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三百三十二章 執心魔展示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幻境而已,就算再怎么真实,假的终究是假的,想乱贫道的道心,未免有些痴人说梦了!”廖文杰提上泳裤,摇头示意不屑,脚边躺着来生家的三姐妹。
愧疚感?心魔?
不存在的。
都说是幻境了,想想的事,就跟白日做梦一样,合情合理还不犯法,为什么要有愧疚感?
至于心魔……
到底是个什么玩意?
两次炼心之路走下来,他全程谨慎再谨慎,严防死守杜绝一切可能被心魔趁虚而入的机会,至今还没被心魔翻过牌子。
廖文杰这边提上泳裤,来生家三姐妹身躯淡化消失不见,甲板上阿弗洛狄忒的雕塑笑容依旧风骚,隐隐的,还掺杂了几分嘲讽的意味。
廖文杰心有所感,朝驾驶室看去,视线中,野上冴子和谏山黄泉联袂走出,后面还跟着小平板土宫神乐。
“你!”
若爱已成婚 林染儿
廖文杰黑着脸看向土宫神乐,朝旁边的驾驶室指了指:“回去,大人办事,小鬼别捣乱。”
土宫神乐扁扁嘴十分委屈,不甘不愿走回了驾驶室。
“这幻境……”
廖文杰双目微眯,大概明白了什么,见两女缓缓朝自己走来,冷笑一声脱下泳裤。
“真麻烦,待会儿不穿了。”
……
待两道身影消失,廖文杰俯身研究起阿弗洛狄忒的雕塑,明知是幻觉并非真实,还是想从雕塑上看出一些端倪。
正研究着,驾驶室又有了动静,龙九、程文静、Sandy、汤朱迪……聂小倩、傅家姐妹……
“等会儿!”
廖文杰抬手喊停,无语望向阿弗洛狄忒的雕塑:“就算是幻境,也麻烦上点心,尽量整合理些,这是一艘小型游轮,巴掌大的驾驶室怎么可能塞下这么多人?就算驾驶室能塞得下,甲板也吃不消啊,翻船了怎么办?”
该配合的演出,他愿意配合演到底,可也不能太出戏,万一待会儿甲板上太挤,突然有人落水,他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气氛岂不是全毁了?
不妥,幻境的逻辑不够严谨。
随着廖文杰吐槽声结束,一众靓丽身影全部消失,身前的雕塑裂开缝隙,剥落大片石屑,显露出黄金比例的丰艳女体。
女子肤若白瓷,秀美金发倾泻,光芒耀眼,璀璨眼眸好似明媚苍蓝天空,对视一眼便深陷其中再难移开视线。
魔鬼般惹火的身材,在优雅迷人的气质下,形成强烈视觉冲击,令人心中升起无边欲念,只想将其压在身下,疯狂索取永远占有。
“阿弗洛狄忒……”
廖文杰深吸一口气,双目紧闭盘膝坐地,口中念起了净天地神咒。
他怂了。
和之前尚在可控范围的幻境不一样,眼前这具完美女体媚意惊人,一颦一笑都带着勾魂夺魄的诱惑,撩拨火气的本事比炼心之路遇到的鬼王九尾狐还要强大。
看时间长了,他真怕自己沉沦其中,自甘堕落成为受欲望驱使的奴隶。
娇媚女体盈盈一笑,坐在廖文杰盘膝而坐的腿上,一手勾着他的肩膀,一手抚上他的面庞,致命红唇送上,在他脸颊脖颈不断亲吻。
混乱思绪打破死静心神,廖文杰只觉抚摸脸颊的指尖有着无穷魔力,每每游走而过,他抵抗的意志便松懈一分。邪火越烧越旺,心头响起魅惑魔音,告诉他只是放纵一次,下不为例,不会有什么大碍。
世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哪来的下不为例!
廖文杰睁开满是杀机的猩红双目,胜邪剑在手直刺而出,断裂剑锋透体,从女体后心冒出。
女体笑容不变,抬手勾起廖文杰的下巴,红唇递上,和其痴痴拥吻。同一时间,在廖文杰背后亦出现了同样妖娆魅惑的女体,双手抱过脖颈,俯首与他耳鬓厮磨。
羅 青梅
大廖还在坚持,小廖已经投了,廖文杰双目杀机更甚,搅动剑锋撕碎前方女体,就在幻影破灭的瞬间,又是几道女体身姿从甲板下浮起,媚眼如丝朝他靠拢过去。
要完!
惊觉心头杀机散去,廖文杰紧闭双目,在妖媚女体的淹没下开始……
修炼。
只要练功勤快,就没心思去想女人的事!
内丹功+九字真言四纵五横法+血海魔罗手抄经同步运转,阴阳相合之势形成,内视空间,道身魔身在两界泾渭分明处相融,法身半蓝半红,强大念力荡开无上威严。
幻境外的深海中,廖文杰对视阿弗洛狄忒的雕塑,涣散双眸被沉重黑暗取代,黑洞深邃不可见底,抽取雕塑溢散的能量,炼化为己用。
鬼差代理
緣 為 良 人
咔嚓!
阿弗洛狄忒的雕塑笑容暗淡,额头裂开缝隙,随着裂纹越来越大,整颗头颅崩碎,雕塑身躯也逐渐破裂,一块块石屑沉入深海。
幻境中,廖文杰睁开眼睛,杀机全无,抬手揽住身前娇媚女体,对着娇艳红唇深吻下去。
“妖女,今天贫道就拿你来修炼定力!”
眼看妖女人多势众,他咧嘴一笑,海面伸出数条手臂,一个个面带嘲讽之色的‘自己人’跳上甲板。
“贫道势单力薄,还请各位道友助我。”
“必须的!”
“这话说的,你我何分彼此!”
“就是就是,不帮忙我来看戏吗?”
“嘿嘿嘿……”xN
……
深海下,廖文杰晃了晃脑袋,感慨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外国的妖女也不差,一点也不矜持,要不是他道心坚定,今天就该跪了。
下场参考海恩茨,沉迷手办,抛妻弃女被人满世界追杀仍不知悔改。
“难怪得到雕塑的人没一个有好下场,心都没了,人还能好吗……”
廖文杰咕嘟咕嘟吐着泡泡,视线看向下方,挥手洒落大片红线,将海恩茨的女神碎片打捞完毕。
如果幻境中的女子真是海恩茨的女神,那廖文杰只能说声抱歉了,但这不能怪他,舔狗一无所有,是海恩茨自己的错。
胜邪剑穿梭深海,带着廖文杰直冲海面上的小型游轮而去,他一跃跳上甲板,在海恩茨满心期待中,拉起红线打完,将一堆碎石抛在甲板上。
“这,这是什么!?”
海恩茨脸色瞬间苍白,颤巍巍问道,他心头猜晓答案,但绝不相信碎石片就是令他魂牵梦绕的阿弗洛狄忒雕塑。
“很显然,这就是你日思梦想的女神,你这么爱她,想必化成灰也能认得出来。”
廖文杰在碎片里翻翻捡捡,拿起半截雕塑手掌:“你女神的小手,来,拿去摸摸解下馋。”
“不,不可能……不会这样,好好的雕塑怎么会碎成这样?”海恩茨跪在雕塑碎片前,双手抱头,哭得像个五十多岁的孩子。
“可能是受到海水腐蚀,然后又被鲨鱼或者八爪鱼什么的袭击了,我下去的时候就只剩下碎片了。”廖文杰耸耸肩,他也不是很清楚的样子。
“不会的,我将她沉入深海的时候,亲手做了处理,她不会被海水腐蚀。”海恩茨哭着说道。
“听你这意思,你不止摸过女神的小手,别的地方也摸过了?”
廖文杰鄙夷看着海恩茨:“下流,亏你还是个舔狗,居然亵渎自己的女神。”
海恩茨无视廖文杰的声音,沉浸在女神撒手人寰的悲痛中,一边低头抹泪,一边小心翼翼将碎片搜集起来,打算缝缝补补将其修好。
以他的手艺,补好这座雕像应该不是难事。
“提醒一句,来之前我们说好了,雕塑会归还雅典卫城,就算你修好了,也不能将它留在身边。”廖文杰说道。
原定计划,是打捞雕塑,将其物归原主,辛迪加组织得到风声,肯定会齐聚商讨对策。
这时候,就是一网打……咳咳,由他出面讲道理,大家把酒言欢,往日恩怨一笑而过。
“我,我知道,我的确是答应你了。”
海恩茨苦涩回道,可能是雕塑损坏的缘故,他一嗓子嚎完,对女神的执念没以前那么重了。
“你最好知道,不然把你沉海,回去告诉泪姐她们,你几年前就已经死了。”廖文杰没好气道。
塔铺 刘震云
“杰,我是小泪的父亲。”海恩茨弱弱出声,希望得到应有的尊重。
“那又怎样,我不说,谁能知道你是被我沉海的?”
廖文杰没好气道,说完便不再理会海恩茨,研究起系统界面出现的新道术。
准确来说,是一门神通。
【执心魔(一念千万劫,回首皆成空)】
这门神通是对抗阿弗洛狄忒雕塑时获得的,他能感觉到,在运转血海魔罗手抄经时,血色念力又吞了不该吞的东西。
或许是阿弗洛狄忒的神力,或许是诅咒,但这都不重要,因为神通的来源并非这股能量,而是血海魔罗手抄经自带的神通,到达一定等级,或是触发某种媒介,自动觉醒。
考虑到血海魔罗手抄经是一门练歪的功法,廖文杰更愿意相信,‘执心魔’的神通来自正版的六天大阴仙经。
【六天大阴仙经(北有六宫,永不超生)】
这门来自阴间的仙法神秘莫测,看得廖文杰直咬牙,要是当初没错练,那该有多好。
还有,‘执心魔’的神通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他是不是可以认为自己以后就没有心魔的烦恼了?
还是说,他就是心魔?
“太遗憾了,贫道修炼至今还没见过心魔呢!”
廖文杰小声BB,太不公了,明明大家都有。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