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笔趣-第1329章 玩在地球讀書


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小說推薦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
在和伊蕾娜告别之后,很意外的,安妮这一次没有去别的乱七八糟的世界乱逛,她一不小心,就直接跑去了一个名字也叫地球的世界里。
然后啊,她这一次直接放出了她的那艘久违的小白号宇宙飞船,就那么让那艘水滴状的旅游观光型的飞船悬浮在地球的同步轨道之上,没有理会那些地球人们的落后卫星,也没有管某些个正在建设中的什么天宫空间站,仅仅只是打开了飞船的隐形装置,就那么开始宅在她的私人定制飞船里边,用一个具现出来的最新最强的手机随机下载了她的第一个游戏并偷偷连接到了地球人的网络中。
没错!
安妮这一次,就是要好好地在这个有趣的,被某些地球人自认为是现实的物质世界里休假并玩那些据说很受地球人们欢迎的手机游戏!
“嗯……”
(。•ˇ‸ˇ•。)
“炉石……传说?”
(ー`´ー)
很意外地,安妮在应用市场上瞄到了一个她很眼熟的小玩意,也就是之前她刚刚送给伊蕾娜的那块炉石一样的图标,所以,她第一时间就被吸引住了,并多看了两眼。
“这应该就是别的世界在这个地球人的世界里留下的投影之一把?哈!真有意思,那人家就先玩玩它咯!”
(•‾̑⌣‾̑•)✧˖°
反正这次跑来这里是为了休假,所以安妮便无所谓地点开手机,直接用小白号星际宇宙飞船的强大空间通讯能力直接连接到了地球上亚洲东方国家的某个5G基站里,盗用那些运营商的流量,就那么嗖地一下,不到一秒钟就安装好了那个名为‘炉石传说’的游戏,并直接打开了游戏。
“??”
(๑•̌.•̑๑)ˀ̣ˀ̣
“还要设置战网名字啊……”
(¬д¬。)
“好吧!就叫安妮•哈斯塔吧!”
(*^▽^*)
“可恶!竟然不能用点号,那就叫安妮哈斯塔!!”
ε=(◕ˇεˇ◕。)))呸!!
这种小问题对安妮来说就完全不是什么问题,反正啊,她又不怕被别人知道她的真名,她现在就用真名了怎么着,爱咋咋滴。
‘……’
‘贸然前行无异于自寻死路,为了安全,一切必须回到原点……’
这时候,一个开场的声音响起,似乎是新手引导的声音,但是安妮压根没有管,虽说她是第一次玩,但是她安妮女王大人是新手吗?
显然她不可能是新手,她玩什么游戏都特在行,这种小小的桌游怎么可能难得住她?所以,她理都没理,直接点了下一步。
“??”
(๑•̌.•̑๑)ˀ̣ˀ̣
“选择并获得一套免费卡牌?”
(。•ˇ‸ˇ•。)
看着上边的那一个个代表着德鲁伊、猎人、法师、圣骑士、牧师、潜行者、萨满、术士以及战士共九个不同职业不同职业卡牌组合的图标,安妮当然是想都不想,直接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她自己最最最最最最熟悉也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在行的‘法师’这一职业的卡组。
叮~!
恭喜你!
获得了‘法术精深’天赋!
“……”
(ˉ▽ ̄~)切~~
安妮看都没有看那些乱七八糟的弹窗,直接点点点地往后边,往下一步点去,并很快,她便进入了第一个游戏界面。
“嗯?”
(๑•̌.•̑๑)ˀ̣ˀ̣
“回忆伊利丹的过去,击败三名敌人,并获得奖励?”
(๑•̌.•̑๑)ˀ̣ˀ̣
“可是……”
(ಠ~ಠ)
“伊利丹那个头上长角,还有难看的绿头发,那个瞎子半恶魔的过去又有什么好回忆的,他眼下不就是跟那个关押他的典狱长玛维•影歌回到艾泽拉斯,还生了好几个小精灵的吗?”
(¬д¬。)
并不想去回忆那个家伙的过去的安妮直接就想越过这一步,但是……她找了找,发现整个界面上竟然就只有玛法里奥•怒风、泰兰德•语风以及训犬者哈卡的选项,而别的似乎统统都没有之后,便不得不准备妥协。
“可恶!不回忆一下还不能进行下一步的游戏是吧?那好吧,玩就玩,谁怕谁啊!!”
o(*`ー´)o
没办法,发现这个地球人的游戏似乎必须按照某种新手指引来一步步进行后,安妮只得勉为其难地躺到了那个松软的船舱客厅的沙发里,先是伸出手指一点前边的仓壁,让其瞬间变得透明,让她得以看到外边的那浩瀚宇宙以及那颗蔚蓝色的地球之后,她直接选了三名对手中的那第一个,也就是辣个讨厌的玛法里奥•怒风当做自己第一场游戏的对手,并点击了开始。
‘玛法里奥•怒风’对阵‘伊利丹•怒风’
“……”
(ˉ▽ ̄~)切~~
唰!唰!唰!
很快,随着游戏的开始,三张手牌瞬间就飞到了安妮的手机屏幕上,安妮定睛一看,发现它们分别是:
奥术飞弹:造成三点伤害,随机分配到所有的敌人身上。
火焰结界:奥秘,在一个随从攻击你的英雄后,对所有敌方随从造成三点伤害。
寒冰箭:对一个角色造成三点伤害,并将其冻结。
“唔……”
(ー`´ー)
“不就是卡牌桌游嘛,有什么难的,人家先点这张吧?”
❤(ˆ⌣ˆc)
看了看,安妮想都不想,直接点了确认,然后游戏开始,她获得了先手,然后又一张新的手牌回到了安妮的手牌里。
霜冻射线:双生法术,冻结一个随从,如果该随从已经被冻结,则对其造成两点伤害。
“诶?”
(๑•̌.•̑๑)ˀ̣ˀ̣
发现到手的卡牌似乎都不是很厉害的样子,连一个直接打掉对方30点生命的‘碎裂之火’或者‘焚烧’都没有,安妮便只好耐下心来研究着手上的四张卡牌。
“嗯……”
(。•ˇ‸ˇ•。)
“那么,就选这个吧!”
(*^▽^*)
纠结了一会后,安妮点了点那个火焰结界。
毕竟,身为法师的她可是知道的,想要伤害敌人之前,法师就必须保护好自己,如果不能拉开距离,那就最好是放一个防护的法术,所以现在选那一张火焰结界那是在正常不过的,况且,它的效果似乎跟她擅长的‘熔岩护盾’差不多,对此她表示非常在行。
嘟!嘟!
‘我的法力值太少了……’
两声警告声过后,便是那个讨厌的一粒蛋的声音响起。
“!!”
!!!∑(゚Д゚ノ)ノ
“法力值太少了?这又是什么情况?你一个恶魔猎手难道连一个火焰结界的法力都没有吗?!”
(ಠ╭╮ಠ)
对此,安妮很生气,但没办法,发现那个火焰结界的手牌似乎确实不能用之后,她便只好勉为其难地点了点那个寒冰箭。
然则……
嘟!嘟!
两声警告声过后,还是那个‘我的法力值太少了……’的提示声,毫无疑问,那个‘一粒蛋’提示她,寒冰箭也不能使用?
“法力值?”
(。•ˇ‸ˇ•。)
既然碰到了问题,安妮便只好耐下心并研究了起来。
“这个英雄投降旁边的血滴30应该是生命,把么,这个蓝色的宝石1/1难道就是…….”
=͟͟͞͞(‘ヮ’=͟͟͞͞)
“人家可是法师啊,法师怎么可能只有一点法力值?!!”
!?(•”•۶)۶
弄明白了某些事情后,安妮便瞬间惊呆惹!
开什么玩笑,她这个万千世界里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最厉害的奥术大法师,眼下竟然只有一点法力值可以用?
可恶!
如果可以的话,安妮真想找到那个游戏的开发商,然后用一百万个寒冰箭糊到对方的脸上,以便让对方知道,她安妮女王大人的法力值到底会有多少!
事实上,别说是一百万个寒冰箭了,如果有需要,她现在就能用无穷无尽的寒冰箭将整个地球给彻底淹没咯!
“好吧……”
黑女配,绿茶婊,白莲花
(ಠ~ಠ)
生气归生气,在最后,没办法的安妮只能暂时恨恨地咬牙妥协。
毕竟这只是个游戏,她肯定是不能期盼那些个无知的地球人知道她安妮女王大人是多么多么厉害的,所以,撇了撇嘴之后,她便只好点到了那个似乎只需要一点法力值就能使用的奥术飞弹上。
很快,那张手牌被安妮丢到了手机界面的桌面上然后粉碎并被激发。
轰!轰!轰!
由于对方场地上没有任何随从的缘故,三波三联装的奥术飞弹在被激发后便直接打着旋全部打击到了那个绿头发的犄角牛头怪,达到了玛法里奥的头像图标上,并对对方的‘血滴’造城了一共三点的伤害。
29!
28!
27!
“嗯……”
(°ー°〃)
“法力值变0/1了,看来只能回合结束了吧?”
看了看,发现自己确实不能再使用任何卡牌,也没有抽牌的选项,连那个只需要一点法力值的霜冻射线都放不出去后,安妮只好悻悻地点了点那个‘结束回合’的按钮。
‘……’
轮到对方的回合了。
然则,手机屏幕中,那个‘玛法里奥’在抽牌后只是沉思了一会,然后并没有做任何的反应,也没有丢出任何的手牌便直接就结束了回合,然后瞬间又轮到了安妮的回合。
“??”
(´◔‸◔`)
“他不动吗?算了,不管他,反正是个电脑人而已!”
(*^▽^*)
又到了安妮回合,她抽到了一张炎爆术卡牌,炎爆术:造成10点伤害,但是发动却需要足足10点法力值。
“好吧!”
╮(╯▽╰)╭
看到自己第二回合变成了2/2的法力值,安妮想了想,便趁着对方没有任何防备的机会,直接又点了那个寒冰箭。
啪!啪!啪!
26!
25!
24!
很快,在安妮的打击下,对方的血量从27直接减少到了24,同时将对方的英雄给冻结,而她的法力值也变成了0/2,所以,她便不得不点了结束回合。
到对方的回合了。
‘吼呜……’
然则,这一次,那个玛法里奥没有再沉默,而是直接召唤了一只攻击2,生命3的淡水鳄到了场中,而由于刚刚召唤所以随从必须等到下一回合才能攻击,所以他在法力值变成0/2后结束了他的回合。
又到安妮的回合了。
“唔……”
(ー`´ー)
毫无疑问,安妮不傻,虽然她是第一次玩,可是在看了看对方召唤出来的随从,再看看自己手里的手牌之后,她很快就知道这种随从牌到底是该怎么用的了!
因为,此时她自己的手牌里也抽出了一张新的随从卡。
水元素:攻击3,生命6,冻结任何受到该随从伤害的角色。
只可惜,那是一张需要四点法力值才能召唤的随从卡,而现在安妮自己的法力值在第三回合里才不过是3/3而已,显然是不能召唤的,所以……
“哈!”
ヾ(⌒∇⌒*)嘿嘿!♪
一点都不迟疑地,安妮发动了火焰结界,然后消耗完了她所有的法力值后点了结束。
‘……’
‘见证自然的力量!’
玛法里奥召唤了一只攻击2,生命4的林地树妖,并发动了抉择:使每个玩家获得一个法力水晶,或每个玩家抽一张卡牌!
安妮没有获得法力水晶,但她获得了一张卡牌:魔法蓝蛙,攻击1生命3,在你施放一个法术后,随机对一个地方随从造成1点伤害。
‘吼呜~!’
这时,一声咆哮声响起,玛法里奥的淡水鳄对安妮发动了攻击!
但很可惜,安妮之前已经施放了火焰结界,所以……
在对方对她的英雄造成了2点伤害的同时,她的火焰结界也发挥了效果,瞬间便将敌人的淡水鳄烧死送回了墓地,并同时还将对方刚刚召唤出来的林地树妖烧成1点生命的残血。
很快,对方结束了回合,轮到安妮的回合时,她获得了另一张随从卡牌,奥术增幅体:你的英雄技能会额外造成两点伤害。
“怎么办呢……”
(ー`´ー)
“算了!还是先召唤水元素吧!”
打工小子修仙记 书山渔者
末世龙皇
(。◕ˇεˇ◕。)
没办法,既然有了四点法力值,安妮当仁不让的召唤了有三点攻击和六点生命的水元素并结束了自己的回合。
‘我必须守卫这片土地!’
玛法里奥召唤了2点攻击和2点生命的丛林守护者,并依靠抉择对她的水元素造成了2点伤害,同时,对方的林地树妖对她的英雄发动了直接攻击,将她的血量打到了26点后结束了回合。
“可恶!”
s(・`ヘ´・;)ゞ
看到自己又抽了一张奥术的增幅体,安妮便不屑的撇了撇嘴,不过她还是召唤了其中的一只,然后用英雄技能烈焰冲击以及水元素直接将对方场地上的随从全部清空后结束了本回合。
(……)
(;′㉨`)
(此时,趴在安妮肩膀上的提伯斯看到它家的糟心小主子似乎浪费了一个行动,但是……它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就这么继续看着。)
‘吼~!’
‘自然之力!’
秦时明月之终结 冒金霞
玛法里奥瞬间召唤了三个生命和攻击都是2的树人。
“!!”
!?(•”•۶)۶
“搞什么,人家才刚刚清完你的随从,你转头就召唤三个,怎么还可以这样子?!!”
━(◯Δ◯∥)━ン
发现自己的随从又变得比对方少后,安妮有些不安了,毕竟,她可不想自己的第一场游戏就输给一个电脑人,所以……
“哼!”
٩(๑`^´๑)۶
轮到自己的回合,看到自己抽到的是一个魔术戏法之后,安妮看都不看那张只消耗一点法力值,但是却可以让她得到一张法力消耗值小于或者等于三的卡牌,直接悍然再次召唤了一个奥术增幅体。
对方既然召唤了三个树人,那她安妮女王大人的随从数量也不能落后不是?反正,输人不输阵,她的随从就是不能比对方少。
“火焰冲击!一起上,给我打死他!!”
↜(ψ`▽′)o~☄
安妮已经看明白了,对方会无穷无尽地召唤随从,她这个法师去跟一名德鲁伊硬拼召唤随从就肯定是有点不太明智的,所以,她直接控制自己的两个随从对地方的英雄发动了攻击,然后还同时发动了英雄的火焰冲击,直接将对方英雄的生命值打到了可怜的14点。
“咦?”
(✪ω✪)
“竟还剩一下点法力值啊?”
|ू•ૅω•́)ᵎᵎᵎ
操作完,发现自己的法力值还剩下一点后,安妮想了想,最后还是发动了自己的霜冻射线,将对方的一个树人给直接冻了起来,让对方下一回合不能攻击后便无所谓地结束了自己的回合。
现在,双方场地上的随从一样,但是她的随从显然质量更高,伤害和生命也更多,同时自己英雄的生命值也比对方的多了将近一半,所以,这场比赛的胜负似乎已经是注定了的,对此,她非常地满意以及得意!
(¬◡¬)✧
‘……’
‘吼呜~!’
野性印记:使一个随从获得嘲讽和+2生命力+2攻击力的属性。
‘吼~!’
横扫:对一个敌人造成4点伤害,同时对所有其它敌人造成1点伤害。
玛法里奥的随从以及‘横扫’卡牌发动了攻击……
“!!”
=͟͟͞͞(꒪⌓꒪*)
很快,在那个玛法里奥的一阵阵眼花缭乱的攻击过后,安妮瞬间就惊呆了,而等到她回过神来后便发现,她的随从,此时竟然死得就剩一个残血的奥术增幅体了?
不过幸好,安妮及时地抽到了一张‘深度冻结’,它能冻结一个敌人,同时召唤两个攻击3,生命6的水元素。
不过很可惜,那张卡牌却需要足足8点的法力值才能发动,而现在的回合,安妮的英雄却只有7点法力值,所以……
没办法,迟疑了一下,安妮先发动了魔术戏法,然后,从发现的三张随机卡牌中选择了那张只需消耗一点法力值1点法力值的冰冷智慧。
冰冷智慧:冻结一个随从,并对其造成三点伤害。
“去死吧!坏蛋!”
8(ꐦ´͈ᗨ`͈)
想都不想,安妮将对方的那个获得了野性印记以及嘲讽效果的树人给直接打死。
然后,她发动了霜冻射线,冻结对方的一只树人,同时自己英雄的火焰冲击也直接悍然发动,打死了对方另外的一个树人,最后召唤了自己的那只可怜的魔法蓝蛙,并在法力值清零的时候又用自己的奥术增幅体打掉了对方英雄的2点生命后结束了自己的这个回合。
(……)
(● ̄(エ) ̄●)
‘见证自然的力量……’
野性成长:获得一个空的法力水晶。
‘横扫!’
那一个可怕的攻击,又朝着自己以及自己好不容易召唤出来的所有随从打了过来。
“可恶!”
(๑Ծ‸Ծ๑)
安妮看到自己的那个奥术增幅体再次阵亡,同时再次只剩下一个可怜的1/2的魔法蓝蛙后,便看向了自己新抽取到的那张法力浮龙。
法力浮龙:每当你施放一个法术,便获得+1攻击力。
“好吧!”
₍₍٩(__*)₎₎
安妮撇了撇嘴,直接把法力浮龙丢到了场上,然后她很快就后悔了……
“诶!等等等等?”
!?(•”•۶)۶
“怎么回事,人家这时候不是应该先放深度冻结,然后召唤两个厉害的水元素的吗?”
━(◯Δ◯∥)━ン
看到自己似乎不小心浪费了一个回合以至于法力值不够8点后,悔得肠子都青了的她,只好干脆发动了火焰冲击以及魔法蓝蛙的攻击,对敌人的英雄造成了几点伤害。
“哼!”
o(´^`)o
没奈何,虽然自己还剩下4点的法力值,但是没有任何卡牌或者技能可以使用的安妮,便只好悻悻地结束了自己的这个失误的回合。
那才不是失误,就只是她不小心手快点错了而已…….
‘到我了……’
召唤‘知识古树!’
知识古树,抉择:抽一张卡牌或者恢复5点生命值。
发动‘爪击’!
发动‘爪击’!
爪击:使你的英雄获得2点护甲值,并在本回合中获得+2攻击力。
玛法里奥一连串的操作后,他的生命值此时变回了15点,同时还有3点的护甲,然后场上还有一个5/5的知识古树外加一只2/1的树人。
“……”
∑(っ°Д°;)っ哎哟,我的随从怎么都不见了!
看到自己的随从又被瞬间清空,安妮知道,这下她危险了!
因为,她手上只剩下了两张卡牌,分别是能造成10点伤害的炎爆术和深度冻结,然后新抽到的还是一个没什么大用的魔法戏法?
“可恶!”
ψ(*`ー´)ψ
安妮发动了深度冻结,冻住了敌人的知识古树并召唤了两个3/6的水元素,同时发动了最后一点法力值,用掉了她的魔术戏法手牌,选择了‘奥术智慧’加入自己的手牌后结束了回合。
奥术智慧:抽两张牌,发动需要3点法力值。
‘见证自然的力量吧……’
玛法里奥召唤了‘石牙野猪’!
玛法里奥再次召唤了‘石牙野猪’!
石牙野猪:召唤1/1的石牙野猪,技能,冲锋!
玛法里奥召唤了‘林地树妖!’
玛法里奥使用了‘远古祝福!’
远古祝福:所有的随从获得攻击力+1生命力+1的增幅。
玛法里奥使用了‘变形!’
变形:英雄本回合+1攻击力,+1护甲值
在安妮目瞪口呆之中,那个玛法里奥又是一顿眼花缭乱的攻击和操作,然后等到对方结束回合后,安妮便发现,她的英雄现在竟然只剩下14点的生命值了?
而对方,却还有15点的生命值和4点的护盾值,同时,还有整整五个很是不俗的被加持过的随从?
剑主苍穹 乘风御剑
“怎么会这样子……”
=͟͟͞͞(‘ヮ’三’ヮ’=͟͟͞͞)
幸好,这时候安妮再次抽到了一张深度冻结,然后她想都不想,她直接发动了深度冻结,直接将对方那最厉害的,已经变成了6/6的知识古树给冻了起来并又召唤了两只水元素。
然后,她那两个可以行动的水元素开始对敌人的英雄发动直接了攻击,打掉了对方的所有护盾以及三点生命,现在变成了14VS12的局面。
“下一回合一定让你好看!!”
↜(ψ`╭╮′)o☄
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三张牌,再看看自己的那一溜的水元素随从,安妮决定,下一回合直接发动炎爆术,直接将对方的英雄给直接打掉!!
所以,她便狠狠地在手机上点了结束回合的按钮。
此时,她的生命还有十四点,而敌人却只剩下了12点,外加对方的随从中最厉害的那只被她给冻起来了,于是安妮便觉得,哪怕对方的随从全都对她的英雄发动攻击也不太可能打得完她的生命值,对她的随从发动攻击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而对方要是召唤新的随从的话也肯定没机会了,因为她下一回合就要对方完蛋!
轮到玛法里奥的回合了……
然则,让安妮感到一丝丝意外的是,对方却并没有对她发动攻击,而是起手就是一个远古祝福。
‘远古祝福!’
所有的随从获得攻击+1生命+1!
然后,玛法里奥自己以及他场地上的所有再一次得到了加强的随从们便对安妮的英雄一窝而上发动了攻击,再加上英雄的攻击,很快,似乎对方的法力水晶都没用完,而安妮的生命值就在那些数量众多且得到了远古祝福的随从攻击下瞬间被清零了?
‘呵呵……’
‘继续练习吧,我的兄弟……’
场上传来一声嘲讽般的语音后,很快,安妮的手机变成了灰色,然后一个你已经‘败北’的头像框便弹了出来。
“!!”
=͟͟͞͞(‘ヮ’三’ヮ’=͟͟͞͞)
“可、可恶!这么破游戏啊!一个电脑人怎么可能辣么厉害?他想要远古祝福就有远古祝福啊,人家怎么抽不到自己想要的牌?!”
(/‵口′)/~╧╧
暴怒之中,安妮直接将手机连同桌子都掀到了一边去,并让某个正端着零食和鲜榨饮料进来的人形女仆机器人‘小白’吓得有些不知所措地呆立一旁,完全就不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过来。
(……)
(¬㉨¬)
(果然,提伯斯早就已经预料到有可能会是这种情况了,毕竟,它家的糟心小主子以为这游戏简单,然后中途还做了大量的无意义操作,然后结果就显而易见了……当然了,现在它家的这个糟心小主子还在暴怒的状态中,它才不会这个时候凑上去给予建议并自讨没趣呢!要不然,对方就铁定会把怒火给发泄到它的身上的。)
————————————
(っ̯-。)❤呜……电脑都打不过,求票票、求安慰❤
更多精彩请看㊣版作者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