以绣出来,但要花上多少时间呀。那两个丫头是魔法学徒,最重要的还是学习,而不是磨练自己刺绣的功夫。所以我倒是庆幸,以前没让妳们看到这些图,在这上面花太多的时间。”
妖后争天下
孤独不煳涂 何必那么珏
“唔,这倒也是。”虽然对于刺绣、裁缝并不擅长,但不代表芬就无法推断出来,花在这上面可能的时间会需要多少。至少,她也不愿意穿上一些粗制滥造的衣服。而要精雕细琢,就需要时间,或在其他方面下功夫。
但看着三头灵兽的造型。芬在里头只认得有一头老虎,另外那龙首蛇身的怪异生物,从未见过;而红色的那只虽然看得出来是鸟,但也从没看过这种鸟。再想起某人穿上那身黑袍的那天,所发生的种种,她稍微皱着眉问:“这些衣服的造型,不会让那一天发生过的事情,再来一次吧。”
这个担忧,让两个少女齐转头看向自家老师,眼神颇像抓包了某个挖坑的恶劣小贼。林笑着解释道:“对那一天的事情,我当然会有防范和对应的方法。更重要的是,只要不是穿在我的身上,应该就不会有大问题了。会用这些灵兽的造型,纯粹只是随笔画出来的而已,跟我身上的玄武袍刚好配对。妳们觉得不合适,可以换其他造型嘛。这几幅图只是想告诉妳们,服装的类型并不只有以前画给妳们看过的那些,以缝制和剪裁的手段做出想要的造型,还能从布料面的图样上着手。”
得到答案之后,三个女人迫不及待地讨论了起来,完全把某人排除在外。其实从以前,她们的做事态度就是如此。最主要是因为在服装细节的部分,林不太想插手太多,他只是喜欢欣赏最后被穿在人身上的成果而已。剪裁与缝制更是如此。虽然他会做,但某人更喜欢把事情丢给别人做。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