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炮灰修真指南-第七百七七章展示


炮灰修真指南
小說推薦炮灰修真指南炮灰修真指南
万星盘不知道张依依要怎么做,怎么救人,但从这一刻起,它却是实实在在地安静了下来,一切以张依依为中心,亦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对方身上。
在万星盘看来,既然依依说有办法可以救人,那么就真的一定有办法!
抱着这样的信念,它不再像一只无头苍蝇,它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实力更是只剩小部分,但它却相信自己所择选出来的命定新主,必定会成为整个古神族的希望,能够带给古神族真正的未来。
它看着张依依安安静静地走到离银棺最近的地方,它看着依依闭上了眼睛似是沉入某种冥想之中。
而后不久,它又看到依依轻轻抬起手往银棺棺盖上放。
万星盘瞬间悬起了心,生怕下一刻,依依的手也会被那股力道轻柔却强势的推开,压根不给她真正接触抚上的机会。
但好在,张依依的手虽然在即将落在棺盖上时确实顿了顿,明显是有外力在强行阻止,不过,这种状态维持数息之后,手前无形的阻力却是一下子散了开来,不再阻拦。
万星盘不知道张依依到底做了什么,亦或者是因为她的某种特殊性所以才会发生这样的转变,但下一刻,张依依的手的的确确稳稳当当地放到了银棺棺盖之上,没有再被推开或者阻止。
这些棺木不知道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成,反正张依依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她甚至压根也没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动用本能尽可能的靠近,尽可能用心感应棺内能够被她感知到的哪怕丁点细微异动。
抛开所有法力法术,在这一刻通通返归本能感受,也只余本能。
先天神灵体种种超乎极限的敏锐感触以及逆天的直觉,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恐怖的程度,瞬间硬是连仙王仙帝神识都无法直接穿透的铜棺,在这种本能的感应之下也变得越来越脆弱。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张依依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保持这种状态保持了多久,直到突然之间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这才从这种状态中被迫醒来,无法再凝神继续。
空间重生:盛宠在九零
“依依!”
万星盘急了,见张依依面如白纸血色全无,一看就知道差一点伤及心脉,顿时也后悔不已。
它是特别想要救活银棺中的人,但却并不希望是用依依的性命来换。
“我没事。”
张依依直接服下一颗准备好的丹药,显然一早便料到了会有这样的可能与后果,同时又摸了两块仙晶出来直接补充体内已然空了八成的仙力。
刚刚的确十分危险,但好在身体的应急本能同样也早早做出了反应,强行中断了探查,虽说受了点伤,但并不算严重。
“真没事?”
万星盘有些不信,直接从本体上打了一束光笼罩住张依依,边帮着其疗伤边仔细替其检查了一通。
“真没事,我心中有数,不会把自己的命不当一回事的。”
见状,张依依自然配合无比,让万星盘亲自检查过后便能安心。
“没事就好,不过短期之内你不能再用这种办法探查了。”
万星盘见的确没有大问题,但还是提醒了一句。
这口银棺比起其他黑色古棺难度更大,依依如今虽化仙为神,但到底实力之上还是没有真正跟上,这样做明显已经超出了她如今的实力范围太多,不受伤才怪:“不行就算了,慢慢等吧。”
“谁说不行?我这才刚刚开始第一步,你可别因为我受了点小伤就直接否定叫停。”
张依依服了丹药又补充着仙气,还被万星盘特意调理了一番,这会儿功夫整个人看上去好看多了,再没有先前那种惨白得立马要倒下般的脆弱感。
“其他古棺暂时不好说,但这口银棺里头大概的情况已经有点儿数了,即使不是太过准确但想来也偏差不了太多。”
她继续说道:“他的情况比我想象中的应该要好上一点儿,我想,我是真的能够帮到他。”
她不知道这口银棺里的人到底是谁,但不论是棺材本身还是位置存放的特殊性,或是万星盘的态度,都足以说明他是这里最重要的存在。
张依依无法保证自己能够救出几口古棺,但此时她并不愿意想太多,而是脚踏实地一个一个的来,尽她之能!
万星盘没有再说什么,可浑身上下瞬间又充斥起了希望,洋溢着一股莫名的愉悦与欣喜。
而张依依在快速调整恢复之后,便正式开始了她下一步的救人尝试。
大概判断出银棺内的情况后,她再次抬手抻向银棺,空间之术驾轻应熟,片刻之间便直接破在自己与银棺之间成功建立了一条独特的小通道,至少能够保证在接下来自己的种种举措进行之时,不会被银棺本身甚至于第十重天内那些明里暗里守护棺木的某些阵法力量的干扰。
仙行诸天
不受打扰的小通道建成之后,她的左手再次按到了银棺棺盖之上,以自身为毁介开始源源不断地往银棺上输入自己的气息。
与此同时,她的右手轻轻一扬,一个玉瓶便握于其中。
那只玉瓶正是当初在第三重天石碑空间内得到的可以滋生生机的神奇河水,而张依依毫不犹豫地将玉瓶中的这些神奇河水倒向自己的左手。
水倒下的瞬间,她的左手上形成了一个透明的漩涡,一点不落地将那些水吸了进去,透过已然成为媒介的左手,竟当真一点一点地开始渗入银棺之中。
在银棺当真接受了这些河水并未排斥后,张依依提着的心也终于稍微放下了些,毕竟这也是她头一回正式以这样的方式尝试,谁都无法保证一定可以成功不受。
玉瓶继续源源不断地倒着那些河水,而渗入进去的水也越来越多,直到估计着进入银棺的水差不多能够将整个棺材内部通通淹没,张依依这才将右手中的玉瓶先行收了起来。
只不过,她的动作依然没停,这也意味着光是想办法往银棺之内注入可以恢复滋长生机的特殊之水远远还不够。
在万星盘的注视之下,却是没想到,下一刻张依依竟直接抬起右手,从中指指尖处逼出了一滴又一滴的精血同样滴了下去。
她的精血与那些特殊之水一般,同样也顺着左手为媒介建立起来的通道成功渗入银棺之中,倒是一点儿都不曾浪费。
而随着张依依精血的注入,原本一直没有反应的银棺竟然开始变化了色彩,一丝丝血红之色慢慢水管起,往整个棺材周身扩散。
一滴,两滴、三滴,四滴……
张依依甚至都没有刻意去数自己到底逼出了自己多少精血,也根本没有在意这个。
她一直没有停,哪怕一旁的万星盘开始试图阻止,不让她再这般没完没了的继续滴入无经珍贵的精血,却仍然没有停下的打算。
“没事,我还坚持得住,再多一些也不会伤到根基。”
张依依倒是比谁都淡定,她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银棺上那些血红之色的扩散速度,心道了一声音快了。
直到原本的银棺上上下下每一处地方都彻底变得血红之色,她这才停止了自己精血的输出,而这会儿功夫虽说如她所料并没有真正伤到根基,但修者的精血能够有多少可以这般付出,想想都知道情况并不是她所说的那般轻松。
“好了,他应该很快能苏醒了,这回我们可以真的什么都不再做,休息一会儿好好等着了。”
张依依盘坐了下来,到底虚弱了太多,直接靠到了早就守到她身边的万星盘上,默默地享受着来自万岁星盘替她调养的圣光。
“别担心,我是真没有大事,银棺里的人也不会有事的。”
张依依感受到了万星盘的担忧与难过,又稍微安慰了对方一句。
随后她翻了翻自己的虚空空间,发现并没有特别适合自己现在服用的补精血、固精气的丹药,之前存的那些要么效果不大,要么已经用了送了,好在发现另一旁倒是堆了不少从混元秘境中得来的天材地宝,其中倒是有不少正适合用来炼制自己如今最为需要的仙丹妙药。
她先往嘴里塞了一些聊胜于无的补血疗伤丹药凑合一下,而后便直接将炼仙鼎给拎了出来。
等待银棺里的人苏醒出来并不是那么快的事情,哪怕她已经想方设法提供了里面之人一些助力,但最终还是解封并苏醒真正还是得靠里面的人本身。
奶 爸 至尊
如今她能够做的通通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当真只能静静等待听天由命。
不过,她相信天必定不会真想让古神一族彻底灭亡,同样,她也相信自己费尽心思,付出如此大代价所做出的努力,也必定不会成为一场空。
所以趁着这个空档,她干脆让炼仙鼎出来给她炼些需要的丹药,关键时候小鼎子靠不靠谱有没有用,就看它的了。
炼仙鼎倒是对这种临危授命并不反感,毕竟它本就为炼制而生,只要有最好的原材料,它巴不得多炼丹,炼最好的丹,自己同样也能够落下更多的好处。
所以在听完张依依的吩咐,又看过那一大堆的天材地宝之后,炼仙鼎倒是二话不说自行开始挑选给张依依这种特殊之身补精血被元气的专属丹药。
“这丹火种类还是太少了些,往后有机会你多给我留意些丹火收集起来呀。”
炼仙鼎边干活边传识张依依表达自己的意愿,它觉得自己还是太穷了一些,连丹火都只有这么几种,炼丹不方便不说,面子上也不怎么好说呀。
至于张依依现在精血元气亏成这般鬼样子,它倒是并不在意,反正这位主子一看就不是命短死得快的,只要还有口气在,过段时间便又会活蹦乱跳。
邪王霸宠:娇妃难惹
“好,等以后有空,我专程给你去收,多收一些你喜欢的满意的。”
张依依觉得自己这样的契主也是迁难的,都到了现在化仙成神了,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着养家糊口的压力,生活艰难呀。
得了这一句保证,炼仙鼎就满意了,而后也没再多说其他,安安心心先炼着张依依眼下最为需要的丹药。
虽说它自觉并不是好在意张依依的伤,反正死不了,但下意识里却是加快的速度,稳中求快的积极举动倒是早就打破了平日里炼丹的风格。
转眼三天过去,炼仙丹顺利炼出了一炉专门给张依依补充精血元气的丹药来,一炉不仅开了六枚,胡六枚通通都是极品品质,随便一枚放到仙界也是有价无市,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张依依当下便服了一枚,而后只用了一个时辰打座炼化,之前失掉了精血元气便基本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她将剩下五枚小心存放收了起来,毕竟还没有彻底补回的少数只能靠时间慢慢休养自然恢复,便是再服一枚同样的丹药也无讨于事。
不过如今这般已经很好,基本上已经不会影响到她什么。
“你这么多天材地宝,回头找个合适些的地方我分别给你再炼上一批各种用途的丹药备着,省得真到了急着救命的时候根本来不及炼制。”
炼仙鼎看着张依依还有那么多的好东西最是适合炼丹,自然心里痒痒,巴不得继续大干一场。
只不过它更加清楚,这里环境并不是太合适炼丹之所,自己也不可能再像刚刚那般动用曾经的储备能源,且有些丹药并不适合眼下仅有的几种丹火,所以还是迟些寻到合适之机再炼不迟。
“行,辛苦小鼎子了。”
张依依自然没有意见,自成有了炼仙鼎后,她也的确没有再特意为丹药操过什么心,一切自然有小鼎子这种天生天才最为合理的利用安排。
她刚刚将炼仙鼎重新收起,突然,那口已经变成血色的银棺响起一阵沉闷开棺之声。
弄月清风 蓉雪球
张依依第一时间看了过去,却见银棺的方向闪起一道强烈无比的白光,竟是亮得连她都忍不住下意识地闭了闭眼。
等她再次睁开眼时,却发现,一名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女子已然从棺材内走了出来,正站在离她十米不到的地方朝她浅浅一笑。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