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rz8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奪運之瞳討論-第九百八十章 窺破來歷!【求訂閱】推薦-8rfeu


奪運之瞳
小說推薦奪運之瞳
他要宰了这个家伙,沈睿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人物,成长到如今令祖域都有些投鼠忌器的存在,经历了不过短短的几百年而已。
祖域有强大的存在推论,如果放任自流,沈睿将会成为一尊可怕的生灵,纵横无敌。
古武相师
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事实,因为这次机会是极为难得的,在帝尊的压制下,这是祖域能拿出来的最强手段。
西游之豹王
他们不想给帝尊发难的理由,必须在潜藏的规则下行事,否则帝尊不介意趁机报天界覆灭之仇。
黑降迷蹤 黑降
沈睿神色冷漠,越是大战到了这等境地,他越发地镇静,因为再怎么焦急也没有用处。
“轰!”
明尊眸子通红,一剑劈来,轰飞沈睿,大片的血迹洒落,不等他停稳,他已经如一道鬼魅般冲了过去,一脚跺下,将虚空震得崩碎。
而这一击,也让整片天地四分五裂,沈睿怒喝,金色光辉璀璨耀古今,拳撼虚空。
“噗!”
鲜血飞溅,老狐狸的一根尾巴断了,剑光波及,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
明尊此刻的战力不断上升,神色也越发的疯狂,被手中的杀剑影响了心神。
詐屍還魂
“没有抵抗的能力了吗?等死吧…今日之后,一切成空!”明尊睥睨,气势强盛。
“你的那种手段呢?怎么不再使用了?”明尊手中的剑鲜红欲滴,似乎即将滴落血液,不过那只是红到极致产生的错觉而已。
殺神賦 魚籽
明尊所说的是沈睿上次动用左眼石瞳,加持己身气运,逃过了一劫,不过现在这种手段却是不能使用了。
上次沈睿可是把积攒了很久了气运都用完了,短暂的时间里,并没有积攒太多。
我和npc有个约会
而这次明尊谋划已久,埋伏在此,不是简单就可以脱困的。
“你们永远不知我最大的倚仗是什么?”沈睿抹掉嘴里的鲜血,咀嚼着老狐狸塞进他嘴里的不知道药草。
浑身都是裂痕,躯体忍不住的颤抖,胸膛裸露了出来,一道道玄奥的符文铭刻在其胸膛上。
小型时间长河再次浮现,绚烂而幽深,一道道小小的黑色沟壑在时间长河的末端横贯着。
沈睿咬牙发狠,一声咆哮,打出了一掌,搅动缭绕在他身边的时间长河。
那是一个人形,是一种大道,不再是虚影,冲上了高天。
豪門夜寵:惡魔的枕邊玩物
邪魅蛇王惹不得 漂亮的海妖
“时间禁忌术!”明尊瞳孔收缩,这次埋伏唯一的变数就是沈睿对时间的感悟实在太深了。
他难以想象一个人类,在短短几百年的时间里就可以达到这个高度的同时,还对时间一道有着近乎可怕的感悟程度。
沈睿躯体中发出异响,心神更是一阵眩晕。
那道身影和沈睿一样璀璨,甚至背后也趴着一个模糊的生灵。
在他的体外,符文漫天,将他环绕,每一个字都若神金铸成,拥有质感,神圣而灿烂。
时间倒影,这是沈睿此刻在时间长河中的倒影,被召唤了出来,这比刚刚与沈睿融合的虚影还要强横。
拥有此刻沈睿的一切战力,这就是时间禁忌神通,几乎超越了其他一切神通法门。
嗡隆一声,这片天地崩溃了,模糊的沈睿虚影,撞开血色长剑,一拳轰在阴阳镇天鼎上,将之震飞。
他一步迈了出来,这一刻,时间倒影虽然模糊,气息却威严无比,金色符文飞舞。
“你绝不是人类!”明尊也是有着眼力见的。
他身穿杀神铠,刚刚虽然被撼动了,却并没有任何损伤。
“一个人类不可能有这种实力与底蕴。”
他对沈睿的成长史清晰无比,祖域有专门的情报部门收集沈睿的消息。
然而对沈睿的时间感悟却没有任何提及,要么沈睿从未动用过,要么见过他动用时间神通的生灵都死了。
如果真是沈睿天资逆天到可怕,何必隐藏这个秘密,就算是最后的底牌,手段,多少也会有些消息传闻。
隐藏的如此好,只有一个解释,如果暴露出来会引出来大麻烦。
“那只黑鸟对你如此看重,恐怕不仅仅是因为你在他涅槃后对其照顾有加吧。”
明尊虽然被杀剑影响,却还有着足够的判断能力。
之前外界势力猜测,乌凰对沈睿之所以如此关照,是因为沈睿是乌凰涅槃苏醒后见到的第一个生灵。
真凰的一族的涅槃,各大势力或多或少都有些了解,涅槃苏醒后的一段时间会忘记一切,如同刚刚出生。
会对见到的第一个生灵抱有不同的好感。
然而,现在明尊却有了不一样的猜测。
“强大的时间之力,乌凰的另眼相看,你让我想起了一个种族,一个本该灭绝的种族。”
星际末路
沈睿眸子微眯,另一边,时间倒影已经攻伐了上去。
轰隆!”
与此同时,沈睿本体也冲入虚空,金光环绕在四周。
而后,他一拳挥了出去,时间倒影也是一拳而至。
雷霆闪烁,隆隆而鸣,一道道神雷在响,蔓延向前,沈睿与时间倒影的动作几乎一致。
刹那间就挥出了数百拳,阴阳镇天鼎被阴阳镇元鼎挡住,杀神铠直接被的轰鸣不止。
“轰!”最终,一声巨响,杀神铠一下子炸开了,而后熊熊燃烧,血色光辉璀璨。
两个在此刻实力相同的沈睿攻击,明尊也扛不住,吐出大口鲜血,不过却发出狞笑。
手中杀剑挥动,从时间倒影身上带出大量的符文,让沈睿的躯体裂痕也更加明显。
“果然,他的伤势也会映射到你身上。”明尊拄着杀剑,喘着粗气,屹立在虚空中。
“你是葬族…葬族,不是人类,所有人都看错了…哈哈…”
明尊也很凄惨,却发出大笑,似乎窥破了什么秘密一样。
沈睿神色冷漠,他背后趴着的老狐狸神色微动,瞄了一眼沈睿,不过却没有说什么。
“知道又如何,知道这个秘密的,都得死!”沈睿与时间倒影并立,两人动作一致,强横的气息睥睨天下。
老狐狸眉心一跳,这个家伙不会再暗示什么吧?怎么感觉这句话是对我说的呢,他不会过河拆桥吧。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