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某美漫的醫生討論-第七百二十四章 美豔御姐伊芙琳的甜蜜分享


某美漫的醫生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醫生某美漫的医生
墨非一直站在伊芙琳的旁边,那他还能小金毛NTR了他?
不客气的说,哪怕隔着整个开罗,只要他的波动之力关注着伊芙琳,那就不可能有人伤害到伊芙琳。
隔得距离太远,墨非的肉身来不及赶来,可是远距离投射波动之力,也能将他的目标震荡成一堆碎肉。
而墨非此刻就在这里,那就更加容易了,一拉伊芙琳的手臂,就将她挡在了身后,然后墨非的鞋面就朝着小金毛的脸部印了过去。
刚好,小金毛撅起嘴巴,就想亲伊芙琳……
“这位兄弟,你说你怎么还这么客气,一见面就亲吻我的脚面,兄弟我受之有愧啊!”
墨非怀中抱着伊芙琳的娇躯,对着疯狂呕吐的小金毛笑道。
“呕——!”
小金毛在疯狂的同时,旁边看管小金毛的监狱守卫,也在疯狂殴打小金毛,因为伊芙琳可是有背景的英国学者,那是监狱长大人的客人,差点就让小金毛给非礼,万一监狱长一旦怪罪了下来,他们这些小喽喽岂不是吃不俩兜着走?
伊芙琳惊魂未定,作为一个淑女,差点就让一个关在牢房里面,脏兮兮的流浪汉给强吻了,怎能不害怕?
“谢谢你啊,墨非!”
回过神来,伊芙琳连忙向墨非道谢道。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墨非笑道:“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强迫女孩子的人,只要遇到了像这种人,我就绝不可能袖手旁观!”
“墨非,你真是一个绅士。”
伊芙琳微笑道。
下一刻,她才察觉到,此刻她整个身躯都卷缩在了墨非的怀中,她甚至能够感受到墨非坚实的胸膛,看似单薄的身躯,实则拥有爆炸性的肌肉。
伊芙琳呼吸之间,都能嗅到墨非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让她的双颊不由得变得绯红。
“不好意思。”
墨非赶紧放开了伊芙琳,似乎也是刚刚才察觉到两人刚才的状况似的。
“不用道歉,刚才要不是你……所以是我得谢谢你!”伊芙琳挽了挽额角的秀发,说道。
墨非笑着点了点头,同时心里在感叹——伊芙琳还真是有料啊!
两人刚才胸膛相对,伊芙琳能够感受到他宛如磐石的胸肌,而墨非自然也能感受到伊芙琳宛如棉花糖一般的胸肌……
和墨非情意绵绵的对视一眼后,伊芙琳旋即以极度愤怒的目光看向正在被殴打的小金毛。
监狱的守卫眼看着就要拉着小金毛进入牢房里面了,小金毛为了自救连忙喊道:“如果你想找到哈姆纳塔,就必须救我出去!这个世界上,如今只有我一个人真正知道哈姆纳塔在那儿了,杀了我,哈姆纳塔将会成为永恒的传说。”
伊芙琳简直想把小金毛的嘴巴给缝起来。
你这么乱喊哈姆纳塔,让所有人都知道了,那我们还玩个什么啊?
“伊芙琳,这不是正好吗?哈姆纳塔不可能靠着我们三个人就能探索的,我们需要一支探险队,好在立马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娱乐之再次起航 落雁的秋风
墨非朝着伊芙琳眨了眨眼睛。
伊芙琳也是难得的聪明人,听着墨非这么一说,稍微思索一下,立即恍然大悟。
连他们这些外地人都知道传说中的哈姆纳塔拥有无数的黄金与财宝,那么埃及当地人难道不知道?
小金毛将哈姆纳塔这个名字叫了出来,只怕不久之后,就会有贪婪之辈找上门来求合作了。
“可是与狼共舞,是不是太危险了?”伊芙琳小声说道。
“不怕,我会保护你的!”墨非牵着了伊芙琳白嫩的小手,亲吻了一口,笑吟吟的看着她道:“有人想要伤害你,除非他先踏过我的尸体。”
伊芙琳羞涩的缩回了手,眼眸之中却泛起一抹甜意。
墨非相貌俊美无双,身材强壮,学识渊博,能和她一同研究古埃及文字,还有比这更好的丈夫人选吗?
果然,开罗监狱的监狱长,迦得哈桑,在尊贵的英国学者来监狱见一个下贱的美国人的时候,他就一直关注上了伊芙琳和乔纳森,现在小金毛嚷嚷开了哈姆纳塔这个属于埃及传说中神秘莫测的神话之地后,立即眼睛滴溜溜的转开了,动了心思。
于是乎,当着伊芙琳的面,小金毛就被迦得哈桑命令手下给拉上了行刑台,准备绞了他。
当然,不是真的想杀小金毛,而是为了给伊芙琳一个下马威,为接下来的讨价还价做准备。
如今的埃及,是英国人做主,他不敢对伊芙琳这位有些背景的英国学者怎么样,可是拎出来一个下贱的美国人杀鸡儆猴,吓吓伊芙琳和乔纳森,他还是敢的。
在这个世界上,美国人地位是不怎么样的,没多少认。
都认英国当老大,法国当老二,其他人就都要靠边站了。
美国人的确有钱,但那都是有钱的土大款罢了,那里能像英国和法国一眼几乎瓜分了世界的殖民地?
“这只肮脏下贱的死猪,冒犯了我的客人,我将对他施予绞刑。”
观刑台上,监狱长迦得哈桑大声宣布道。
周围的刑场之外,爆发了一阵欢呼。
而伊芙琳根本就没有理会的意思,而是兴致勃勃的观看,她倒要看看,迦得哈桑会把那人怎么样。
不管怎么样,只要那人不死就好,她又不是圣母婊,自然不会担心一个想要强吻自己的男人,会被整得怎样凄惨。
监狱长迦得哈桑看了看伊芙琳的面色,不由得有些犹豫,这女人就这么狠?为了报仇,连哈姆纳塔这种宝藏之城都不顾了?
夏末旧语
“伊芙琳小姐,你看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迦得哈桑试探道:“要不要我们再狠狠折磨他一顿出出气?”
“好啊!”伊芙琳道。
还没有等迦得哈桑露出成竹在胸的微笑,伊芙琳就补充道:“就先阉了他,再吊死他。”
她还比了比剪刀手的模样。
迦得哈桑立即夹紧了双腿——这女人太狠了,惹不起,惹不起啊!
“还是算了,没必要这么折腾,直接吊死他就行了。”
……半个小时候修改
墨非一直站在伊芙琳的旁边,那他还能小金毛NTR了他?
总裁的独宠娇女 媛小妞
不客气的说,哪怕隔着整个开罗,只要他的波动之力关注着伊芙琳,那就不可能有人伤害到伊芙琳。
隔得距离太远,墨非的肉身来不及赶来,可是远距离投射波动之力,也能将他的目标震荡成一堆碎肉。
而墨非此刻就在这里,那就更加容易了,一拉伊芙琳的手臂,就将她挡在了身后,然后墨非的鞋面就朝着小金毛的脸部印了过去。
刚好,小金毛撅起嘴巴,就想亲伊芙琳……
“这位兄弟,你说你怎么还这么客气,一见面就亲吻我的脚面,兄弟我受之有愧啊!”
墨非怀中抱着伊芙琳的娇躯,对着疯狂呕吐的小金毛笑道。
幸孕:冷枭的契约情人
“呕——!”
小金毛在疯狂的同时,旁边看管小金毛的监狱守卫,也在疯狂殴打小金毛,因为伊芙琳可是有背景的英国学者,那是监狱长大人的客人,差点就让小金毛给非礼,万一监狱长一旦怪罪了下来,他们这些小喽喽岂不是吃不俩兜着走?
伊芙琳惊魂未定,作为一个淑女,差点就让一个关在牢房里面,脏兮兮的流浪汉给强吻了,怎能不害怕?
“谢谢你啊,墨非!”
回过神来,伊芙琳连忙向墨非道谢道。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墨非笑道:“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强迫女孩子的人,只要遇到了像这种人,我就绝不可能袖手旁观!”
“墨非,你真是一个绅士。”
伊芙琳微笑道。
下一刻,她才察觉到,此刻她整个身躯都卷缩在了墨非的怀中,她甚至能够感受到墨非坚实的胸膛,看似单薄的身躯,实则拥有爆炸性的肌肉。
伊芙琳呼吸之间,都能嗅到墨非身上浓烈的男子气息,让她的双颊不由得变得绯红。
“不好意思。”
墨非赶紧放开了伊芙琳,似乎也是刚刚才察觉到两人刚才的状况似的。
“不用道歉,刚才要不是你……所以是我得谢谢你!”伊芙琳挽了挽额角的秀发,说道。
墨非笑着点了点头,同时心里在感叹——伊芙琳还真是有料啊!
两人刚才胸膛相对,伊芙琳能够感受到他宛如磐石的胸肌,而墨非自然也能感受到伊芙琳宛如棉花糖一般的胸肌……
和墨非情意绵绵的对视一眼后,伊芙琳旋即以极度愤怒的目光看向正在被殴打的小金毛。
监狱的守卫眼看着就要拉着小金毛进入牢房里面了,小金毛为了自救连忙喊道:“如果你想找到哈姆纳塔,就必须救我出去!这个世界上,如今只有我一个人真正知道哈姆纳塔在那儿了,杀了我,哈姆纳塔将会成为永恒的传说。”
伊芙琳简直想把小金毛的嘴巴给缝起来。
你这么乱喊哈姆纳塔,让所有人都知道了,那我们还玩个什么啊?
“伊芙琳,这不是正好吗?哈姆纳塔不可能靠着我们三个人就能探索的,我们需要一支探险队,好在立马就有人送上门来了。”
墨非朝着伊芙琳眨了眨眼睛。
伊芙琳也是难得的聪明人,听着墨非这么一说,稍微思索一下,立即恍然大悟。
连他们这些外地人都知道传说中的哈姆纳塔拥有无数的黄金与财宝,那么埃及当地人难道不知道?
小金毛将哈姆纳塔这个名字叫了出来,只怕不久之后,就会有贪婪之辈找上门来求合作了。
“可是与狼共舞,是不是太危险了?”伊芙琳小声说道。
“不怕,我会保护你的!”墨非牵着了伊芙琳白嫩的小手,亲吻了一口,笑吟吟的看着她道:“有人想要伤害你,除非他先踏过我的尸体。”
伊芙琳羞涩的缩回了手,眼眸之中却泛起一抹甜意。
墨非相貌俊美无双,身材强壮,学识渊博,能和她一同研究古埃及文字,还有比这更好的丈夫人选吗?
果然,开罗监狱的监狱长,迦得哈桑,在尊贵的英国学者来监狱见一个下贱的美国人的时候,他就一直关注上了伊芙琳和乔纳森,现在小金毛嚷嚷开了哈姆纳塔这个属于埃及传说中神秘莫测的神话之地后,立即眼睛滴溜溜的转开了,动了心思。
于是乎,当着伊芙琳的面,小金毛就被迦得哈桑命令手下给拉上了行刑台,准备绞了他。
当然,不是真的想杀小金毛,而是为了给伊芙琳一个下马威,为接下来的讨价还价做准备。
如今的埃及,是英国人做主,他不敢对伊芙琳这位有些背景的英国学者怎么样,可是拎出来一个下贱的美国人杀鸡儆猴,吓吓伊芙琳和乔纳森,他还是敢的。
在这个世界上,美国人地位是不怎么样的,没多少认。
都认英国当老大,法国当老二,其他人就都要靠边站了。
美国人的确有钱,但那都是有钱的土大款罢了,那里能像英国和法国一眼几乎瓜分了世界的殖民地?
“这只肮脏下贱的死猪,冒犯了我的客人,我将对他施予绞刑。”
观刑台上,监狱长迦得哈桑大声宣布道。
周围的刑场之外,爆发了一阵欢呼。
而伊芙琳根本就没有理会的意思,而是兴致勃勃的观看,她倒要看看,迦得哈桑会把那人怎么样。
不管怎么样,只要那人不死就好,她又不是圣母婊,自然不会担心一个想要强吻自己的男人,会被整得怎样凄惨。
监狱长迦得哈桑看了看伊芙琳的面色,不由得有些犹豫,这女人就这么狠?为了报仇,连哈姆纳塔这种宝藏之城都不顾了?
“伊芙琳小姐,你看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迦得哈桑试探道:“要不要我们再狠狠折磨他一顿出出气?”
“好啊!”伊芙琳道。
还没有等迦得哈桑露出成竹在胸的微笑,伊芙琳就补充道:“就先阉了他,再吊死他。”
她还比了比剪刀手的模样。
迦得哈桑立即夹紧了双腿——这女人太狠了,惹不起,惹不起啊!
“还是算了,没必要这么折腾,直接吊死他就行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