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逢春 ptt-第311章 奶孃閲讀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逢春
梅花庵庵主一听用刑,不再抵抗:“病死的。”
“病死?”陆玄一挑眉,冷笑起来。
梅花庵庵主望着笑意冷冷的少年,神色不定。
林啸暗暗诧异。
看好友的反应,梅花庵庵主情人之死别有内情?
“那可不巧了,我打听到的情况可不是这样。”陆玄似笑非笑道。
梅花庵庵主眼神一紧,死死盯着陆玄的眼睛,可惜从那双寒潭般的眸子中瞧不出任何东西。
“大人不是市井小民,应当知道传闻不可信的道理,难道别人比贫尼更清楚人是怎么死的?”
陆玄笑笑:“仔细打探来的消息与传闻是两码事,而当事人则有可能说谎。”
“大人什么意思?”梅花庵庵主心中七上八下,面上竭力保持镇定。
林啸亦好奇竖起耳朵。
好友竟然查了梅花庵庵主出家前的情人,还真是另辟蹊径。
陆玄看着梅花庵庵主,不放过她面上丝毫表情变化:“你的心上人不是病死,而是战死的吧?”
此话一出,不只梅花庵庵主脸色大变,林啸也变了神色。
病死或意外横死都算寻常,可若是战死就没这么简单了。尤其以梅花庵庵主的年纪,推到二十多年前,情况更复杂。
“二十七年前,魏军与前朝大军交战,你的心上人就是那时候死的。”陆玄直视着梅花庵庵主的眼睛,语出惊人,“不巧的是,你的心上人是前朝一方,这才是你家中极力反对的原因!”
“休要胡说!”梅花庵庵主嘶声喊道。
淡淡风 樱花红破
林啸已是满面惊容:“陆兄,此话当真?”
陆玄微微颔首:“调查了有一段时间了。二十多年前的事调查起来困难重重,本来没抱什么希望,好在运气不错,问对了人。”
“你听谁胡言乱语?”梅花庵庵主质问。
陆玄神色淡淡:“你家一位旧仆。”
“不可能!”梅花庵庵主断然否认。
“为何不可能?”陆玄反问。
梅花庵庵主额角青筋冒起,可见情绪激烈:“我家族早已衰败,没有什么旧仆。”
“呵呵。”陆玄轻笑,“有没有不是你说了算。一个曾经鼎盛过的家族难道不用仆人?就算过了二十多年,这些旧仆死的死散的散,总有人还在。”
“那他一定是信口开河。”梅花庵庵主语气笃定。
传出去会抄家灭族的事,除了至亲,知道的下人本来就不多,能处理的早就处理了,怎么会有旧仆这时候被找到问出这个秘密?
梅花庵庵主完全不相信这种可能,偏偏眼前少年却说出了事实,这让她恐惧又迷惑。
“还记得你的奶娘吗?”陆玄云淡风轻问。
梅花庵庵主面色大变:“你说什么?”
陆玄微微一笑:“看来庵主还记得。”
梅花庵庵主脸色难看得可怕,满眼不可置信。
“我说了运气不错,问对了人。”
“这不可能,我奶娘早就死了。”梅花庵庵主喃喃。
陆玄看向林啸:“你看要不派人去把证人带来?”
林啸自然点头应下。
从陆玄说了这话后,梅花庵庵主再没开过口。
林啸虽有满腹疑问,当着梅花庵庵主的面亦不好多问。
审讯室中陷入了令人窒息的安静。
不知过了多久,厚重的石门开了,两名衙役带着一人走进来。
梅花庵庵主听到动静立刻看过去。
被押着走在中间的是个头发花白的老妪,佝偻龙钟,颤颤巍巍。
当老妪微微抬起头看过去,梅花庵庵主如遭雷击。
一个人从几岁到二十几岁,容貌的变化或许天差地别,但一个人从四十几岁到六十几岁,容貌变化就没那么大了。
梅花庵庵主一眼认出老妪就是她以为早已不在人世的奶娘,好在等人的这段时间让她有了足够心理准备。
她死死咬着牙,没有喊破老妪身份。
林啸冷眼旁观梅花庵庵主的反应,暗道可惜。
要是什么都没说突然把老妪带到梅花庵庵主面前,说不定她就主动暴露了。
“你可认识她?”陆玄指着老妪问。
梅花庵庵主沉默一瞬,冷着脸摇头:“不认识。”
老妪微微睁大浑浊的眼睛:“姑娘,您不认识我了?”
梅花庵庵主移开眼睛:“不认识。”
“我是你奶娘啊!”
梅花庵庵主语气冷下来:“我奶娘早就过世了。”
奶娘因为帮她与情郎见面,被母亲知道后一顿板子打死了,尸首当晚就丢到了乱葬岗。
那时她被关着不知道,等终于恢复自由得知奶娘死讯,跑到乱葬岗寻找尸首时只找到了破烂的鞋子和奶娘常戴的一只银耳环。
“我没有死,我运气好被人救了……”老妪哽咽着道。
救命恩人后来成了她丈夫,夫妻恩爱,四十几岁的她为他生下一个白白胖胖的宝贝儿子。
而她迫不得已站出来指认姑娘身份,也是为了儿孙。
“庵主一定要死鸭子嘴硬?”陆玄淡淡问。
梅花庵庵主面沉如水:“总之贫尼的奶娘二十多年前就死了,大人不能随便找来一个老妪就说是我奶娘吧?”
“庵主不认的话,就要检查一番了。”陆玄一扫老妪,轻飘飘道,“你奶娘说你的左胸处有朵梅花状胎记。”
梅花庵庵主羞怒不已:“你敢!”
林啸默默摸了摸鼻子。
定了亲的人,说话都这么直接么?
陆玄一脸淡定:“请你认清自己阶下囚的身份。当然不是我来检查,我怕污了眼睛,不过我们有能检查的人。来人——”
一名衙役看看陆玄,再看看林啸,犹豫着向梅花庵庵主走去。
怪不合适的,但大人发了话,也是难得的表现机会嘛。
林啸见衙役走向梅花庵庵主,目瞪口呆。
这小子想干什么?
陆玄默了默。
不知道是他想多了,还是这小衙役想多了……
眼看着衙役越走越近,陆玄正准备出声制止,梅花庵庵主已经受不了了:“站住!”
无论是作为大家贵女,还是一庵之主,她都无法忍受这等侮辱。
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少年竟如此下流龌龊!
“不错,她是我奶娘。”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