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2mx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成了龍媽討論-第1032章 丹妮莉絲環帶閲讀-q43gx


我成了龍媽
小說推薦我成了龍媽
蟹爪半岛,海湾边,高耸悬崖之上的恐穴堡。
山体中开凿出的“山洞圣堂”内,尤斯塔斯爵士愁眉苦脸道:“两年了,领地范围内的松树已被砍伐殆尽,去更远的地方伐木,代价太大,不如横穿螃蟹湾。
主教大人,您看是不是要安排义勇团护送雪橇队去谷地借粮?”
梅里巴德走到岩洞边缘开凿出的窗口,俯瞰山下一片狼藉的凌乱大地。
曾经无边无际的松海消失无踪,只留下残雪覆盖的黑土地,被无数人无数次践踏,白雪染上乌黑泥水,然后结成脏污的冰。
凌乱脚印好似脸上的麻子,刨出树根后留在的大坑则像是大地的冻疮。
QQ飛車之車神傳說
攬月 越陵溪
“唉,难以想象,当初来时,我还嫌弃松林密集,组织难民烧林修据点,现在……”梅里巴德修士苦笑摇头。
与龙女王初见时,他还有一头斑驳灰发,现在却全部化为银丝,一米八出头的高大身板也在照顾百万难民的沉重负担下,被压弯腰,压驼了背,这会儿身材甚至显得有些矮小。
只有眼中的神光,反而比当初更璀璨、更坚定,也更温和。
“松树再多,有出无进,也禁不住这么多人嚼吃啊!
刚开始还只有河间与王领的难民,等长夜到来,蟹爪半岛的野人又得到龙女王的邀请,携家带口举族来投。
到目前为止,差不多一百三十多万人……一人吃一棵树,也会消耗一百三十万棵,把方圆数百公里内的森林啃光也不稀奇了。”恐穴堡爵爷神情无奈。
梅里巴德修士闻言,不由呆了呆。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
两年时间,一个人肯定不止啃一棵树,蟹爪半岛的森林被啃秃,君临等地能幸免?
长夜结束后,七国还有松树存活吗?
“幸亏有龙女王提前准备的二十万吨粮食,还有小太阳帮忙捕鱼,不然现在该多惨?”老修士缓缓道。
“可以去谷地借粮。”尤斯塔斯爵士再次建议道。
他解释道:“四王之乱时,谷地一直在储备过冬粮食。而且谷地多山多森林,因为龙女王‘长夜大生产’的命令,谷地诸侯也一直没浪费劳动力,这一年伐木取柴时,也顺便积累数万吨的树皮面。
但谷地接连更换主人,各位爵爷又带领领地士兵去君临打内战,他们的救灾与抗鬼工作做的非常糟糕,老弱妇孺大量死亡,反而大大降低粮食的消耗。
如此,谷地的粮食危机指数,七国最低,从来没飘红过。”
梅里巴德修士在窗前来回走动几回,无奈道:“你说的我都知道,但爵士你也是老牌贵族,有些道理该比我更明白才对。”
尤斯塔斯爵士今年六十有余,连孙子孙女都到了持剑杀异鬼的年纪,早年随雷加参加过红宝石滩之战,四王之战中也为铁王座服务过,自然明白老修士话中的“道理”。
蟹爪半岛属于坦格利安的祖传封地,无论龙女王最终有没有坐上铁王座,这都是不可更改的事实,就像北境属于史塔克,西境属于兰利斯特。
偏偏谷地诸侯正为铁王座效力,而铁王座上坐着史坦尼斯。
在寒灾与异鬼之灾中,谷地失去百万人口,空出来不少粮食,可蟹爪半岛缺粮,君临更缺,二鹿现在就靠着谷地的粮食收拢人心呢!
“其实,谷地诸侯都愿意向女王效忠,”他强调道,“以青铜约恩为首的谷地贵族,老早就想投靠女王陛下了。
现在学士的《诸神秘录》四处流传,所有人都知道拉赫洛的险恶用心。
连君临百姓都自发抵制红神祭司与史坦尼斯,诸侯更无法忍受为‘七神之敌’服务。”
“但红神祭司的确在帮维斯特洛清理异鬼,运到君临的粮食也被七国人民吃了,史坦尼斯总算将君临与王领打理的井井有条。
长夜漫漫,人类的主要敌人始终都是异鬼啊!我们闹内讧,最开心的一定是寒神与异鬼王。”梅里巴德沉声道。
尤斯塔斯爵士无可如何地问:“那粮食问题怎么解决?”
梅里巴德修士思索片刻,缓缓道:“既然诸神的秘密不再是秘密,那么,有些消息也不介意让你们知道了。
漫漫长夜至少要持续十年,可两年过去,七国存粮已经见底。
我们需要大量的粮食,常规手段无法获取,只能依靠超凡力量。
海洋的面积是陆地数倍,即便失去阳光,海洋中藻类、鱼类死亡大半,可深海之中,依旧有很多巨型海洋生物,比如,大海怪。
所以,女王陛下有意与淹神结盟,然后要求海洋之神为人类提供足够全世界渡过长夜的海鱼。”
守護甜心之皇家愛戀
“这……”尤斯塔斯即便看过学士的《诸神秘录》,也依旧为龙女王的大手笔震惊。
让神灵帮人类捕鱼,这是何等气魄?
“淹神愿意吗?听说祂脾气很不好,看铁种的《淹神之歌》(淹神的圣经),就明白祂多残暴。”他担忧道。
“前几天我去君临出了一趟差,你猜我都见了谁?”梅里巴德笑道。
“龙女王?”这话刚出口,老爵士自己就立即摇头,失笑道:“龙女王在龙石岛,您要见她,直接去龙石岛就好了。”
老修士没有再卖关子,直接道:“我代表七神教会,会见了铁群岛公爵阿莎·葛雷乔伊,与‘三淹人’塔勒。
我代表龙女王与七神教会,宣布赦免铁种对维斯特洛犯下的罪行,承认葛雷乔伊家族对铁群岛的统治,同时接受阿莎取代攸伦,成为正式的铁群岛公爵。
作为回报,阿莎公爵与塔勒牧师答应劝说淹神陛下接受女王的善意。”
呃,龙女王怕了。
她被风暴神之事狠狠刺-激到,害怕淹神一样方应激烈,宁为瓦碎,不为玉全。
于是,丹妮没立即强突流水宫殿。
至少要先礼再兵。
先让自己小弟与淹神小弟沟通,晓以大义,说明利害。
然后再提供一份在丹妮看来异常合理的结盟合约,还允许淹神通过淹人与她讨价还价。
十三密卷霧山
“女王陛下要与淹神结为姐弟,女王为姐,淹神为弟,姐弟合力,共度长夜。”梅里巴德修士干巴巴地说。
“淹神是存在超过万年的真神吧?让祂当弟弟,合适吗?”尤斯塔斯难以置信道。
“半个月前,天泣地悲的异象,你还记得吗?那是真神陨落的征兆,龙女王一剑砍死了不听话的风暴神。”梅里巴德低声道。
“圣母啊!”尤斯塔斯瞪大双眼,“您在开玩笑吧?”
“我也很震惊,但这就是事实。女王还让我向淹神的大祭司解释,她并非穷凶极恶之人,只想邀请风暴神入盟,但风暴神被正义联盟蛊惑,弃正从邪,魔念太深,无可救药。
即便如此,女王陛下也怀抱一颗仁慈之心,一剑劈下去时,尽量避开要害,目的是伤而不杀。
奈何风暴神仅遭受池鱼之殃,便撑不住了,濒临寂灭,然后祂的仆从乌鸦反噬主神……”
梅里巴德神色复杂,有骄傲,有震骇,也有对风暴神的淡淡鄙视。
“女王希望淹神陛下别误会,也莫害怕、莫做出过激之事,即便结盟不成,她也不会悍然下手。”
“这可真是……”尤斯塔斯表情更复杂,老脸都扭曲不成样儿了,“连一剑都没抗住?”
梅里巴德点头。
“我觉得我年纪虽然大了些,但与女王比武的话,应该能坚持两个回合。嗯,女王别用魔法。”尤斯塔斯老脸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看着头发灰白、有着重重黑眼袋的老头,梅里巴德嘴角抽搐,“相信我,连在陛下面前拔剑,你都做不到。”
老骑士不满道:“当年在蜜酒河,狄肯·塔利爵士也在陛下手下撑了好几个回合。
我在女泉城见过他,是个棒小伙,但剑术不如我强。
他还向我请教武技来着。
而且,更早的赫仑堡比武大会上,我与雷加王子交手,也只一招惜败。雷加王子总比狄肯爵士强吧?”
“唉,那都多少年的老黄历了?”梅里巴德无奈。
“才四年而已。”
老修士呆了呆,真的有点惊人呢!
四年前龙女王还在与凡人比武,还不能一招取胜,四年后都能剑劈真神了。
“你以为神灵战斗,和凡人一样,拿剑互砍?”
“你刚才还说女王一剑劈死了风暴神。”
“那一剑——”
“嘶嘎——”忽然,天空传来一声龙鸣。
老修士没心思再与骑士扯淡,立即小跑出山洞圣堂。
来者是白骑士莫尔蒙。
大熊带来一张地图,指着蟹爪半岛靠近河湾的一块平原,“陛下要在这圈一块地,用来试验圣光庇护所。
甜妻有喜
请主教大人与尤斯塔斯爵士配合我,在两天内完成一万难民的迁徙。”
“什么圣光庇护所?”梅里巴德奇道。
“我不太清楚,先选一万会种地的农夫过去,过几天就知道了。”
龙女王选定的平原距离恐穴堡并不远,在长夜前,那里就是布伦家族的主要粮食产地。算上低矮的丘陵与庄田边上的湖泊,也就七八十平方公里。
一万名壮年农夫,三百个义勇团,十几名修士,包括梅里巴德与尤斯塔斯爵士,眼睁睁看着龙女王瞬移到营地上空,也没与他们说话,很直接地从口袋里抓出…一把青豆?
青色的豆子随手洒落,“咻咻咻”,一个个豆子还在半空,就膨胀成巨大的青灰皮肤的巨人。
“小朋友,手拉手,一个跟着一个走,围个圆圈像皮球,手拉手,小朋友……”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二十个呆头呆脑的巨人唱着儿歌,手拉手,围成一个圈,然后加速转圈。
“呼呼呼~~~”起风了.
巨人的身子膨胀,相互间融合在一起,成为一道青色风环。
接着,风环就像匠人手中的泥巴,内环扩大,罩住下方方圆五公里的平原,风环上下拉升,下至地面,上到千米的高空,并渐渐收缩。
巨人的歌谣已经消失,一个半透明的巨型大碗,倒扣在众人头顶。
众人正不明所以,龙女王又一招手,天光大亮,一颗水缸大的太阳悬在半空。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