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九星之主-324 生死一刻!看書


九星之主
小說推薦九星之主九星之主
在荣陶陶忐忑不安的心思中,期末考试终于还是来了。
行吧,该来的总是要来。
吃过了早餐的荣陶陶,早早便来到了教室,掏出小小的热垫,放在桌角,用围脖围了个小窝,顺手将云云犬放到了上面。
云云犬早已经习惯了旁听,确切的说是边睡边听,它蜷缩着身体,又准备睡上一天,那优哉游哉的样子,看得荣陶陶好生羡慕。
事实上,荣陶陶的状态,在别人眼中看来也是优哉游哉的。
每每上课,荣陶陶不仅要给云云犬开加热垫、围狗窝,还会煮上一壶枸杞大枣红糖水,一喝就是两节课,似乎非常缺营养……
一个个走进班级里的学生,对这一幕已经见怪不怪了,最开始的时候,也许还会招来一些打趣的声音,现在嘛……
“怎么样,淘淘!”孙杏雨蹦蹦跳跳的进了班级,昔日里的开心果又回来了,自从晋级了魂尉期之后,她整个人原地复活,“第一次考试,准备的怎么样?”
“呼…吸溜~哈……”荣陶陶拿着杯子吹了吹,喝了一口枸杞大枣红糖水,摇了摇头,“不咋样,还是魂技好学。”
荣陶陶说的是真话,在高凌薇的帮助下,荣陶陶已经学会了一雪汪洋,前后用了不到几个小时而已,还算是比较轻松,但是对于书本知识嘛……
哎,算了,不说了。
值得一提的是,一雪汪洋的确是大场面魂技,用起来非常舒爽!
当荣陶陶第一次成功施展,看着眼前那犹如河流一般涌动的积雪之时,他的心中满满的都是成就感。
不过,魂技·一雪汪洋的潜力值只有5颗星,最多也就只能再提高一个等级。
如此强力的大场面魂技,竟然潜力值上限这么低,这是荣陶陶没有想到的。
“不要担心,杨教画的知识点,只要你背过了,就没问题的。”孙杏雨不愧是人美心善,原本她还想调侃两句,看到荣陶陶一脸的愁容,她反而安慰起荣陶陶来了。
“放心吧!”荣陶陶咧嘴笑了笑,对着孙杏雨的方向竖起了大拇指。
随后,荣陶陶便看向了右侧的高凌薇,道:“大薇,你再靠我近点。”
高凌薇翘着二郎腿,手中转着一支碳素笔,扫了荣陶陶一眼,道:“再靠你近点,过道就走不了人了。”
“可怜的卷卷儿。”同属最后一排,坐在高凌薇右边的石兰,身子后仰,用后两个凳子腿支着地,歪头看着靠窗坐的荣陶陶,“不会第一次考试就不及格吧。”
荣陶陶当时就不乐意了,道:“你能不能盼我点好?”
石兰嘻嘻一笑,道:“光顾着右边,你前边那个也行啊。”
荣陶陶前桌坐着的是焦腾达,这小子鬼精鬼精的,学习应该没问题,但是这个小教室的桌子摆放与正常教室不同。
前后桌距离比较远,而第三排因为要放四个桌子,所以左右距离比较近。
盤 龍 小說
荣陶陶探头看了看,下一刻,他便急忙坐直了身体。
杨春熙拿着一叠试卷走了进来,而在杨春熙的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个斯华年?
荣陶陶:???
好家伙,满打满算才10个学生,俩监考老师?
嫂嫂大人你好狠的心呐!
我看你这是不给我荣陶陶活路啊?
在荣陶陶一脸懵懵的注视之下,斯华年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容,直接迈步走到了教室后方,拽过来一把椅子,放到了荣陶陶的右后方。
她就这么坐在了荣陶陶和高凌薇中间的过道上,而且位置还靠后一个身位,坐在了荣陶陶和高凌薇的视野盲区……
前方,杨春熙将卷子放在讲台上,开口道:“首先,恭喜你们全员晋级了魂尉期。”
“耶~!”孙杏雨一声欢呼,也引起了众人的笑声。
杨春熙嗔怪似的看了一眼孙杏雨,开口道:“进阶魂尉期,就代表着多出来三个可利用的魂槽。
按照传统,松江魂武大学为你们联系了雪燃军方,准备带你们去三墙区域内历练一番,镶嵌一些魂珠,获得一些魂技。”
听到这个消息,一时间,学生们都兴奋了起来。
毫无疑问的是,松江魂武对少年班所倾注的心血、扶植力度,是其他任何班级都无法媲美的。
上次魂班学员晋级魂士期,刚开新魂槽的时候,学校也组织了一次历练。
杨春熙压了压手,制止了交头接耳的众人,道:“具体的试炼地点,在二墙之北,三墙之南。”
“啊?”焦腾达愣了一下,道,“二墙之北?我们,呃……”
杨春熙点头道:“你们已经是魂尉了,不要妄自菲薄,驻守三墙的士兵,大多数也都是魂尉期,而你们只是在二墙与三墙之间历练,不是去三墙驻守,更不是去三墙之外。”
说着,杨春熙面带笑容,转眼看向了荣陶陶,道:“更何况,这一次,某人会跟你们一起参加试炼,不会再抛弃你们、跑去帝都城的星野旋涡里游玩了。”
“哈哈!”
一阵阵的哄笑声中,荣陶陶低下了头,拿着碳素笔,在草稿纸上写写画画着,没敢搭茬。
杨春熙继续道:“由于实力相差悬殊,你们魂班与武班的学员已经彻底拉开了档次。
学校传达下了意思,魂班的武试考核取消,你们本应该参加的、为期一周的少年班排位赛,改为去雪原历练。”
“啊?”听到这个决定,石兰却是不乐意了,嘴里嘟嘟囔囔着,“我还想着去蹂躏那群武班的家伙呢。”
荣陶陶转过头,身子后仰,隔着高凌薇看向了石兰,道:“不愧是斯教的徒弟嗷,兴趣爱好都一样!”
咚~
斯华年一脚踹了踹荣陶陶的桌子,吓得荣陶陶急忙坐直。
杨春熙笑道:“这也是你们入学一年半以来,日夜苦练应得的结果。
你们的天赋本就比其他人高,学校又把最好的资源都给了你们,实力拉开档次是必然的。
只不过,你们最好继续这样刻苦努力下去。现在是我考核你们了,我要是看谁懒散、自认为高枕无忧的话,会把你们丢去武班的。”
杨春熙话是这么说,但实际上,对于“刻苦努力”这个层面,她真的不怎么担心。
魂班的这些个少年,远比武班的学生们刻苦许多。
一方面是这些学员自身素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荣陶陶的存在。
荣陶陶就是那一条大鲶鱼,在这魂班的小水盆里面,他的存在,让其他小鱼统统“活”了过来,小鱼们挣扎是为了求生,而魂班少年们如此努力,就是害怕自己被落的太远。
整体而言,魂班的风气是非常良好的,不仅凝聚力极强,团结一致,而且内部还是良性竞争,杨春熙话说的比较狠,但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团队,她是不忍心拆散的。
“本次试炼,要求全员参加,年前回来,也不耽误你们那些想回家过年的。好了,现在考试,第一科,逻辑学。”
说着,杨春熙走了下来,开始分发试卷:“额头有精神类魂珠的,你们自觉一些,这种小考试,我们就不屏蔽考场了。”
当杨春熙发到荣陶陶的时候,她不仅将卷子扔到了桌上,更是一手撑着高凌薇的桌子,向另一侧推了推。
荣陶陶:“……”
高凌薇不动声色的挪了挪椅子,装作无事发生,看向了手中的试卷。
“我看着呢,放心吧。”身后,突然传来了斯华年的声音,“另外,你跟他哥通没通电话?”
“他没接,估计是在执行任务。”杨春熙看着荣陶陶,柔声道,“我相信淘淘是一个正直的孩子,不会作弊的,是么?”
说着,杨春熙一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那一脑袋天然卷儿……
荣陶陶:“……”
他抬起头来,竖起了一根大拇指:“放心吧,嫂嫂,你之前画的重点,我都复习的滚瓜烂熟了,考多少分不重要,重要的是学到多少东西。”
“有这觉悟就好。”杨春熙笑着拍了拍荣陶陶的脑袋,转身走回了讲台,看了看手表,道,“考试时间一个半小时,开始吧。”
斯华年身子后躺,一副颇为无聊的模样,那向后仰着的头,竟然还看到了后方的黑板上,梅鸿玉校长当初留下的墨宝。
斯华年的面色古怪,这老校长心思也是不纯,在这吓唬谁呢?
她正在欣赏梅校长的字迹时,突然间,听到了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呵……”
斯华年急忙坐正,向左前方看去,却是看到荣陶陶身体无比僵硬,双手搭在书桌上,一动不动。
斯华年一手拄着高凌薇的桌子,上身前探,歪头看向了荣陶陶,却是发现荣陶陶的眼神近乎缩成了针芒状!
斯华年面色一怔,发生了什么?
前方,坐在讲台后面的杨春熙也发现了不对劲儿,安静的教室中只有笔尖与试卷接触的沙沙声响,荣陶陶这倒吸凉气的声音,的确很是突兀。
“淘淘?”杨春熙站起身来,面色凝重的看向了荣陶陶。
“电,电话,通知付天策,我哥出事了。”荣陶陶面色极为僵硬,磕磕巴巴的说着。
也就在这一句话的功夫,远在三墙之外,一座茂密的雪林中。
荣阳倒吸了一口凉气,猛地睁开了双眼!
不,确切的说,是荣陶陶操控着荣阳的身体,“活”了过来!
上苍作证,荣陶陶根本没有打扰荣阳的打算。一次小小的考试罢了,考好考坏真的无所谓。在听说荣阳在执行任务后,荣陶陶就更没有这样的想法了。
但是,荣陶陶没联系荣阳,反而荣阳那边出事了?
就在刚刚那一瞬间,荣陶陶只感觉脑袋“嗡”的一声,仿佛天都要塌了一般!
“淘淘?”
“淘淘?”耳边焦急的关切声,荣陶陶已经无暇顾及了。
雪林中……
“呃……”荣阳(荣陶陶)一声痛苦的嘶吟,只感觉后脑无比疼痛,他下意识的捂着脑袋,却是摸到了一手的鲜血。
“你还清醒着?”
谁,是谁再说话?
荣陶陶一手扒着地面,努力抬起头,却是看到眼前一个雪白的袍子尾摆。
而那白袍的主人,却是一脚踏了下来。
荣陶陶手中用力,极力向后退去,而身体虚弱无力的感觉,也让他心中暗道不妙。
哥哥的这具身体…竟然惨到了这种地步?
“呯~!”一声巨响,雪花四溅开来,狂猛的气浪风之下,荣陶陶直接被崩飞开来,身体在空中旋转了无数圈,向着后方的一棵大树砸了过去。
白雪之上,顿时洒下了一片片殷红的血液。
“噗通”一声闷响!
荣陶陶被大树拦截,跪倒在雪地中,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哥哥的身体受伤极为严重,称作遍体鳞伤也不为过。
尤其是体内的五脏六腑,都好像移位了一般,随着荣陶陶接手这具身体2、3秒钟之后,疼痛、虚弱…各式各样的感觉涌了进来。
他努力支撑着地面,扭头向不远处看去。
却是看到了一个身穿雪白长袍,头戴白色兜帽,脖子上挂着一串魂珠项链的女人。
我的天!
那由小小魂珠穿成的项链,数量多的可怕,甚至那长长的项链,在她的胸前绕了足足三四圈?
这还是项链?
这™是魂武者的补给站吧?
观察之间,荣陶陶也算是彻底接手这具残破的身体,一股股钻心的疼痛传递四肢百骸,反而让他清醒了一些。
“你不该追上来的,未羊。”前方,传来了白袍女人清冷的声线。
“啊啊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传来,荣陶陶使劲儿眨了眨眼睛,向远处看去。
只见一个浑身鲜血淋漓、鼠首面具破碎的男子,正被一个巨人提着衣领,拎在半空中。
那个身材巨大的男子同样一袭白袍,带着白色的兜帽,看不清上半张脸。
他没有任何进攻动作,只是静静的看着手中拎着的瘦弱男子。
而那头带破碎鼠首面具的男子,却是疯狂的惨叫着,双脚胡乱的在空中踢踹着……
子鼠!?
荣陶陶与子鼠有过一面之缘,虽然不认识他,但却认得面具!
呼……
一阵微风袭来,荣陶陶只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
危险!
极度的危险!
经过无数生死战洗礼的荣陶陶,根本顾不得许多,催动着体内残存不多的魂力,一手猛地向前抡去,手掌在胸前荡开的同时,一柄雪制的方天画戟已然成型。
“叮~”那是钢铁触碰的声音!
那横划向白袍女子喉咙的方天画戟,竟然被她一手抓住了。
她就这样抓着方天画戟的侧面月牙刃,但那纤白的手掌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更别提什么流血了。
“嗯?”白袍女子发出了一道轻轻的鼻音,也带着一丝诧异。
荣陶陶当即向前一顶,借着方天画戟反弹的力道,他向后退开一步,背倚着大树,可算是站稳了。
如此一个简单的动作,他却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那遍体鳞伤的身体,更是犹如下雨一般,在雪地里洒下了一片血滴。
“我刚还在疑惑,你怎么能清醒的爬起来。”面前身穿白袍、戴着白色兜帽的女人,露出来的下半张脸上,那晶莹的嘴角微微扬起:
“所以…你不是荣阳,你是荣陶陶?”

月末啦,求些票票!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