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末世第七城 ptt-978 升米恩鬥米仇讀書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你是什么人!”老金看了小鹤一眼,眉头紧皱。
“我来自枭家,是谁不重要,今天主要的目的就是带你走。”
小鹤的脸上挂着极度的自信,从他们进院不到三分钟,门岗处和值班室内的三名马仔就已经被全部放倒。
目前光年集团的重心全部都放在张鹏婚宴的事情上,在这么一个情况下老金插翅难逃,他根本不怕对方能使出什么法子来。
“我老金在城北虽然不是什么大手子,但你一个连名字都不敢说的小篮子就想带我走,你觉得你够格吗?”
老金的气势骤然变化,多年江湖路上也让他养成了一股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稳重性格,光是这一句恫吓,就让小鹤有些微微失神。
狂煞血龙
而这一切都没有逃过艾力绅车上阿俊的眼睛,他立马命令道:“不要跟他们浪费时间,现在就拿人,抓了人直接带走!”
被阿俊一句话点醒的小鹤,将手里的镀锌钢管朝老金一扬,叫嚷道:“直接拿下!”
“唰!”
“唰!”
枭家这十几位只管听命的死士没有任何的犹豫,从之前就隐藏好的位置纷纷冲了出来,手里拿着家伙就对着老金围了过去。
“咣!”
“咣!”
突然两声巨响,原本站在一楼楼梯口的老金面前突然重重地砸下了一张大铁门,将他和两名小兄弟与院子里的小鹤等人完全隔开。
另一声巨响是从项目部的小院门口传来的,只见一台运渣土废料的后八轮重重地撞向了两台艾力绅,并将两台车微微向前推了半米,直接把大门彻底堵死。
坐在车上挨了这么一撞七荤八素的阿俊额头瞬间冒起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擅长在背后算计用诡计解决问题的他,何尝不知道自己这是着了人家的道!
“快撤!”对着耳麦一声大喊,阿俊将自己整个人往艾力绅后排座位下缩。
变换之你们的爱我受不起 山中养虎
“不对,这事儿有变,快撤!快撤!”
跟着阿俊一块儿没少做肮脏事儿的小鹤,也意识到这件事儿的诡异程度超出了想象,扯着脖子吼了一句后,就试图往车辆方向移动。
“亢!”
一声枪响,划破天际,也彻底打破了今晚的寂静。
“嘭!”
小腿飙血的小鹤,重心不稳,身子向前一倾,摔了个满脸泥。
“来都来了,还想走,哪有这么好的事儿?”就站在项目部楼顶上的易达,负手而立,冷声问道。
“易达!这踏马是个局!”
知道自己已经无法脱身的小鹤,从后腰中取出仿六四,打算拔枪就射。
只可惜,连枪头都还没能举起,就被易达身旁一名穿着迷彩服,手里还举着把雷-明顿P700的男子一枪毙命。
“踏踏!”
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后八轮车上源源不断地往底下跳人,足有二十几名手里拎着扎枪红旗飘等大型械斗用具的青年,朝场中围拢了过来。
“亢!”
“亢!”
“哒哒……!”
“嘭!”
“嘭!”
身为枭家死士的十余人,那都是早已心存死志了的,所以在面对危险的那一刻,他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反击,而不是求饶。
不过遗憾的是,从头至尾阿俊就没想过这件事儿会出现其他的任何变数,所以在来的路上,众人分配的武器,除了长短刀具外,连配响的都是极少数。
不同于阿俊,易达布这个局就是为了全歼对方,所有不但有好几十名老金手下马仔前来助阵。
悍匪林还配备了一把保养极好的雷-明顿,细刘手里则是端着一把UMP9。
周老太太的重生纪事 甘草秋梨
在装备人数都不在一个级别上的情况下,就连匹夫之怒,也很难有机会血溅五步。
短短不到三十秒的对射,手里有枪的亡命徒就已经悉数毙命。
枪声停止,老金手下的马仔也逐一进场,很快用手里的家伙和枭家死士打作一团。
单论魄力,老金的这群小兄弟绝对不是枭家死士的对手。
可正所谓,我没有做职业杀的能力,不妨碍我有端枪的胆儿。
尤其又在人数占优的情况下,双拳难敌四手,好汉还架不住人多,在扎枪红旗飘这些长兵器的几轮招呼下来,小院里还能站住的枭家死士,十不存一。
当最后一名挥舞着短刀意图杀伤对伙的死士,胸口被咆哮的雷-明顿轰出一处碗口大小的血洞倒地,也宣告了枭家行动的失败。
“把王启豪先控制住,我先去见一见枭家传说中的智囊。”
易达扔下这句话以后,迈步往楼下走去,两道封闭的铁门早已经被整开,不会对他造成丝毫阻碍。
而始终隐藏在李枭身后的阿俊,这一次并没有获得幸运女神的青睐,他被细刘宛若拖死狗一般,从艾力绅的后座上拽了出来。
擅长动脑不动手的阿俊,见自己被如此羞辱般的手段折磨,百般挣脱,可面对细刘那强有力的大手,偏偏动弹不得。
被一直拽着拖到易达的面前时,阿俊的脸色已经是涨的通红。
“来,拿两把椅子来!像我们这种文化人,有什么事儿,应该坐着聊!”易达招呼马仔,从一旁的值班室里拿了两条靠背椅出来。
易达极为绅士的摆手示意:“请坐!”
阿俊看了一眼易达,脸色的潮红已经逐渐减退,犹豫片刻后他还是坐了下来。
愛 甜心
易达讽刺道:“都说李枭能有今天,都是因为他手下有一个智囊走一步看一路,我很好奇,你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本事儿。”
“呵呵!”阿俊望着易达忽然发笑:“果然还是年轻人,能成功一次就认为自己无所不能,功败垂成我认,但你觉得你赢了吗?”
“我踏马没赢,你赢了?输了你就得老老实实跪下,都踏马被踩到脸上了,你还跟老子装你MB江湖老炮呢?”
由于病痛折磨,手臂已经变得格外纤细的易达,忽然攥紧了拳头对着阿俊的脸上就是一顿猛砸。
“哐!”
“哐!”
“哐!”
脸上被打的四处渗血的阿俊,靠在椅子上,忽然露出了一个略有些诡异的笑容,阴恻恻的说道:“我承认我这一环办的着急了,但你怎么就能保证明天的你,不是今天我这个下场呢?”
影 法師
“唰!”
易达猛地站了起来,拎起身旁一把用来清理泥土的铁铲对着阿俊的脑袋上就重重地拍了下去。
“咣当!”
阿俊整个人身子一歪,昏迷倒地。
“把人带走!”
易达吩咐了一句,便跟着老金一同往项目部的楼上走去。
“说说吧,有什么心里话抓紧说了。”
对于王启豪,易达并没有太多的感情,甚至说两人并没有什么太多的交集。
之前碍于老金的面子,说要给对方一条路走,一口饭吃,那也就够了。
但如果你非要当内鬼,解决起来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对此易达也绝对不会手软。
“……”
而王启豪双目满含怨念的盯着易达和老金,并未言语。
相比之下,老金看王启豪的眼神倒是有些复杂。
当老金第一时间得到王启豪叛变的消息时,他其实是不相信的。
当初老金愿意赏王启豪一口饭吃,就是想对小唐进行一些补偿。
而王启豪从加入光年集团起,就眼高手低,哪怕是在老金已经将手上最赚钱的项目交给他去管理时,他仍然觉得不满意。
包括在所有人都已经看他王启豪不顺眼的时候,老金难得的低下头用他的老脸希望获取众人的谅解。
后来,随着王启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后,老金也是发自内心的为他高兴的。
可是,最后的结果竟然指向他是内鬼。
第一次易达说要试试的时候,老金是拒绝的。
但随着那一份真假参半的光年资料真的上交后,他才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虽然老金已经承认了王启豪是鬼,但在今天来之前他还和易达谈过,如果今天王启豪但凡有任何一点回心转意,他都希望易达能留对方一条生路。
对此,易达毫不犹豫地同意了,并断言道绝对不可能。
当血淋淋的现实摆在眼前时,老金的内心波动可想而知。
老金的眼珠子瞪得老大,质问道:“你的碗是我给的,你家你姐家的新房门面都是我买的,连你父母的房子都是我翻新的,你卖我?”
“……”
而王启豪只是偏过头,压根不看他。光看那模样,简直是个绝不屈服严刑拷打的谍报战士。
“升米恩,斗米仇,崩了吧!”易达嘴中轻飘飘地吐出了九个字。
“亢!”
一声枪响,血溅白墙。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