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重生之逆歲月 線上看-第160章 夢想無疆心無界推薦


重生之逆歲月
小說推薦重生之逆歲月重生之逆岁月
接下来的两天,白铄的团队对无疆公司展开了全面深入的尽职调查。原本计划要开展一周的工作,结果一天多的时间就完成了,因为无疆公司的确没有什么好查的。用余嘉良的话来说,就算重新组建一个新公司也不比无疆公司差多少,说是投资,但投入的钱或许就是今后无疆公司的全部净资产。
“铄哥,你真要投资这家公司?”在酒店里,曹安局促的和白铄讨论着投资无疆的问题。
白铄:“不投资我们来这干嘛的?”
曹安:“可是这家公司根本就没有什么值得投资的地方,投进去的钱完全就是送给别人烧的。”
白铄:“科技这东西,哪样不是用钱烧出来的。我都说了,我投资的不是无疆公司,而是汪浪这个人。”
曹安想了想,又问道:“铄哥,你真觉得汪浪这人能把你想象中的无人机造出来?”
白铄笑道:“除了他,或许还真没人能行了。”
正说话间,汪浪和余佳良也走进了房间,白铄赶紧上前和汪浪握手道:“怎么样,汪总,你有答案了吗?”
汪浪惭愧的说到:“白总客气了,以我们公司的现状,我怕是没有什么话语权。不过我那两位合伙人真的不能加入一起干吗?”
你的剑仙
白铄明白汪浪的意思,在房间里跺着步子思考了一会儿,在他的记忆力,可没听说过无疆公司有什么合伙人,当然也许是他的记忆中也对无疆公司创业阶段的事情不太了解,不过既然如此,那这些无关紧要的人就必须离开,因为自己的加入已经是一个变数,如果再改变一些东西,白铄真怕会因为自己的瞎参合让汪浪日后的人生,无疆公司日后的走向发生重要改变,万一夭折了,那可就是华国科技界巨大的损失。
龙吟梵神传2011 逍遥飞飞
“白总,今晚我请您吃个饭吧,把我那俩合伙人也叫上,您先见见行吗?”见白铄犹豫,汪浪继续说道。
白铄看了汪浪一眼,看来能否投资无疆,这俩合伙人是关键。“行,多认识个朋友也不错,就先见见再说吧。”
见白铄答应,汪浪十分的高兴,赶紧去安排相关事宜。
晚上,在一家不算高档,但还算有些特色的餐馆,白铄只带了曹安、余嘉良和安娜赴约。汪浪三人已早早的在餐厅等候,见到白铄,三人立刻热情的上前迎接。在汪浪介绍他两位合伙人的同时,白铄仔细的审视了两人一番,应该说这两位合伙人也算是事业型的人士,一番接触之后,白铄并不反感。
又经过一番寒暄,白铄得知两人都是名牌大学毕业,并感受到了两人身上很有一股适合创业的韧劲。而两人见到白铄后,虽然也不乏一番恭维、奉承,但是骨子里还是透着一些倔强,不得不说,这两人假以时日再有一些机缘的话,也很可能会成为科技创新领域的一号响当当的人物。
席间,白铄又和两人聊起了无人机的问题,但从两人的言语中,白铄发现与汪浪的理解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其中有些理念和想法甚至根本就和无人机以后的发展方向背道而驰。
当然,对于一个刚刚起步的新东西,有些不正确的想法十分的正常,就算汪浪的思路也不一定全对,毕竟他们并不是白铄这样已经真真切切看到了后世模样的人。但他们这些人经过不断的摸索和失败的积累,还是有着很大的机会获得成功的。可是白铄不允许这样,他目前最大的优势就是对未来的精准把控,他需要做的就是发挥好这个优势,在各个领域取得领先的地位。所以这两位合伙人虽然并不是不能雕琢的朽木,但是白铄绝不会让他们留在无疆公司制约汪浪的发展和无人机研发的进程。
万界武侠大冒险 江海横流
酒过三巡,其中一位合伙人问起了白铄对无疆公司的投资意向。白铄微微一愣,轻轻放下了筷子叹了口气,看来有些事情必须得面对和做出决断了。
“怎么?难道白总不看好咱们无疆公司吗?”
白铄:“不,我非常看好无疆公司,或者说我非常看好汪总。”
两位合伙人都感到了白铄这话里有话,再次细品之后,其中一位小心地说道:“是呀,我们也相信无疆公司在汪总的带领下,总有一天会成为独角兽型的企业。如果白总能在这时给我们一些支持,那么我们就更加有信心了。当然蓝海资本也将会得到可观的收益。”
白铄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我不喜欢拐弯抹角,就直说吧,我的确对无疆公司未来的发展有些兴趣,也有投资的意向,不过我希望你们二位能够退出。”
一番话,让两位合伙人感到非常的震惊,汪浪也被白铄的快人快语搞得十分尴尬。原本汪浪是想借这顿饭,让白铄认同自己的两位合伙人,没想到却成了这个局面。汪浪甚至觉得两位合伙人会误以为是自己不好开口才故意借这个机会让白铄来做恶人,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解释。
趁着众人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白铄继续说道:“与其说我想投资无疆公司,倒不如说我是打算投资汪浪这个人,所以你俩退不退出也无所谓。毕竟现在的无疆公司是什么样子,值多少钱你们心里有数,重新组建一个规模更大的公司或许还更为容易一些。”
两位合伙人有些愤怒和无奈的看着白铄,毕竟白铄所说的都是事实。
悍 妻
“白总,其实他们……”汪浪刚想说些什么,白铄立即制止住了汪浪。接着说道:“其实这个意思我之前已经对汪总表示过了,只是汪总顾念你们之间的情谊,不舍得你们离开。而今晚的饭局也是汪总想要让你们得到我的认同而设,我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汪总这个人虽然是个专才,可是在企业的决策上有些优柔寡断,这个恶人就又我来做了吧。”
汪浪愧疚的看了两位合伙人一眼,低下了头。
这时,白铄放缓了语气对两人说道:“你们不应该怪汪总,我这人说话有些直,你们别介意。平心而论,我认为你们俩还是很有潜质的创业者,但只是不太适合无疆公司未来的发展。或许找一条新的路子,远比在一条不适合的道路上走到底要来的实际。”
两位合伙人再次看着白铄:“那白总你的意思是?”
白铄:“如果你们退出,我愿意给你们一笔钱作为补偿,或者日后你们有新的项目进行创业时,蓝海资本也很乐意优先与你们合作,这样对大家都有好处。”
这时曹安说道:“对呀,都是合作,到底在哪个项目上合作有什么关系呢,毕竟无人机这个项目现在有等于无,另外找个你们更擅长的新项目或许还发展得更快。”
两人思索了一会儿,终于决定接受白铄的提议,主动退出无疆公司。汪浪觉得无法面对两位好友,一直低着头。两位合伙人做出决定后,拍了拍汪浪的肩膀说道:“事情已经这样了,或许白总说的是对的,我们就先告辞了,剩下的事就看你的了。”
白铄没有挽留两人,待两人离开后,汪浪才抬起头,双眼通红的看着白铄喃喃地说道:“我原本不是想要这样的……”
白铄轻轻的拍了拍汪浪,坚定地说道:“并不是舍不得那一点点的股权,所谓道不同不相与谋,搞科研这事并不是多个人多双筷子的事。目前你的这两位合伙人已经表现出了与你理念不同,有他们的存在会是对你的制约。我和你的合作,只会在你需要的时候为你提供支撑,而不会干涉你的思考和决策,以后公司就交给你了,在这艘小船成为行业巨轮之前,可经不得更多的风雨,你可不能过分的妇人之仁啊……”
白铄的一番话,让汪浪猛然醒悟,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为了梦想而拼搏的时候,顾忌太多难免为世人所累。
这时白铄继续说到:“退出人可以给与他们一些补偿,尽量不要让你们的兄弟感情因为事业上的分歧受到影响,日后他们再创业时,我也会兑现承诺尽量给与支持,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剩下的你自己选择吧……”
汪浪整理了一下情绪,毅然的看着白铄,重重的点了点头算是对白铄刚刚所说的话表示认同,同时缓缓的向白铄伸出了右手。
白铄握住汪浪的手,高兴的说道:“无疆不仅是公司或者产品,更应该是创业者的胸怀,只要放开胸怀,你梦想将会无疆无界。”
一天后,深埠市再传来消息,蓝海资本注资一家名叫“无疆”的公司,出于对蓝海资本的关注,大家也纷纷了解起了无疆公司。但在一番了解后,让大家大跌眼镜,这家公司完全就是一家不入流的小公司,但蓝海资本竟然为之注资3亿,除了派遣了一个行政总监帮助公司整顿内务,还不插手公司日后的经营运作。大家纷纷质疑蓝海资本的眼光,更有甚者竟然质疑蓝海资本这是参与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不过大家都忽略了蓝海资本在无疆公司里有一项最为重要的权利,那就是拥有对无疆公司一切研发成果、技术、专利的最终处置权,这一条被大家忽略的原因是无疆公司根本就没有什么研发成果。不过若干年后大家才知道这一条款会有多么的厉害。
与此同时,在深埠的另一个地方,一栋高大雄伟的大楼里,一个戴着眼镜略显斯文的人正听着手下的汇报。这人正是企鹅公司的老板小马哥,而此时汇报的内容也正是蓝海资本注资无疆公司的事情。
重生 之 先声夺人
“我还以为蓝海资本被我拒绝之后会像上次被阿狸拒绝之后一样,立刻投资我们的竞争对手,没想到他们竟然在深埠停留了四天就只为了这家叫无疆的公司。”小马哥意味深长的说到,接着他话锋一转:“哦,不过,咱们有竞争对手吗?”
此话一出,办公室里顿时引起了一番自信的笑声。
待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小马哥继续问道:“这家无疆公司真有你们说的那么不堪吗?”
“至少目前看来的确是这样,这家公司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地方,既是重新组建一家公司也比他们强。”企鹅手下恭敬的回答到。
小马哥仰倒在老板椅上,望着天花板,良久才又坐直了身子对一众手下说到:“我觉得这家蓝海资本不简单,在全世界经济都在衰退的今天,他们竟然能一枝独秀,借机整合了那么多产业,而且我感觉他们的后劲还很足,下一步应该还会有更大的行动。以后他们的每一步行动都要给我加强关注。还有……这家叫无疆的公司也不例外。”
众手下得到指示后,在小马哥的示意下纷纷退了出去。这时小马哥缓缓的走到办公室的窗前,这是一面大大的落地窗,每次站在这里,俯视脚下的深埠市,看着许许多多的企业大楼似乎向着自己俯首的样子,总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不过此刻的小马哥却有些深沉的凝视着窗外的一切,当看到一个硕大的LOGO时,他的眉头不禁轻微的皱了皱。
作为老板,他总是给人以一种睿智和自信的感觉,不过目前的企鹅也并非像他所说的一样不存在敌人。相反企鹅公司目前也面临者很严重的瓶颈,甚至被一些企业压制得喘不过气来,而压制自己的这些公司人家甚至都不把自己当做对手。如果不能抓住时机突破,摆脱束缚,那么企鹅公司或许不会被人一口吃掉,但也难逃慢慢衰亡的结局。因此小马哥的心里并不是目空一切,相反他急切的想要有人推他一把,帮助他把前方的瓶颈冲破。不过他向来稳重,不会盲目的寻求合作,在对方没有展现出绝对的实力,不能拿出足以让他信服的东西之前,是绝对不会轻易的敞开怀抱的。
“你们下一步到底想要做什么呢?被我拒绝一次就退缩了?想要和我合作可不是有钱就行,得展现出更多的实力。”小马哥自言自语的说到。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