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Turn312.後天、威脅與分道揚鑣看書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等待是漫长的,众人在地下空间中无所事事,吃了睡睡了吃,偶尔会帮帕斯收集一下地面上的情况。
幸好,他们还有着物资的分配等一系列问题需要去烦恼,否则他们感觉自己迟早要生锈。
只是无论游作还是艾玛,都决口不提外面的家人,生怕触及到不远处穗村尊的心事。
“如果你一直都用这种怀疑的态度看我的话,那么接下来的战斗就请不要参与了。”
帕斯看了一眼在不远处,正用执着的目光盯着自己的穗村尊。
他的面前摆放着一张光屏的地图,地图上用红色标注的区域全部都是战争波及到的位置。
每一个能用监控摄像头找到的场景,看到的都是满目疮痍和断壁残垣。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是担心没用,现实就是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发生了大变化,当然,如果你想听毫无意义的道歉的话,那么对不起。”
听到帕斯说“对不起”,哪怕仅仅是轻描淡写的,艾也错愕的转过头,满脸难以置信,没想到,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帕斯竟然低头了……
不对,这大概不是低头,貌似是因为在他看来所谓尊严这种东西,仅仅是“这种东西”而已,所以才没有在意的道歉。
“这种道歉,有意义吗?”穗村尊冷笑了一声,说道。
“没有意义,”帕斯淡淡的回答道,“但是你需要。”
穗村尊低下了头,“我明白,我只是无法原谅自己。”
“没法原谅自己什么?”帕斯一边在屏幕前操作,一边说道,“无法原谅自己躲在安全的地方,自己担忧的亲人却有可能被战火波及到?”
“……”
“但就算是你不站在这里,和你的家人在一起又能如何?说一声‘我回来了’,然后心安理得的和家人一起去死,还是在这里和我们一起,等到天亮的时候向你的仇人倾泻怒火?”
“我……”
穗村尊在一旁瞠目结舌,而游作和艾则惊讶于帕斯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富有哲理的话来。
但是转念一想,游走大概就明白了,帕斯或许又在模仿那个他想要超越的人。
“我不知道……”穗村尊摇了摇头。
“那我向你道歉的时候,你的怒火熄灭了一些吗?”
“……没有。”
“那就对了,你所憎恨的根本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帕斯说道,“与其从我身上找回场子,不如节省体力,专注于要如何打败我们的敌人上。”
帕斯的话让穗村尊一时间安静了下来。
空气再度陷入了沉默之中。
只有头顶时不时传来遥远的爆炸声在来回激荡,提醒大家这里已经是战火造成的人间地狱。
“先生们……”艾玛从一旁的房间里笑嘻嘻的走了出来,“不好意思的提醒你们一句……储藏间已经没水了……”
“什么?!”游作忽然间一愣,“没水了?不可能,我记得那几桶饮用水够我们喝上几天的了……”
“哎呀~~我是女生嘛,总要有一些必须的需求嘛,原谅我一下下喽……”艾玛一边嬉皮笑脸的说着,一边视线还在往帕斯屁股下面的那个水箱看去。
“必须的需求?”艾愣了一下,“你这……该不会用那些水洗澡了吧?那可是playmaker大人用了好大的力气才搬下来的!”
“那个……饮用水我还留了一些,”艾玛双手合十,对着帕斯,“你的水箱我能不能……”
“这里只有饮用水,”帕斯连看都没有看艾玛一眼,“没有多余的水给你洗漱。”
“哎呀,不要这么小气嘛。”艾玛轻轻的拽了拽帕斯身下的水箱,然而水箱似乎很沉,几乎纹丝不动,这才让艾玛放弃了将它搬走的想法。
不过看到还有这么多水,反倒是让游作他们觉得很放心,至少这下面的生存是有保障的。
“我们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出去?”游作问道。
“爆炸声停止。”正说着,帕斯忽然间感觉到头顶上又传来一声爆炸,震得他身体晃动了一下。
轰炸似乎还没有停止,上面的摄像头已经完全失灵了,哪怕是艾和不灵梦全力搜集也搜集不到。
躲在下方的人们没有发现外面的情况,其实,这场战争一开始就有人发现了异常,并且找到了潜在的内鬼,整场战争,早已经从人对人的战争,变为了AI与人类的战争。
当成千上万的伊卡洛斯从每一个角落扑向人类的时候,人类才发现,攻击他们的究竟是什么。
然而,就在他们还在思考敌人究竟是谁的时候,无处不在无孔不入的伊卡洛斯已经彻底将整个世界变为了炼狱。
“你在尝试着统御他们吗?”艾玛忽然间凑上来说道,“我可以看得出来,你隐隐约约有些小团体的头目的感觉了。”
忽的,艾玛的语气又一转,笃定的说道:“但是没用的,我看得出来,就算他们现在再怎么听你的,到真正做决定的时候也一定会改听playmaker的。”
“你想多了,”帕斯说道,“头目?首领?那是什么?更何况,我也没有要求他们对我言听计从,只要能听进去我说的话就可以了。”
艾玛干笑了一声,“你的要求还真不高……”
“你可以找点其他事情做,不用再盯着我这里的水了,这是应急的时候救命用的。”
然而就在这时,一条通讯却紧急插播了过来。
家书抵万金,更何况在这样的战火地狱中,一条来自外界的讯息也显得格外重要。
帕斯下意识的点开了那条讯息,然后,一段影像就被放到了大屏幕上,音频里传来的声音引起了游作和尊的注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大屏幕上,同时也在心中好奇会是谁发来的通讯。
“我知道你们在看着这里……”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冰冷的带着笑意的声音从画面中传来,让帕斯大惊失色。
“King!?”
终于,画面中有了动静,出现在他们面前不是某个人,而是一群人……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数的人被关在一片游作他们熟悉的空间中,一团团的人群簇拥在一起,瑟瑟发抖,从画面上看来,这个地址并不陌生,那是DEN城的中心体育馆。
“playmaker,焚魂者,优秀的决斗者们……”
几个画面突然间出现了特写,游作他们从其中分辨出了一些令他们感到不安的影子。
穗村尊缓缓的站起来,盯着画面看的眼里带着震惊和惶恐:“爷爷奶奶……还有……绮久!?”
游作皱着眉头盯着另外一个影子,蹲在角落里,目光空洞。
“仁……”搭档草薙翔一的弟弟……一直以来自己都把他忘记了,等到想起来时以为他已经死在爆炸中了,但是没想到会在这里……
而艾玛也看到了在人群中有一个她所熟悉的身影,那个很长时间都没有见过的,自己从生物定义角度来说的同父异母的哥哥。
“道顺健碁?”
“我知道你们还活着,playmaker,焚魂者,这当中有你们所熟悉的人,我想你们应该看到他们了。”
“唔……”游作咬了咬牙,“King,到底想要干什么……”
“今天中午时分……啊,还有一个小时……”画面一转,露出了King那带着冰冷笑容的脸,以及站在他身后,全副武装的伊卡洛斯教团军队。
“一个小时候,我要在这里见到你们,否则的话,我会将他们全部消灭。”
画面放大,给King身后的风景留下了特写,几个骨瘦如柴的身影被高高的挂起,如同受难的耶稣一般被钉在上面。
这渎神的风光,看得无论是游作还是穗村尊全都愣住了。
“这家伙……”艾也被King的行径震得目瞪口呆,“这家伙已经完全不拿自己当人看了吗!?”
“就这样吧……”King无所谓的笑了笑,“你们可以当你们的时间还很充裕,我也一样……”
画面关闭。
穗村尊迅速站了起来朝着楼梯跑去,然而一只手伸了出来,猛地拽住了他。
予 柔
回过头,果然,拽住他的人是帕斯。
“你去哪?”帕斯冷冷的问道。
“还用问吗!?当然是去救大家!”穗村尊甩开了帕斯的手说道。
“大家在那里遭遇了危险,”游作也站了起来,“抱歉,帕斯,我们不能坐视不理。”
“外面轰炸成那样,你觉得还有可能有这么多活人在外面吗?”帕斯的话让两个人冷静了下来。
“但……不管是不是真的,大家在外面遭遇了危险,我就绝对不能坐视不理!”穗村尊说道,“抱歉!我果然还是不能继续忍下去了!”
众人在蠢蠢欲动,而帕斯则用刀锋一样的目光环顾四周,看着身旁的这群人,“你们都是这样想的吗?”
艾玛抱着手臂,也跟着无奈的摇了摇头,“就算明知道那是陷阱,但如果那里真的有自己的家人朋友存在,我们也没办法安心在这边等下去的吧?”
“对不起……”穗村尊鞠躬,带着怨气,“我果然……还是不能认同您……”
“我不需要你们认同,拿着吧。”帕斯甩手,一道银白色物体划过抛物线,落到了游作的手中。
游作摊开手,那是一只银白色的圆珠笔一样的物体,只不过没有笔管,只有最上方的按钮。
“这是一个应急装置,”帕斯解释道,“遇到危险的话,就按下它,只能用一次。”
游作看了看手中的装置,又看了眼帕斯,脸上忽然间露出了复杂的神情。
“不用那样看着我,”帕斯又坐了下去,“这是我唯一能帮到你们的了。”
众人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复杂,他们感觉自己背叛了一个诚心诚意帮助他们的人,就连游作也不例外,甚至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还有一个小时,你们能够耽搁得起吗?”
“抱歉!”游作对着帕斯鞠了一躬,随后带着艾玛和穗村尊离开了这片曾庇护了他们一时的防空洞。
帕斯一直在那里坐在,并没有动,直到三个人离开后,防空洞的灯光逐渐熄灭了下来,黑暗陷入了安静之中,只有一声叹息从黑暗中响起。
“白痴么我?果然,没办法学那家伙帮助一群无法理解你好意的人……真是令人火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