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非洲酋長討論-第五百零六章 佳穎的計劃(二)閲讀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非洲酋长
“木象资本成立之初,就说目的是要跟天悦进行风险隔离——要是木象的事,什么都还听我哥的,我们啥主见都没有,那还不如直接将木象放回天悦的架构里,不要谈什么独立运营、风险隔离了!”佳颖见大家都针对她,撅起嘴说道。
“好像说的也有道理哦?!”
曹沫看向钱文瀚、丁肇强,笑着说道。
国内随着经济发展,有相当一批个人、家族积累了巨量的财富、资产,需要更系统、更专业化的管理。
说到风险隔离,国内主要还是以财务、债务风险的隔离,避免债务链条在关联企业内部不受限制的蔓延,防止发生债务危机后令这几十年积累的庞大财富在朝夕间垮塌为一地鸡毛的废墟、分文不剩。
事实上,财富、资产管理,还有一种风险更需要防范,那就是决策的风险。
倘若天悦投资、木象资本的决策权都在他一人身上,所谓的财务隔离其实是非常脆弱的,本质上无法使天悦投资、木象资本作为两个独立体系进行运营。
欧美大多数家族以基金会的形式管理家族财富,更有甚者都直接将家族成员排除在基金会管理层之外。
这么做,除了逃避高额遗产税、避免家族财富因为多个继承人的关系被不断分割、稀释外,也有防止决策风险的用意在内。
曹沫当初决定由木象资本参与对云博文娱的投资,以及这次以木象资本的名义,参与对东江证券的投资,从隔离决策风险的角度,都是不妥的。
认真说来,他除了定期拨付一定量的留存资金到木象资本外,就不应该对这些资金的投资、使用指手划脚,而他自己有意参与的投资,还是要旗下天悦投资的框架之下执行。
这样才能谈得上真正的风险隔离。
曹沫喝着茶,想了一会儿,见佳颖还撅着嘴,说道:“我接受批评,以后我不再对木象资本那边的事指手划脚了,说了由你们决策,就由你们决策——这次参与东江证券的投资,也由天悦这边负责直接参与,被你们骗过去的钱,我也不拿回来了,反正后期我就负责每年往木象拨相应的资金就可以了!”
“你早就应该有这样的自觉啊,”佳颖又愉快的抓住曹沫的胳膊说道,“不过真要搞一个庄园型民宿,拿地建设,三亿好像有点不够啊!”
“不是说了风险隔离吗?要我额外拨钱,那就得放到天悦的框架里执行;要是你们想着自己拿主意,那就得照木象自身的预算去规划投资。”曹沫说道。
“成希姐,大不了我们先拿下一块地,然后再一点点的建设,过两天也就不用羡慕他一个人躲在非洲享福了!”佳颖松开曹沫的手,跟成希坐到一块去。
“你们先建,到时候记得给我留一栋小楼,”钱文瀚想着他在西非短暂停留期间,居住在那种大面积庄园里的感觉,也心生向往,跟曹佳颖要求道,又问丁肇强,“你要不要也预订一栋小楼?”
土豪花满楼陆小凤+聊斋 李煦之
“那肯定要,我们自己搞,真就太麻烦了。”丁肇强说道。
钱文瀚、丁肇强在国内都是顶级富豪,住所都可以说是极为奢华。
像曹沫这边位于田子坊与青塘河之间闹中取静、内部极其雅致的宅院,他们也是不缺的;钱文瀚也很早就跟人联手创办津鸿会,也是为了商务会谈与休息时能有一个自己的地盘。
然而说到在风景优美之地拥有一座足够大面积、较为私人化的庄园,在土地资源紧缺以及长期以来禁止私人拥有大片土地的国内,以钱文瀚、丁肇强他们的身家跟地位,想要实现这个愿望,却也有些难度。
哪里像在卡奈姆或贝宁,随便一个稍有权势的酋长,就能坐拥成千上万亩的土地?
书唐
折中的办法,就是先买下商业用地投资建设民宿,然后以承包流转林地、耕地的方式,将周边土地承包下来进行新的园林地以及农业种植园方面的规划,使之符合大型综合性庄园的气质。
钱文瀚却不是缺钱,主要做这件事颇为麻烦。
后续的管理、运营也需要跟得上,才能保障品质,最为省捷的就是木象民宿在渎河建成民宿庄园后,他直接拿下一栋小楼,也就可以随时回归山林了。
虽说东盛地产目前也已经在做高端的文旅项目,但作为上市公司,东盛地产的文旅项目除了以盈利为核心目标外,还要保证高周转率。
也只有不追求高盈利率、不追求高周转率,注重资产稳定沉淀的木象资本,最为适合经营这种庄园型高端民宿。
这就跟钱文瀚、丁肇强现在玩艺品术、收藏艺品术,是一个尿性。
大家说着话,不觉间话题就转到渎河的山水上去了。
渎河位于新海的西南,境内有天目山余脉,丘山绵延、森林茂密,在夏季是新海及周边地市县区市民避署的良地。
虽说从新海到渎河没有直接相通的高速公路,从别地绕道,差不多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但这几年新海每逢周末假期前往渎河度假的市民越来越多。
像钱文瀚、丁肇强他们赚足钱又注重生活品质的,就没有少往渎河跑。
渎河的民宿、酒店也不少了,但真正高端的却还是缺少得很。
“你们在聊什么?”
曹雄将一兜鱼放到厨房里,走过来看这边聊得热火朝天不像是谈工作上的事,高兴的坐下来问。
“正聊到你们计划在渎河建民宿的事——我跟老丁都已经预订了一栋小楼!”钱文瀚说道。
“……”聊到这个,曹雄就两眼放光了。
曹雄刚出狱雄心壮志了一把,木象民宿起点低,但介入短租公寓市场之后,两年多时间拿下近千套房源,扩张速度不可以说不快。
曹雄也曾跟陈蓉商议着走资本扩张的套路,但曹沫在西非的投资浮出水面之后,他就迎头挨了一记“闷棍”。
曹雄中年创业,主要还是想着给儿子、女儿留点什么,弥补他这些年照顾不到的愧疚,临头发现儿子做成的事业比他想象的都要大,女儿也有比他强的商业天赋,他怎么可能在木象民宿的发展上,继续采取激进的策略?
等到正式组建木象资本,明确要更为稳健跟天悦投资进行风险隔离,避免遭遇到危机时,家族财富沦为乌有,重蹈泰华系的覆辙,曹雄的心态就更放松了。
木象资本现在是佳颖担任总裁,陈蓉当董事长,他现在除了木象民宿的日常管理外,更多的时间是练习厨技。
前些天他在后院支起一张吊网,闲时每天能从青塘河里兜几斤野鱼放水池里净养几天,然后给大家熬鱼汤喝;他现在将鱼汤面做得出神入化。
佳颖之前在渎河画了一个民宿庄园的饼,曹雄就已经将“村长”的头衔抢了过去。
“这事得赶紧整,”曹雄说道,“小希她爸明年就退二线,也盯着这事呢,都已经把副村长的头衔给讨过去了,我们准备再招募两名副村长,怎么也得先将一桌牌局给凑起来……”
“哥刚才还埋怨我不经他的同意乱花钱。”佳颖“幽怨”的说道。
“不,我可没有埋怨你乱花钱,我只是说你花钱不够快,拖拖拉拉能办成什么事,明天就把地先给买了!”曹沫果断缴械道。
他拼命赚这些钱,除了放弃不了的事业,不就是想着家人能肆意的享受人生吗?
大家哈哈一笑。
極品 小 農民 系統
接下来又聊起弗尔科夫石化接纳朗化石油注资的事。
尼兹.奥本海默最终屈服,这为最后的融资铺平了道路,接下来就是走各种审查程序,迟则半年、快则两个月就能完成注资,弗尔科夫石化将就此迈上一个新的台阶。
完成注资,与朗化石油的合作进行深度捆绑,即便不可能将奎科妥思油田的权益拿过来,但稳定且长周期的开采合作、稳定的原油供应以及几内亚湾沿岸的燃油及初级化工原料的紧缺市场,都注定弗尔科夫石化将迈上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又因为朗化石油在欧洲的背景深厚,弗尔科夫石化未来就有在法国或欧洲其他哪个国家上市的可能。
丁肇强、钱文瀚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希望借这次注资的机会,参与到弗尔科石化中去。
再世为魔
当然,丁肇强、钱文瀚这次却不是看好弗尔科夫石化股价未来有十几倍、数十倍的上涨空间——一家新生的石化公司估值三十五亿到四十亿美元已经不低了,即便将来能成功上市,估值暴涨的可能性也甚微,他们看中的还是弗尔科夫石化未来有在欧洲上市的可能。
国内外的经济学者专家都预测中国GDP今年就能超越日本,但也有无数的专家学者预测中国这种以牺牲环境以及吃人口红利的高速发展模式后劲不足,难以持续下去,随时有可能陷入停滞,从而带来更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因此国内有相当多的产业资本出海,但除了谋求更广阔的发展空间外,也不无背后有人有将资产往海外转移的心思。
即便丁肇强、钱文瀚要算得上“坚定派”,零八年遭遇严重危机也没有重创他们对国内的信心,但未雨绸缪,将一部分家族资产分散到国外,也算是不将“鸡蛋装一只篮子里”。
他们此时投资弗尔科夫石化,主要还是看到弗尔科夫石化一旦在欧洲上市,他们这部分投资就能直接在欧洲套现,从而实现资产的转移。
“我个人其实更看好国内的发展,但你们家大业大,资产进行全球配置也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曹沫说道,“朗化那边也希望能进一步降低我对弗尔科夫石化的持股,我在国内将天悦投资的一部分持股直接转让给你们,相信朗化石油不会有什么意见……最大的问题,弗尔科夫石化的估值已经审计过,不能因为我跟你们关系好,随便调低,做阴阳合同也留有法律上的风险——这样吧,你们手里有什么股权资产,可以将估值稍稍做高一些,跟天悦投资进行置换就可了。”
“我说吧,找曹沫谈合作最爽当了——他现在也家大业大,多漏点给我们也不会心痛。”钱文瀚跟丁肇强笑着说道。
“我跟老钱的投资,你也大多清楚——倘若要进行置换的话,你看中哪个?”丁肇强问曹沫。
“从继续完善天悦工业的产业版图考虑,我当然是想接手合元动力的股份,”曹沫问道,“合元动力不是计划要启动B轮融资吗?合元动力可以往上调一调融资价格,我除了参与合元动力B轮融资外,也可以跟你们置换一部分股权。”
从七十年代全球能源危机以来,在欧美国家新能源汽车发展思念就甚嚣尘上,也很早就确定了纯电动汽车的主流技术路线。
国内在相当领域的发力要比欧美晚很多,合元动力作为零五年新组建的科技企业,从成立之初就专注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以及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目前已经是国内相关领域的领先企业。
天悦工业进行电动汽车的整车技术开发,动力电池及储能系统,就是依托于合元动力的技术,双方开展合作也有一年的时间了。
和熙基金以及钱文瀚参与的东江新兴科创产业投资基金,最早零六年就介入合元动力的投资——当时的融资价格非常低,和熙基金及东江新兴科创基金仅出资五千万人民币,就各拿到合元动力的投资。
合元动力当时的估值才五亿。
垂钓之神
零八年合元动力进行A轮融资,估值增涨到十五亿。
目前合元动力正计划进行B轮融资,对外给出的估值是三十亿,但因为避免创始人团队及前两轮投资人的股权被摊太低,B轮融资也就开放10%的窗口。
这也意味着天悦投资就算拿下B轮所有的融资额外,也只能往里注资三亿人民币换得百分之十的股份而已。
更何况除了天悦之外,还有其他人看好合元动力的发展,特别是前两轮的投资人,他们有优先认购权,他们剩下来的,才轮到天悦投资跟后\进者分。
曹沫想要拿到合元动力更多的股份,最好的办法就是说服合元动力的投资人、创始人团队大幅提高融资价格,将潜在竞争者排除在外。
当然,曹沫倘若进一步能从和熙基金及东江新兴科创基金手里拿到合元动力的持股,成为合元动力第一大股东,实际上就相当于是将合元动力并入天悦工业的产业版图之中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