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我娘子天下第一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六章還有回頭路嗎相伴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柳明志神色有些恍惚的看着前方打马前来的一行人。
自从父皇李政大行以后,驸马爷这个称呼就变得好陌生,好遥远。
人人都是以并肩王或者柳大人相称,驸马爷这个称呼好多年都没有听到了,至于多久,自己也快记不清了。
茅山大法师
好像从父皇大行之后,很少有人还这么称呼自己了。
而还会如此称呼自己的,也只有那位老故人了。
一个对李政忠心耿耿,在李政大行之后,守着冷冷清清的皇陵数载的那个老人。
那个须发斑白的老故人。
柳明志目光复杂的凝望着官道上逐渐逼近的一行人,将目光定格在领头的那个老者身上。
“老周,连您都出山了,看来柳明志这次是在劫难逃了。”
“吁!”
五十骑快马稳稳当当的停在柳明志三十步之外的官道之上,须发皆白,身形佝偻的周飞翻身下马佝偻着身子缓缓地朝着柳明志走了过来。
“驸马爷,好久不见,咱有礼了。”
柳明志淡淡的打量着老周,目光怅然的点点头。
“是啊,好久不见,若非您这一声驸马爷,本王都快忘了我柳明志原来还是当朝的驸马之了一。
只是,咱们的这次相逢出乎了我的预料了。”
老周苍老的眼里只有故人重逢的欣慰,不疾不徐的停到了柳明志的面前。
“驸马爷,这话说的是何意啊,咱这把老骨头不中用了,连驸马爷话中的意思都听不明白了。”
柳明志默默的看着老周还是一如既往跟自己嘘寒问暖的样子,默默的吁了口气。
“听不懂吗?听不懂那就算了。
老周,好久不见,身子骨还好吧!”
“多谢驸马爷挂怀,咱这把老骨头行将朽木,怕是没有几年活头了,能再见驸马爷这位老故人一眼,死也知足了。
等到天上见了主上,咱也能给驸马爷带句好了。”
柳明志看着老周坦然而笑的神色沉默了。
他不知道老周身上带着什么样的使命而来,但是他知道老周没有变,老周的话语自己依旧可以感觉到里面包含的真情实意。
老周能来,或许并不情愿,但是他不得不来。
跟老周当阳书院的第一次相识,到后来的熟识,他太了解老周的为人跟心性了。
他或许是不想来的,可是他却不能不能来。
“老周,柳明志对朝廷做的还有不周到的地方吗?”
柳明志直截了当的一问,令老周浑浊的双眸更加的浑浊了,闪露着淡淡的悲痛。
看着柳明志痛惜的眼神微微摇头。
“驸马爷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
“那为何会走到今天这副局面?老周你说,我对他李晔做的还有什么不够的地方?”
老周听到柳明志直呼李晔大名,脸上没有丝毫不满之处,只是默默的摇摇头。
“驸马爷对陛下已经尽职尽责了,做到了一个别说臣子,就算是李氏皇亲都做不到的地步了。”
“我手里大权在握,你知道吧!”
“嗯!”
“自从扶持陛下登基之后,我可曾有过擅权之举!”
“没有!”
“我麾下有三十万先帝赐予的百战铁骑你知道吧?”
“嗯!”
“我柳明志可有过丝毫的拥兵自立之意?”
“没有!”
“金国女帝是我有实无名的发妻,金国长公主是我的亲生骨血你知道吧?”
“嗯!”
“为了帮助大龙一统天下,我亲自挂帅三征金突两国,此次云老帅挂帅出征,我虽然没有出谋划策,粮草辅助之上也算是不遗余力,可曾有过懈怠之举。”
“没有!”
“呵呵……..老周,那你告诉我,柳明志还有哪里做的不够周到?纵然因为与金国女帝有了子嗣香火,我柳明志有叛国之疑有罪不假。
但是何罪至此啊?”
老周这位曾海都要尊称一声老祖宗的前任大总管跟曾海一样,双膝一弯,风烛残年的身体跪倒了柳明志身前。
“驸马爷,您别说了,是朝廷对不住您。
可是……….可是…….”
“说吧,时至今日,已经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了!”
“驸马爷,你不擅权犯上,你也不拥兵自立,你也未曾有过不臣之心,可是在你不知不觉之间你的王权已经超过了皇权了。
你虽然对陛下尽心尽力,可是这些年发生的事情,你自己回想一二,在您面前,还有皇帝这个存在吗?
陛下登基之日,数万将士不尊圣旨,却被你一声喝退。
满朝文武,敢与陛下据理力争,却无人敢于你相互敌对。
边军百万雄师,虽非以你为尊,却尽皆节制与你,臣服驸马爷你威严之下。
您是陛下,您当如何作想?
陛下其实不想这样的,您踏踏实实的回京述职,一切还会跟以往一样安然无恙,可是如今你的忠心已经超乎了一个帝王的底线了。
非是陛下不明,非是您不忠啊。
比起威赫先帝对金逸大将军,陛下对驸马爷已经宽厚仁慈了。
驸马爷,听咱一句话,回来吧。”
“我柳明志虽无罪行,却罪在权重,是这个意思吗?”
老周闭上双眸,悲痛的点点头。
“嗯!”
听着柳明志的叹息声,老周从袖口取出了圣旨举在了手里。
“非但如此,驸马爷可曾听闻过脚踏七星?”
柳明志目光惊愕的看着一脸沉重的老周:“本王自然听说过脚踏七星,天命所归的说法,可是这跟本王有什么关系?”
“驸马爷便可能是那所谓的脚踏七星,天命所归之人呢!”
柳明志踉跄惊退了两步,目光惊疑的看着老周。
“你说什么?”
“咱说,驸马爷可能是那脚踏七星,天命所归的人呢!”
柳明志猛然发颤了一下,当着老周的面着急忙慌的退掉自己的鞋袜,低头朝着自己的脚底望去。
右脚一片空白,左脚脚底上的疤痕映入了眼中。
柳明志愣愣的放下了左脚踩在冰凉的雪地之上,看着盯着自己脚底板发愣的老周。
“老周,你看到了,只是疤痕而已,并没有所谓的北斗七星,难道就因为这片疤痕,就要给我柳明志一个莫须有的罪名?”
毕业一年
老周神色苦楚的点点头,将目光从柳明志的脚底上收了回来。
“驸马爷若想自证清白,唯有回京述职。
驸马爷,看在咱这把老骨头的薄面上,回来吧,
回来之后一切就都跟没有发生一样。”
柳明志踉跄着步伐朝着后面走去,片刻之后一个死不瞑目,气息全无的遗体被柳明志摆到了老周的面前。
“他们无一不是战功赫赫,守土有功之人,戎马生涯数载,没有死在战场之上,却死在了自己人的手里。
他们死在战场之上,为国捐躯我柳明志无话可说。
可是他们不该死在这里,不该死在可能是自己拼死拼活守护的人手里。
我柳明志或许有罪,可是他们这些有功之臣何罪之有?
我一十七具袍泽遗体在此,老周你告诉我,于公于私。
凌云青路 萧风飘渺
我还有回头路可走吗?”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