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玩家超正義 txt-第三百八十二章 職業的創造者讀書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这个名字……”
萨尔瓦托雷眉头紧皱:“难道是悲剧作家的真名吗?
“但是……为什么会有两个名字?”
“这都是他的名字。”
喀戎那温和的声音响起:“他以前进入千面幻塔学习偶像法术的时候,给自己起的假名就是‘索福克勒斯’。
唐朝好大哥
“他在成为超凡者之前,在对法术没有任何了解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巫师可能会对自己的名字动手脚’……当然,巫师们也的确可以做到这种事。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而‘狄奥尼索斯’这个名字,则是我送给他的。我教给了他‘似神之术’,让他能够在‘染色’阶时拥有近似神明的权能……编造属于自己的神话,并由此而获得凡人的击败、通过让自己与神明‘相似’,因而获得虚假的神力。
“他就是用的这个名字,成为了‘谷中狼’。”
烛之烈焰 紫色南瓜
“……你说的这个,”萨尔瓦托雷眉头紧皱,“听起来有点像是凛冬那边的‘人间之神’。”
“这的确是一个类型的法术。”
喀戎点了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索福克勒斯的确是天才巫师,他所写下的《相似律与预知梦》、《相似律与戏剧创作》、《相似律与寓言》我都看过……其中第一本是在他升华前写下的,而后两本则是在成为‘悲剧作家’之后写下的。
“在相似律这一途上,就连我也比不上他。”
悬于画外的马人贤者诚实的说道:“当然,我其实有很多学生,都比我走得要更远。倒不如说,在老师看到孩子们比自己走得更远时,反而会感到欣慰。”
“欣慰……吗。”
萨尔瓦托雷喃喃道。
天魔霸体
他想到了雨果塔主。
紧接着,萨尔瓦托雷就想到了自己正在“投胎进行时”的学长克拉伦斯,以及几乎被毁灭殆尽的泽地黑塔学派。
那一瞬间,他对喀戎的好感便明显上升了。
“根据我看到的未来,你专程过来找我,应该是为了确定‘我是不是灰教授的分身’,但又担心安南陛下那边会受到影响。”
喀戎直接了当的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不是。倒不如说,你其实理解反了。”
“……反了?”
“狼教授这个名字,是为了使用相似律,从名为‘灰教授’的另一个自我处借取力量,对吧?”
“嗯,这个我是知道的。”
萨尔瓦托雷点了点头:“我想‘灰教授’改名‘愈骨者’,也正是为了避开这个‘窃名仪式’吧。”
虽然他并不怎么了解偶像学派,但这种“一看就很相似”的程度,他还是能够轻易看出来的。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喀戎缓缓说道,“灰教授……为什么叫灰教授呢?
“——或者说,他为什么要教导学生呢?”
萨尔瓦托雷愣住了。
……说起来,好像是这么回事。
最开始的时候……也就是安南还没有告诉他关于狼教授和灰教授这部分的情报时,萨尔瓦托雷还认为灰教授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老者”。
明明身为黄金阶,却只是窝在地下的一个角落中,近乎无偿的教导着自己的学生。甚至还教出来了不止一个黄金阶的超凡者,也教出来了许多大人物。
但当萨尔瓦托雷得知,“特里西诺·塞提”就是悲剧作家的教宗“食梦者”时。
就觉得这种“不图回报的教导”是很好理解的。
据说灰教授的学生们,虽然一个个功成名就,但如果以“初心”的角度来看待、却几乎都走上了歧途。以献出自己最初的梦想为代价,换取优厚的未来。
这的确也很符合“食梦者”这个称号所描述的可能性。
吞食他人梦想而生的恶兽……会伪装成“不收取任何代价的鲜明导师”的形象,似乎也很合理。
——可在被喀戎反问之后。
萨尔瓦托雷才突然反应了过来……
不对。
寶 億
这个思路的本质,是对“灰教授会教导学生”这个现象进行证明——也即是从最开始就认定“他一定会这样做”,随后去反过来寻找这样做的理由。
但如果把思路清空的话……
網 遊 之 模擬 城市
作为悲剧作家的教宗,“食梦者”特里西诺·塞提,为什么会跑到地下、以“灰教授”的名义去教授他人仪式与法术呢?
如果只是为了吞食他人的梦想,这个可太绕了。
与宛如魔鬼般跑去跟各种人进行交易比起来,不仅效率非常低下,而且要过上很久很久才能“收线”。
简直就像是,“因为想要跑出去开讲座骗钱,但又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名头、因而缺乏说服力,于是就跑到公司辛勤工作,结果意外当上了董事——然后回头去开讲座骗钱”。
这可太绕了。
“而原因很简单。”
喀戎直接给出了答案:“因为用‘狼教授’这个名字去窃取‘灰教授’的力量这种事……他不只是做了一次。
“在第二纪时,我就是最初的【教授】。
“马人这个种族,一般来说想要学习时,都是以‘分享’的态度进行教学的。在每年的最后一个月,大雪封路之时,我们马人就会在村子的中间升起篝火,互相将自己这一年学会的东西进行展示、教给其他人。
“大家平时有不会的东西,也会跑到‘会这项技术的同族’那里进行学习。但基本来说,都是我教给你箭术、你教给我占星——对马人来说,‘知识’是交易的一环。通常是以物易物的程度。
“偶尔救下迷路或是被杀害的路人,而对方手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回报的时候,我们要么是要求进行一段时间的劳动、要么就是教给我们某项技术作为交换。
“而雅瑟兰人中也有名为‘老师’的职业,向孩子们与普通人传授、普及知识。但一般来说,他们传授的知识都相当基础……一般是认字和识数的程度,就是这种程度的知识都不能像是我们马人和精灵一样普及。
“而高级一些的知识,还不如我们马人一样会进行定期交换……反而可能会随着某位大师的死去而消失。
“我当时观察这种职业,有了一个想法——马人也可以仿照这种模式,形成一个‘阶段式的知识租赁’。也就是‘并非购买单个知识’,而是‘购买一段学习的时间’。
“于是我发明了‘教授’这个名词,专门传授给他人神秘知识……在此之前,秘密知识处于一种‘宝物’的状态。因为只要告诉另外一个人,自己就会失去,所以它永远也不会大规模的进行传播。
“但当我同时将一个神秘知识告诉许多人的时候,就算我忘记了这个知识,可得到这项知识的人就变得多了起来。
“用这种方式,神秘知识才终于开始了扩散——从这个时候开始,才正式有了‘仪式师’这个职业。
“我很快意识到,我可以传授神秘知识。那么我也传授给他人一些特殊的技术——就像是巫师塔教育出新的巫师一样。
“我将各类选择升华之道的升华者,按照他们的特色进行分类……战士、潜行者、猎人,为其进行‘命名’。并创造了一个新的名词……”
喀戎缓缓说道:“我将其命名为‘职业’。”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