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基因大時代 起點-第388章 崔爺爺鄙視你們(求月票)鑒賞


基因大時代
小說推薦基因大時代基因大时代
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圈。
此时此刻,整个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圈已经变成了蓝星人族战队的天下。
再不见半个外星精英。
就连最外圈,连零星的外星精英都不见了。
但凡是有点灵智的外星精英,此时此刻都不敢呆在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圈。
呆在这里,纯粹属于找死。
偶尔在作战圈最外围,会因为源能波动而吸引来一些完成了一两次强化的低级械灵族或者裂变族。
但它们,会在第一时间化成战功。
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圈,已经成为人族的天下。
大量的此前参战或者未参战的战队,都聚集到了这里。
人族的劣根性,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下,又暴露了出来。
利益。
源能就不说了。
到目前为止,能够拥有或者从各联区拿到废精神力源晶的精英,毕竟还是少数。
尤其是此前各联区的精神力源晶储备被华夏区割了一大波的情况下。
但是源晶。
每过一段时间,从源能超涌通道内的源能柱中喷涌掉落出来的源晶,成了争夺的源头。
也是祸乱的源头。
突然间就有些无序了。
此前与外星精英对峙时,大家各有作战区域格,各守各的区域,各自拿各自区域内的源晶。
多大本事拿多大好处。
有本事,你就杀向内圈,去夺外星精英们的地盘。
可现在,外星精英没了。
之前最精锐的一批学员,尤其是华夏区的学员,全部去追杀外星精英扩大战果了。
此时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圈的位置,就靠占,靠挤。
谁来的早一点,谁占的更里一圈。
当然,因为没有了敌人,没有了对峙,都得挤一挤。
你们三个人,几米的地方就够了,凭什么占据之前那宽十五米,长三十米左右的作战区域格。
挤挤就好。
作战区域格,已经不存在了。
然后,源晶落下来了,就一个字——抢!
当然,现场的战略协调员也不是白给的。
他们是维持秩序的。
但是,朱浪、厉震等八位战略协调员,此时此刻已经焦头烂额了!
简直是清官难断家务事。
一块源晶,掉在了甲和乙的中间,甲和乙都要争,打了起来。
就问你判给谁?
朱浪和厉震此刻只有一个想法,我们太难了!
这样的官司,没法判!
给谁都不合适!
而这样的纷争时时刻刻在发生着,甚至已经发生了流血事件。
在场的一共八位战略协调员已经快要疯了。
这再不控制,就要死人了!
朱浪跟厉震也想以军法的名义,杀人以震慑!
但是那后果,不好说。
所有的学员,都是非军人。
而且源晶这种巨大的利益摆在面前,你杀了一个争夺者,还能杀了十个八个?
朱浪要是敢杀三五个,不等他先将形势稳定下来,他先得被毙喽!
“要不回去之后,我给你们一人一半,一分为二?”
难断的官司,让朱浪跟厉震都快愁死了。
火卫一也迟迟没有命令下来。
火卫一也是一个六大联区权力角力场。
这种涉及到白捡利益的情况下,想要弄个合适的规则出来,难!
不是六大联区的相关话事人蠢!
相反的,都很精明!
但是,这会在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区,源晶全是白捡的。
怎么分,如何分,这可是大问题!
为什么大家一起看到的源晶,就要给你家的人,而不是我家的人?
这种情况下,争夺俞演愈烈。
上万人聚集在这里,除了小部分各大联区所属的特战小队外,学员们已经乱套了。
许退与晏烈抵达的时候,流血事件已经发生好几起了。
许退与晏烈回转到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圈的时候,两人眉头就是一皱。
怎么这么乱了。
整个第二源能超涌作战圈,黑压压的全是人。
许退精神感应瞬地覆盖了整个第二源能超涌作圈,眉头立时就紧皱起来。
人太多了,太乱了。
这会聚集到这里的人族战队数量,可能已经超过一万五千人甚至更多了。
其实整个超涌作战圈,就是一个半径高达七八百米的大圆,容纳个两万人,还是很轻松的。
此前外星精英一万余,人族战队一万余。
按队伍一队一个作战区域格,容纳起来非常的轻松。
但现在,敌人没了,赶来的援军,还有四面八方一些得知能捡好处的人族战队都聚集到了这里。
大家只有一个目的,捡好处。
哪里源晶多,就往哪里挤。
甚至已经以联区、区为单位结成了阵营,争抢利益。
越内圈,源晶越大掉落频率越快。
所以给了人一种极其混乱的感觉。
怪不得冯选标要联系许退,这状况太乱了。
哪怕是华夏区的部队过来了,也无法控制形势。
突然间,许退神情陡地一厉。
此前去追击时,安小雪与边远,并没有额外的空天飞行器,再加上安小雪刚刚突破,还在快速提升期。
就留在了最内圈修炼。
但此时此刻,各方争夺源晶的学员,已经挤压到了最内圈。
甚至说,最内圈已经没有了。
最内圈之前的特指范围是包含有第二源能超涌通道最中心的半径十五米到二十米的最内圈的那个圆。
但现在,什么最内圈,不存在的。
安小雪与边远身边,时不时的都有其它联区的学员在走动争抢源晶。
若不是边远就守在一旁,安小雪的修炼早就无法进行了。
突然间,安小雪身前五米处,掉落下了一块源晶,看大小,两克以上了。
几乎是瞬息间,附近紧盯着这一块的非联区的学员,欧联区的、俄联区的、大和区的,一共四名学员,闪电般的就扑向了那块源晶。
扑过去的刹那,四人能量波动乍起。
想要争夺好处,就没有和平的。
必须靠武力。
安小雪身前,边远一脸怒色,但怒归怒,却很克制,只能撑出一个精神盾,护持在安小雪身前。
免得这些人的打斗波动惊动或者伤到了安小雪。
许退却是怒了!
“特么的,还要不要脸了,那是我老师,都特么眼瞎啊!”
远远的,还在环形山山脚下的许退,愤怒的咆哮着。
环形山山脚五十圈内外捡好外的人族战队,都一脸莫名!
吼!
你吼什么吼?
莫名其妙的!
好多人,并不认识许退!
但就在许退吼的刹那,最内圈,正扑向安小雪身前源晶的那四名人族精英学员,极其突兀的,就像是一根根木头一样,一头就栽倒在地,七窍喷血,当场昏迷不醒!
什么能力波动,全在这一刹那消散了。
所有人都诧异的刹那,银光瞬地从山脚冲天而起,电射向了环形山山顶。
看到银光的刹那,朱浪与厉震猛地打了一个激灵!
卧槽!
这么狠?
不会全部杀了吧?
其实许退回来第一时间,朱浪与厉震就发现了。
但是朱浪与厉震并没有管。
他们也接到了相应的通知,这种事,许退管比他们有效的多。
而且,许退就算伤人了。
学生之间争斗,怎么了?
大家不都是在斗吗?
但是他们没想到,许退一出手就要要人命!
四名争抢安小雪身前源晶的学员,当场被敲昏,朱浪与厉震都知道是许退出手了。
但是,飞剑过来的刹那,朱浪慌了!
伤人可以。
杀人,战场上杀自己人,这事儿,可真是大事!
尤其是杀非军学员!
“不要!”
“许退,不要!不能杀人!”
朱浪狂吼!
直接用上了能量场力,声震八方。
厉震却是眯着眼,一点都不急,笑眯眯的看着许退的飞剑疾射而至,一个俯冲带起其中一名学员的一缕发丝之后,再度冲天而起盘旋。
这里杀人?
许退不会做那么蠢的事的。
厉震有这个自信。
见飞剑没有杀人,朱浪算是松了一口气。
还好,没有酿成大祸。
厉震却是笑眯眯的,聪明人。
最内圈的学员们,也都不傻,飞剑,战略协调员大吼,都明白是许退回来了。
很多人不认识许退。
但许多人认得许退的飞剑。
银飞剑。
剑飞带血回!
此前大反攻之前,许退的银飞剑斩杀的外星精英,何止过百。
杀的外星精英胆寒,人族精英也万分震惊。
此时见到许退的银飞剑出现,才下意识的明白许退回来了。
此前参战过的许多精英学员,看着最内圈的情形,突然间有些反应过来了。
过界了。
太过了。
他们连最内圈都占据了。
捡到一个星球 明渐
实在是有些过了。
银飞剑盘旋之下,许退学员纷纷退让。
人类之间的行为,是会传染的。
看到有人主动退出最内圈,马上就有其它学员跟着退出。
瞬息间,最内圈为之一空,只剩下安小雪和边远两个人。
“艹,一帮期软怕硬的只敢窝里斗的怂货。老子鄙视你们!”只剩下半条臂膀的崔玺,随着人潮退开,争斗暂停,单手拄着他的铁棒,从一个大坑里爬出出来,只是满脸是血,一瘸一拐,狼狈无比。
应该是此前混乱的争斗中,被人揍了。
还是揍的比较狠的那种。
也是崔玺倒霉。
他的战友他部参与追击去了,华夏区的其它精英学员,诸如骆慕容、赵海龙等人,也全部去追杀外星精英了还没回来。
只有崔玺因为受重伤没有去,留守在原地,没想到,却被蓝星自家人为了争抢源晶给下了黑手。
要不然,崔玺的战友在一两个,也没人敢啊。
许退在环形山山脚下,脸已经黑了。
面前十几个不认得许退的后来学员,还一脸警惕的盯着许退跟晏烈,生怕许退跟晏烈抢他们的源晶。
“你们挡路了,让开!”晏烈喝道。
“你们谁啊,凭什么给你们让开?”
许退火气一起,山字诀瞬地具现,一座小山浮现。
这一刹那,许退有一种轰出一道通道的想法。
不过,眼前这十几个学员,竟然连许退具现的山字诀都没有感应到,实力,真的很一般。
想了想,许退轻叹了一口气,忽地散掉了山字诀。
碎刃称王
没必要将怒火发在他们头上!
一旁,晏烈也是松了一口气。
下一刹那,许退忽地迈步,一步踏上虚空,越过那熙熙攘攘的人群,凌空虚踏向了环形山最中心。
刚才阻拦许退的十几名学员,当场惊呆了。
晏烈却暗骂一句卧槽,他刚才还在想,要不要给许退直接冲撞出一条上山之路呢?
以他的实力,做得到。
但让他牙酸的是,许退竟然直接凌空虚渡了,又潇洒又干脆,扔下了他。
下一刹那,晏烈化成了一道幻影,冲向了山顶。
山脚距离山顶并不远,也就七百多米的距离。
不到一分钟,许退就抵达了环形山山顶。
最内圈,已经没外人了。
只有安小雪、边远,还有卖相比较惨的崔玺。
还好。
就是边远边老师这性子有些文。
要不然,凭他万剑诀的实力,谁敢炸刺?
许退落地,飞剑盘旋,一脸煞气。
原本已经退出最内圈的学员,又纷纷退了几步。
许退这模样,有点吓人。
“崔哥,你这是伤上加伤了?有点惨啊!”许退眯着眼,先看向了崔玺。
“我呸!”
崔玺吐出了一口带血的吐沫,“老子惨个屁,一帮孙子,好几个招呼我一个,还是偷袭的那种,特么的,还冲着老子断臂上招呼。
疼死我了。”
崔玺一边吡牙一脸的憋屈。
肩膀断臂处,有鲜血滴落!
“冲着你断臂上招呼,还真是够阴损的啊?”
许退冷笑,“是谁,你点出来,我收拾他们!
我也不过份,我就断他们一臂,然后让你们在他们的断臂上狠狠招呼几下。”
此言一出,现场气氛为之一紧!
几名此前冲着崔玺下黑手的学员,脸色一变。
朱浪脸色亦是一变,正要说话,却被厉震给拉住,用眼神制止了朱浪。
“许退要给其它学员断臂,这不行吧?”朱浪着急。
“不急,先看戏。”厉震笑着摇头。
闻言,崔玺再次吐出一口血水,乐了,“许退,你这话,哥哥我爱听,我喜欢!
不过,我是爷们,我的场子,得自己找回来。”
崔玺昂着头,一脸的骄傲!
他有他的骄傲和坚持!
闻言,许退点了点头,他要帮崔玺出头的想法是真的。
就冲他们向着崔玺下黑手,许退断他们一条胳膊,这官司就是打到月球基地去,也只是口水仗。
闹不出什么事。
而且这口水仗,华夏区会替许退搞定的。
没办法,背靠种花家,就是这么强!
但是,崔玺此时此刻自己表态了,他的场子,他要自己找回来,许退就不方便再坚持了!
是爷们!
真爷们!
“好,既然这场子崔哥你要自己找回来,那我就不管了。不过,等哪天崔哥要找回场子,我一定旁观鼓掌!”许退说道。
此言一出,刚才脸上露出紧张之色的三名其它联区学员,也是脸色一松。
许退,他们干不过。
没信心。
但是崔玺们,就不好说了。
就算战不过,也只是受伤而已。
不怕!
许退的话音刚落地,崔玺突拐拐着腿踏前一步,一顿铁棒就喝道,“不用改天,就今天!
这场子,爷爷我今天就要找回来!”
下一刹那,崔玺铁棍陡地指向了远处的三名学员,“吠,你们仨孙子,是一个个来战你家崔爷爷,还是三个一起上?”
崔玺铁棍遥指处,三名学员脸色瞬地变得难看。
我 真 的 不想 出名
被一个半残废当众挑战,还爷爷什么的,还说什么一打三,实在是一种耻辱!
关键是,许退还站在这里,他们也不好发作。
见三人不吭声,崔玺豪气更甚,长棍戟指,“金明格,亚森,雷纳,你们三个怂的连跟我一个伤员都不敢一战了吗?
特么的刚才背后冲我下黑手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怂?”崔玺怒吼。
许退眼睛一眯,金明格,是一个韩星区的精英学员,另两外,都是欧联区的学员。
四面八方,能看到这一幕的学员,都静静的看着,一副要吃瓜的表情。
金明格、亚森、雷纳三人站在那里,应战也不是,不应也不是。
实在是有些丢人!
当然,不是怕!
而是这会应战崔玺,以崔玺目前这重伤的状态,他们任何一个出来,都必胜!
但是,胜了也很丢人!
关键是,许退也在这里呢!
他们要是胜了重伤的崔玺,那许退出手怎么了?
他们真正担心的是,其实是站在这里的许退!
“艹,都是没卵子的怂货吗!
下黑手敢,老子都重伤了,找你们找回个场子,你们都不敢!
爷爷我鄙视你们!”崔玺一脸鄙视。
崔玺的吐沫星子都快喷到金明格脸上了,都是年轻人,这种大庭广众下的挑衅和羞辱,谁都受不了。
金明格突地就暴发了。
“好,姓崔的,我战!”
“好,终于出来个带把的,好,来吧!”崔玺长棍微收,等金明格来战。
金明格却没有急着出战,而是看向了许退。
“这一战过后,不论胜负,是否恩怨一笔勾销?”金明格话是冲崔玺说的,人却是看着许退的。
“当然!不论胜负,恩怨一笔勾销!
你不用看许退,我的事情我做主!”崔玺喝道。
但许退没开口,金明格却不敢,这要是再战胜了崔玺,许退给他一飞剑,斩了他一条胳膊,他说他怕不怕?
怕得要死!
“崔哥的话,就是我的意思!”许退说道。
“好!”
金明格闻言精神大震,脸上浮现狞狰之色,“姓崔的,你重伤状态下还要挑战我,这可是你自找的。
再被我打伤,你可不要后悔!”
“你就是杀了我,我也认了!”崔玺一脸狠辣血气!
金明格嘴角抽了抽,特么的,许退就在边上,我就是能杀你也不敢。
不过,既然都当众说了,那他再次打伤崔玺,是没问题的。
一个缺了一条胳膊的重伤员,怕他个鸟!
“烦情诸位,都给我们做个见证!
一战了恩怨!”金明格不放心之下,再次向着四方说道。
有不少韩星区和其它联区的学员,早已经开了录像。
三十秒之后,金明格与崔玺在空出来的最内圈站定,作战距离十米。
两人都是极限系!
“开战!”
许退轻喝一声。
几乎是同一刹那,金明格身形一闪,猛地扑向了崔玺,剑光如龙。
腿瘸着的崔玺没有动,就站在原地,拄着铁棍,等着金明格杀来!
观战的很多人,都叹息了一声,何必呢!
崔玺这是何必呢!
等伤势彻底恢复了,再找回场子不行吗?
非要再次大庭广众之下丢脸面!
毕竟受了重伤,实力极度受损!
几乎是一刹那间,金明格的剑光就刺向了崔玺的心脏要害。
崔玺不闪不避,甚至金刚罩都没有开。
剑光及体,所有人都心都提到嗓子眼的刹那,崔玺身形一晃,直接用受伤的左肩迎向了金明格的剑光。
剑光入肉!
金明格的神情变得诡异起来。
这胜的这么容易?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磅礴的能量场力陡地从崔玺体内爆开。
如同浪潮一样,直接从体内狂涌而出,顺着金明格的剑光,反涌回去。
如巨浪一样,狠狠的轰在了金明格胸口。
金明格如遭山轰!
整个人倒飞而起,口中鲜血狂喷!
许退眼睛一亮。
这是金刚潮力场!
崔玺却是得势不饶人,拖着瘸腿扑出,单手抡起铁棒,轰落在了金明格身上。
“孙子,叫你背后下黑手偷袭你爷爷!”
“你个怂货,冲锋陷阵没有你,对自己人下黑手倒有一手!”
“你砸你个祖宗十八代啊!”
骨断断裂的声音咔嚓不断传来,崔玺这铁棍,一棒下去,就是骨断筋折!
一棍接一棍!
金明格惨叫声连连,口中鲜血狂喷!
这一幕,让有些人看不下去了。
尤其是韩星区的精英学员们。
看不下去了,有学长突地冲出,“住手,已经胜……”
砰!
精神锤轰下!
这名插手的韩星区学员突然间七窍喷血,当场一头栽倒在地。
许退的银飞剑微微一旋,表明是他出了手。
“这是金明格跟崔玺之间的约战,谁特么敢插手,我就轰他!
来插手试试!”
许退看着蠢蠢欲动的韩星区学员,一脸森然!
看不下去要插手的韩星区学员,纷纷骇然!
此前被崔玺点名的亚森与雷纳,脸上血色尽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