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一十九章 見過衆生熱推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噼里……啪啦……”
灶上锅里的水带着已经下到锅里的面,滚着沸腾着。
灶里,燃的些柴火响着些轻微的炸响声,往着灶门外,映着些火光。
站在这灶台前,廉歌拿着挑面的长筷子,再拨动了下锅里的面条。
锅里升腾起的雾气,在身前迎着面摊边还亮着那盏路灯挥洒下的些灯火萦绕着,飘散着。
面摊前,那老人坐在桌旁长凳上,望着面摊外,已经彻底昏黑下来的街道上,有些沉默。
旁边,坐在先前位置,桌旁另一侧的顾小影看了看老人,再回过头看了看正煮着面的廉歌,坐在原位上,也没说话。
……
“……小姑娘,你和这小子认识有段时间了吧。”
望着面摊外,街道上,又沉默了许久,老人再转过头,望了望正煮着面的廉歌。转回头,脸上带着些笑容,对着顾小影问了句。
“……读书的时候认识的。”
听到老人言语中的语气,顾小影有些拘谨地回答道。
“挺好的,挺好的。”
老人笑呵呵着,看着顾小影再出声说了句。
顾小影望了望老人,再望了望廉歌,坐在桌旁,愈加有些拘谨。
……
听着身后老人和顾小影的对话声,看着锅里随着水翻滚着的面,
再轻轻拿着筷子拨动了下,廉歌将筷子放到了一旁,从旁边灶台上拿了个碗,
看了眼灶台上原本就有的调料,廉歌拿着勺子,只是盛了些带着猪油渣的猪油,添了一点盐在碗底,没有再放其他调料。
回过身,廉歌拿着勺子,盛了些面汤到碗里,化开了碗里的盐和裹着油渣的猪油。
碗里溢散出些热气,迎着路边灯火飘散着,再拿着筷子,将锅里的面挑到了碗里。
……
“老人家也尝尝吧。”
端着那碗升腾着些热气的面,廉歌将那碗面,放到了老人身前,微微笑着,说了句,再在先前的位置坐了下来。
老人看了眼廉歌,点了点头,再转过头,看了看桌上摆着的,还溢散着些热气的面,伸出手,从桌上竹筒里,拿出了双筷子。
挑了挑面,老人夹起筷子没太多调味料,还是本来颜色的面条放进了嘴里。
咀嚼了下,似乎吃下了面条,老人拿着筷子,看着眼前溢散着雾气的面碗,停顿了下动作,沉默了下。
“不知道你其他厨艺怎么样,这面煮得还是差些火候。”
再转过头,老人看向了廉歌,出声说道,
“……不过,味道还不错……”
说着话,老人再沉默了下,又拿着筷子,夹起面,吃了口面。
“……能尝出百味。”
说着话,老人停下了筷子,抬起头,再望向面摊外,昏黑的街道上,再有些沉默。
……
“……还年轻那会儿,我功成之后,出外游历,准备见见苍生,以明己道。”
老人再望着昏黑的街道上,再沉默了会儿,再出声说道。
“从祖宅出,我走过不少地方,也见过不少人。”
老人话音响起,紧随着,昏暗的街道上,又再明亮起来,
盏盏路灯照亮的街道上,行人依旧熙熙攘攘,热闹着。
先前从面摊前走过的那对父子,那孩子的身影不再虚幻,正站在个小吃摊前,那父亲正给自己孩子买着些零食。
“……见到过恶人活着时,见到过好人死去后。见到过夫妇先后亡,也见到孤儿父母撒手去。见过形形色色,众生百态……”
老人话语声在面摊前响着。
面摊外,行人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依旧欢笑着。
廉歌看了眼老人,再转过视线,看向面摊外街道上,也没多说什么,只是静静听着老人的叙说。
……
鳳 棲 梧
“……初游历时,我遇到个下肢从膝盖处被截断的乞丐,他只能用手撑着,沿街乞讨,有人见他可怜,就会给他扔些铜板,每到他用手撑着,挪到城边上,就会有人把他要的钱收走,再让他又用手撑着,重新回街上……我遇到他时,他问我,为什么他父母要把他卖给人牙子,我能看到,他的父母早已经身亡。我去翻了生死簿,他的父母在卖了他过后,没几天,便饿死在了家中……”
老人望着热闹着的街道上,沉默了下,再出声说着,
“……走至一处海域之滨时,遇上个村子,村子里,村民每天日出而作,日落归家。辛勤劳作,换来一日三餐,忽然一日海上狂风大作,连着暴雨,掀翻了村子建筑,死了村里老少,少有人存活……我沿着海域之滨,再往里走,在同一日,一处连年干旱之地,终降下甘霖,百姓在雨中欣喜欢呼……”
“……一日,我走至一山野,偶遇一兵卒,他同我言,他是押送粮草,往一城中去的兵卒,同同袍押运粮草过此地时,遇山中悍匪抢夺,同袍为守粮草,已全部战亡,只余下他一人往城中报信……我往前再走,遇上了悍匪,那是群骨瘦嶙峋,饿极了的附近村人……”
“……我在一山野村落,路过一户人家门前时,见一妇人在家中等她儿归来直到身亡,我在一荒郊,见一孤寡之人正为自己掘墓……”
后宫之丑女皇后
老人说着话,再停顿了下,望着街道上,再沉默了下,
“……我见过不少众生,见过人喜,见过人悲,见过不少生死,知道喜中悲中来,明白有死才有生……”
再望着面摊外,街道上,老人再沉默下来。
街道上,行人依旧熙熙攘攘,沿着街,摆着摊,卖着些东西的摊主依旧叫卖着,吆喝着,热情着招呼着,
小孩不时追闹着跑过,大人笑着招呼着小孩,同相熟的人打着招呼,夫妇互相扶持着,说着些家长里短的话,老人同摊主询着价,同相熟的人说着儿女的事。
小孩为糖果,节日欢喜着,大人因为小孩高兴着,老人为孩子回家,一家团圆,脸上也露出着笑容。
整条街道上,热闹着,所有人都欢喜着,
“……只是……”
“……众生……”
绝世武魂 疯魔萧
老人望着行人熙熙攘攘,响着欢笑声,热闹着的街道上,再呢喃着出声说了句。
绝代狂妃,腹黑王爷傲娇妻
“……美满些不好吗?”
老人说着话,再沉默下来。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老人,再转过视线,
“我想,有些道理,老人家比我更懂。”
望着街道上,欢笑着的一道道身影,廉歌出声说了句,
“在这儿,他们也只是浑浑噩噩,按照你的剧本,重复着,过着一天又一天。”
再说了句,廉歌没再多说什么。
“……是啊……”
老人呢喃着,望着街道上的,一道道欢笑的身影,出声说着,又再沉默了下,
“……已经太久了……”
说着话,老人再沉默下来。
面摊边的路灯往下挥洒着些灯火,映着桌旁几人身影。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