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重返人生討論-第768章 方總,打個商量,請你先飛到京城來相伴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我的重返人生
下午四点半。
梼杌行政主管、王院士、张学君、众其它科研单位代表目送方年乘车离开。
看着车辆尾灯闪烁最终消失在街头。
众人不约而同的在心里松了口气。
接着相互之间有眼神交汇,虽面色各有不同,但多为跃跃欲试。
短暂的会议上,众人代表各个单位初步确定加入前沿梼杌倡导的泛技术联合投资管理单元。
随后,方年在会议上提出了两个需要同步解决的大事情:
第一件事情,牵头多方择址即刻建设一个高于一万平的超级无尘工作室;
第二件事,各单位分出一部分人员,共同进行EUV光刻机初代原型研究。
第一件事大家求之不得。
第二件事职责所在。
至少今天与会的各个单位都承接了部分02专项的课题。
而02专项的全称是极大规模集成电路制造技术及成套工艺:
原本要求在11·5期间实现90纳米制造装备产品化,现在都12·5了,产品化没做到,只有实验机;
最高要求需要开展14nm及更精密工艺前瞻性研究。
毫无疑问,这必然是需要进行EUV光刻机研发领域。
额外的,02专项还要求在12·5期间进行45~22纳米关键制造装备攻关。
之前没能按照要求完成90纳米制造装备产品化,现在已经进入了12·5半年多了,眼瞅着本来上个五年该实现的目标能在这个五年完成都得烧高香。
方年一手拿着大把的资金和资源,一手拿着‘鞭子’亲赴长春。
给出的选择,大家好像除了认同,也没别的办法了。
而且方年明确表示为了完全解决这两件事情,前沿将出面联合共计上百个组织单位、研究所、研究中心,形成第一道学、研、产技术链。
其中含国内工科大学十一所,包括哈工大、哈工程、西北工业、上交等老牌工科院校。
更包括中科、军科、工程三院各下属研究所,比如长光所等。
还包括哈工大前沿院的十几个交叉研究中心。
其次,前沿出面,面向海外收购相关企业、技术、专利授权形成第二道技术链。
包括光源制造、电子束测量、光学镜头等等等等。
当然,其中DUV光刻也会有一定量的技术受益。
EUV面向未来,DUV面向当下。
梼杌负责all in EUV,DUV由白泽负责用‘小鞭子’来推动原本就有的单位继续演进。
双管齐下。
齐活儿。
制造出来的DUV设备没人敢试用?比不上国外成熟产品?没有足够的反馈无法迭代升级稳定产出?
不用担心,有庐州前沿的晶圆测试线!
成熟产品没人用?
啊……这个没人担心。
国产高精尖设备在国内市场向来有优待,公开市场不行还有非公开市场。
EUV做出来了试验品,赶不上趟了怎么办?
别担心,庐州前沿晶圆测试线第二期时刻面向国产的未来。
头,前沿包了。
小白鼠,前沿包了。
尾,前沿也能包。
别拿苗为承诺的500亿不当钱!
那是早就被盯上要全面投入建设晶圆生产线的……
疾驰前往龙嘉机场的奔驰上。
关秋荷瞄了眼旁边的方年,故意小声嘀咕:“可怜的科学家们哟~怎么就……”
“嗯?”方年鼻音哼了声。
关秋荷脸色板正,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道:“方总,为了前沿的理想,我将一往无前!”
“啧……”方年撇撇嘴。
然后道:“我又没忽悠谁,只是稍微用了些修辞手法,前沿差钱吗?账面上是不是有300多个亿吧?”
“我都没有给大家打鸡血,告诉他们前沿拿出100亿来入股国内集成电路行业关键性龙头企业的事情”
“是是是,方总说得都对。”关秋荷连连点头。
“……”
说笑几句,关秋荷话锋一转,斟酌道:“要不然还是我亲自出趟国?”
“以个人旅游的名义出去,也不坐私人飞机,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你之前也说过可行。”
闻言,方年偏头望向关秋荷,神色认真道:“荷姐,没必要故意去冒险行事。”
“我想接下来的局面绝对是可以令人欧美尤其是美利坚恼羞成怒的,你要相信在利益面前很多事情能变得十分荒唐。”
“建议你看看尼古拉斯·凯奇主演的战争电影,再决定以后要不要提这种事情。”
“……”
关秋荷果断岔开了话题:“明天我去跟上微电谈一谈入股的事情,有前沿入股资金的支持,想来这些单位会有足够的动力。”
“海外那边……”
方年随意道:“跟以前一样,让海外代理机构去牵线搭桥,现在是网络时代,足不出户即可处理天下事。”
“……”
一下子又恢复了那个青春年少的学生模样。
五点出头,方年、关秋荷乘机准备离开长春回往申城。
嗯……
谷雨没跟着回申城。
她需要花点时间对梼杌进行内部梳理。
这也是方年带上谷雨的原因。
考虑到前沿事务愈发繁忙,方年只给了谷雨最多五天的时间来解决相关事情。
…………
华灯初上时分,经历了约莫一小时三十分的飞行,关总的私人飞机降落在了京城南苑。
时间回到一个多小时前。
坐上关字号飞机后,方年翘着二郎腿,颇觉松了口气。
对面的关秋荷也差不多,不过面露倦意。
毕竟身体素质不在一个层次。
提前申请了航线,飞机很顺利的起飞,也没有多排队。
起飞约莫十数分钟后,空乘小姐飞快的走进了乘客舱,身上还跟着副机长。
“方总,有您的电话。”
方年:“?”
他还真是愣了下,脑子里冒出个念头:飞机上哪来的电话。
起码有一秒钟才回过神来,然后接过空乘小姐递上来的卫星电话。
方年乘坐不少次私人飞机,还头次用到。
“你好。”方年礼貌道。
空乘小姐看起来着急忙慌的,都没说对方是谁。
电话里很快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带着些许的嘈杂:“方总,打个商量,请你先到南苑。”
“啊?”方年惊了下,“苗部你别吓我啊!”
“我这干啥了,要被这么管制啊?”
那边厢苗为声音闷闷的:“方总多虑了,只是希望你能顺路来趟京城,免得说我们不通人情。”
方年:“……”
青佛 公远
他也不是个傻子,一惊就明白了过来。
电话很快挂断。
对面关秋荷早就回过神来,不解的望向方年。
方年抬头看了眼副机长:“按引导办,降落南苑。”
副机长连连点头,跟空乘小姐离开了内舱。
这时方年才无奈的解释道:“看样子我是晚归不了了,飞天上都被管到,吓我一跳;
苗部说打个商量,希望我能先去京城。”
关秋荷:“啊?”
方年冷静道:“也就是说得好听,其实无非是通知我一声,免得造成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想来他的权限等级还不够这种操作的。”
一听这话,关秋荷反应过来,突出一个名字:“平校?”
方年:“大概率吧。”
他脑子里念头转动,忽然道:“其实我在想,假如我坐的是民航会怎样?会不会让人觉得是超超超超超VIP?”
关秋荷:“……都这时候了,你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个?”
“随便说说,毕竟我只是个南航的什么白金卡,距离VIP都有差距,传闻有VVIP。”方年懒散道。
见关秋荷已经紧绷着,方年大手一挥,笑了起来:“不是第一次见了,放轻松,我就一个平头老百姓,能杀我吃肉还是咋的。”
“如果没有特别要求,在降落南苑后你直接回申城,领导也不能耽误我们的正事。”
闻言,关秋荷神态稍松,略加思索,点了下头:“也行。”
“反正这种事情我插不上话,留在京城也没什么用,正好回去报个平安。”
“……”
飞机在南苑降落后,直接滑行到了远机位。
一开舱门迎面就是一辆平平无奇的奥迪A6,后门敞开,还站着个熟面孔,苗为的秘书陈主任。
几乎可以让方年前脚下舷梯后脚就坐上汽车后排。
关秋荷则没下飞机,直接转飞了申城,这次总算顺风顺水。
“……”
…………
南苑距离天安门仅13公里,这会也不是太堵车的样子,半个小时出头就到了。
方年几乎是被这辆车直接送进了苗为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时,见到苗为正伏案工作,方年心中嘀咕了句:“当领导也不容易,大晚上还得忙工作。”
面上方年堆满笑容,礼貌而不失恭谨道:“苗部晚上好。”
“来了。”苗为抬头看了眼方年,又低下了头,“稍等。”
方年识趣的在会客沙发坐下。
不一会儿那位一路把他接过来的陈主任送上了热茶:“方总请喝杯茶。”
“谢谢。”方年双手接过茶杯。
方年当然能感觉到这位陈主任明显变得更礼貌了。
为什么会这样他也没去细究了。
其实陈主任也想平常心对待方年,毕竟他见过的大公司老总不知凡几。
然而他做不到啊。
越是接触方年,陈主任就发现自己越是茫然。
惯例根本不起作用了。
寵物 天王
上个月苗为亲自跑一趟申城就为了阻止前沿犯监管错误,然后给前沿站台,这事他全程跟着。
已经够离谱了。
今天倒好,他陈主任提前半小时去南苑接人。
而且陈主任还清楚,方年是私人航班被改航。
方年要知道陈主任心里怎么想的,他一定会高呼内行,同病相怜啊。
英雄夙愿 几秒的时光
他也很茫然。
我一个公司老总去视察个分支机构,居然不让回家了!
“……”
不多时,苗为从办公桌上走了出来。
方年连忙起身。
见状,苗为做了个手势:“坐。”
方年等苗为落座后才再坐下。
一点点讲究方年还是懂的。
“苗部,不好意思,不知我或者前沿做了哪样不到位的事情,麻烦到你。”方年微笑且歉意道。
苗为摆摆手:“只是凑巧顺便喊你过来讲两句,想来你应该清楚不是我的意思。”
“嗯,您说。”方年老老实实道。
苗为乜了眼方年,忽然道:“听说你推荐了南韩的三星电子加入女娲联盟?”
“只是做场戏,不能当真。”方年笑着解释,“用来换三星电子向庐州前沿订购3000万片神龙系列新品芯片的订单。”
闻言,苗为不无感慨道:“方总在商业上的手腕真是厉害。”
“曾几何时,无论手机电脑高端芯片都完全依赖于进口,没想到这个历史这么快在你手上打破了,而且变成了出口。”
稍顿,苗为好奇问了句:“桌面电脑处理器怎么样了?”
“已经启动了新的架构设计,目标是向英特尔低端的酷睿i3二代看齐。”方年回答。
“大CPU项目那边没有重大进展,由两个院士总领负责,想必很快会有突破。”
听方年这么一说,苗为笑道:“不要有门户之见,我相信前沿的参与会有本质上的不同。”
“苗部教训的是。”方年连连点头。
“……”
简单说了两句,苗为看着方年,叹气道:“方总啊,实在忍不住想说你两句!为什么你年纪轻轻的,做事情总喜欢藏那么多手?”
“年轻人就不能坦诚一些吗?”
见状,方年有点想挠头,试探着说道:“苗部,您这是让我天真无邪一点?”
苗为心里忍不住腹诽:‘你要是天真无邪,我就是纯情婴儿!’
嘴上当然是很耐心道:“我是让你有什么想法不要说一半留一半。”
“你在商业上的手腕大家都看在眼里,影响力俱乐部的名号我也听过,在你的主持下无往不利;
又懂进退,推动了不少产业的飞速发展,以点带面拉动了不少地区的第三产业发展;
有人笑言资本家都要改性子了。”
方年赶紧打断:“苗部,我还是个学生,经不起这么高的捧杀。”
“你还知道自己是个学生?”苗为忍不住笑了笑。
方年一本正经道:“本来我还赶着回申城上课的,您可能不知道,我很少请假,一般一个学年不超过十节课,这个学年居然这么快就破例了,唉……”
说到最后,还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
见状,苗为真懒得看方年这个货色。
刚好陈主任敲了敲门,苗为便站起身来,做了个手势:“还没吃饭吧,委屈方总跟我们一起吃食堂。”
方年连道:“谢谢苗部。”
饭,他当然没吃。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