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玄幻小說 日月風華 txt-第五三三章 朱雀爭鋒鑒賞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朱雀大街大大小小有二十多个官署,这些官署无一不是帝国的要紧衙门,六部之中,便有兵、刑、工三部座落其间,能够进入朱雀大街办差的官员,也都是帝国有头有脸的人物。
也正因如此,平日哪怕是从大街走过,众官员也都是端冠正襟,小心翼翼,唯恐有失礼之处,为其他衙门的人嘲笑。
小說 網頁
圣人登基十七年,朱雀大街从来都是肃穆庄严。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这条大街就像着了魔一样,怪事频发。
先是有人在刑部门前敲大鼓,此后又有人在大理寺门前斩杀国公府侍卫,今日更是两大法司衙门大打出手,这几件事情,无一不是震惊四座之事,而挑起这些事情的,却全都是秦逍。
因为有秦逍斩杀国公府侍卫在前,所以两大法司衙门在大街上群殴,还真没让附近的衙门惊骇。
刑部是令人闻风丧胆之所,里面有着帝国最残忍的酷吏,而大理寺虽然一直都是最为人瞧不上的衙门,但如今却有秦逍调入大理寺,这位小秦大人乃是圣人最近即为其中的新进臣子。
这两大衙门打起来,其他各衙门谁都不敢掺和进去,大门紧闭,避而远之。
此刻朱雀大街之上,大理寺刑差群殴刑部众人,刑部众人几无还手之力,本来一开始还只是大理寺的刑差对刑部众人拳打脚踢,到后来也不只是因为大理寺官员想要发泄心中压抑已久的怒火,还是想在小秦大人有所表现,包括费辛在内的大理寺官员也都挤上前去,抬脚向刑部众人一顿猛踹。
刑部侍郎朱东山已经是被打的头破血流遍体鳞伤,躺在地上缩成一团,哼哼唧唧身体直抽动。
宇文怀谦倒是早已经被大理寺的人拉到一旁,免得被误伤。
秦逍则是背负双手,站在不远处,口里连声劝阻,但大理寺一众人好不容易有机会发泄怒火,更有机会在小秦大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赤胆忠心,自然是毫不停手。
只等到有一阵呼喝声传过来,有人抬头望过去,只见到一大群刑部的差役正向这边冲过来,少说也有五六十号人。
大理寺的刑差身上服饰以灰色为主,而刑部主要是以黑色为主。
五六十号人冲过来,倒也是气势凶猛,宛若黑色洪流。
大理寺众人这才停了手,迅速列队,手持大刀刑棍,在秦逍身后列成了两排,后面的地上,横七竖八躺着被打的头破血流的刑部差役,一时间都是起不来身。
刑部当头一人正是血阎王卢俊忠。
呼啦啦一片冲过来,距离几步之遥,卢俊忠抬手止住,刑部众人在卢俊忠身后都是对大理寺的人怒目相视,其中亦有不少刑部的官员。
堂堂刑部和大理寺,此时两拨人正面对峙,乍一看去,倒像是两个市井帮派准备群殴。
“秦逍,你们这是做什么?”卢俊忠自然已经看到躺在地上哀嚎不止的刑部众人,脸色阴冷,厉声道:“当街殴打刑部官差,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
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娇妻 紫恋凡尘
秦逍淡淡道:“云少卿在哪里?”
云禄立刻上前,道:“秦大人,我在这里。”
“卢部堂,你先看看云少卿。”秦逍指了指云禄,“今日云少卿前往京都府提押囚犯,却被你们刑部的人一顿毒打,你看看他的眼睛,都肿成这个样子,除他之外,还有四名大理寺的刑差也都受了伤。按照你们朱侍郎的说法,是你们刑部的人和云大人这边起了冲突,他们以多欺少,大打出手,连朱侍郎也无法阻拦。刚巧我们在街道上遇见你们的人,弟兄们看到云大人和自己的兄弟被打,实在是气不过,一时冲动,也大打出手,下官一直在劝阻,可惜和朱大人一样,也是无法劝阻。”
卢俊忠目光阴寒,冷笑道:“无法劝阻?”厉声道:“来人,将打人的大理寺刑差都拿下了,带回刑部审讯。”
“来人,将朱东山等人全都带回大理寺,本官亲自审讯。”秦逍针锋相对,没有丝毫退缩:“卢部堂要追究大理寺打人的罪责,大理寺当然也同样要追究刑部打人的罪责。”
卢俊忠盯着秦逍眼睛,随即目光从秦逍身后的大理寺众官员身上扫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淡淡道:“韩熙同,将案卷拿上来!”
从卢俊忠后面立刻上来几人,当先一人身材瘦小,尖嘴猴腮,身上的官袍显示此人亦是刑部侍郎。
卢俊忠麾下左右侍郎,左侍郎朱东山,右侍郎韩熙同,那是凶名仅次于卢俊忠的酷吏。
在韩熙同身后,跟着两名刑部文吏,都是捧着一堆卷宗。
大理寺众人正不知刑部众人意欲何为,却见韩熙同已经拿起一份卷宗,打开来,扫了几眼,冷声道:“大理寺推丞郑雄何在?”
秦逍身后一名四十多岁的官员皱起眉头,但想着有小秦大人庇护,仰首道:“我就是郑雄。”
锦宫恨 慕起起
“大理寺推丞郑雄,天圣三年七月初九,私通民妇蔡徐氏,犯有私通奸-淫之罪。”韩熙同声音冷酷:“立刻逮捕审讯!”
郑雄脸色惨白,身体晃动,若果不是边上有人扶住,差点就瘫软下去。
大唐律法之中,通奸亦是大罪,更何况是官员私通民妇。
“大理寺主薄赵鹤何在?”韩熙同目光从大理寺官员脸上扫过,又拿起了一份卷宗,打开之后高声道:“大理寺主薄赵鹤,于天圣二年六月十八、天圣三年十月初九、天圣五年正月初五,先后三次收取贿赂,共计白银四百七十两整,立刻逮捕审讯。”
“大理寺司直顾长义,自天圣一年至天圣五年,共计六次受贿,共计白银六百五十两整,立刻逮捕审讯。”
“大理寺司直田逊,于天圣二年六月十五夜,强暴侄媳田刘氏,此后更是与田刘氏数年暗中私通,立刻逮捕审讯!”
韩熙同神色冷酷,但字字如刀,大理寺被点名的官员都是神色大变,大理寺司直田逊更是身子一软,已经瘫软在地上,身体直抽动。
秦逍却是面无表情。
韩熙同连续点出四名大理寺官员,正要去拿第五份卷宗,卢俊忠终是抬手止住,这才盯着秦逍道:“秦少卿,这几人刑部已经立案调查,而且刑部有充足的证物,两个时辰之内,所有的人证也会被带到刑部,不知你是要将人交出来,还是要袒护他们?”
大理寺众人刚才痛殴刑部众人,一个个还是兴奋异常,但此刻却都已经是面带骇然之色。
所有人都想不到,卢俊忠竟然当街论罪。
大家都很清楚,卢俊忠是有备而来。
这些罪名在刑部竟然都已经编成了卷宗,就可见刑部早就对大理寺许多官员的罪行有了掌握,但始终没有拿出来,显然就是存在手中等到恰当的时候拿出来发出致命一击。
刑部既然敢当街论罪,那么在刑部的手中,当然已经掌握了确凿的证据。
败落王国 烙印
刑部掌理刑名十几年,京都耳目遍地,审理过无数的案件,从中审讯出来的相关线索更是多如牛毛,而这些牵涉到朝中大小官员涉案的证据,刑部当然会将之存档,虽然不会立刻拿出来,却是暗中掐住了许多官员的把柄。
若是能够与刑部相安无事倒也罢了,可是一旦被刑部握有罪证的官员与刑部为敌,刑部立时就会拿出存档已久的罪证作为武器将对手置于死地。
大理寺官员先前唯恐被秦逍从大理寺赶了出去,一个个表现出对小秦大人的赤胆忠心,但此刻韩熙同点出几个人的罪证,大理寺众人顿时便冷静下来,随着脑子冷静,心中也惊恐起来。
他们这时候忽然想到,刑部终究是刑部,他们依然是帝国最冷酷最残忍的法司衙门。
看到大理寺众官员脸上显出的恐惧之色,卢俊忠唇角终于显出一丝笑容。
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卢部堂,这些卷宗里的罪名,是不是误会?”秦逍倒是镇定自若,脸上甚至带着一丝浅笑。
卢俊忠背负双手,细小的眼眸如同毒蛇一般,淡淡道:“点名的四名官员,罪名千真万确,本官说过,刑部有他们的罪证,人证在两个时辰之内也可以带到刑部,本官可以保证,在人证物证俱全的情况下,接下来十二个时辰之内,本官就可以让他们在铁证面前签字画押。”
“除了这四位大理寺的官员,不知大理寺是否还有其他官员有罪证握在刑部手中?”秦逍含笑问道:“卢部堂不必为大理寺遮掩,有多少官员涉及其中,你都可以当众说出来。”
卢俊忠皱起眉头,问道:“秦逍,你这是什么意思?”
“卢部堂应该清楚,圣人下过旨意,让下官协同苏大人整肃大理寺。”秦逍缓缓道:“不过我初入大理寺,对大理寺的情况了解不多,哪些官员有罪不合适继续留在大理寺,哪些官员一身清白可以为朝廷继续效命,下官心里还真是掂量不清。现在正好刑部帮着大理寺去芜存菁,下官对卢部堂感激不尽。卢部堂,还请你继续公布罪名,下官在此向你道谢了。”说完,却是恭敬向卢俊忠行了一礼。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