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ptt-第440章 穿衣服真法斯特展示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是,女娲死了。”
“什么!”
这个消息对白昊无疑是晴天霹雳。
无论是之前和女娲发生了什么,还是她对自己做了多对不起的事情,但是毕竟,她对自己来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就算别的不说,青辰回来了,要是女娲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自己和青辰原本是同属于一个人,但是总归可以有着各自的独立思想,他会对自己有什么样的责怪和想法,白昊也不知道。
更重要的是,自己的良心也过不去。
看着眼前的林峰,白昊眼神冷冷地问道:“她是怎么死的,你又为什么会在这里,和她是什么关系?”
“哎呀,这个一上来就三连问,可真是把我给为难住了,”林峰双手抱胸,“首先我和她的关系,自然是尚未发生,虽然我也很想发生,但是我自己几斤几两,要不要命我还是很清楚的,不过,呵呵,也不排除她会赏赐我临幸的机会。”
这话听上去要多恶心有多恶心,尤其是从一个中年油腻的瘦干男人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但是稍微一想下,确实是女娲的风格。
杨欣蕾这时候走过来,扶住白昊肩膀,“阿昊,别跟他罗嗦,直接用强的。”
白昊瞬间觉得,这个老婆不管别人怎么讲,但是关键的时候真的顶。
于是,白昊目露凶光,狞笑着对林峰迎了上去。
“别,我说,我只不过是给她打工的,应该是跟你一样,兄弟,”林峰对白昊求饶着,“你的事情我也清楚一点,女娲其实死我也不愿意,毕竟她工钱都还没给我结清,但是那个明帝来了,一下子就对女娲动手,连女娃都当场毙命了,我一个普通人又能怎么样?”
这回答,的确没有问题,但是明帝?秩序者按照青辰的说法,应该是去了天人之阁,因为青辰当时是想去那里对付他的,可是怎么会来到这里先杀女娲?
该死,竟然被对方抢先一步,白昊心里暗暗地埋怨着,刚想离开这里去找天人之阁,但是在还没有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停住了。
不对劲。
首先是这里的温度,环境,跟外面简直是天壤之别,可以说是沙漠里罕见的一片绿洲了,怎么会在整个外面环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鬼变故的情况下,居然还能维持这样的温度条件?
还有就是,从刚才起白昊就听到的奇怪的声响。
“等等,这是什么声音?”白昊忽然疑惑道,因为他听到了隔壁有哗啦啦的声音。
“哎呀?被你听到了?”林峰露出惊讶的表情,但是嘴角的笑容,却已经将他暴露无遗,并且还不打自招地,面朝向了声音来源的方向。
白昊走过去,在那里是一个隔间,一个用装饰得柔软到如同仙境般的地方——推开门之后,白昊才发现,原来这里是一个个人浴室。
娘的,洗澡的地儿真大,简直跟客厅差不多了,这么大的地儿洗澡冬天要是水冷了,也不怕冻死你!
不过,关于这一点,显然是白昊这种穷人多虑了,有钱人的世界,确实是没有什么做不到的。
基本都做得到,除了少数极端的事情。
而此刻,那个有钱人,正躺在浴池的中央,享受着金钱带来的那种即使现在有钱也难以想象到的快乐——泡澡。
没别的,现在整个地球上的海水全都消失了,淡水资源虽然也有,但是也极为容易蒸发,想要蓄住水分,是一个非常高难度以及高经济消耗的事情。
有钱都不一定做得到,但是对于圣人来说,尤其是女娲这种Bug级别的圣人,就轻而易举了。
白昊推开了玻璃门,那个门看起来和没有也没啥差别,不知道这里为什么要安一个玻璃门,可能是某人的恶趣味。
此刻她正在沐浴洗澡,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温泉水滑洗凝脂”吧。
白昊脱掉了鞋子,赤脚进去,他身旁的两个女孩子苏岩和杨欣蕾也脱掉鞋子,跟他一起赤脚进去了,外面那个林峰没有进来,因为他还不敢。
白昊就这样走到泳池中间,那个正在洗澡的家伙也没有发现他们的样子,或者说是完全没有在意,依旧哼着歌,自顾自抬臂擦拭。
“小呀么小二郎啊,背着么书包上学堂……”
居然是这种歌,有意思的女人。
白昊开口:“女娲。”
“啊——”
女人捂着胸口尖叫起来,一副羞涩的样子。
“别他娘的装了,你还跟我演这套?”白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的好戏,“你就算是躲在里面都没用,你不是死了吗?死了的话,要是死在这池子里,我身边还有两个女孩子,正好足够把你给抬上来,你要不要死一次试试看?”
女人嘴角勾勒起一抹上扬的弧度,这种笑容,让白昊觉得熟悉了。
“哎呀。”
白昊现在知道,外面那个林峰的口头禅是跟谁学的了,该死的这个罪孽深重的女人,怎么就有老是让那么多人暗恋她的本事呢?
帝业无殇 万灭之殇
自己也想学这种本事,结果自己的什么毛病什么习惯都让别人刻意模仿去了,还真是一种别样的惊喜。
当然,区别人了,有些人会觉得是惊吓,甚至于恶心。
“你们呀,还真是心急,都不等人家洗香香了,再出来,死鬼,真真我的冤家。”女娲娇嗔着,并且粉嫩的指头点了一下,“还不把我的衣服拿过来,难道想让我就这样上去吗?”
白昊饶有兴致地观赏着她的表演:“倒也不是不可以,如果你有这种兴趣的话我能观赏一会儿,但是我接下来只要说一句话,我保证你就不会跟我在这里扯皮了。”
“哦?”女娲媚眼如丝,靠近池边的他,低声吐息道,“小哥哥,那你倒是说啊,让奴家等得好心焦呢。”
白昊的笑容淡了些,从容不迫地说出几个字:“青辰回来了,正在找你。”
女娲从白昊面前忽然消失了,再次出现的时候,是在浴池的门口,已经穿好了衣服。
“走吧。”她淡淡地说。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