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572章 這份自信就是盛唐推薦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国子监。
甜蜜追妻:女人投降吧
中午课后,崔云告假。
他买了些礼物,一路去了皇城外。
“在下崔云,求见吏部郎中崔建。”
晚些崔建出来了。
“三哥为何神色古怪?”
崔云昨日算是没给崔建面子,所以今日就来赔礼。
你要说世家子弟不该低头……那是愣头青才干的事儿。
世家门阀的子弟轻易不会对外人低头,以维持自家的骄傲。比如说当初皇室想和那几家人联姻,结果吃了闭门羹,这便是世家门阀的骄傲。而对于本族的人,该道歉还得要道歉。
他拱手,“昨日我气盛了些,还请三哥见谅,若是不弃,晚些我请三哥再去长安食堂。”
崔建叹息,“你可知晓长安食堂就是贾平安的产业?”
竟然是他的产业?
崔云摇头,“吃饭就是吃饭,谁的产业和我无关。”
“你可知晓他执掌百骑,权利在手?”
崔云冷笑,“难道他还能冲着崔氏下手不成?给他十个胆子也不敢。”
皇帝恨不能把世家门阀连根拔起,可你看他敢不敢。
崔云笑道:“倒是忘记了告诉你,先前我寻人去传话,让长安县那边把曹英雄赶出去,回头家中会给那边一些好处。”
请人办事要给好处,这是崔氏的家教之一。
有权贵嘚瑟,觉得我让你办事是看得起你,你还想要什么报酬?
这等人最终的结局多半是众叛亲离,一旦出了事儿,身边比白茫茫一片还干净。
崔建再度叹息,“七郎你才华横溢,族中对你寄予厚望,甚至破例让你来国子监就学,就是为了试试科举之路。”
崔云淡淡的道:“三哥过誉了。”
“你只是在国子监就读,可贾平安却已经在算学里教授新学了。”崔建很无奈的道:“贾平安诗才无双,你……”
崔云双拳紧握,“他诗才无双又如何?为官之道,治国之道……难道他还能比得过传承多年的崔氏?”
世家门阀最厉害的就在于有一套传承有序的学问。这套学问包罗万象,从做人到做官,到如何治理天下,甚至如何与帝王打交道……
学了之后,世家子弟看着外人自然就有神灵俯瞰众生的优越感。
就像是后世大学生还是稀罕物的时代,那些大学生看着普通人的感觉。
——我满腹学识,你们满腹无知。
我本不想打击你,但你太骄傲了……崔建苦笑道:“曹英雄刚进宫。”
崔云一怔,“他进宫为何?”
“长安县那边是下手了,可还没等行文吏部,曹英雄摇身一变,就成了太子侍读。”
崔云嘶声道:“他就是个县尉,如何能为太子侍读?”
“因为贾平安。”
崔云面色涨红。
“你不是他的对手。”崔建担心这个小老弟会和贾平安成为死对头,“小贾原先进长安时危机四伏,几次险些被镇压。他的身边并无助力,可依旧一步步走到了今日。七郎……”
崔建肃然问道:“这样的年轻俊杰,你凭什么觉着自己比他强?”
他拍拍崔云的肩膀,“你好好想想。”
“武阳侯去巡查?”
“对。”
贾平安出来了。
崔建笑着拱手,“小贾这是去巡街?”
“是啊!”贾平安笑着过来,见到崔云后视若无睹,“我表兄那边快生了,回头满月请崔兄来家中饮酒。”
“好。”崔建笑吟吟的道:“必须要好酒。”
纵横异界之系统无敌
“好说!”
贾平安上马而去。
从头到尾他都没多看崔云一眼。
一个骄傲的世家子弟而已,他压根不想费精力去琢磨。
晚些他出现在了高阳府中。
肖玲引着他进去,“公主早上一直在临帖。”
练字是个好习惯。
“果然修身养性了。”
贾平安颇为欣慰。
还没进书房,就听到高阳咆哮,“他算个什么人?也敢令我行事?休想!”
一个侍女灰头土脸的出来,见到贾平安后福身,“公主发火了。”
和我啥关系?
肖玲福身,“请武阳侯劝劝。”
贾平安进去。
“郎君……”
合着我是消火的药渣?
药渣午时后才出来,肖玲面红耳赤的,“辛苦武阳侯了。”
这话不对劲啊!
贾平安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包养的男人,就差给他些营养费了。
“肖玲。”
“公主。”
肖玲进去,见到高阳的模样后,脸红的和红布一样。
“上次宫中给了好些药材,你弄些好的给郎君。”
“是!”
这是包养实锤了吗?
贾平安悲愤莫名。
出了公主府,晃荡着回到了皇城。
“武阳侯,陛下召见。”
贾平安急匆匆的进宫。
带路的内侍吸吸鼻子,“怎地这脂粉味这般熟悉?像是宫中内造的。”
咳咳!
贾平安皱眉,“我怎么看着你像是得了鼻炎?”
“什么鼻炎?”
内侍不解。
“你早上起来可是觉着鼻子不舒服?”
“没有啊!”
“吸鼻子就是个毛病。”贾平安笃定的道:“你这是鼻炎,如今看不出来,可等一等就会打喷嚏,再过几年就会嗅不到外面的味道,惨!”
内侍慌了,“还请武阳侯救我。”
“简单。”贾平安一脸悲天悯人,“你每日起来就跑一千步以上,坚持一年,自然就好了。”
“多谢武阳侯、”
什么内造的脂粉,自然就消散无踪了。
内侍感激零涕的把他带到殿外,“武阳侯,相公们都在,几位老帅都在。”
“多谢了。”
贾平安在想自己若是专职去忽悠,会不会把人忽悠瘸了。
“……禄东赞遣使送来了书信,说是吐谷浑数度侵入,还请大唐呵斥。”
李治的眉头微微皱着,对于吐蕃,他总是多一些别的想法。
“先帝在时,赞普大打出手,结果被迎头痛击。赞普去了,禄东赞为权臣……”
贾平安看了长孙无忌一眼,心想你没觉得这话刺耳吗?
“吐蕃下一步会攻击何处?”
李治果断放弃了对吐蕃的和平期望,让贾平安兴奋不已。
原先的历史上,大唐蜜汁自信,觉得吐蕃大唐一家亲,随后专心对付高丽。等把高丽干掉后,才发现一家亲的吐蕃不但吞并了吐谷浑,更是把安西打成了一团烂泥。
长孙无忌说道:“陛下,老臣以为……吐谷浑。”
果然,长孙无忌跟着先帝不是白混的,一针见血。
老帅们相对一视,都点头。
李勣作为代表起身道:“陛下,打下了吐谷浑,凉州等地就处于吐蕃的兵锋之下,更能出兵西域,让大唐的安西不宁。”
李治看着他,“李卿为何不说吐蕃能夹击西域之地?”
吐蕃占据了吐谷浑,随即就能攻击凉州等地,一旦得手,河西走廊就会有被截断的风险。
李治发现贾平安面色发红,就多看了一眼。
他不知道贾平安想到的是以后。
安史之乱后,大唐内部乱作一团。马嵬坡杨贵妃横死,李隆基却依旧好端端的。
随后肃宗立,统领天下兵马平叛。可大唐……
所谓开元盛世,看似繁花似锦,可内里早就成了一包糠。叛军席卷而来,大唐君臣骇然发现大唐竟然没有一支军队能阻拦叛军……
——边军强大,长安诸军看似威武,最终被一顿毒打打的原形毕露,原来都是看门狗,不堪一击。
李亨无奈,就从安西抽调了精锐回援。
安西精锐果然不愧是能镇压西域多年的存在,李嗣业一战让叛军震怖,陌刀所到之处,无人能敌。
可战局缠绵,原先说好的打完就回去成了泡影,那些精锐却消耗在了内战中。
大唐内部腥风血雨,吐蕃一看老对头自家打作一团,不禁高喊一声老天有眼,随即大举进攻,一举攻占河西和陇右之地,截断了河西走廊这个通道。
从此,安西就成了大唐的一块飞地。
但那块飞地却从未弯腰,哪怕失去了大唐的支援,哪怕精锐全数被调了回去,他们依旧在坚持着。
吐蕃,回纥,大食……
一个个强大的对手露出了利齿。
孤守安西的大唐军民却一次次击败了他们。
五十年!
曾经的少年满头白发,依旧手持横刀杀敌。
最后的安西军啊!
贾平安只是想了想,就觉得心痛。
孤军戍守大唐西域五十年!
这是何等的忠勇!
“陛下,从此刻起,大唐就该在西北囤积粮草兵器了。”
程知节的建议得到了李治的赞同。
贾平安有些不解,心想一群大佬议事把我叫来干啥?
难道是旁听?
以他目前的地位,旁听的资格都没有。
“西北那边要戒备,另外,移民安西之事也要抓紧。”
李治突然换了个议题,贾平安心中不禁暗自欢喜。
目前安西四镇大唐只是驻军,管理没跟上,以至于发生了龟兹内乱的事儿。
这个时候启动移民,就说明李治下定了决心,要把安西那块地方彻底变成大唐的疆土,不但要驻军,民政也得跟上。
移民不中断,数十年后,安西将会变成大唐的地盘。数十万大唐百姓在那里繁衍生息……
贾平安不禁憧憬着。
大唐的疆土不能太大了。
疆土太大,大唐将会疲于奔命。无节制的扩张将会拉垮大唐。看看后世的英吉利,就是无节制的扩张,把军队铺的到处都是。今日这里反抗,明日那边出现对手……最终疲于奔命,霸权轰然倒塌。
所以扩张要有节制!
“移民之事由李义府主持。”
李义府最近红得发紫,一举成为了帝后的宠臣。
李义府今日旁听,起身道:“是。”
李猫李猫,笑里藏刀。
可我来干啥?
贾平安可怜的,连个座位都没有,只能当站长。
“百骑协助。”
曰!
贾平安倍感恶心。
协助别人可以,李义府这个恶心人的玩意儿,皇帝是想干什么?
出了大殿,邵鹏在等候。
“皇后要见你。”
武媚的气质越发的沉凝了。
她一直在看文书,不时抬头思索。
俗话说专心的人最美,贾平安一到,情不自禁的夸赞道:“阿姐如牡丹般的美丽。”
武媚看着他,“嘴愈发的的甜了。不过叫你来是有事。李义府那边负责移民,这是陛下的决断。”
“是。”
不就是想让大伙儿看到跟着皇帝有肉吃吗,所以李义府就成了千金市马的那匹马。
武媚知晓他言不由衷,“许多时候要学会忍耐,哪怕是你恨之入骨的人,你依旧能含笑以对。如此,你才能站在庙堂之高,看江湖之远。”
阿姐越发的大气了!
“阿姐大气。”
贾平安的夸赞是由衷的。
但想到后来阿姐令人把李勣的墓给挖了,不禁觉得女人的大气不持久。
邵鹏没好气的道:“皇后今早为了百骑协助之事和陛下争执过,陛下说李义府是干才……”
阿姐竟然为了我和皇帝争执……贾平安心中感动,“我一定好好配合。”
武媚欣慰的道:“你果然是长大了。”
“可若是李义府出阴招,下绊子,或是笑里藏刀,阿姐……”
“你要怎样?”武媚凤眼含煞。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武媚摆摆手,“对了,那个曹英雄可够忠心?”
“那人讲义气。”
当初为了义气,曹英雄为贾平安出头,结果科举被人作梗废掉了。
“明白了。”
……
“见过殿下。”
弃妃妖娆:狼王绝宠庶女妃
作为侍读,曹英雄不但要陪着太子读书,还得为他授课,引导太子学习。
李弘仔细看着曹英雄,小小的人儿脑海里转动着舅舅令人送来的消息。
——曹英雄此人可用,但不能放纵。
什么意思?
李弘不大理解,最后邵鹏的解释是:不听话就收拾。
原来是这样啊!
李弘问道:“听闻你原先读书不错?”
“臣……曾苦读多年。”
曹英雄觉得自己前途无量。
邵鹏看着他,觉得此人有些棒槌。
太子才多大?现在读个屁的书,也是识字练字,外加教授一些道理,以及背诵一些东西。
李弘却觉得曹英雄很有趣,就问道:“可会玩耍?”
曹英雄的眼睛亮了。
晚些,李弘在四处寻找。
“曹侍读何在?”
他拉开布幔,没人。
“曹侍读在哪?”
边上有内侍低声劝道:“邵中官,太子可不能玩耍呢!”
“谁说的?”邵鹏觉得太子太辛苦了些,“太子每日起来就开始读书,比我等还辛苦,劳逸结合嘛!”
内侍皱眉,“咱总觉得……有些不对。”
“这里!”
晚些,玩的很兴奋的李弘被邵鹏叫停了。
“还想玩!”
邵鹏干咳,“见过秦宾客。”
门外,一个老人站在那里,痛心疾首的道:“太子竟然不顾礼仪疯玩,为何不劝谏?”
这位便是太子宾客秦楚歌,本朝的老学究。
太子宾客侍从规谏,赞相礼仪,正是太子侍读的顶头上司。
李弘马上就干干净净的拱手,“见过秦宾客。”
秦楚歌冷着脸,“太子回避。”
邵鹏不知老头要干啥,但不吃眼前亏还是知道的,当即带着李弘出去。
走了啊!
曹英雄也跟在后面。
“你,站住!”
曹英雄愕然,“秦宾客叫下官?”
秦楚歌板着脸,“伸手。”
曹英雄乖乖伸手。
秦楚歌从袖子里摸出尺子。
呯!
“嗷!”
曹英雄从未想到过打手心会这般痛,不禁惨嚎一声。
“伸手!”
他苦着脸,“秦宾客……”
“伸手!”秦楚歌厉喝。
呯!
“嗷!”
三下,秦楚歌才呵斥道:“既然为太子侍读,就该尽心引导太子,嬉笑玩耍,不堪之极。下次再犯,痛责不贷!”
曹英雄的左手差点成了猪脚,出去后,邵鹏在不远处招手。
“邵中官,秦宾客……”
这出手就打人,而且还不许太子玩耍,不妥吧?
“秦宾客是陛下专门请来……放在太子身边的,明白了吗?”
明白了!
就是用来监管太子和身边人的一个老古板。
秦楚歌,这个名字就充满了煞气,谁敢惹?
李弘在前面,指着前方的树说道:“曹侍读,爬树。”
好啊!
曹英雄刚想答应,身后传来了干咳的声音。
脊背一寒……曹英雄觉得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狼窝。
……
贾平安觉得曹英雄机灵,应当能在李弘的身边找到自己的位置。
“小贾!”
才出了皇宫,程知节就叫住了他。
他跟着几个老帅去了尚书省。
李勣叫人去煮茶,贾平安拿着马槊耍了一下,觉得这玩意儿不是自己的菜。
“若是想学,只管去寻鄂国公,他玩马槊,大唐无人能及。”
尉迟恭玩马槊确实是超一流,关键是他还有一手空手夺马槊的绝活,一般人无法想象。
“算了吧,学不来。”
贾平安学不来长兵器。
“诸位。”
李勣拍拍案几,众人坐下。
“高丽必然要动手,这不提。”
这是一次军方的战略会议。
贾平安得以列席,边上还有几个年轻将领。但少说也是三十出头了。
他们对贾平安颔首微笑。
我太年轻了,这会刺激他们。
贾平安回以微笑。
“高丽如今闭门自守,对大唐不是最要紧的威胁。”
李勣一开口就说尽了高丽和大唐的现状。
在被先帝一顿毒打后,高丽萎了,随后一阵袭扰更是让高丽人苦不堪言。所以现在泉盖苏文压根就不敢招惹大唐。
“阿史那贺鲁在西域附近游走,他一直想在西域安定下来,大唐会在五年之内……”
李勣轻轻挥手。
五年之内干掉阿史那贺鲁!
曾经无比强大的突厥现在成了大唐的盘中餐。
什么是盛唐?
这份自信就是盛唐!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