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ptt-第七百三十七章 變化推薦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G3125次列车已经到达本站……”
“……妈,我已经到了,刚从高铁站出来……好,我知道……”
“……爸爸,我看到奶奶了……奶奶在那边……奶奶,奶奶……”
“……老哥,走哪啊,车就在底下停车场,上车就走……”
墟沟市,高铁站出站口前,熙熙攘攘,话语声混杂着。
刚到站几列高铁上的乘客,或是拖着,提着,扛着行李,或是带着自己孩子,或是互相说着些话,汇在人群中,从出站口的闸机口往外涌出着。
或是朝着来接站的人走去,或是往着各处离开。
出口前等着接人的些人,或是垫着脚,抬着头,朝着高铁站里望着,似乎寻找着熟悉的身影,或是拿着手机,同要接的人打着电话,或是已经接到了要接的人,互相说着话,往着高铁站外走着。
韩娱之巅 殇墓
一些出租车司机,也站在站前,招呼着一个个出站的人,招揽着生意。
小孩的欢呼声,大人的说话声,打着电话报平安的话语声,出租车司机招揽声,接到了人互相之间的说笑声。
出站口前,显得有些喧嚣嘈杂,热闹。
……
没怎么着急,带着顾小影,听着混杂着在耳边响起的些话语声,廉歌微微仰头,透过高铁站出站口,望了眼高铁站外。
不急不缓挪着脚,廉歌两人走出了高铁站,
转过视线,看向了高铁站出口外,等着些人中那道熟悉的身影,廉歌微微笑了笑,带着顾小影,走了过去。
正朝着高铁站出站口里看着的那道身影,这时候也看到了廉歌两人,赶紧朝着廉歌两人快步走了过来,
“小歌……”
来接站的是廉二叔,在列车到站之前,已经同廉歌打过电话。
脸上笑着,廉二叔朝着这边招呼了声,快步走到了近前。
“……二叔,新年快乐。”
廉歌旁边,顾小影看着廉二叔,笑着说了句。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顾小影,微微笑了笑,再转过视线,笑着,也同廉二叔说了句,
“二叔,新年快乐。”
“……快乐,快乐,你们也新年快乐……对了,这个,给。”
廉二叔听着,笑呵呵着应着,从兜里再摸出了两个红包,分别递给了廉歌和顾小影两人。
“谢谢二叔……谢谢二叔。”
也没拒绝,廉歌伸手接了过来,笑着出声道了声谢,顾小影也跟着接过,笑嘻嘻着道了声谢,
“……不谢,不谢……这么一路累了吧,行李给我吧……”
廉二叔笑呵呵着再摆了摆手,
“我自己拖着就行。”
“……也成,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吧……”
“好。”
“……你太叔公啊,听着说你今天要回来,一大早上的就从床上起来了,这会儿还在屋里等着呢……”
热血时代 衰小生
说着话,廉二叔领着路,廉歌几人走出了高铁站前,上了车。
车朝着市区外驶去。
……
“……小歌啊,这么一趟出去,遇上不少事情吧。”
“是遇上不少。”
前排,廉二叔开着车,廉歌和顾小影坐在后排。
车驶出了市区,再沿着蜿蜒的山路,往着廉家村行驶着。
明末枭雄 作者:狂奔的兔子 狂奔的兔子
一路,廉歌和顾小影,同廉二叔随意说着些话,
“最近村子里有什么事情吗?”
看了眼车窗外掠过的沿途山岭景象,廉歌转回视线,随意再说了句。
“……村子里倒是没什么事情,挺太平的……就是时不时啊,还是会有些附近村子里,镇子里的人慕名过来,想请小歌你过去帮忙他们瞧瞧。特别是上回,曲河村那水鬼的事情,传出去些过后,有段时间上门的人更多了些,后面知道小歌你不在屋里,倒是慢慢人又再少了些,不过时不时啊,还是有人找过来……不过按小歌你出去那会儿说得,那些不怎么紧要的事情,老爷子就都推了,也没给小歌你打电话……”
“……对了,新柳村的柳大任,小歌你还记得吗,就是女儿丢了魂的那个……”
廉二叔说着,停顿了下,再出声说道。
闻声,廉歌微微笑了笑。
怎么会不记得呢,那回去地府,转轮王,薛王给得那小瓶能修复魂体离体后身体的幽蓝色液体,现在都还剩下来些。
虽然现在早就已经有了替代的术法。
“记得。”
点了点头,廉歌应了声。
“……过年的时候啊,就年前几天,他还带着他老婆,女子,过来说给你拜年呢,不过啊,你不在屋里,他们也就回去了。”
“……对了,还有啊……之前去年祭祖完了过后,小歌你不是说尽量还是每隔个段时间,负责巡山的那些在巡山一趟……去年,巡山的人还是每个月都有巡趟山,别得不说,巡山的人,这身体倒是越来越好了,像我,去年一整年都没生病……这几天正是过年,村里还商量着说,这两天再寻寻山呢……”
开着车,廉二叔一边叙说着些村里这么久来的些事情。
微微笑着,廉歌听着,转过视线,看着车窗外,掠过沿途的景象。
旁边,顾小影挽着廉歌的手臂,靠在廉歌身侧,听着,也有些高兴着,笑着。
“……还有啊,那个胡先寿小歌你还记得吧,就是他儿媳妇把他妈给害了……听着前些时候从隔壁镇上过来找小歌你想帮帮瞧瞧的个人说啊,胡先寿他儿子啊,都已经又找了个媳妇了,都又快结婚了,说是就是他们村子里的,倒是不如上个那么漂亮,不过是个本分过日子的人……”
“……还有啊……”
车里,话语声响着。
车窗外,沿途熟悉的景象渐掠过,廉家村渐近。
……
又沿着蜿蜒的山路,驶过段路。
廉二叔开着车,载着廉歌和顾小影,回到了廉家村。
车驶入了村子里,在太叔公家屋门前,停了下来。
“……小歌,你们两先进屋坐啊,我去叫你太叔公。”
廉二叔打开车门,走下了车,朝着廉歌和顾小影两人招呼了声,便急匆匆着,朝着堂屋里跑了进去,
“……老爷子,老爷子……小歌回来了……小歌回来了……”
一边朝着堂屋里跑着,廉二叔一边冲着堂屋里喊着。
……
下了车,廉歌和顾小影走进了太叔公家的院子里,再停下了脚,
望了眼这摆着张石桌,几张石凳,还有些没扫鞭炮碎屑,熟悉的院子里,听着廉二叔的话语声,和堂屋里渐响起的些窸窣声,脚步声,廉歌再转过视线,
看向院子外的村子里,脸上渐浮现出些笑容。
旁边,顾小影看了看廉歌,也转过身,站在廉歌旁边,陪着廉歌,望着村子里看了看,脸上笑着。
廉歌肩上,小白鼠立起了前肢,也转动着脑袋,朝着四下张望着。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