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首席醫聖-第949章 中醫和西醫結合的怪胎閲讀


首席醫聖
小說推薦首席醫聖首席医圣
让这个特殊的新生儿成为宋澈在《杏林里》节目中的治疗对象,就是宋澈和汪冰冰等人的援助方式,也是目前最切实有效的援助方式。
异界之游戏高手 正版葫芦
情况一目了然。
这个孩子的治疗,除了需要监护人的签字同意,也需要得到更多的关爱和照顾。
哪怕宋澈当一次活菩萨,全程赞助了医疗费,但等孩子恢复健康以后的生活又该如何处之呢?
他想给这个孩子一份保障,一份能保障他健康平安活到成年的保障!
而参加这档栏目,吸引社会大众的关注,无疑是现阶段最稳妥的保障途径!
于是乎,宋澈和栏目组一拍即合:让孩子成为自己在节目中的治疗对象,同时和栏目赞助商们商谈,在孩子的治疗和成长方面给予支持和帮助。
赞助商们也很给力,不仅全盘答应了要求,还提议以孩子的名义,成立爱心基金会。
除了帮助这个孩子,也旨在帮助更多类似无依无靠的新生儿们。
倒不是赞助商的良心有多好,在商言商,他们也是看中了其中的商机利益。
宋澈本就是一个超人气的网红医生,毋庸置疑,他就是这档栏目的收视保障。
加上这个新生儿的身世如此曲折离奇,一旦和宋澈联袂呈现在屏幕上,势必会引起社会大众的聚焦关注!
到那时候,即便他们不掏腰包,全国各地的爱心捐款也会疯狂涌进这个爱心基金里面!
有鉴于此,他们还不如大方的先慷慨解囊了,博到了好名声,利益还不是滚滚而来?
看到这个大好局面,裘小姐也不禁长松了一口气,坚定了照顾这个孩子的决心。
目前来看,这个孩子不仅不会成为累赘,反而能扭转她窘迫的生活。
理解为聚宝盆也是可以的。
首先,她母亲胰腺癌的治疗和费用将由附一医和赞助商们解决。
其次,虽然孩子的爱心基金和她无关,但她想好了,今后可以以孩子的名义创建一个微博号或者短视频号,通过运营给自己和孩子赚取生活费。
对于这个计划,徐乔恩一开始还提出过反对,她觉得不应该拿这个无辜的孩子作为牟利的工具。
但宋澈对这个计划给予了支持。
没办法,生活不能靠爱来发电。
裘小姐目前可能会被唤醒母爱,但她还这么年轻,经济状况也不容乐观,未来生活的困难还将不断接踵而至。
到那时,裘小姐还会愿意无私的抚养这个其实并不属于她的孩子?
宋澈不愿意去考验人性,也不想把圣母的道德标准强加在这个年轻女子的身上。
所以他和裘小姐达成了协议,在确保孩子隐私权的情况下,允许通过商业运营的方式赚取生活费,但必须定期接受民政部门和社区街道办的随访。
这是目前能想到的最佳监督方式了。
而且时不时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孩子的日常,也能让宋澈等爱心人士获悉孩子的近况。
等所有的协议和细则敲定之后,裘小姐在治疗方案上签下了名字。
剩下的,就是如何治疗这孩子的五硬病了……对了,还得给孩子取个名字。
裘小姐对此一筹莫展。
宋澈提出了一个建议:“干脆就叫平安吧,和你的姓组合在一起,也算一份期许。”
裘平安、求平安……听着还真挺贴切的。
“小平安,你一定要平平安安的。”
裘小姐第一次和孩子的小手握了握,脸上露出了会心的笑颜……
……
既然要把这个医疗事件搬上屏幕,那么就要将患者就诊的原委和内情先阐述出来。
无非是还原裘小姐进医院以来的经过。
这个新闻专业的任务,交给专业的栏目组负责就可以了。
而医疗专业的任务,则需要专业的宋大夫全权负责了。
不过,在这个节目舞台上,光有主角还不够,需要一些配角的衬托……栏目组首选的就是那些资深专业的西医们。
孩子出生后的第五天,
会议室里,
儿科、内科、免疫科以及内分泌科等科室的专家们汇聚一堂。
商讨过后,专家组的主要意见还是保守治疗……大体就跟之前那位儿科医生的观点一样,继续观察,静待体温是否能恢复正常,同时补充营养,如果出现什么病症,就治疗什么病症。
当然,这个方案直接被宋澈否决了。
这么做,等于不是办法的办法,也等于将患儿的命运决定权交出去,任由老天爷来抉择。
在宋澈看来,这么稚嫩的新生儿,承受不了任何一丁点病症的摧残!
因为他很清楚,一旦患儿出现什么病症,这些专家们的第一反应肯定就是用抗生素!
其他的药物,他们根本不敢用在一个连器官都还没发育成型的早产儿的身上!
但是抗生素也不见得能好到哪里去。
从短期到长期的很多危害都是不可逆的!
其实,专家组的医生们也知道这个提议肯定会被宋澈给否决的,但他们还是得硬着头皮提一提,为了配合栏目组的要求,拍摄下他们为了孩子而拍案争吵、据理力争的画面,这样方能彰显出医者父母心的崇高品德。
按照一般的剧本,最终,我们的主人公宋澈会拍案而起、力排众议,决定以我们华夏无所不能的中医术去拯救新生儿,化腐朽为神奇,这样也迎合了《杏林里》宣传中医文化的主旨。
可惜,我们的主人公是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的。
当着一众专家和摄像机的面,宋澈反复推敲半响,道:“诸位,我有一个方案,或许值得一试。”
“洗耳恭听。”
大家默契的让出话语权,准备听一听中医的独特见解,但总有些专家的脸色不太好看。
虽然大家基本都认可宋澈的中医术确实不同凡响,但让他们充当配角,眼看着西医被中医踩在脚下耀武扬威,心里总归是不太好受的。
说得难听点,这相当于他们一群学富五车的西医专家们,要主动把脸伸出来给宋澈打啊!
这哪里是当绿叶陪衬啊,分明是垫脚石嘛!
要不是院领导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为了患儿,也为了响应上级号召,他们才不想折腰呢!
宋澈又斟酌了一下,道:“我觉得以患儿现在的状况,还不适宜用药物,注意,不止是抗生素等西药,也包括了中药。”
闻言,所有人都懵圈了。
你不是准备要用中医打西医的脸吗?
怎么连自己的脸也一块打了?
“是药三分毒,无论西药还是中药,对于一个器官都没发育成型的新生儿来说,都是不妥当的。我也理解大家的想法,采取保守治疗,适时补充营养,同时期盼患儿的身体茁壮发育,依靠自身的免疫力摆脱病症,这也是目前国际上针对新生儿肿硬症的普遍治疗方案了。”
宋澈还是很照顾专家们的面子和感受,主动给了台阶:“但我之前说了,这个患儿的肿硬症比较特殊,先天性的体质基础又太差了,这么操作,等于把希望寄托在了患儿自己的身上,让他自己跟命运抗争,这还要我们这些医生做什么?”
这番话入情入理,专家们仅有的那点不满和憋屈也渐渐淡了。
但仍有人带着脾气质问道:“但临床上总要做最坏的打算,如果患儿真的病症恶化了,不下药,那宋大夫觉得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宋澈淡定道:“我们要引导患儿自己救自己。”
“??????”
这下连汪冰冰都一头雾水了。
这话完全自相矛盾嘛。
前面刚说不能让患儿孤军奋战,后面又说要让患儿自救。
宋澈没有让大家错愕太久,嘴里吐出了一个名词:“自血疗法!”
结果,大家更错愕了。
会议室里一片鸦雀无声。
汪冰冰察觉到诡异的气氛,忍不住道:“冒昧打断一下,能给我们说说这个自血疗法吗?”
“这个治疗办法,我也只是听说过,没有亲眼见证过。”有个皮肤科的专家迟疑道。
“是中医的疗法?”汪冰冰的求知欲很强烈。
“怎么说呢……其实这个疗法,到底是属于西医范畴还是归中医,迄今都没有明确的归类,因为实在太偏门太冷门了。”皮肤科专家挠了挠头。
这也是其他专家们的同感。
直到如今,很多医学权威都无法确定自血疗法的准确起源,甚至都不确定这个疗法到底是属于西医还是中医。
这是一种非特异性的刺激疗法。
閃婚 小說
犬夜叉之杀薇
大致来说,就是抽取患者自己的静脉血,然后注射到患者的皮下或肌肉组织,可产生非特异性的脱敏作用,促进白细胞的吞噬作用,从而增强机体的免疫力,可以用于治疗白癜风、慢性荨麻疹等许多皮肤疾病。
甚至曾经有医学家用这个疗法成功治愈了尖锐/湿/疣的患者,使得这个疗法一度引起轰动,被认为是医学领域的又一大创新突破。
这么一解释,大家基本都该觉得这是西医的治疗方式了。
可事实是,西医临床上鲜少有采用过这种治疗办法。
原因很简单,因为单纯按照西医的逻辑,使用这个治疗办法,绝大部分是以失败告终的。
于是乎,西医领域后来一度将自血疗法视为不可预测的失败研究,甚至是“异端”,弃之如敝履!
但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自血疗法在中医的领域上重新“生根发芽”了。
不知道是哪位中医最先捡起了这个“西医异端”,尝试用中医的逻辑改良了一下,居然发现有奇效。
至于是如何改良的……很easy,就是将患者自身的静脉血抽出来,再依据人体的穴位经络来注射。
要知道,西医的观点里是没有所谓的穴位和经络,如何注射、往哪注射,全凭缘分和感觉。
而恰恰,中医用自身独特的理念,完美补充了这个奇特的治疗办法!
汪冰冰听完他们的讲解,似懂非懂的道:“意思的就是说,这个自血疗法,属于是西医和中医融合而诞生的怪胎?”
“勉强可以这么说,不过嘛,这个疗法到目前为止还缺少研究与探索,又没有科学佐证,而且风险还不小,一旦用不好,反而会让病情恶化。”那名皮肤科专家沉吟道:“不过据我观察和推测,这个疗法之所以至今没有发扬光大,一部分原因是目前真正懂行的中医太少了,很多三脚猫本事的中医,光学会一个穴位,就敢胡乱给人扎针,这不是拿病人的生命铤而走险吗?”
刚说完,他下意识的看了眼宋澈,连忙歉然一笑:“宋大夫,我可不是说你啊,毕竟你是有真才实学的,如果更多一些像你的优秀中医,大家估计也不用在这讨论这个疗法到底是归哪一派了。”
宋澈豁达一笑:“其实你说得还是很在理的,无论西医还是中医,都有自身独特有效的体系,本就该互相融合、取长补短,没必要搞得泾渭分明,更没必要将任何一种疗法妖魔化。”
“这就是宋大夫的名言,不管中医还是西医,只要能治好人,就是合格的医术了。”汪冰冰不失时机的打圆场道,显然在给宋澈拍特辑前做了许多功课。
大家听了,也纷纷笑了。
会议室的氛围顿时轻松了许多。
“还是我来给大家补充一些对自血疗法的认知吧,其实这个疗法,属于是古法新用,华夏古时候就出现了,只是局限于当时对医学原理的掌握还不够科学,没能摸索出系统的治疗手段,以至于没有发扬起来,直到补充了西医的理论,这才臻于完善。”
宋澈侃侃而道。
在古代,自血疗法被称为‘刺血热饮’。
这一疗法最初在《本草纲目》中有所提及。
《本草纲目》载:“羸病患皮肉干枯,身上麸片起,又狂犬咬,寒热欲发者,并刺血热饮之。”
意思是说,久病身体虚弱而皮肉干枯的人,或是身上突发如同麦麸一样(荨麻疹)的疹块者,或是被狗咬了,寒热交替要发作为狂犬病的人,可在人身上刺血出来趁热喝下。
李时珍之所以想到用这个方法来治疗这些疾病,是因为中医认为这几种疾病同属燥病,需要润燥,而人身之血,生于脾、摄于心、藏于肝、布于肺,而施化于肾也,是一种上佳的润燥之品。
桃花宛后 下 桃妖
但当时认为并不一定要喝自己的血,喝别人的血也能收到疗效,这一方法就不免沦为凶残之法,李时珍也说:“诸方用血,惟不悖于理者,收附于下”,意思是说,只有在不违背道德和人性的情况下,才能用这种方法。
封建时代的古人觉得茹毛饮血是蛮人或邪术的行径,于是乎,这个疗法也被古代中医视为是“异端”,直到近代的西医医学家掌握了人体免疫学,才捡起来再次研究,但又由于缺乏中医的支持,于是乎叒丢进了垃圾桶里。
大家听完又是哭笑不得。
听这说法,敢情自血疗法,只有中西合璧,才能彰显价值。
“目前来看,自血疗法算是治疗免疫和皮肤疾病里,相对安全有效的办法,免除了毒副作用。”宋澈分析道:“按照中医的观点,自血疗法集合了传统治疗法的针刺、放血和扎穴于一体,可以起到协调阴阳不合、调整脏腑经络功能的效果。而根据西医的原理,这么操作可以引起不发热的蛋白应激作用和机体网状内皮系统反应,从而刺激机体自身免疫系统,调节机体免疫功能,促使免疫应答,促进细胞吞噬作用及抗体的产生,以抵御外来过敏原的干扰,加速疾病的治愈。”
专家们听得连连颔首,颇有种豁然开朗、恍然大悟的感知。
其实原理并不复杂,只要将中医和西医结合起来就清晰明朗了。
但或许是长久以来的偏见,犹如一座大山,阻隔了中医和西医两大领域的融合和交流,让这个“怪胎”迟迟无法茁壮成长。
就如曾经分裂的德国,一堵柏林墙,阻隔出了两个泾渭分明、截然不同的世界。
此刻,连汪冰冰都忍不住目泛流光,钦佩又赞赏的凝视着宋澈。
本来他们做《杏林里》这个节目,目的只是宣传传统的中医术,至于比起西医如何,基本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里,他们也不想引发无意义的学术争论。
像之前给通仁堂的乐绍成和余庆堂的胡芝书做特辑专题,这两位中医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或是为了迎合节目的立意,好几次在标榜中医的时候顺便踩一脚西医的弊端,比如乱用药、副作用。
但宋澈没有“同流合污”。
他以实际行动,彰显了“推倒柏林墙”的胸襟大局观。
对于中医和西医,他讲究不偏不倚、客观公正,从未想过抬一个贬一个。
他的目的很明确也很纯粹,就是治好患者,
至于用中医还是西医,根本不存在任何纠结。
这才是一名杏仁国手该有的风范啊!
“患儿目前的病症源头,本质就是免疫系统的缺失,用自血治疗,无疑恰到好处。等到免疫系统恢复,器官发育完全了,届时我们可以再根据情况用什么药,也不用管是中药还是西药,最好的结果是连药都不需要用了。”
宋澈拍板道:“穴位经络的问题,我可以把关。不过抽取多少血量,在哪个部位注射多少血量,涉及对免疫系统的补充和完善,我还需要诸位专家同心协力,助一臂之力。”
本来还不满意充当垫脚石的专家们,不仅被照顾到了面子,还完全折服于宋澈的人格魅力,顿时又是自惭形愧,又是心悦诚服。
“宋大夫客气了,你都这么高风亮节了,我们再小家子气,就妄为医者了。”
“你只管吩咐就行了,只要能救孩子,什么学术的分歧和偏见根本没必要。”
“如果这治疗办法真的管用,我回头一定拜宋大夫为师,好好补补中医知识。”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