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 橘貓囡囡-第一一九六章:家事看書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席云飞回到朔方的消息不胫而走。
想要登门拜访他的人很多,但都被他拒绝了。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席云飞想先跟家人们聚聚,有什么事情回头再说。
而且这次回来,估计要好一阵子都呆在家里,最起码要三两个月,等度蜜月再出门。
昨晚跟木紫衣一番云雨,早上起来得有些迟了。
完美的错过早餐时间,直到中午一家人才聚在一起吃饭。
木紫衣虽然还没有过门,但她在朔方唯一的亲人就是席云飞,自然也一起入了席。
刘氏对她比亲女儿席如慧还亲,再说席家也没有那么多七七八八的规矩。
“紫衣,来,多喝点鱼汤,补补身子。”
昨晚小两口声音有点大,刘氏就住在席云飞隔壁,多少是听到一点动静的。
知道自己家的狗崽子终于开了荤,这当娘的心里别提多高兴。
儿子辛辛苦苦一晚上,能不能让自己抱孙子,还得指望木紫衣,刘氏一大早就去神医阁求了一副养身的方子,从今以后,木紫衣的伙食她要亲自照顾。
木紫衣不傻,而且尤其擅长察言观色,只是聊了几句,就知道自己跟席云飞的事儿被刘氏知道了,当下羞得面红耳赤,接过汤碗咕噜咕噜喝了起来,整张脸几乎都埋进了碗里。
旁边,李云裳咯咯咯的笑着,眼神促狭的看向席云飞:“二郎,婚期提前的事儿的抓紧跟殿下提一提了,可别委屈了紫衣妹妹呦。”
席云飞正吃着饭,闻言抬头看了一眼李云裳,又看了看埋头喝汤的木紫衣,笑着连连点头。
刘氏也说道:“嗯,这事儿确实得抓紧,回头我先去问问普云大师,挑几个最近的几个好日子,回头直接让三娘挑一个,这样也能快一些。”
说起席云飞的婚事,刘氏立刻就暴露了唠叨的本性:“你爹跟你大哥呢,不是让你跟他们说了,早点回来,早点回来,这都二月份了,他们怎么还在不着家?”
席云飞夹了一根鸡腿,放到旁边埋头吃饭的三妹碗里。
“我怎么知道,没准有什么事儿耽搁了吧。”
刘氏脸色沉了下来,没好气的说道:“能有什么事儿,咱们家现在缺他们两人一口饭吃了吗,真是的……特别是大郎,裳儿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多辛苦啊,他这个当爹的也不知道体量一下啊,娘跟你说啊,你爹跟你大哥可不是好榜样,你以后可千万不要学他们。”
“娘,你少说两句。”席云飞尴尬的看了一眼李云裳,见她没有放在心上,才说道:“爹跟大哥又不是故意不着家的,他们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啊。”
“能有什么事儿?”刘氏见李云裳沉默了下来,也意识到自己不应该在媳妇面前说她丈夫的不是,伸手拿起李云裳的碗,给她盛汤的时候,说道:“裳儿,你就是脾气太好了,跟娘一样,有什么委屈就会憋在肚子里。”
李云裳笑着摇了摇头:“娘,大郎也不是不着家,他不是半个月就会回来一次嘛,而且,他在外面做的事儿,也都是为了咱家,我应该支持他才对。”
刘氏呵呵一笑,将汤递给她:“大郎也不知道是积了几辈子的福才能娶到你,不过,你也不要让自己委屈了,该骂该闹的时候,也该理直气壮一点,要是他敢不听,回头娘帮你出气。”
“知道了,娘。”李云裳接过汤碗,“其实爹跟大郎做的事儿,我也略知一二,我不觉得委屈,要不是为了照顾宝宝,我没准就跟着去了,娘应该知道的,我闲不住。”
凤舞天际
李云裳跟那些大家闺秀不一样,出身将门的她更喜欢舞刀弄枪,这一点,刘氏倒也不反感。
“你啊,娘也不知道怎么劝你,你要是真想去,等宝宝断了奶,你就放心交给娘吧。”
刘氏不想李云裳跟自己一样,与丈夫聚少离多,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刘氏已经算是一个非常贴心的婆婆了,李云裳也确实心里感动不已,不过,她还是放心不下宝贝儿子。
吃过饭后。
席云飞本想再去看看田大川的。
不过,被告知田大川已经休息了,他也就没去打扰。
转身去了乔家,找乔大山叙叙旧。
兄弟俩许久不见,乔大山直接给了席云飞一个熊抱。
席云飞这一年多长了十几公分已经算是很夸张了,没想到更夸张的是,乔大山竟然快赶上席君买,目测已经超过了一米九。
席云飞眼神古怪的看向身高估计只有一米七八左右的乔老二。
乔老二正在院子里自酌自饮,茅台配咸鱼干,见状先是一怔,接着解释道:“你被这么看我,你是不知道,大山他娘比我还高半个头呢。”
乔大山憨笑着说道:“我大舅比我还高,跟五叔有得一比。”
五叔就是席开山,在下沟村老一辈排行老五,村里的小辈便直呼五叔了。
席云飞心想难怪,还以为乔大山不是亲生的呢,感情他娘还是个女巨人,比乔老二高半个头,那最少也一米八五了吧。
“对了。”席云飞拍了一下乔大山的肩膀:“大山哥,我打算把婚期提前,你不是定了三月初吗,你看我们要不要一起办了?”
“你婚期提前了?”乔大山还没说话,乔老二惊道:“怎么这么突然,难道……是紫衣丫头有了?”
席云飞尴尬的咳了一声:“没呢,我就是……那啥,觉得提前一点也不错。”
乔老二毕竟是过来人了,一看就知道有情况,又见席云飞脸色不对劲,黑眼圈还有点重,顿时想到了什么。
‘啪’的一声,乔老二恨铁不成钢的用筷子敲了一下乔大山的头:“臭小子,你学学人家二郎。”
“学什么啊?”乔大山一脸懵逼。
席云飞端起酒杯一饮而尽,一切尽在不言中。
乔老二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傻儿子,又与席云飞说道:“你婚期提前的事儿,长安那边知道吗?”
席云飞点了点头:“我娘已经跟殿下通过气了,殿下说去问问礼部的人,要是没问题,或许这个月底,最多下个月。”
乔老二一听,竟是低着头沉默了下来。
席云飞瞥了他一眼,忽然想起昨天乔老二欲言又止的模样,好奇道:“怎么了,二爷,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