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紅樓春 屋外風吹涼-第八百一十九章 御前奏對展示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红楼春
贾母见贾蔷看来,有些心虚,也有些恼火,啐道:“你看我做甚?我不过是这么一说。如今你立下大功,若是孩子姓贾,还能沾你些光,荫封个世官儿。如此浪费过去了,岂不可惜?不识好人心!”
李暄笑道:“贾蔷,太夫人说的也在理。你初封国公,按例能荫一子得个一等轻车都尉的衔儿,一年不少钱粮,还是正三品的世爵,一辈子都能安稳了。”
贾蔷嗤笑了声道:“我贾蔷的儿子,还需要靠一个三品爵位当一辈子蠹虫不成?”
他俯视着婴孩床上的小小婴孩,目光柔软。
从两个孩子的眉眼间,果真能看出他的模样……
李婧闻言,嘴角抿起一抹极喜悦的弧度,因为她忽然想起贾蔷曾与她言:“江湖又算甚么?将来我儿,必于四海称王!!”
二人对视一眼,这句话在二人目光中回绕了一圈后,李婧抿嘴笑着点了点头。
一旁李暄见之差点给贾蔷跪了,旁人家里,为了一个世爵,狗脑子都能打出来。
贾家倒好,现成的世爵都不要?!
要知道,过了这个灭国大功的风头,再想这种美事就纯粹是做梦了!
再者,若是长子得了,其他孩子除了世子之外,基本上就没甚么可能再得一世爵了,没有荫封三支的道理。
可贾蔷居然能安抚得住这个小妾,放弃这一支?
好家伙!
李暄拿定主意,回头一定要问出诀窍来!
若能解决这个难题,多少娘们儿纳不得……
贾母显然同样看出了李婧被贾蔷说服了,也对这个重孙的手段感到惊叹佩服。
女人一旦生了孩子,便是以孩子为主了,爷们儿都要排到后面。
可李婧竟会因为贾蔷一句话就让出这样大的一个前程,可见是被迷了心智了……
既然如此,她也不愿多事,只当没说过。
且皇后都出面了,显然是另有打算……
她岔开这茬同贾蔷道:“男孩子有些咳嗽,秉性弱,玉儿就让人请了郡主来。她们姊妹倒是亲近不见外……”
李暄在一旁看了看贾母,又看了看浅笑静韵若青莲的尹子瑜,心里疯狂呐喊!!
球攮的贾蔷,必然还有秘诀没相告!
不然,怎么可能两个老婆都能相处的那么好?!
这可不是小妾,都是正妻啊,原该天天上演七十二计斗出火花才对!
秘方,一定要搞到秘方!
贾蔷没留意神情开始转阴的李暄,听闻孩子咳嗽忙看向幼小的婴孩。
眼神之温柔,莫说素来见惯他刚强的贾母,连尹子瑜和李婧都为之动容。
世人讲究抱孙不抱子,男人如此直白不加遮掩的疼爱孩子,还是少见的……
贾母却又道:“对了,还有一事,家里人送了礼且不算,好大一堆,宫里皇后娘娘也使人送来了礼。一座九彩凤戏凰灯台是给姐儿的,一个紫竹雕牧童戏牛笔洗是给哥儿的。”
贾蔷闻言,这才明白贾母为何没有坚持让李峥姓贾……
原来是皇后出手了……
贾蔷心里有些不大痛快,他子嗣之事,便是皇后娘娘也没有干预的道理。
身量好就了不起?
贾蔷下意识的看向尹子瑜,见她也正望着他。
显然,以尹子瑜绝顶聪慧之姿,也想到了尹后如此做派是为了甚么。
不过,贾蔷同她笑了笑,示意和她无关,并未疑她。
尹子瑜也弯了弯嘴角,微微颔首……
网游之杀手奶 倾风抚竹
他如此示意,她便信他,也信他会信她。
一旁李暄看了看这两个没人性的,忽然觉得心口有些堵……
他就一个王妃,两个侧妃,王府里还是明枪暗箭。
邱氏将那两个拾掇的木头人一样,半点趣味也无。
如今再看看贾蔷过的日子……
“贾蔷,走,先进宫交旨。咱们偷溜过来先瞧一眼得了……”
为尽快逼问出治家秘方来,李暄催促道。
贾蔷虽舍不得走开,可也知道轻重。
二人作别贾母、尹子瑜等人,约好晚上回来吃饭,就出门离去了。
不过刚走到宁国府正门,就看到戴权亲自前来。
李暄小声道了句:“坏了。”
果不其然,随后就听到戴权不阴不阳的笑道:“传皇上口谕:李暄、贾蔷,立刻给朕滚进宫来!”
李暄与贾蔷对视一眼后,大声抱怨道:“爷都同你说了,你那儿子必不要紧,你非得回来看一眼,果然只是咳嗽几声罢!”
贾蔷叹息一声道:“初为人父,岂有不紧张之理?咱们又不是太监,没儿没女也没甚么人心。”
戴权:“……”
李暄点点头道:“说的也在理……哟,戴公公,戴大总管,小王和贾蔷没得罪你罢?要不我们俩给你磕一个?要不你见天儿在父皇跟前说我们俩坏话,那谁受得了啊?来来来,贾蔷,你平日里尽得罪戴大总管,还不快给他磕头?”
戴权一张老脸都快哭了,鞠躬作揖道:“王爷,国公爷,饶了老奴罢。宫里皇上和几位相爷都在等着呢……”
贾蔷冷笑一声,和李暄不再多言,骑上马先一步回宫。
戴权在背后看了两人背影一眼,眼底闪过一抹阴狠和气急败坏,随即赶紧跟上前去……
……
大明宫,养心殿。
贾蔷、李暄跪在地上,接受着隆安帝的咆哮训斥。
尤其是贾蔷,为火力集中点。
先从其品性说起,满城风言风语,御史多次弹劾。
再到他平日里沉溺于商贾之事,不思进取,不思为朝廷报效出力。
又谈及其胆大妄为,单枪匹马迎战博彦汗,不知死活。
總裁 的 小 妻子
最后就是藐视皇权,身为钦差归京后,居然先回家?
哪里听说过这样的道理?!
李暄小声替贾蔷辩解了句,道:“父皇,是回来半道听说孩子得了病,贾蔷初为人父,心都要碎了,儿臣才劝他先家去看看的……”
隆安帝闻言一怔,皱了皱眉,看向贾蔷沉声问道:“情况如何了?”语气平缓了许多。
林如海、韩彬也都拧眉看了过来,果真有个闪失的话,着实不是好事。
林如海眼中明显浮现出一抹沉重的担忧来……
贾蔷忙道:“臣谢皇上关心,已经请了长乐郡主去看过了,有些咳嗽,并不是甚么大事。都是臣关心则乱……”
李暄又道:“父皇,臣和贾蔷见了一眼,确认果真没事后,就赶紧进宫来了,出门才碰到的戴权。人家大总管要儿臣和贾蔷给他磕头……”
戴权一张老脸没个人色,跪地砰砰砰磕头哭嚎道:“主子爷,奴才真真是要冤死啊!”
隆安帝呵斥李暄道:“胡吣甚么?再扯臊,你仔细着!”
鬼都知道,戴权长了狗胆也不会如此。
又让戴权滚一边后,隆安帝目光深沉的看了李暄、贾蔷一眼后,道:“这次算是事出有因,朕能体谅,但绝无下次。朝廷法度,天家威严,岂是尔等荒唐小儿能纂逆的?”
李暄、贾蔷唯唯诺诺应下后,都悄悄松了口气。
按朝廷原设定的规程时日,他们提前了整整三天回京,所以才想着先回家看一眼。
当然,也因为两人现在在朝廷里没甚么正经官职,处境素来又有些特殊,才大胆一回。
没想到让宫里提前发现了……
隆安帝发火罢,韩彬笑呵呵的问贾蔷道:“贾蔷,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平日里你总是一心想往海外去,分明有凌云才,却无青云志。可唯有朝廷昏庸朝政浑浊,才有泛舟海外之说啊。你先生又一直宠爱你,不愿迫你做你不愿做的事,很让皇上和老夫等失望。
不想这一次,你先是不顾背后反噬,果断出手一举铲除范家和侯杰之流,稳定了宣镇,又身先士卒亲上城头,与鞑子惨烈厮杀,不后退半步,未失大燕武勋将门之德!
最后更是冒巨险,奇袭金帐,斩杀博彦汗,一举溃败草原八万大军,立下灭国之功!
很不错,你很好!
可见,你心里仍是忠君爱国的,甚至比绝大多数人做的都好!也不枉天家素来偏爱于你一个外臣,你应该知道,因为这个,皇上和皇后娘娘,受了多少非议。”
贾蔷笑了笑,道:“元辅,您这话就冤枉我了。我贾蔷虽从未位列朝班,但若说偷懒无忠心,那就是昧心之言了。要不今儿我表表功?”
韩彬“诶”了声,摆手呵呵笑道:“老夫知道,你办了许多事,而且都是大事!若非你那些剑行偏锋的良策,新政虽仍会大行天下,但至少也要晚三年,甚至不止!不过老夫也知道,以你的能为,能做的事,绝不止这些。你大部分心思,都放在出海和西洋番人交锋上了罢?无论是漕运训练船员水手,还是磨炼打造海船的船匠,都为了海船做准备,是不是?还有结交江南九大姓,也是为了出海与洋番放对,寻找帮手。当然,你顺便也存了,为新政减少阻力的心思。”
贾蔷看了看韩彬,又看向林如海,林如海面色淡淡,连眼神都未给一个……
也该如此,一个相国,一个国公,若非早先就定好了亲事,连这门亲事都不适合了……
贾蔷沉吟稍许,道:“元辅,你老究竟想说甚么?在下即便一心所谋出海,也是想带回海外富饶之产出,为大燕新政添一份助力。对我本人而言,地位有了,权势并不看重,实则也不缺少,财富更不必多提。如今所追求者,就是想做一些实事,仅此而已。”
韩彬笑道:“贾蔷,正是因为皇上和老夫等军机都看出你是如此品性,是一个真正淡泊权势富贵者,比我等宰辅还强些,所以,才从来对你格外相待。那御史大夫韩琮何等孤傲板正之人,也愿意为你说几句公道话。”
贾蔷笑了笑,道:“这就是我不愿意当官的原因,说甚么都云山雾绕的,你老直接就说,江南九家那边还希望我出把力,尽力化解可能激化的矛盾,不就完了?半山公,你老扯那么多做甚么?我那么好,满朝上下骂我的时候,也没见你出来打个圆场……”
“贾蔷!”
林如海喝道:“那个时候,不止元辅没出面,我也未出面,只有皇上开了口,才保住了你。内中缘由,还需要多说么?元辅能顶住压力没开口治你的罪,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关爱了。”
这些宰辅终究还是要靠百官来办差的,不可能在那样的时候,违逆天下大势,保一个满身污点的武勋……
这是政治,不是快意恩仇的儿戏。
当然,只要韩彬等不开口,那些人再聒噪,其实也治不了贾蔷的罪。
所以林如海方呵斥贾蔷,莫要不知好歹。
贾蔷点点头道:“是,我知道,就这么一个牢骚。”认错后,又对隆安帝道:“皇上,江南那边的事,臣仍会尽力为之,即便不通过内务府钱庄,也可以另寻法子。
不为别的,虽然江南九姓已经成了新政的绊脚石,可只要换个路数,引导他们将兼并土地的兴趣放在海外,如此,天下之恶疾,也能重新转化成为可以壮大大燕国力的存在。譬如让他们去海外兼并土地耕种,再将粮食运回大燕,受益的就会是百姓,就会是朝廷!
臣或许有些幼稚想当然了,但臣的屠刀可以对外,可以对南下入侵的鞑子,可以对西洋番鬼,却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大燕百姓流血。”
隆安帝皱眉道:“朝廷本意,也非是为了见血。”
贾蔷忙道:“臣当然知道,要革新大政,得罪既有利益阶层,若不见血,根本办不到。且新政是为了天下更广大的黎庶百姓能有条活路,并非朝廷嗜血。但若是能将大燕国内的矛盾,转移对外,或许,也是条出路!
未必能行,但臣愿意一试。”
隆安帝点了点头,道:“所以朕才准了你这个总领大燕海师一品大都督之位,你一心想对外,少不得要用到一些自保之力。朕即便不答应你,你多半也会偷偷摸摸的办。与其让你扛一个抄家灭族的罪过,不如准了你一个官衔。但是,朝廷的底线在哪里,你心里是清楚的。
贾蔷,天下少年如你这般才赋奇高者,绝无仅有,为朕平生仅见。包括半山公,你先生,还有数位军机大臣,甚至连荆朝云,都赞过你才赋举世无双。
但是,也都担忧你会走上岔路。林爱卿一直宽容你不入朝堂,未必没有担心你走上邪路的忧虑。
如今,朕成全你,与你海事兵权,你要好自为之,要对得起朕,对得起朝廷的这份信任。
江南的事就交给你来办,你莫要让朕失望。”
江南人心轻浮,贪图巨利。
贾蔷若能以其描述之海外巨利,将江南九姓诓骗出海,对朝廷,对新政而言,皆是好事!
至于在隆安帝心中,海外开拓之路到底靠不靠谱……
看看齐家海粮就知道了……
网游之暗影舞贼
但对江南九姓而言,彼辈重利轻义,未必不会心动。
再加上朝廷罢了诸葛兴的总督位,对九姓是一记沉重的打击,也会促进他们,往外寻条后路……
即便果真办成了,朝廷也自有法子,收归己用……
说完要紧事后,隆安帝心下安定不少,看着贾蔷问道:“你一个开国功臣,甚么时候又和宣德侯府勾连上了?连番施恩,所为何事?”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