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從戰神歸來開始討論-第七百八十九章 不知你所謂的廢物是指什麼?


從戰神歸來開始
小說推薦從戰神歸來開始从战神归来开始
他虽然说的是事实,但是听在周明的耳中却非常的刺耳。
周明没好气的瞪了刘子升一眼,淡淡道:“有你说话的份吗,你这个废物。”
要是平时他自然不会这么不给刘子升面子,不过眼下他正在气头上,可没工夫管这么多。
“你。”
刘子升没想到周明敢这么骂他,当即就想好好的教训周明一顿。
周明嘲讽道:“怎么,你还想打我吗,就凭你这个废物也想对我动手,真是天大的笑话。”
对于刘子升的身份他很了解,一个吃软饭的废物也想对他动手,不知道的还以为刘子升是什么厉害的人物呢。
王兰维护道:“小明,你这是什么话呢,你姐夫没招惹你吧。”
她知道这些亲戚一直都把刘子升当外人,但也没想到周明会这么不给面子,当众让刘子升难堪。
周明淡淡道:“本来是没招惹我,但你们刚才的行为让我很不爽。”
刘子升回答道:“难道我说错了什么吗?”
超级男保姆
修仙掌门
从头到尾他不过都是说了一句公道话,周明却在那大发雷霆,他实在是不能理解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周明冷哼一声:“哼,你以为你是谁,敢对我这样说话,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有对我说话的资格吗。”
“周明,我命令你立刻道歉。”
王兰大声喝道,周明一而再的羞辱刘子升,让她彻底失去了谈下去的耐心。
“道歉?我没听错吧,我就算敢说,他敢接受吗。”
周明冷笑一声,转头看着王兰:“王兰,我给你面子才叫你一声姐,你别以为这样就可以随意教训我。”
王兰:“……”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周明从头到尾都不是诚心来接他们的,估计是想开着车在他们面前显摆。
王兰询问:“你随意的羞辱你姐夫,我让你道歉有错吗。”
周明阴沉着脸:“那还不是因为你先让我难堪的吗?”
“你居然敢让我当众下不来台,那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周明不屑的看了两人一眼。
“说句难听点的,就你们家的情况,我肯主动来接你们,你们不说感恩戴德,最起码也应该陪着笑脸乖乖上车才对。”
“可你是怎么做的呢,大庭广众之下拒绝我的好意让我难堪。”
周明一股脑的将心里的话全说了出来。
这事别说是他了,换做任何人都无法容忍。
陈渊的响起:“明明是自己的原因,却把责任全推到了别人的身上,你可真是让陈某刮目相看。”
周明看了陈渊一眼,这应该就是红旗车的主人了,从穿着上看的确很一般,自然也就不用给任何面子。
周明玩味的看着陈渊:“怎么,看了半天的戏总算是肯下车了吗。”
陈渊回答道:“准确的说是在看猴戏。”
周明:“……”
陈渊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是在嘲讽他像个猴子在这里表演。
周明威胁道:“小子,你知道自己在和谁说话吗,最好给我放尊重一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陈渊笑道:“我和小朋友说话就是这种口气。”
这话一出,差点让周明暴走,他没想到陈渊敢这么嚣张,一而再的羞辱他,这是真不把他他放在眼里啊。
“小子,这笔账我下次再和你算,识相的就赶紧给我滚开,我有要事处理。”
阳谋高手 黄晓阳
岳小玉 卧龙生
神 藏
周全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要是再和陈渊耗下去肯定会耽搁行程,所以便想先解决王兰的事情再说。
陈渊淡淡道:“子升的事就是我的事。”
“原来是这废物的朋友,怪不得敢替他出头。”
周明立马反应过来这两人的关系不一般,所以陈渊才会替刘子升出头。
陈渊淡淡道:“没人告诉你,在和长辈说话的时候要有礼貌吗。”
周明看了刘子升一眼再次嘲讽道:“别逗了,就这种废物也配当我的长辈,要不是他娶了王兰,这辈子都不会和我这种天之骄子有瓜葛。”
刘子升没说话,这种话他这些年听到的太多了,对此已经麻木了。
陈渊询问:“不知你所谓的废物是指什么?”
部队里的人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侮辱他们的战友,陈渊依然不例外,哪怕别人侮辱他,他都不会有这么大的火气。
“这你得问他才行,一个没什么追求的人,不是废物是什么。”
“要是他仅仅没什么追求倒也算了,关键是他还是一个吃软饭的人,用废物都已经不能形容他了。”
周明嘲讽道,关于刘子升的事他们这些亲朋好友可以说是人尽皆知,几乎没有谁会给刘子升正面的评价。
陈渊轻声问道:“你亲自了解过吗?”
“这还要了解吗,不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吗。”
周明回答道,关于刘子升的事不知道是谁先说出来的,本来一开始其他人还不信,但是刘子升本人也没有出来反驳,久而久之他这个废物的名声便越传越远,时间久了刘子升就是废物的代名词。
陈渊询问:“也就是说你没有亲自了解过吗,既然你没有亲自了解过,这么形容别人,你觉得合适吗。”
周明反驳道:“小子,我没空和你扯下去,你这么维护他,难道你对他有所了解吗。”
陈渊回答道:“我的确了解,如果你想了解,我可以说几件给你听。”
周明可不相信陈渊说的是事实,估计是为了维护刘子升随便编出来的。
“行啊,你倒是说说看,我倒要看看这个废物到底能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出来。”
陈渊开始讲述着刘子升在战场上的表现,周明吓了一跳,丝毫不相信这是刘子升做出来的。
就这种废物怎么可能在战场上有这种表现呢。
“小子,你糊弄谁呢,你以为随便说两句我就会相信吗。”
周明撇了撇嘴,警方断案都需要讲究证据呢,陈渊随便那么一说就把所有的功劳安在刘子升的头上,说出去谁信啊。
陈渊没有理会周明,看着刘子升道:“子升,印象中你最大的一战应该是在望门峡谷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