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第539章 因爲我喜歡他啊看書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贾平安在道德坊里狂奔,突然止步,“快,去请了稳婆来!”
徐小鱼喊道:“已经去了。”
贾平安一拍脑门,“我竟然忘记了?”
早在前阵子他就交代过步骤,一旦发动,杜贺马上派人去把道德坊里的两个稳婆都请来。
他狂奔回家,一路冲进了后院。
卫无双被鸿雁和三花架着在院子里走动,前后有几个女仆在跟着保护。
卫无双见他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就笑道:“只是疼。”
苏荷在门内担忧的看着,贾平安说道:“无事,生产就是这般,在家中好好的,为夫出去一趟。”
“夫君你去哪?”
苏荷见他跑了就心慌。
“为夫去请了医官来。”
苏荷一怔,“关门了!”
卫无双止步,听着脚步声远去,突然就笑了起来。
她本是宫中的宫女,若是一切不出错的话,她将会在宫中苦熬到死的那一日,随后被人弄出去掩埋了。
这便是她可以看到的一生。
可贾平安却突然就冒了出来。
刚开始她作为命硬的监督人选被派去跟着贾平安,那时候她是害怕的。
面对一个传闻中出生时克死了高祖皇帝,重病时克死了先帝的扫把星,说不害怕是假的。
当时她怕得要命,但皇命之前,她毫无反抗的余地,只能鼓起勇气,冷着脸去了百骑。
那时的贾平安看着很好笑,整日拍邵鹏和唐旭的马屁,卫无双觉得若是不变的话,他会一直这样。
接着贾平安就在她诧异的目光中不断赢得了百骑的尊重,而在青楼……
那个家伙其实去青楼不是玩弄女人。
卫无双的嘴角微微翘起,她后来才知道,贾平安那时很慌,担心随时会被人破门而入把他带走,丢进某个寺庙里,就此暗无天日的度过一生。
所以他跟着去了青楼,用一首首名篇让自己名动一时。
要杀名士吗?
还是名满青楼的那种。
这是他的一个筹码。
这人不吭不哈的,就有了偌大的名声,那些人再想肆无忌惮的动他就难了。
卫无双就一直看着,然后小贼就喜欢戏弄她,每每激怒她,然后又笑着跑了。
那时候我为啥不用力踹他?
卫无双在想啊想……
贾平安在策马疾驰。
“站住!”
金吾卫的拦截。
贾平安勒马,“百骑贾平安,有要紧事!”
火把照着贾平安那焦急的脸。
“让路!”
马蹄声一路远去。
而在贾家,两个产婆都被请来了。
“运气好哦,今晚道德坊就贾家生产,要不然还得去外面请人。”
“是呀!”
两个产婆一到就接管了贾家的后院。
“烧热水来,另外让厨房不可停火,热水不可断了。”
曹二在前院喊道:“断了热水我就一头跳进去烫死!”
产婆都笑了笑。
她们久经沙场,一点都看不到慌张。
鸿雁说道:“郎君弄好了产房,说是用酒精杀过什么东西,干净的很。只是让你们先换衣裳,包好头,还得用酒精洗手。”
“酒精?那东西听说过,不过没啥用。”
两个产婆经验老到,对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差,有抗拒心态。
苏荷挺着大肚子主持工作,“夫君说必须如此。”
两个产婆相对一笑,“既然是武阳侯这般说,那就如此吧。”
新衣裳换上,头发包住,手消毒……
“疼!”
卫无双咬牙躺在产床上。
“疼就对了。那孩子急着要出来,宫口要开,孩子从宫口一路挤出来,整个人都要长宽些呢!”
产婆很平静的摸摸她的额头,“夫人可知晓为何要寻大屁股的女人为妻?就是因为大屁股的骨缝也大,孩子出来时大人和孩子都少受罪。”
卫无双咬牙忍着。
“夫人切勿在此刻大喊大叫,否则晚些就没了力气。”
“是呀!生孩子可是个力气活。”
“咦!没看到武阳侯呢!”
生产渐渐的开始了。
“郎君回来了。”
正在痛苦中煎熬的卫无双睁开眼睛,偏头看了一眼房门。
“无双,我请来了陈医官,你安心,定然无事。”
卫无双喘息着,“嗯!”
“竟然请了宫中的医官来?”
两个产婆不禁讶然,旋即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
面对高端同行的监督,她们必须要给自己挣个脸。
“武阳侯果真是对夫人一往情深呢!这大晚上的犯夜禁,还去了别的坊里请了医官来,此事明日定然传遍长安城。夫人好运气!”
卫无双忍着。
时光流逝。
卫无双只是闷哼,两个产婆颇为敬佩,“夫人好毅力。”
剧痛一阵阵袭来,卫无双咬着毛巾,双眸盯着屋顶。
外面贾平安在转圈。
被贾平安从家中请来的陈斯淡定的在屋里烤火,不时喝口茶,惬意的。
“武阳侯无需担心,尊夫人身子好,定然无碍。”
被关在屋里的苏荷憋不住了,“无双没惨叫,夫君,怕不是昏了。”
贾平安咬牙切齿的,若是苏荷在身前,定然狠抽一顿。
鸿雁和三花来回跑,几个女仆此刻都站在边上待命,贾平安的吩咐,不让她们此刻上。
——你们不熟悉,反而添乱!
可他骨子里担心的却不是这个。
他担心这里面会不会有别人的奸细,到时候下点药什么的。
我宫斗剧看多了……不对,我从不喜欢看宫斗剧。
是被各种聊天带歪了。
“夫人,下来走走。”
“赶紧,架着,走,走起来!”
还要走?
贾平安觉得浑身发麻。
如果无双出事了怎么办?
或是孩子生不出来咋办?
贾平安无比痛恨自己前世不是妇产科的医生!
痛心疾首的那种恨!
里面传来了卫无双的呻吟,贾平安的身体在轻轻的颤栗着。
害怕加期待。
不知过了多久,里面喊道:“差不多了,上床!”
这个声音很严厉,就像是一个先生对学生的呵斥。
“用力!”
“夫人下面什么都别管,奴说什么照做就是了。”
“就算是为皇后接生咱们也是这般说,夫人只管听令!”
“无双没惨叫!”
苏荷心乱了。
“无双,要挺住!”
贾平安的心更乱。
他想到了自己认识卫无双的那一幕幕。
刚开始听说她是命硬的,脏东西都不敢近身。
他当时在想,这不就是天煞孤星的变种吗?
很有缘啊!
一个扫把星,一个天煞孤星。
卫无双很冷漠,冷冰冰的。
贾平安这人就见不得这种冷冰冰,若是对头的话就老死不相往来。可当时他想和卫无双搞好关系,以后说不得能帮自己一把。
那时候的后宫对于贾平安来说就是个神秘的地方,卫无双就是那个神秘地方的代表。
卫无双的腿法很好,很潇洒漂亮。
他开始只是想搞好关系,可渐渐的,他有些喜欢逗弄卫无双。
伸手假装在她的肩头拂去落叶。
故意逗弄激怒她……
然后被一次次的踹。
那时候他觉得这个女孩很真。
懂的世故,但却不会用世故来主导自己的生活。
现在她成了自己的妻,此刻正在里面生孩子……
贾平安喊道:“无双,痛了就喊出来啊!”
那个憨婆娘,受委屈了不说,痛了不说,什么都自己憋着!
里面的卫无双在忍着痛用力。
“用力,看到些了。”
“夫人可要喝水?”
卫无双摇头。
她一直在想当年为何没有用力踹贾平安。
那个小贼一天贼兮兮的,手里拿着东西去拂过自己的肩头,收回来说什么你的肩头有树叶,有杂物……
可我戴着羃䍦啊!
到了百骑我才掀开羃䍦,百骑里一棵树都没有,哪来的树叶?
你当我笨吗?
可贾平安每一次都是故意逗弄她,不把木然的她惹生气了就不肯罢休。
“用力!”
产婆在喊。
卫无双在想第一次跟着贾平安去西北。
二人一张床,她一夜都在担心。
可贾平安却丝毫不乱。
他有好吃的先给我。
为了让自己穿上虎皮大氅,他宁可装硬汉……结果被冻的直哆嗦。
他的脾气其实并不好,可对我却宽容……爱屋及乌,对我一家人都如此。
其实……
卫无双拼命的眨眼。
“要出来了,夫人用力!”
卫无双双手抓紧床单。
我为何没用力踹那个小贼?
卫无双突然笑了。
因为我喜欢他啊!
“出来了!”
……
贾家添丁了。
贾平安哆嗦着问了妻子的情况,又换衣裳进去看了一眼。
“无双,是个儿子。”
卫无双疲惫的点头,看着他的双眸中多了些鲜活。
贾平安俯身,轻轻用嘴唇触碰了她满是汗水和乱发的额头,“无双,你辛苦了。”
卫无双摇摇头,“夫君。”
“嗯!”
贾平安抬头。
卫无双笑道:“那孩子定然像你。”
这隐晦的情话让贾平安斯巴达了。
这是我那不懂情趣的大老婆?
他欢喜的道:“像你!一定像你!”
他就是这般的贼兮兮,其实心中全是温柔。
卫无双笑着睡了。
贾平安出去,此刻天色还昏暗,曹二在前院得了消息,赶紧做了馎饦,两个产婆一人一碗,此刻蹲在门口吃的喷香。
“坐下吃吧?”
鸿雁在劝。
“就这么蹲着吃,香!”
孩子被安置在卧室里,两个女仆在盯着。两个产婆前阵子就在贾家开了培训班,班名就叫做‘如何带孩子’
后世这妥妥的就是月嫂高端班。
贾平安去看了一眼孩子,兴奋的不行。
回过头,他去了苏荷那边。
“夫君,我多久生?”
苏荷看着竟然有些兴奋。
“这般迫不及待?”
“无双都没惨叫就生了,定然很轻松。”
贾平安笑着催她赶紧睡觉。
“郎君!”
外面三花在叫。
贾平安出去。
三花说道:“她们吃好了。”
贾平安摸了两个锦囊。
两个产婆中的一个会留到卫无双醒来,仔细检查后才回去。
“我家中事多呢!我先回去!”
“我那小孙孙早上见不到我吃早饭都不香。”
二人相互推拒着。
“辛苦了。”
贾平安来了,一人一个锦囊。
打开一看……
“武阳侯,晚些奴留下吧!”
“放屁,说了是我留下!”
“……”
两个产婆争执了起来,最后决定都留下。
贾平安自然无所谓。
金子啊!
等他走后,两个产婆喜翻了。
“武阳侯好大的手笔,这喜钱给的也太大方了些。”
“他还有个二夫人也在待产呢!”
“那没啥说的,回头一起来。”
六街打鼓,鼓声隐隐传来。
随即宫门开。
明静到了百骑,包东已经来了,“明中官,武阳侯今日告假,请你进宫去武昭仪那边说一声,大夫人生了个儿子。”
“竟然生了?”
明静一怔,笑道:“这般喜事……”
不该有喜钱的吗?
要不免了我的百骑贷利息吧。
她一路进宫。
到了武媚那边,她说了此事。
“陛下出来了。”
李治从寝宫中出来,武媚在后面相送。
还有个小人儿跟着,打着哈欠,“阿耶……啊……”
李治回身见了,不禁就笑道:“五郎还是贪睡的时候,以后让他多睡些。”
武媚笑着应了。
李治走下台阶,见到明静就问道:“百骑何事来了这里?”
明静低头,“先前武阳侯告假,并请奴婢来昭仪这里禀告,昨夜贾家大夫人生了个儿子。”
李治哦了一声,“这是喜事,回头媚娘你做主。”
“是!”
武媚福身,李治随即远去。
这就是帝王。
随即喜悦之情就让武媚笑了起来,“竟然生了,这是大儿子,以后要承袭他的爵位,弄不好还得承袭他的学问,要慎重才是,他取了什么名字?”
大明天子传奇
“说是冥思苦想了数月,叫做贾昱。”
——贾昱(yu),第四声。
武媚想了想,“昱,光明之意。”
邵鹏赞道:“这个名字好。”
“是不错。”武媚随即令人送去赏赐的东西,“卫无双有功,让她好生养着。”
“是!”
好生养着,再接再厉。
这就是武媚的意思。
宫中的赏赐送到贾家,随后贺喜的来了不少。
各家都送了不少礼物,贾平安说了等满月再宴请。
许敬宗也来了。
“孩子如何?”
“好着呢!”
“那就好。”
许敬宗又问了些话,最后说道:“这世间邪气的东西多了去,小孩子魂魄弱,禁不起。你平日里没事在家拜拜神什么的,点几炷香,好歹把神灵哄哄……若是请个高僧来看看,那这孩子就有福气了。”
“郎君。太史令来了。”
许敬宗呆滞……
李大爷人称半仙,他来看孩子,比什么高僧都强。
“小贾!孩子如何?”
李大爷很温和。
“抱来给老夫看看。”
今日来了不少人想看孩子,贾平安担心孩子受凉,一个都没答应。可此刻却屁颠屁颠的冲进了后院。
晚些他把孩子抱出来,小心翼翼的侧身挡着微不可查的风。
“李大爷看看。”
李淳风也不接孩子,就这么定睛仔细看着。
赖上监护人:萌妻有术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抬头道:“这孩子看着颇有福气,不过……”
贾平安心中凉了半截。
李淳风接着说道:“不过这孩子老夫看着还有些桀骜之气,小贾,长大怕是少不得闯祸。”
真的假的?
贾平安觉得不能吧。
“有福气!”李淳风笑道:“其它的都不是事。”
“多谢李大爷。”
贾平安欢喜的不行,李淳风随即告辞。
许敬宗和他一起出去,突然堆笑道:“太史令,老夫家中也有孩子,能否……”
李淳风仿佛没听到,上马而去。
许敬宗站在那里,想骂人吧,可那是李半仙。
……
孩子会哭,哭起来让你不知所措。
到了晚上,贾平安早早睡下,不知何时听到孩子的哭声,就赶紧起身过去。
两个女仆轮换在照看孩子,此刻值夜的抱起贾昱,拉开尿布看了看。
“拉了!”
未来贾家的大少爷就这么被人看到了底线。
擦洗一下,换了尿布,贾平安进来,“孩子给我。”
女仆吓了一跳,“郎君,你只管睡就是了。”
这权贵家的男主人谁会熬夜来照看孩子?
家里的女仆是白养的吗?
贾平安抱起孩子,轻声哄着。
外面鸿雁起夜,看到了贾平安抱着孩子的身影映在窗户纸上,不禁痴了。
第二天早上她起来忙活完,等贾平安去上衙后,就寻了杜贺说话。
“管家,我记得你以前孩子哭闹你都不管的,只是呵斥。”
这丫头啥意思?
杜贺点头,“严父慈母,我自然不能给孩子好脸色。”
原来男人是不同的吗?
鸿雁回到后院,破天荒主动去寻了三花。
“昨夜你听没听到大郎君哭?”
三花点头,“听到了。”
这个女人寻我说话,莫非有什么用意?
三花仔细看着鸿雁,发现她有些感慨的模样。
“昨晚我起夜,出来冷飕飕的,真的后悔把马子丢在了外面。可一出来就看到了郎君抱着大郎君在哄。”
三花一怔。
这不该啊!
普通人家也就罢了,可也大多是女人照看孩子,男人第二天要干活,早早就睡了。
而权贵之家就更不用说了,就三花的了解……不,就她自家的兄弟都不会晚上照看孩子。
“郎君真的不想是权贵呢!”鸿雁很迷惑,“三花,你说郎君为何这般呢?”
三花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
鸿雁说道:“不过郎君这样真的……像是个男儿。”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