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ptt-第0750章 夏侯淵的針對(求月票)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夏侯渊很快就通过探马,接到了马超关平杨昂等人联合击败张郃的消息。
据传闻张郃身边只剩下四五人,弃马夺船逃拖了,如今不见踪迹。
至于军司马郭淮,仅仅率领一百余人骑马逃到略阳县与夏侯渊汇合。
张郃率领的五千步骑精锐,一下子全都折损干净。
这对于己方士气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尤其是自己接二连三大败韩遂,打的羌人氐人哭爹喊娘,如火如荼的时候。
夏侯渊一时间竟没料到战败的事情,也会落到他的头上。
损失五千精锐步骑,这可不是小事情!
夏侯渊仔细盘问郭淮战事的经过,郭淮路上听到主将张郃被打的这般惨,也是惊的不行。
马超关平等人,何时这般厉害了?
现在让郭淮给夏侯渊分析一波,他根本就分析不出来。
张郃可是军中宿将,打了半辈子的仗,可没让人打成这样过。
明明是去埋伏马超的,本应该等来的是大胜的消息,焉能是这种全军覆没的结果?
“你们都被赵昂给骗了。”
夏侯渊思索了一会,直接作出了判断。
赵昂这个人是直接促使张郃定下计策的决定因素,此人必定是内奸。
否则马超怎么会派兵前后堵住了张郃,将计就计,让张郃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本以为是胜券在握,能够擒住马超。
没想到是自己一脚踩进了人家搭好的陷阱当中。
至于杨阜这个人,夏侯渊一时间不好判断他是真的投降,还是假的投降。
像这种不顾父亲性命的人,当真是不孝!
当然自古忠孝两难全也能解释。
众人对同一件事情的看法,并不相同。
夏侯渊一时间有些生气,张郃怎么能轻信当地的豪强?
鬼首传说
这些人蛇鼠两端,打不过马超的时候便投降了马超,现在己方大军来了,他们便又开始投降自家。
万一是假意投降呢?
这些墙头草,怎么能如此信任他们!
张郃为将这么多年,竟然还被人轻易给骗了?
前两年梅成、陈兰在淮南反叛,陈兰诈降于禁的时候,张郃就已经遇到过一次。
要不是张辽坚持,强攻山头,陈兰梅成怕是不会逃走,或者被杀。
有战例在前,他们怎么还不长记性呢?
都市之超级文明
夏侯渊心中生气归生气,但张郃是归自己节制的,他打了败仗,自己也有一定的责任。
五千人马的损失,当真不是小数目。
直接导致让夏侯渊想要前后夹击,分兵牵制杨昂士卒的计策,腹死胎中了。
对此,夏侯渊心中实在是烦闷的很。
如今丞相领兵攻打江东,长安等地以及后方再也抽调不出来兵力,前来支援自己。
看样子只能驱使投降的羌人氐人,以壮声势,但夏侯渊也不指望他们能多强。
帮助自己分担一部分压力,吸引更多的火力,才是良策!
决断做好之后,夏侯渊开始让杨秋前去安抚羌人氐人,让他们为自己所用。
杨秋以前也是关西诸将之一,在羌人氐人当中微微有些名头,他亲自向羌王氐王诉说自己的遭遇。
大家跟着韩遂马超干,是没有未来的。
当初自己困守安定郡的时候,被曹操大军围困,结果马超韩遂没有人来救自己。
绝望之下,投降了曹操,结果不仅没有被处死,反倒被封侯,继续维持安定郡的治安工作等等。
如今尔等大王的情况与我一样,马超韩遂自身难保,是不会来救你们的。
莫不如就此投降曹军,协助夏侯将军平定马超韩遂的叛乱,将来也会跟我一样,有个好下场!
有吃有喝,还能继续在自己的地盘享福,背后有了曹军大军好乘凉,没人再敢欺负你们之类的。
不得不说,有了杨秋这个亲身经历作为例子,这些羌王氐王心里还是赞同的。
韩遂马超都没有来救他们,打又打不过曹军,除了投降,还有别的选择吗?
反正都是投降给人家当小弟,自然是谁强,大家选择跟随啊!
在草原上,强者为王的道理,是他们自小就被灌输的。
杨千万作为部落的新继承人,他父王在夏侯渊攻克兴国堡垒时战死的。
现在听到杨秋的话,心中十分愤恨,杀父之仇,焉能不报?
他已经听闻关平马超等人杀了曹军五千余人,既然韩遂靠不住,如果有外援,那就只能靠着马超关平这伙人了。
且佯装投降,在做他论。
张郃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亲卫的护送下,抵达了略阳县,就这,还是路上抢了氐人的马。
然后又顺利到达显亲,夏侯渊当即接见了张郃。
数日不见,张郃脸上多了菜色,行动也是一瘸一拐的。
“俊乂,怎么落得这般下场啊?”
“将军,此战之过,在于某轻信了冀城豪强子弟的话,
被他们诓骗了过去,落入关平的陷阱当中,这才侥幸仅以身逃。”
“这一切都是关平的计策?”夏侯渊倒是有些不肯相信。
即使丞相夸过关平有些许小聪明,但是此种利用生间死间的手法,怎么也不像是关云长教出来的手段。
“我与马超交手的时候,他说我落入了关平的圈套。”
夏侯渊挑挑眉,看样子关平的心思倒是不像是关云长那般简单。
行事也更加诡谲一些,不得不说,属于手黑心脏的人!
“倒是有意思。”夏侯渊站起身来,仔细观看地图。
显亲县的旁边是长离川,往南流,最终汇入渭水。
而冀城则是在渭水的南岸,这样从显亲攻打冀城,还得先渡过渭水。
冀城的北门附近就有一座桥,可以直接渡过渭水,攻打冀城。
但这座桥的控制权在马超的手中,自己想要强行占据渡桥,风险极大,也无法展开兵力优势。
最好的办法是引诱马超来攻打显亲县,依靠城中的粮草和坚固的城防,来消耗马超的士气,在进行反打一波。
如此看来,正好利用杨秋带着一帮羌人氐人去挑衅,诱敌深入,消耗马超一波,再肆机进行反打。
夏侯渊在心中暗自揣摩,对付马超的计策。
而且张郃的五千步骑,几乎全灭。
如此大胜,夏侯渊不相信关平马超等人的尾巴不会翘起来。
这是人之常情。
饶是自家丞相用兵之精妙,赤壁之前,那也是对于些许陷阱没有在意,导致大败。
现在正好可以利用一番骄兵必败的思路。
夏侯渊随即把杨秋喊过来,命他带领新投效的羌人氐人,去与马超交战。
并且一定要打着曹军的旗号,只是战败,不许战胜!
当然,夏侯渊这样说,也根本就没在乎杨秋他能够打得过马超。
先说一声,以免杨秋会因为自己战败,起了什么不该有的小心思。
这个工具人,还得好好利用一番呢。
丞相说了,杨秋就是竖起来的靶子,给关西诸将悄悄,投降了朝廷,会是什么好结果。
若是像韩遂马超一样负隅顽抗,铁定没有好果子吃。
杨秋自是点头应下,因为他知道,自己真的干不过马超。
前些日子正好忽悠了一批羌王氐王,现在是时候让他们实现自己的价值,去送死!
反正这些人都是秋后的韭菜,割了一批之后,明年还能从地里长出来。
送死他们不去,谁去呢?
“俊乂,你且好好养伤,待到马超关平等人来攻城,定会给你机会,让你报仇的。”
“多谢将军。”
张郃抱拳颇为感激的说了一声,在凉州这人生地不熟的地界,能活着回来,已经很不错了。
他的亲卫也只剩下二人,在路上抢马抢吃的时候,折损了。
张郃是领兵三千人出,三人归!
司马郭淮还幸运点,成功带跑了一百余人。
夏侯渊只是觉得自己送给丞相的战报,怕是有些早了。
谁成想刚打了几次胜仗,就栽了跟头呢?
这不是打他夏侯渊的脸是什么?
必须要用更大的胜利,来抵消张郃这次栽的跟头。
至于阎行这个人,还没有把韩遂的脑袋送来,更是让夏侯渊觉得阎行有些废物。
当初差点杀死马超的人,现在竟然没法杀了一个年老的韩遂。
这些年阎行他都白活了?
杨秋召集羌人氐人,汇聚了上万人马,奔着冀城而去。
大军过万,无边无际。
接到消息的关平自是登上城墙,隔着渭水,往对岸看去。
“这是曹军吗?”
关平看见这些的营寨扎的那叫一个简陋。
夏侯渊如此精致的人,怎么会允许这样?
连鹿角什么的都不放,这根本就不符合夏侯渊的思路。
否则他也不会亲自领兵去灭鹿角的火!
马超打眼一瞧,就知道不是羌人就是氐人,即使打着曹军的旗号,可这种随意的休息驻扎。
一看就是羌人氐人,他们遭遇战事,直接上马反击或者逃跑,乱糟糟的,不讲究一点的阵法。
“这些都是投效的羌人氐人罢了。”马超抱着自己的肩膀,颇为不屑的道。
“夏侯渊怎么派一群乌合之众来打冀城?”关平的眉头微微一挑:“故意送人头,也不怕被人举报?”
“故意送人头?”马超颇为疑惑的看向关平。
“骄兵之策啊。”关平同样双手抱胸,问道:“德华将军,可是看见了曹军大将的旗号?”
“倒是见到了夏侯的将旗。”马岱放下手中的千里眼道:“但我估摸着也是旁人假扮的。”
“少将军,我们万不可掉以轻心。”邢道荣扶着城墙垛子道:
“会不会是曹军假扮羌人,来引诱我们的?”
“倒是有道理。”
关平颇为诧异的看了一眼邢道荣,没成想老邢还能想到这层。
“管他是谁假扮谁?”马超扶着城墙垛子,探出身去:“我把他们全都杀了!”
“且慢动手。”
关平面对马超如此狠辣的话,当即表示拒绝:“将军在羌人氐人中的声望不差于韩遂。
这些人先前也是追随韩遂的羌人氐人,只不过被夏侯渊攻破,无奈之下全都降了。
将军可以善意引导,让他们在阵前反水,相互厮杀,破了夏侯渊的打算,岂不是更好一些。
将军,你觉得呢?”
马超一时间听的有些呆住了,原来我在羌人氐人当中有这么大的魅力了?
能让他们集体阵前反水!
想到这里,马超重重的点头道:“关贤弟且放心,我去与他们说一说。”
马超说完之后,便有些急不可耐的下了城墙,领军出去了。
关平看着对岸的士卒,也在快速的上马,许多同部落的人聚在一起。
他们好像都是互不统属的一样。
杨秋自是喝令士卒排兵布阵,可惜他的话,终究没有什么太大的威望。
阵型乱七八糟,不过杨秋也没指望着他们能行。
反正是来送死的,引诱马超关平前去攻打显亲县,完成夏侯将军的计策。
所以当马超领兵从渡桥前过来后,杨秋也并未准备什么半渡而击。
他也更不可能直接带头向马超冲锋,这铁定是能死在这里的。
整个关西诸将,能够打的过马超的,真找不出来一个。
至于阎行,那还是趁着马超年轻的时候,战场经验不足,差点弄死他。
现在,谁跟马超打,都不是他的对手。
杨秋自是拍马上前,大声嚷道:
“马超,投降吧,外面都是曹丞相的人!
如今连韩遂的女婿阎行都知道弃暗投明了,韩遂他迟早是个死,你不一样,你还年轻。
待到你孤立无援之后,你还有什么好日子过活?
曹丞相说了,只要你马超能够投降,徐州牧以及朝中三公的官职,都可以给你!
你看看我,还不是吃饱穿暖,什么事情都没有,还被封了爵位!”
“哈哈哈哈。”马超于两军阵前放声大笑:“我记得曹贼说过:马儿不死,他心不安!
让我投降,先问问我手中的长枪答不答应。”
“马超,别嘴硬了,当初渭水之战前夕,你还不是答应韩遂投降,想要割地求和,结果我们全都被曹操骗了。”
杨秋越想越气,拿着长枪指道:“若不是你纠集大家谋反,曹丞相他打的就是汉中,岂会是我们?
今日种种,皆是你马超一人之责!”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