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第一村-第一一九五章:臭妹妹還急了閲讀


大唐第一村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村大唐第一村
回到朔方的第一件事情,竟然是探病。
这是席云飞没有预想到的。
当看到田大川躺在床榻上,连自己坐起来的困难时。
席云飞终究还是忍不住泪了目。
因为发病时间还短,田大川的气色倒也不是很难看,只是,半边身子都瘫了,那张本就沧桑的脸庞,右半边整个失去了活力,仿佛脸上的褶子更加密集了几分,看上去怪可怜的。
“啊……郎……泥……挥……来啦!”
田大川伸出左手想要拉席云飞,席云飞见状,急忙一把握住:“回来了,我回来了。”
“泥……”
席云飞没听懂他说什么,就看他双瞳一下子亮了起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
顺着他的意思,席云飞跟他聊了一会儿。
负责伺候田大川的医者便以病人需要休息,不能太激动为由,让席云飞先离开了。
在朔方,医者的地位很高,而且越是医术高超的医者,就越容易得到尊重。
尽管面对的是席云飞,那位医者也没有半点客气。
席云飞被赶出来后,不但不生气,反而还让人重赏之。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太知道了,中风的人严禁大喜大悲,不然很可能……
有些事儿不能想,席云飞摇了摇头,只希望田大川能够平安顺遂。
刚刚自己也是太激动了,差了害了田大川。
离开田大川居住的小院,一路回到自己的居所。
走进院门,发现木紫衣独自一人坐在树下的秋千上,有一下没一下的荡着。
看到席云飞进来,她雀跃的跑了过来,直接扑到席云飞的怀里。
软香入怀,席云飞深吸了一口气,用力搂住木紫衣。
“你去看望田大爷了?”
“嗯。”
席云飞轻轻应了一声,心情明显不是很好。
木紫衣也没有再提田大川的事情,而是踮起脚尖,在席云飞脸上啄了一下。
“不要难过了……你饿不饿,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席云飞摇了摇头,牵着她的手走进屋里。
虽然已经是开春,屋子里的煤炉还烧着火,估计是木紫衣知道他回来,特意让人燃起来的。
坐到沙发上,半躺着枕在木紫衣的大腿上,席云飞沉默了下来。
心里知道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可是想起田大川躺在床上的模样,多少还是会挂心。
木紫衣用指肚在他太阳穴上轻轻的揉着,见他皱着眉头,又用手想要去捋平。
席云飞闭着眼睛,心里想着田大川的事情,其实是开启了光幕。
查找能够治愈中风的药物,可惜,没有找到完全根治的。
只有缓解和延缓的,席云飞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看来光幕也不是万能的。
就这么躺着,闻着木紫衣独有的体香,席云飞慢慢睡了过去。
得知他回来后,不少人都想要来拜访他。
木紫衣特意在院门口安排了两个丫鬟,让她们拦住所有人。
一直睡到晚上。
席云飞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盖着被子,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
看了一眼散发着昏黄灯光的书桌,木紫衣趴在桌子上也睡着了。
一旁的摆钟显示,时间已经是夜里九点多。
席云飞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感觉自己又渴又饿,视线落在茶桌上,抄起一个梨就啃了起来。
或许是他吃梨的声音太响亮,趴在书桌上瞌睡的木紫衣醒了过来。
“饿了吧,我让厨房准备了饭菜,这就让她们送过来。”
说着,她拿起一个对讲机吩咐了一声后,走到席云飞身旁坐了下来。
“要不要先泡个热水澡?”
席云飞咬了一口香梨,拉起衣领闻了闻,连忙点头:“要,我三天没洗澡了。”
木紫衣笑着站了起来,一旁的偏房里,她早已经准备了热水和一身新衣裳。
席云飞三两口吃掉香梨,顺手将衣服脱掉。
走进浴池后,半靠着躺了下来。
木紫衣坐在他身后,为他揉捏着肩膀。
席云飞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忽然伸手握住了木紫衣的小手。
超能相师 最终的回响
“怎么了?”木紫衣恬静的问道。
席云飞回过头,直勾勾的看着她,突然开口说道:“紫衣,我们把婚期提前吧!”
都市神化 殿骑墨柳
木紫衣先是一怔,接着双颊涌上一抹娇艳的绯红:“我,我都听你的。”
席云飞笑着回过头,继续享受着她的按摩。
良久,才说道:“人这一辈子实在是太短暂了,以前我总觉得自己还小,你们也还不到成亲生子的年纪,现在想想,自己这种想法还挺可笑的。”
“是很可笑。”木紫衣揉捏的力度忽然加大了几分,仿佛对席云飞这个自嘲十分的赞同。
网游之布衣闯三国
席云飞拍了拍她的手背,继续说道:“今天见到田大爷那副样子,我忽然就想开了,人生短短几十载,为什么非得给自己太多的限制呢,开开心心不就好了。”
“嗯。”木紫衣抿着嘴,微笑着点了点头。
席云飞没有回头,而是看着水晶灯在水里的倒影,说道:“以后我再也不浪费生命了,我们今年就成亲,明年就抱孩子,后年再生一个……哎呦!”
木紫衣伸手在他胸口捏了一下:“说什么呢,你把我当母猪啊,还一年一个。”
席云飞呵呵直笑:“那我不是想想嘛,再说了,我娘跟姨娘都说你好生养,没准一年一个对你来说没有压力,我估摸着你能一次怀俩,生个双胞胎兄弟或者姐妹,当然,要是龙凤胎就更好了。”
“你啊……”木紫衣这次没有反驳,只是看着面前的男人,心底里甜蜜蜜的。
席云飞转过身来,直接趴在浴池边上,抬着眼睛,与木紫衣四目相对。
“那你说,要是你不生也没事儿,反正我一直不建议你这么早怀孕。”
木紫衣红着脸躲过他炽热的目光,伸手从池子里捞了一捧水,浇在席云飞头上。
“我也没说我不生啊,你看云裳姐孩子都几个月大了,她只比我打了两岁,不也好好的,生了孩子照样天天去舞刀弄枪,还有丑娘姐,人家也没那么矫情,孩子生了照样做家务。”
席云飞摇了摇头:“那不一样,她们都十八成年了。”
木紫衣一听,没好气的伸出手,捏住席云飞左右两边的脸颊:“有什么不一样的,我干娘十五岁就生孩子了,刘姨说她十四岁就有你大哥了,我今年十六,都迟了好嘛!”
席云飞见她又羞有恼的可爱模样,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呦呦呦,臭妹妹还急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