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靈契之主笔趣-第八百四十一章 追尋災難的源頭(上)看書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说起语尚言,她似乎真的没做过多少对不起夏萧的事,虽然她给夏萧留下了带有威胁的烙印,但一直以来都没伤害夏萧,甚至救过他两次。但她欺骗了天下人,更对不起兽族和海兽。从某个角度来讲,是语尚言造成了一切灾难的发生。
若此次院长大人没有降临,夏萧或许真的要和自己的家人与师父前辈告别,但现在有了补救的机会,她也得展现自己的价值才行。否则怎能安抚大荒上的生灵,怎能令一切回归正途?
夏萧秉着那样的念头,在星轨上快速前行,化作一道明亮的光,被大荒上的人所知。阿烛在其身边,还在给自己鼓劲,那等倔强欲战的模样,令夏萧见着不禁一笑,觉得可爱极了,恨不得始终捧在手上。
一刻钟后,夏萧和阿烛停了下来,见到月球还在艰难的沿着原本的轨道转动,可它破碎不堪,没有以往球形的样子,只剩几块碎石,不及原先三分之一,阐述着复仇的焰火和悲情。而极远处,一头海兽的尸骸已飘荡入宇宙,不知会前去何处,但再也不会回到大荒,且夏萧和阿烛已看不见,只有后者能想象出它漂泊的伶仃模样。
夏萧和阿烛以自身力量寻找,那是足可包裹碎石的庞大元气和神灵之力,将其每一处搜遍,可都没有发现。他们对视一眼,更为仔细的搜索起来,不漏半点狭小处。最终,他们在最大的一块巨石中发现些端倪。
夏萧二人随其而动,声音直击灵魂深处,似一种召唤,也是赤 裸裸的威胁。
“出来吧!”
刻之痕 十里桃花
终于,一道魔气涌动,逐渐在他们身前形成一道人形。她不甘死于晚辈之手,且是她所带领的人类。可她也厌倦月上的冰冷,更对孤寂反感,便出现于两人眼中,欲正大光明的走完人生最后一程,可眼中满是怨恨,令夏萧不悦。
“即便现在,你还执迷不悟?”
“我可曾做错什么?”
转动的魔道凝缩,成一魁梧身形,并不像个女子。可很快,它又再度缩小,也像一再幻化,成了一道高挑的人形。她有着长发柳眉,面容成熟妩媚,甚至还有几分像舒霜和上善,可那对眼中的极端憎恶和厌世之色,令夏萧二人没时间去欣赏令清寻子沉迷万年的存在。
夏萧只是见其一身黑裳,答道:
“你还没做错?雀泷的死,雀旦的封印,以及海兽一族的镇压,这些都是导致这场大战爆发的原因!而且你欺骗了天下人,你可知多少人曾将你奉为神灵,可你知道你做的事有多么令人寒心?你又怎知我师父为你当初犯下的错做了多少弥补,甚至没了性命!”
夏萧的话令语尚言听之狂笑不已,她笑声嘶哑,可还是笑,笑夏萧的无知,笑阿烛的无能。
“笑什么?”
语尚言只一眼,便将阿烛惹恼。她小脸一冷,语尚言当即怒骂:
“我岂用你们两个小辈来教训?”
说罢,一道魔气源源不断的朝外扩散,在将夏萧和阿烛震撼到时,直将他们身体穿透,于太空中散开一道极大的气浪。夏萧和阿烛身形一定,颈前当即多出一只手,将他们掐住,似要夺走他们的性命。
语尚言存活了多久?足足三万多年,就连大荒中的清寻子,都只是她徒弟般的存在,在其眼中根本不值一提。在其之前,夏萧和阿烛还太嫩了些,所以心狠手辣的她根本没有留情,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强,试图夺走两人性命。
“就算有神灵降临又如何?神岂会在乎蝼蚁?你我皆是蝼蚁,其余什么都不是!别以为你们短时间突破大荒桎梏,又能复活所有人就了不起。大荒不过是个四级世界,我们头顶,还有重重世界,过去后只会被当做低贱之物,用以买卖,拿来赏玩!”
“蚂蚁讨人欢心,时常招人观赏,但若不如意,就是被一脚碾死,否则你以为我为何会被封印上万年,还不是因为蝼蚁太小,无法反抗过人!你们觉得和神灵有所接触就能战胜我?来啊!”
夏萧下意识看向阿烛,后者小脸涨红,令其之际,当即毫无保留的催动起五行,魔气一同而出。
应孕而生 清影弄蝶
五行元气相生而轰出一道光束,可并非朝向语尚言,而是被自身魔气吞食,从而轰向其手臂。动容的空间破碎,宛如镜面世界中一面镜子破碎,其余仿佛也一样。但语尚言只是撇过一眼,并未在意这等无力的轰击。
“这就是你的全力?”
夏萧脖颈被捏断,他终于知道起始大帝为何斗不过她。她当前的实力,根本不是刚突破大荒桎梏的自己所能敌过的。看他在危难之际,感觉到一股生的希望,因为语尚言的魔气伸至自己背后,可其上烙印,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失望了吧?”
夏萧于涛涛魔气中含着一口血,笑容倔强。在他突破大荒桎梏时,花了不少功夫将烙印从自己身上撕除毁灭。为了不被发现,他极为小心,总算没被发现。其实关键还是因为语尚言一直在吸食起始大帝的生灵之气,否则也不会忽略他的这些小动作。
夏萧向来都是语尚言的重点关注对象,唯独这次出了意外。咬牙切齿,气愤之余,夏萧被语尚言一手甩开。
轰——
气浪散开时,夏萧在宇宙中发出极为响亮的声音,身形也朝极远处爆射而去。但夏萧还在庆幸,因为自己没有什么大的生命危险,可又为阿烛担心起来。在后射的过程中,夏萧感觉到左臂中的力量正在逐渐变强,犹如一座火山,正要喷发。
“阿烛……”
关于阿烛体内的力量,夏萧知道的不多,所以此时紧皱着眉,双臂展开一瞬,大幅度运用起元气,艰难的令自己爆射的身形停下。而后,夏萧若在水中,振臂时身形猛地朝前而去,回到先前之地。
只见,阿烛身前的语尚言已被一道血光压制。血色光泽如神网一般,可束缚一切,它将夏萧紧缠,令其一时间既找不到破开之法,只能任由夏萧控制。
巅峰叶帅
“还敢嚣张吗?”
阿烛显然有些激动,双目血红,散发出的波动已至夏萧前所未闻的境界。可仔细一想,和之前的院长大人相差无几,虽说没有多浑厚,甚至有些外强中干,但对付语尚言绰绰有余。
这个臭丫头,当真和主神有关?
语尚言凝眸看夏萧时,总感觉有几分不可思议,但事实摆在眼前,所以才逐渐放弃挣扎。她是苟且活下来的人,不会冒险失了性命,而且夏萧虽说一来就责备自己,但无杀意,所以无比狡猾老练的她当即问:
“说吧,你们究竟想做什么?”
看来,她也并非自己想的那么强,起码自己之前和院长大人的对话,她根本听不到,最多只是感觉到他们降临。夏萧靠近阿烛时,看向她的目光有几分怯意,同时希望她收手。语尚言就算罪该万死,也是之后的事。
阿烛扭头,和夏萧对视时,令后者心头一颤。可紧接,她双目恢复正常,眼中微微有些畏惧,匆忙前来拉住夏萧的手。他感觉到阿烛一旦完全使用那种力量,心里就会产生一股陌生的强烈杀意,似随时会掌控不住。
那种力量令阿烛变得不像自己,也令她自身有些害怕。阿烛虽不是个胆小的姑娘,从小就爬树玩水,可拥有太强的力量后,一旦使用就会超乎自己的想象。因此,她变得小心翼翼,不敢再那么马虎。可她依旧是她,是夏萧的阿烛,在其身边小鸟依人,比以前还要温柔些。
“没事,接下来的交给我吧!”
阿烛点头时,夏萧看向语尚言,后者四周的血色虽逐渐消失,可她知道厉害,暂时没有继续战的念头。夏萧扭动脖子时,元气将伤势完全修复,紧接问:
“如果你不想死,我可以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你真的以为我对兽族和海兽做的事就为错?”
“践踏生命,难道值得提倡?”
夏萧不懂语尚言为何一直纠结那件事,问:
“莫非当年有什么隐情?”
“当然有,否则我根本不会入魔!又岂会入魔?”
“那你说说,究竟有什么难言之隐?”
语尚言正准备说,夏萧和阿烛却进入战争状态,令前者下意识以魔气护体。
“你们什么意思?”
我记得那时是九月
“这句话该我问你,将你的魔气收回去!”
夏萧的目光望向语尚言身后的魔气,它们张牙舞爪,似扭动的长矛,就要刺穿他和阿烛的身体。
这等锋芒,令语尚言去看时,面露苦涩,当即将其收起。
“不好意思,每当想起那些事,我就忍不住回到过去,然后再将那家伙杀死,并将其吞噬,将他的兽体占为己有。”
语尚言嘴角一勾,笑容有些邪魅,令夏萧和阿烛愈加好奇三万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该是怎样的事,才会令语尚言这等存在选择入魔。还是说,当前只是她的缓兵之计?夏萧一边保持着警惕,一边听其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