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黑科技制霸手冊笔趣-第六百三十八章 山主到鑒賞


黑科技制霸手冊
小說推薦黑科技制霸手冊黑科技制霸手册
“哎呀?竟然见到原野师兄出来溜达,真是稀奇,稀奇啊!”
三山的山门前,一位身着短袖的白发老者对着一个身着青衫的老者调侃着。
而听到这话的刘原野则是同样反讥道:“你上官屠林不也没有在山头打铁!”
被称作上官屠林的短袖老者一身逐鹿山的标准肌肉块,就算是白发苍苍身上的肌肉也是没有一点松弛的意思。
“哈哈哈……”
本就是打铁匠出身的上官屠林被刘原野这一句话给怼了回去,顿时不觉尴尬的大笑起来。
配合着上官屠林的笑声西方一朵云彩飘然而落,其上站着一位彩衣华装,看似是少女但其眉宇之间却是透露出一股深谙世事的成熟。
云朵落在上官屠林与刘原野的身后悄然消散,华装女人对着前方轻施一礼。
“心恒见过上官师兄,见过原野师兄。”
慕心恒,开元山传功长老,也是李玄机的师尊。
至于上官屠林与刘原野,他们也分别是逐鹿山的执法堂长老与盛大山的药祠首座,更是铁狂徒与高云麓的师尊。
三人齐聚于此,自然是那分别得到了自家徒儿的传信,得知此次三山大选竟然有一个根骨极佳,甚至已经到了天生神力阶段的娃儿,故此徒儿无法定夺就只能请师父出面了。
很显然,三人皆是清楚彼此的目地,可还是刘原野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道:“真是稀奇啊!心恒师妹你可是很少离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次怎么突然出来了?”
女士有特权?
那都是以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才会做的事情,到了刘原野这个阶段,身为修士的他只会关注如何提高修为以及山门传承,女人只会阻碍他的进程,所以哪怕是慕心恒这样一个可萌可熟的女人在刘原野这里也不会有丝毫优待。
反观慕心恒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羞怒或者是尴尬的情绪,仍旧细声细语的道:“原野师兄说笑了。心恒此次出门也是吾徒玄机传信,说是今次三山大选为我开元山收了一个好苗子,天生神力,故此心恒才会前来瞧一瞧。倒是心恒很好奇两位师兄今日在此是缘由何故?”
虽说是最后来的,但这慕心恒也真是不好对付,不仅一开口就已经宣誓了主权,更是将问题又分摊给了刘原野与上官屠林。
“你家的徒儿?”
刘原野还好一些,只是再次反问。
可上官屠林就没有这么好的耐性了,直接质问道:“什么叫为你们开元山收了一个好苗子,明明是我逐鹿山的打铁匠。
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打铁还需自身硬!这天生神力就是天生的打铁好苗子!”
为了张浩然一人,这三山也真当是有些撕破脸皮的意思了,竟然连人都没有见到就开始互相争抢起来。
好在这一幕并没有持续多久,云舟便已经进入了三山的护山大阵之内,远远看着疾驰而来的云舟,三人本有些剑拔弩张的场面顿时虎头蛇尾的收了起来,就连上官屠林都是板着脸明显是一副严师的模样。
很快,云舟便停靠在三山山门之前,李玄机率先跳下云舟对着慕心恒施礼道:“师尊!”然后才是一声:“玄机见过两位师伯!”
“嗯!”
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随即又有高云麓与铁狂徒带着三山修士一一行礼。
最后才是一群娃儿满脸畏惧却掩饰不住好奇的走下了云舟,其中最显眼的还是当属张浩然。
并非是张浩然已经帅到了惊天地泣鬼神,哪怕在十几个孩童之中一眼就能够认出来的程度,而是张浩然此刻肩膀上扛着吴冬。
如果这种行为是一个成人来做的话自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可若是落在一群娃儿之中,在加上张浩然本身也是娃儿的话自然就非常显眼了。
扛着与自身近乎等值的重量,这落在慕心恒的眼中自然就是徒儿们传讯所言的那个天生神力无疑了。
“唉,你这个小娃娃好生奇怪,怎么一直扛着他呢?是你的亲人?”
仗着自己的女性优势,慕心恒第一个接近了张浩然,俨然一副邻家大姐姐的细声细语,并且在说话的同时还作势要用手触碰吴冬。
却不想面对慕心恒所表现出的好意,张浩然却是直接一个侧身,让肩上的吴冬逃出了慕心恒触手可及的范围,同时警惕道:“别碰我大哥!”
“放肆!”
眼见张浩然竟然如此不知礼数,李玄机第一个看不过去,要知道他师尊可是开元山的传功长老,虽地位不高,但权力极大,各个支脉弟子修行的功法可都是需要慕心恒点头才可。
虽然作为一个传功长老不至于为难普通弟子,可怎么说人家也是手握实权的长辈,最起码的尊重还是需要有的。
更何况这位还是李玄机的师尊,平日李玄机自当恭敬,所以这会他才会出声警告张浩然,恶意是没有,只是在传达一个需要敬畏的意思。
原本嘛,慕心恒也没有将张浩然的态度放在心上,却不想这个时候上官屠林竟是趁着李玄机话音落下的由头凑了上来,直接拦在了张浩然的身前,将他与慕心恒隔开,同时嘴里还埋怨道:“人家还是一个娃儿,能懂什么是规矩吗!心恒,不是为兄说你,调教徒弟也要分时候,你看看给这娃儿吓得!”
上官屠林这话纯熟是借题发挥,没屁扒拉嗓子了。
自家徒弟都是自家管着,就算是李玄机有什么做的不对的地方,但也轮不到他上官屠林教训。
不过别看上官屠林是一个地道的打铁匠,可他的心不迷糊,这会该做什么都门清。对着人家慕心恒师徒一顿连消带打还不算,上官屠林立马又对着铁狂徒道:“还愣着干什么,这孩子舟车劳顿,身上还扛着他兄长,可不能把孩子累坏了,快快带回逐鹿山修养!”
此话一出口别说是高冷的铁狂徒满脸黑线,就是慕心恒与刘原野都忍不住心中吐槽。
嘿,
好你个上官屠林!
没想到你这个浓眉大眼的家伙竟然是这么不要脸的老货。
封魔师 化羽成仙
三山大选并非只是拥有资质就能够拜入山门,而是在比奇城过了资质这一关的娃儿们要来到三山进一步筛选,以根骨,悟性,进行评选,分出上中下三等。
上等自然是能够直接拜入师傅山门,中等就会被集中培训,也就是俗称的上大课。至于下等则就更不堪了,这些娃儿就能从最下等做起,虽然要比杂役好一些,但却远不如上中二等。
所以如果按照正常流程,这一批自比奇乘坐云舟来到三山的娃儿们都需要经历这上述的这些步骤,张浩然自当也不例外。
可上官屠林刚刚的那番话却是明显要越过这些步骤,直接将张浩然收入逐鹿山门下,这种作风绝对不能容忍。
别说是慕心恒忍不了,一旁的刘原野更不能忍,就见这位青衫老者的眉毛一挑,右手一翻,顿时一颗散发着刺鼻气味的圆形物体出现在掌中,同时对着还未有所行动的铁狂徒厉声道:“尔敢!”
马丹!
铁狂徒这会真的是没处说理去。
虽然之前说要带走张浩然的人是铁狂徒师尊,但他还真没来得做出任何行动就被刘原野给盯上了。
刘原野可是灵明境界的大修士,足足高出铁狂徒三个境界,此刻手里握着的更是号称万物灭绝的雷火丹,就是上官屠林挨上一发也绝对不好受,更不要说他的徒儿铁狂徒了。
所以铁狂徒真的是进退两难,一边是自己师尊的命令,一边则是自己的小命,对于这个选择他敢不敢动?
当然是特么的不敢了!
甚至不光是铁狂徒,慕心恒与上官屠林见刘原野一言不合就掏出雷火丹的时候也是惊了。
“刘原野,你这是作甚!”
打铁匠上官屠林的浑身肌肉抖动,尝过雷火丹是何滋味的他此刻格外揪心。
一旁的慕心恒此刻也是有些紧张道:“原野师兄,大家有事好好商量嘛!你这么做就有些出格了!”
“哼哼!”
无论是对于美人的柔声还是兄贵的呵斥,刘原野全部都当做了耳旁风,手中的雷火丹不仅没有放下,反而是举得更高了,惹得慕心恒与上官屠林齐齐的后退了一步。
“好好商量!你们这是好好商量的意思吗?一个个的都巴不得早点将这个娃儿弄到自家的山门,你们又何尝问过老夫的意思!”
刘原野的这话着实是没有一点毛病,可关键的问题还是好苗子就张浩然这一个,大家各凭本事手快有手慢无,你刘原野自己没赶上热乎的就怪我们。
因此在慕心恒与上官屠林的心中,刘原野此刻的举动明显就是玩不起就要掀桌子。
“淦!”
大喝一声之中就见上官屠林的身上迅速覆盖了一层红色的流体,然后流体瞬间凝固化作一句威风凛凛的赤金铠甲。
“不就是打嘛!来呀!真当老夫怕了你不成!”
原本还是一派和谐,顶多就是有点唇枪舌剑的场面随着刘原野亮出雷火丹的那一刻彻底失控。
现在就连上官屠林也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模样,这可是吓坏了一旁的三山弟子。
毕竟三山内斗可是多少年来都没有发生的大事,特别是上官屠林他们这个辈分,不应该都过了年轻气盛的阶段吗?
为何还这么冲动?
这也使得二人身旁的三山修士纷纷开口阻拦,生怕一不小心就搞成了三山分裂的大事件。
“师尊息怒,师尊不要冲动啊!”
“师父您缓口气,手千万不能抖!”
“师尊您这是做什么,快别闹了,咱们有话好好说!”
“没错,云麓师兄说的对,什么事情都可以商量的嘛!”
这一个个的老不修可真是让徒儿们操碎了心,小心规劝的同时还要担忧两个老家伙的心理健康。
要是问题不大的情况,两个老家伙此时应该也借坡下驴收手了,偏偏这张浩然的问题可不是小事情,事关道统传承,两个老家伙是一点互相歉然的意思都没有。
“给我起开!”
一脚踹开拦在自己身前的铁狂徒,上官屠林身着赤金铠甲对着刘原野怒道:“说什么都没用,咱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谁应了,这个娃儿就是谁都的!”
此话一出口不仅是逐鹿山的修士面色大变,盛大山的修士脸色也不好看。
毕竟上官屠林既然说出这话就代表着今天这个事情绝对不可能和平解决,搞不好三山还会因为这个事情产生间隙。
而盛大山修士所担忧的更多还是怕自家的长老吃亏。
逐鹿山的那一群打铁匠在整个修行界都有薄有威名,论实际战力恐怕刘原野真的不是对手。
打铁匠对药师?
用屁股想就知道谁更强势。
刘原野心里不清楚吗?
不,
他心里明镜的很。
可刘原野更知道越是这个时候他越不能退让。
飒!
身着的青衫无风自动,这让刘原野看起来仙气飘飘的同时他也对着上官屠林朗声道:“正合吾意!”
“两位师兄万万不可如此!”
眼看场面已经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慕心恒连忙劝阻道:“虽说这个娃儿根骨极佳,但心恒觉得此事还是应该由三山主事顶多,私下约斗实非解决之道。”
身为女人,慕心恒的关注点自然与两个老家伙不同,虽然她也非常迫切得到张浩然,可她却不会如其他两位一样迫不及待。
“哼!心恒你不用说了,我与这家伙是私怨,今天必须解决!”
“对!老夫也是这个意思!”
完全不听劝告,上官屠林与刘原野依旧是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
对此,慕心恒也真是没有办法了。
而就在这等死战一触即发之时,某个三山修士蓦然大喊道:“山主到!”
不是一声,随着第一声落下,又是另外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山主到!”
“山主到!”
三声山主,是为了彰显出来者的身份尊贵吗?
非也!
这三声山主分别代表着不同的人,只不过他们都自认为自己为山主,更是让门下修士之尊称山主。
他们就是三山的话事人。
逐鹿山司徒杀生,
盛大山秋高叶,
开元山白慈悲,
随着三声‘山主到’落下,三个身影也飘然而至。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