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彈劾展示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苏厨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弹劾
这道策试题很有意思,也很有难度,用的是赵煦这个小皇帝的语气。
意思是说现在想学仁宗皇帝忠厚吧,又害怕百官因此懈怠,不胜任职务,至于窃禄;想学神宗勇于进取吧,有怕监察官不明白真正的用心,对百官过苛。
然而汉文帝也宽宏,却没有听说臣下有怠废职守的;汉宣帝讲求名实相符考核严格,也没有听说有督察过甚的错误发生。
大家来就这件事情,说说自己的看法吧。
朱光庭之所以弹劾这道题,是说学士院不失大体,语带讥讽,这题底下的本意是说仁宗的忠厚和神宗的精厉都有问题,以至于百官有偷、刻的现象发生,导致现在陛下想学而不敢。
问鼎 何常在
这是“谓仁祖神考不足师法”,要求给命题者治罪,“以戒人臣之不忠者”。
高滔滔一开始不以为意,诏“特放罪”。
放罪是宋代的一个司法名词,就是“原谅不追究”的意思。
苏轼表示不服,上章自辩。高滔滔也反应了过来,放罪就是有罪不追,意思到底还是有罪,赶紧召回指挥。
吕公著看过试题,觉得这题明明是说:我想学仁宗担心学不好,想学神宗害怕学不来,意思是仁宗如汉文,神宗如汉宣,都做得很好,现在问参考的人,自己要如何做,才能做得跟他们一样。
这样理解,根本没什么毛病啊?
但是台谏不依,御史中丞傅尧俞,侍御史王岩叟继续上章紧跟:“以文帝有弊,则仁宗不为无弊,以宣帝有失,则神宗不为无失。虽不明言,其意在此。”要求严惩苏轼。
程颐是司马光吕公著的门人,二程里边,程颢苏油是比较看重的,程颐就是个迂腐之人。
他的那一套学术,其根基在严密实证的理学跟前,根本就无法自圆其说,所谓的从心,纯粹是自己骗自己的虚伪,与后世阳明心学差了不是一点半点。
而自入朝以来,他的那套政务手法,更是根本就行不通。
比如以折柳教训赵煦,引得赵煦反感,司马光叹气。
比如大家准备冬至贺坤成节,程颐建言:“神宗丧未除,节序变迁,时思方切,恐失居丧之礼,无以风化天下。”要求将“贺”字改成“慰”字,高滔滔都懒得理他。
比如让他定制太学条例,程颐认为“学校礼义相先之地”,认为“月使之争,殊非教养之道”,要求取消月考。
奏请改“试”为“课”,学生没学好,则学官“召而教之,更不考定高下”。
却没有想过不考怎么知道学生有没有学好呢?
其余还有设立尊贤堂,“延天下道德之士”。
却不知道道德的标准是什么。
又比如“省繁文以专委任”,丢掉制度,让“有道德”的专员说了算。
又比如“厉绳检以厚风教”,就是注重仪容,认真打考勤。
总之就是要求老师只管教,学生全部到校,却不用管考试成绩和学习效果,就跟教赵煦一样。
一共搞了数十条,几乎全部被礼部驳回。程颐还兀自申辩,“然朝廷讫不行”。
最后御史中丞刘挚都看不下去了,上奏弹劾:“太学条例,独可案据旧条,考其乖戾太甚者删去之。”
批评程颐“高阔以慕古,新奇以变常,非徒无补而又有害”。
请求罢掉修学制所,让程颐一边凉快去,让“学官正、录以上修定见行条制”即可。
大苏是个嘴欠的家伙,苏油已经主动挑大梁搞定司马光的丧事,就是怕他讥刺程颐导致分裂,结果苏油是真不知道,程颐搞学制也能让大苏冷嘲热讽,逐条批驳。
虽然的确值得批判,但是你应该像刘挚那样堂堂正正地指出来,然后上奏由中书决定啊,在一边冷嘲热讽算什么?
搞得程颐和程颐的门生不恨刘挚,反倒将大苏恨得咬牙切齿。
这次弹劾试题事件,明显就是程颐的门人搞的鬼。
苏轼也不怕,上章自辩里也指出了这个问题:“臣素疾程某之奸,亦未尝假以辞色。”
明说他被攻击的原因,就是因为程颐的门生把控着台谏,利用权力实施报复。
苏油是宰相,台谏是制衡宰相的工具,因此台谏不怕宰相出来拉偏架,明着要整苏轼。
如果苏油跳出来那就最好,那就直接将火引到宰相身上,名声大震;如果不跳出来也好,那就算是台谏给了新任宰相一个下马威。
苏油感到好好笑,这还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了。
这帮人当他们是什么了?又当自己是什么了?
自己对文彦博吕公著伏低做小,对高滔滔赵煦尊重非常,每七天在朝堂当会议主持人苦口婆心,真就当自己是苏大善人君子可欺之以方了?
论起来玩这些花活,他可是不输吕惠卿蔡确蔡京的主。
戊申,一个和改良派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御史孔文仲,上书弹劾程颐在经筵僭横,造请权势,腾口间乱,以偿恩仇,市井之间,目为“五鬼之魁”。
孔文仲是孔子后裔,十月里,朝廷刚刚改封孔子。
鸿胪卿孔宗翰言:“孔子后世袭公爵,本为侍祠。然兼领它官,不在故郡,于名为不正。乞自今,袭封之人,使终身在乡里。”
诏:“改衍圣公为奉圣公,不预它职,增给庙学田百顷,供祭祀外,许均赡族人。赐国子监书,置教授一员,以训其子弟。”
这个事情是苏油运作出来的,宋人对于孔子和孔子后人,还是区分得开的,孔子的地位应当尊崇,但并不意味着其后人的地位也就很崇高。
衍,就是推广传播,奉,就是祭祀奉养。
除了需要负责孔氏子弟的教育,袭封者的主要责任就是守墓,不过给了个大红枣,增田百顷。
对于孔子后人来说,族长守家,改名,本身没啥大不了,增田百顷才是大实惠。
孔文仲此举算是给苏油相应的政治回报。
紧跟着,刘安世、吕陶也上书,弹劾程颐结党营私,不堪师表,其门徒朱光庭、贾易、杨国宝、孙朴、欧阳棐等把控台谏,歪曲文意,欲再开文字之狱。
吕陶上奏:“苏轼所撰策题,盖设此问以观其答,非谓仁宗不如汉文,神考不如汉宣。台谏当徇至公,不可假借事权以报私隙。
议者谓轼尝戏薄程颐,光庭乃其门人,故为报怨。夫欲加轼罪,何所不可?必指其策问以为讪谤,恐朋党之弊,自此起矣。”
一时朝议纷起。
戊申,御史中丞苏元贞上书,弹劾了所有当事人!
这份弹劾出自御史台主官,那就是重量级的弹章,朝廷不得不应。
苏元贞的弹章洋洋洒洒数千字,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朱光庭等人的职任是司谏、正言,他们的职责谏议朝政得失,不是弹劾朝廷大臣!
先帝改制,第一件事就是分割台谏,谏议者只能言事,不能罪人,这是先帝当时明确规定了的。
元丰改制的导火线就是乌台诗案,乌台诗案的发生就是台谏利用权力构陷苏轼,先帝吸取教训分列台谏,之后才有了改制大业。
今日之事,与诗案几乎如出一辙,但是当日李定舒亶能够侥幸,今日朱光庭却不行。
因为先帝早有防范,朱光庭在元丰改制之后,还想如改制之前那般妄言,他自身已经干犯了法制,侵占僭越了御史台才有的权力!
而御史中丞傅尧俞,侍御史王岩叟,不去纠正朱光庭的过失,反而跟着起哄,这是不见泰山之崩,专究杯水之盈!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