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txt-第三百四十四章 溫暖環繞讀書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只见她唇角上扬,皮肤保养的很好,光华水嫩,看起来是个很优雅的女人。
“吴阿姨,你叫我兮兮就好。”夏岑兮微微点头,看着吴颖怡,她总是莫名的有一种亲切感。
虽说姚玟芳才是她的亲生母亲,可是她时常感觉到压力,感觉到严厉。而同样作为长辈的吴颖怡,却总是给他一种亲切,温柔的感觉。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有这种感觉,只是当时的夏岑兮还站在姚玟芳的一边,她不方便太过亲近。
“好,兮兮。”吴颖怡听出了夏岑兮语气中的容纳,更是高兴的不行,眼角都带了笑纹,招呼着她:“那别愣着了,门口冷,快来坐,快来坐。”
夏岑兮颔首,换了鞋子,礼貌的走过去,坐在了距离吴颖怡不远不近的地方,保持着她的教养,嘴角微微向上,仿佛刚才的痛哭不是她一样。
她绝对不会把刚才的软弱,再一次示人。
夏章行收拾好之后,也跟着同样坐了下来,脸上带着慈祥和关心。
“兮兮呀,刚才到底怎么了?我听你在电话里,好像是在哭啊,怎么,谁欺负你了吗?还是发生了什么事儿?要不要和爸爸讲讲?”
夏章行的声音低沉,带着他独特的嗓音,不过不改的,还是那一份的关心。
原本稳住了心态的夏岑兮,听到夏章行这么一问,顿时鼻尖又是一酸,花了好长的时间才克制下来。
日光沉寂的半海
“爸,我没事儿。”她思忖许久,开口就是否认。
夏岑兮并不想当成是一个怨妇,把自己和靳珩深之间的矛盾,公示于人。
“你这是说什么胡话?”夏章行的眉毛竖了起来,语气中带了些许的生气:“你当你爸我什么都听不出来是吧?刚才电话里你哭的可伤心了,现在又跟我说没事儿?你把你爸当三岁小孩儿?快赶紧的,生活上遇到什么事儿了,赶紧跟我还有你吴阿姨讲讲,看我们能不能帮得上你的。”
夏岑兮心里更是暖意融融,她知道,夏章行这是关心她。
可是,真的要说吗?难道,她要说自己和靳珩深闹了矛盾,被撵出家这样尴尬而又丢人的事?
她脸上的犹豫,被吴颖怡看的真真切切。
吴颖怡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暖暖的:“兮兮,如果没猜错的话,你是不是和靳珩深那边出了什么问题?”
穿越千年梦之欢颜
夏岑兮还在思考怎么回应之时,吴颖怡的一句发问让她猝不及防,她眼神中闪过的一丝惊讶,很快的压下去,又恢复成了平静。
都市之万界神主奶爸
“吴阿姨为什么这么说?”
吴颖怡知道是自己说中了,掩嘴偷笑:“女孩子嫁人以后,是很少会哭的,多半都是因为夫婿的原因。你爸刚才说要去接你,你马上答应让他去接,这不就是很明显的体现了吗?女孩子受了委屈,当然是要回娘家的,无一例外。”
没有想到吴颖怡会如此了解,夏岑兮也是微微一愣,她垂下了眼眸,那双好看的眼睛有些迟疑。
不过很明显的,她并没有否认。
看着夏岑兮默认了,一旁刚安静下来的夏章行立马又撸起的袖子,脸色有些不爽:“什么?靳珩深那小子敢欺负我的女儿?前段时间不是好好的吗,难不成,是做戏?亏我还觉得这小子踏踏实实在对你好着呢!”
夏章行气冲冲的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一把拿过一旁的手机就要打给靳珩深。
“怎么,他手下有一个庞大的环纳,就了不起了吗?能够让我的女儿一而在再而三的受他欺负!我得打电话好好的问候问候他,看看他到底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
眼看着夏章行马上就要打给靳珩深,夏岑兮心底一沉,马上凑上去一把夺过了夏章行的手机,脸色有些尴尬:“爸,不用了,还是让我们两个处理我们之间的问题吧。”
看着自己的行为生生被打断,夏章行静了一下,看着女儿一脸的为难,他愣了几秒,终究是深深的叹息。
“行,爸知道了,爸这么做也是为你好,就怕那小子让你受到什么委屈。 ”
夏章行挺起胸膛,扬起下巴,一脸的正义:“兮兮,你别看爸现在没有什么能力,但是你只要过的不开心,说离婚就离婚,绝不贪图他们家一点儿财产!咱们去做点儿小本生意勉强糊口,过的还不是逍遥自在!”
他一脸的骄傲:“总之,怎么活不是活,总比在他身边受委屈强,尤其是你,你可是我养大的女儿,我可看不了你受委屈。”
跑酷巨星 身怀绝技
“哎呦,”坐在一旁的吴颖怡,笑出了声,眼睛之中满是调侃:“以前没见你这么出头过,现在怎么这么英雄主义,知道伸张正义,替女儿出头?”
被吴颖怡这么一调侃,夏章行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怒气也消了一半:“哎,这不家道中落了,思想也回归正常人了吗?想一想要那些该死的面子有什么用呢?不过是让亲人难过罢了,要我说,除了家人,其他的都是浮云!”
说完,他语气缓和了下来,一双老眼柔和的看着夏岑兮:“兮兮,你别顾忌其他的,不开心了,就跟爸说,听到没?”
此时的夏岑兮,已经是泪流满面。这么多年,她何尝受过这样的待遇?她从来没有被这么护短过,也没有被这么坚定的选择过。
以前的夏章行,忍辱负重,很少说话,对她更是少言少语;姚玟芳就不必再说了,活脱脱的一个严母形象,只关注她的学习,她的进修,乃至于她的婚姻,把她护在身后,更是毫无可能。
这种被拥护的感觉太奇妙了,她仿佛置身于一面暖融融的环境之中,根本不想离开。
“兮兮,诶兮兮!你怎么又哭了?”看着她的眼泪一滴滴掉下来,夏章行没了刚才的豪迈,顿时变得很慌张,手足无措,取了一旁的纸巾,赶紧递上。
月夜眠时人未眠
夏岑兮看着夏章行笨拙的行为,忍不住破涕而笑,接过了纸巾。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