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玄幻:我的師弟都成了大佬 靈零玖-第355章 通天相伴


玄幻:我的師弟都成了大佬
小說推薦玄幻:我的師弟都成了大佬玄幻:我的师弟都成了大佬
三道清光冲天而起,随之,整个仙穹世界不管是修士还是仙人,无不面色大变。
“这是……仙界界石的力量?”
“三枚界石,两枚来自仙穹世界,一枚来自……仙界?”
又有人惊呼道。
“三枚界石遥相呼应,这是要……借助界石的力量,打通仙界和仙穹世界的壁障!”
“有人,想要引仙界降临?”
仙界降临!
李长安面色一瞬间煞白,不可置信的望着天际上空的清光,蓦然转头。
“陈白楼!他竟然……想要打通仙界和仙穹世界的壁障,将两界……合为一界?”
界石的力量,在一瞬间就拔高到了极致,也只有李长安也能明白,陈白楼为何拥有完全激活界石的能力。
嫦娥手中的玲珑伞疯狂旋转,面色凝重,“大师兄,仙穹世界本是介于仙牢和仙界之间的特殊空间,可以说是阻挡仙界进入仙牢的保障,如果仙穹世界的壁障消失,和仙界融合,很可能让仙穹和仙牢之间的壁障也同时消失。”
“也就是说,如果不加以阻止,很可能仙界和仙牢世界之间的壁障,将彻底打通!”
梅古飘香 魏了他
所有人面色凝重,他们都知道这句话代表着什么,如果失去了两界壁障这道保护层,那么依照仙界对仙牢世界的虎视眈眈,必然会有大批量的仙人下界,对仙牢世界造成无与伦比的冲击。
眼下,沧澜和九峰自成一脉,北洲可有可无,而中圣洲更多的修士则是倾向于接纳仙族,如果仙界降临,没有中圣洲的抵挡,单凭九峰和沧澜,根本不可能是仙界的对手。
到时候,或者仙牢毁灭,要么,则彻底沦为仙界的殖民地!
“该死的,陈白楼那王八蛋,到底要干什么!”李长安咬牙怒骂道,在他身后,一道小小的身影从神龙鼎飘出,茫然无措的望着天穹之上。
“小小,你感觉怎么样,能不能阻止……”
小小面色苍白,眼眸中乳白色的光晕不受控制的溢出,“爸爸……小小阻止不了,小小好难受……”
小小娇弱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可怜而又无助,嫦娥将小小拢在怀里,一脸的怜惜。
“相比之下,仙牢本来自于修行世界,他的天道法则之力要更加完整,而仙穹世界的天道,不过是当年仙界破碎的残留,被彻底分割了下来,所以她要弱上虚弱。”嫦娥说道。
“按照我的估计,小小能够抵御的外力,顶多是仙王巅峰,所以才有了潜意识的自我防御,只允许仙王等级一下的人进入仙穹……但这种自我防御,在赤云仙尊踏入的那一刻,便已经被打破了。”
也就是说,防御墙损坏,对仙穹直接的掌控也随之瘫痪了?
李长安面色难看到了极点,“如果仙穹破碎消失,和仙界融为一体,小小会怎么样?”
姜玄沉默了一瞬,“最可能的是,被现有的仙界天道法则吞噬,小小……会死!”
李长安心中一沉。
“得阻止陈白楼,不能让他融合两界!”
李长安咬牙,整个人拔地而起,朝着通天光柱飞去。九峰的几位弟子紧随其后,蜂拥而去。
……
极度宠爱,总裁的替身娇妻
仙穹,上界山山顶,陈白楼盘膝而坐。
在他周身,是一座雄伟壮阔的祭坛,祭坛之上刻画着玄奥繁杂密密麻麻足足数百里方圆的阵纹。
通天阵!
重生:丑女三嫁
而他所通之天,便是仙界。
早在半年之前,沧澜两界之门开启的时候,他便接着赤云之手,将找到的第一枚界石传送入仙界。
没错,第一枚界石,便是太玄碑!
第一枚界石去了仙界,不仅仅等同定位,还激活了仙界的某部分天道意志,原本在古仙界仙灵大陆破碎的那一刻,远古的仙界天道已经沉睡了,但太玄碑的出现,成功激活了一部分。
眼下,第二枚第三枚界石的出现,成功让通天阵,联通了仙界。
陈白楼面色平静,似乎并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多么惊世骇俗。
“仙界将死,道韵之力枯竭,连同天道都进入了沉睡,慢慢虚弱湮灭,这也是仙界众仙人迫切的想要将手伸到修行界的根本原因。”
“如今界石虽然找到,但想要激活仙界的道韵之力,将沉睡的天道彻底唤醒,却并不简单……”
“最容易的,便是引进全新的道韵之力作为引子……”
陈白楼眼中闪过一丝希翼之色。
于他而言,仙穹世界充盈的仙灵之气,和数万年来界石蕴养出来的道韵之力,便是最好的引子。
融合两界,才能彻底彻底激活仙界天道的自我修复,甚至还能……将仙穹世界的某些古仙界意志,转嫁到如今的仙界……
“我会成功的,一定!”
陈白楼喃喃自语着。
如他所说,每个人存活在这个世上,都有自己的使命,而他的使命,便是寻找界石,寻找古仙界的道统,找到让将死仙界恢复道韵之气的方法,让仙界完整的传承下去。
至于真仙伪仙,其实并不重要。
陈白楼嘴角带着微笑,天灵之处慢慢有一缕青气溢出,随着青气的出现,整个人慢慢变得虚幻了起来,就像是化作了云烟一样。
大陆赞歌 蓝鲸小鱼
奸雄天 大罗
气血,仙元,血肉,阳神,之前死在仙穹世界的众多圣人和修行者,溢散的生命能量在这一刻疯狂朝着通天法阵汇聚,同时,他整个人都在迅速消散。
沟通两界,融合两界的法阵,又岂是寻常手段能够催动的,而最大的代价,便是他本人。
死,也是他的使命。
陈白楼身体虚化,慢慢转头看向东方,那里有好几道身影疯狂朝着这里飞来,更远处的天穹之上,还有一道微不可查的佝偻身形,盘坐在半空中,慢慢消散。
“你能以身护着仙牢,阻挡仙牢,我很佩服……”
“如果不是道不同,你我,或许会成为朋友……”
陈白楼喃喃道,消散的最后,嘴角罕见的露出一丝笑意。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那道从天坠落的男人慢慢睁开眼,然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