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神豪從遊戲暴擊開始 愛下-第218章:私人庭院鑒賞


神豪從遊戲暴擊開始
小說推薦神豪從遊戲暴擊開始神豪从游戏暴击开始
秦峰看着韩博超那怪异的眼神,笑骂道:“你小子什么鬼眼神,我今天带你来看房子,单纯就是想表示一下感谢,你小子刚带我赚了两个亿,我回你一套房,不过分吧?”
韩博超笑了笑回应道:“峰哥,亲兄弟明算账,说实话,我对这一套房挺满意的,但你要直接送给我,我肯定不能接受,按现在沪城的房价,这套房子肯定要1亿多,这么重的礼,我不能收。”
“峰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们有事说事,要是我可以办的事情,我肯定给峰哥办得妥妥当当、漂漂亮亮。”
韩博超现在不差钱,真要买房子,在沪城这寸土寸金的地方搞个大别墅一点压力都没有。
不过对于买房子,韩博超倒不是十分感兴趣。
地产行业这二十年的野蛮生长,泡沫太大了,如果是五年前,大量购入房产那肯定是大赚的投资项目。
现在嘛,just soso。
当然,如果是刚需那还是可以入手的。
秦峰哈哈一笑,拍了拍韩博超的肩膀,笑着说道:“老弟,对我来说,这套房子也就买这放着,要不是想着送你,我都懒得来看。我想送你房子,真不是为了找你办事儿,就是想单纯的表示一下。”
“反正你不差钱,你要是喜欢这房子,你就把成本价给我,这总行了吧?”
韩博超闻言便答应了下来,他不差钱,所以不想欠秦峰的人情。
对于秦峰这套房子,他还是挺喜欢的,地段、环境都顶级的,室内装修更是高规格。
韩博超也没占秦峰的便宜,最后以1亿的价格拿下了他这套房子。
房子的事情搞完,秦峰把韩博超拉到了一处私人宅院前。
韩博超从车里走了下来,看着眼前的这处私人宅院,他不禁有点犯嘀咕:这年头,会所都这么隐蔽的吗?
这处宅院,地处偏僻,宅院看起来幽径通幽。
韩博超看向走来的秦峰,笑着说道:“峰哥,这又是什么好地方?”
秦峰看着韩博超那“你懂的”的表情,笑骂道:“你小子咋满脑子都是些男盗女娼的事情,你峰哥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人?”
韩博超无视秦峰的吐槽,回了一个“难道不是么?”的眼神。
谜情
“我跟你说哈,这地方可是正经地方,今天下午带你来开开眼界。”秦峰无视韩博超那小眼神,淡定地说道。
“咚咚咚……”
秦峰随后敲了敲紧闭的大门。
“吱……”
有些年头的大门缓缓打开,入眼的就是两个黑衣壮汉。
作为旗下有着一家专业私人安保公司的韩博超,一眼就看出了门前的两个黑衣壮汉绝非等闲之辈,绝对是业务相当出色的精锐保镖。
王 爵 的 私有 寶貝 小説
“秦先生,欢迎,张老已经在里面等您了。”一位黑衣人保镖看到秦峰后,躬身说道。
“好,带我们过去吧。”
跟在黑衣保镖的身后,韩博超和秦峰顺着青石小路左转右转,从外面看起来,这个私人宅院好似不大,但实际进来后发现,这里的面积着实是不小,在沪城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这个私人宅院里竟然布置了假山池塘,如此手笔可谓是相当的土豪。
啧啧啧,有钱人的格调果然不一样啊。
韩博超一边走一边观察宅院的情况,心里边一边感叹道。
大约走了五分钟,韩博超终于看到了这处私人宅院的住宅,也在住宅前的落地飘窗前看到了正在品茶的张老。
据秦峰介绍,这位张老可不是一般人,沪城出了名的收藏家,年轻时做的是远洋贸易,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那可都是运过弹药的猛人,张家的家族生意遍布全球,其家族产业在全球数不胜数,财力惊人。
张老从一线退下来后,就开始专心玩收藏,在世界各地收了不少流去海外的文物。
张老把这些文物收回来后,并没有留在手上,而是直接以个人名义捐给了华夏博物馆。
据不完全统计,张老这些年捐给华夏国家博物馆的文物就超过两百件,价值数百亿!
当韩博超听到张老的事迹后,不由得对张老心生敬佩。
果然,真正的大佬都是默默无闻的,数百亿的文物,说捐就捐了,贼吉尔的低调。
张老在过去几十年抢救流失文物的实践之中,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展现了他令人钦佩的家国情怀。
难怪秦峰进到院子之后,就变得一本正经。
纨绔之气,瞬间就被他收起了。
“张老,让您久等了,不好意思。”秦峰一进门,就冲着张老告罪道。
张老虽然年事已高,但精气神很足,尤其是那双眼睛很亮,完全没有老年人那种浑浊感。
盛爱暖妻:霸道老公太凶猛 极品小云云
张老穿着一身质感十足的唐装,手上盘着一穿木珠手串,看上去就十分的大佬做派。
张老看了一眼秦峰和韩博超,眼神在秦峰身上一扫而过后,便集中在了韩博超身上,“小秦呐,你身边这小兄弟不简单啊。”
“张老,跟您介绍一下,这是我小兄弟,韩博超,邕城人。您老眼力劲就是好,这小子确实不简单,我跟您说……”
秦峰跟张老很熟,在茶桌坐下后,就开始巴拉巴拉地说着韩博超。
QQ炫舞原小说不就勾引么 Biie
张老听完,微微一笑,说道:“剑眉配风目,果然文武双全,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了不得了不得。”
韩博超随即起身向张老问好:“张老,今天冒昧来访,叨扰了。”
“不碍事,我这地方平时也没人来,静得慌,你们来了,倒是给我添了些生气。”张老笑着说道。
大家喝了会儿茶,秦峰主动提到:“张老,我爸听说您找到了朱耷所绘的《游鱼图》,特地让我过来求画,我能看看那副画吗?”
张老笑了笑,回应道:“画我给你准备好了,但我卖画的规矩你是懂得,虽然老秦跟我很熟,但规矩不能坏,你能不能拿走这幅朱耷所绘的《游鱼图》,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张老说完,拍了拍手,不一会儿,不远处的楼梯传来了咚咚的脚步声。
脚步声不急不缓,步频颇有规律。
韩博超闻声望去,最先入眼的,是一双白皙纤细的小腿,再往上看,则是一道玲珑般的曲线。
一名穿着旗袍的年轻女子抱着一个盒子缓缓朝着他们而来。
!!!
好漂亮的妞!
女子穿着旗袍,其婀娜的身姿,精致的锁骨,奶白如玉的肌肤,修长的美腿皆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头发自然披散在身后,其脸蛋上妆容精致,基本上是360度无死角的颜值,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甚是好看!
“张老,画拿过来了。”
“小悦,你把画展开,让小秦和小韩看看画。”张老吩咐道。
这位被张老称作小悦的女子,推过来一个画架,然后从盒子中将画拿了出来,将其在平放在画架上。
秦峰起身来到画架前,仔细观看起来。
韩博超也跟着秦峰过来看画,画中大面积的留白,上部绘制一尾瘦鱼,鱼的脊背浓墨贯穿头尾,鱼眼一笔圈成椭圆形,靠近上眼眶处以重墨点睛,是其典型的“白眼向人”画法。画面下部有几丛水草,两条小鱼嬉戏其间,更显出上面瘦鱼的孤傲高冷。
韩博超不懂画,但也能体会到这幅画的不凡之处,便小声询问道:“峰哥,这什么画啊?”
“这幅画是朱耷所绘的《游鱼图》,朱耷是清代的画家,八大山人听过吗?”
韩博超尴尬一笑,摇了摇头。
秦峰继续介绍道:“这个朱耷可是个奇人,作为明宗室后裔,朱耷身遭国亡家破之痛,一生不与清王朝合作。他性情孤傲倔强,行为狂怪,以诗书画发泄其悲愤抑郁之情。正是因此,他的很多诗词画作都富有强烈的个人色彩。这幅《游鱼图》国博专家曾评价其:画面构意造型新奇,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这幅游鱼图如今在市面上,真迹能卖到近3个亿!”
“这么贵!?”
韩博超听到这幅画的报价,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眼前这一副画竟然这么贵?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