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笔趣-第856章 林然的瘋狂想法推薦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大唐孽子
彭恩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血在往外流。
这种把自己的血输入到另外一个人的身体内,实在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莫名之中,两个人似乎就有了血缘关系。
“差不多了,换一个人再输一会血吧。”
九条杏香大概推算了一下彭恩的出血量,觉得不能一直输下去,别又搞出一个晕倒的病例出来了。
“没关系的,再等一会,我自己心中有数。”
“一次性输入太多的血也不见得就是好事,换我来输一点就行了。”
林然自然知道彭恩是想让他自己多输一些血,这样就可以让后面的人少输一些。
不过林然觉得完全没有必要。
输血是前无古人的做法,一次性输入过多到底会有什么后遗症,谁也不知道。
万一有什么问题,那么输入的血液越多,问题就会越严重。
“林教谕,你坐在这里。”
九条杏香直接开始给林然放血,然后快速的将彭恩手腕中的管子插到了林然的伤口上。
至于彭恩的伤口,自然有其他人帮忙处理。
就这样过了一刻钟,孙思邈惊喜的说道:“病人的脉搏变强了!杏香,看来你这个输血的方案,开始奏效了啊。”
“楚王殿下的医术,听起来天马行空,但是总能出其不意的起到非常好的效果呢。”
九条杏香自然不好意思把输血的方案揽在自己头上。
再说了,她如今已经算是功成名就了,对于荣誉的追求已经不是那么强烈了。
“放血治疗,输血治疗,两种看起来完全相反的疗法,居然都能够起到各自特别的作用,实在是太奇妙了。”
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巢琼总算是敢搭腔了。
真要说起来,今天这个局面跟她是脱不了干系的。
当然,柳三郎甩出来的锅,大家自然是不接的。
“嗯,这两个手法跟我们现在的外科手术相结合起来,一定可以起到非常特别的作用。”
林然以前手术的时候,也不时的碰到一些大出血的病人,虽然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但是最终却是没有挺过来。
如果可以一边做手术,一边输血,那么不少病人可能都可以得到救治。
“我看天色已经很晚了,留下两个人过来照看,其他人明天早上再过来就行了。”
眼看着局面已经开始变好,孙思邈开始安排大家回去休息。
至于外面门口的柳三郎等人,自然有严良他们负责疏散了。
“孙院长,这个时候我觉得谁回去了都睡不着,不如我们就好好的在这里看着这个病人。如果她今晚能够苏醒,那么对于我们观狮山书院医学院来说,绝对是一个非常好的研究案例。”
将心比心,九条杏香自然很清楚大家的想法。
能够待在这个蚕室里头的人,都是对医学有着非同寻常的追求的人。
睡觉?
侦探工作室
哪有新的医学知识来的有意思啊。
林然“”“师父,杏香说的对,您年纪比较大了,熬夜对身体不好,先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我们留在蚕室观察病人的变化就行。”
“那行,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孙思邈也没有客气,蚕室里头现在已经不需要自己了。
……
观狮山书院医学院附属医馆门口,大部分柳家村的村民已经回去了,只有柳三郎和祝之善在附件找了个石板坐在那里嘀咕。
“你家娘子就在里面救治,如果你提出要陪护的话,他们是没有理由拒绝的。刚刚这些人似乎又准备使用什么新的治疗方法来折腾你家娘子,你可要多一个心眼。我听说医学院的那帮人,最喜欢搜集一些尸体进行解剖,到时候别搞得你家娘子人没了,结果还要被一帮人翻来覆去的解剖,那就太丢你们柳家的脸了吧。”
今天的事情有点虎头蛇尾,祝之善自然不满意。
他还指望着搞一个大新闻出来,向自己的东家邀功呢。
不管是什么年代,干到一定的位置之后,就不是完全凭借才华和能力就能继续往上升的。
祝之善没有什么背景,如今想要成为《长安晚报》的一把手,自然只能另辟蹊径,让长孙家看到自己的价值。
“这……应该不至于吧?”
柳三郎被祝之善的话给吓到了。
虽然大唐是一个比较开放的朝代,但是也没有几个人可以接受自己的女人死了之后被一帮男人翻来覆去的拿去解剖啊。
别说是大唐,就是在后世,愿意捐献遗体的都没有几个呢。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告诉你,当年观狮山书院医学院的人,可是连挖人家坟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呢。我虽然不是郎中,但是多少也是知道一些相关的知识。就你家娘子那个情况,根本就不可能再醒过来,要不然今天下午你也不会看到那么多郎中围在她身边都束手无策。至于傍晚的时候那个九条杏香的话,我觉得只是医馆的缓兵之计,估计现在他们正在商量怎么解决这件事情呢。”
“可是外面有长安县警察署的警员盯着我们,如果我再去闹事的话,可能真的会被带到衙门里审讯呢。到时候,随便找几个理由,可能我就出不来了。”
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偏偏柳三郎前些年没有少做一些侵吞别人良田的时候,心中底气不足。
“警察署办事也是要讲究证据的,朝廷现在非常重视《大唐律》,这帮警员不敢知法犯法的。”
“要不我明天再去看看,到现在为止,也没有见那些郎中出来,想来是真的在抢救我家娘子呢。”
柳三郎被严良恐吓了一番之后,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
现在想想,今天下午自己还是太冲动了啊。
自己动的可是楚王府的产业啊,当年那长安城四害之首的名号,自己又不是没有听说过。
“明天?等过了明天,什么都晚了!”
祝之善看到柳三郎居然要退缩了,自然很不高兴。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局啊。
不过,他只是报社的写手,当事人不跳出来,他基本上没有太多的办法。
真要是被人意识到是他在背后搞鬼,估计长孙家都不见得庇护的了他。
……
蚕室里头,林然、九条杏香、契苾朵朵、彭恩、巢琼几个都没有离开。
借着四周巨大的鲸油蜡烛发出的光芒,室内就跟白天差不了多少。
“病人的脸色明显变红润,脉搏越来越有力,看来最多一个时辰,就能醒过来了。巢琼,你去安排人准备一点粥水,到时候病人醒来肯定会觉得肚子很饿。”
林然感受着病人的脉搏变化,脸上有了一丝笑容。
自己的血没有白流啊。
输血这个手术,给自己重新打开了一扇门。
以后单单研究血液,就足够花费许多学员一生的心血了吧?
血液的流动,血液的型号,血液的压力,生病和不生病的情况下血液的变化……
林然觉得有这都可以在医学院单独搞一个学科了。
“妇产科那里时不时的会有一些产后大出血的孕妇,单单上个月就有八名产妇因为出血过多而亡,我觉得可以首先在妇产科推广输血手术。”
契苾朵朵是剖腹产的高手,如今输血手术基本成功了,她首先想到的就是在妇产科进行推广。
“如果不输血就活不下去的话,那肯定是要选择输血;但是如果没有到那种危险局面,我觉得还是要慎重一些。当初楚王殿下可是说过了血型有很多种,输入的不对的话,是会发生不良反应的,到时候把原本可以活下来的病人给搞没了的话,就不大好了。”
九条杏香觉得这事还是要跟李宽再请教一番之后再进行推广,毕竟大家对于血液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
“杏香的顾虑也是有道理的,我们这段时间可以那羊羔或者其他动物来先做一做实验,看看效果怎么样,同时也跟楚王殿下请教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能够进一步的区分各种血型。”
林然心中一边想着血液研究的事情,一边想着其他的事情。
输血这事,给他带来的冲击还是挺大的。
这自己的血不足了,还可以找别人的来输。
那么自己的手要是没了,是不是也可以找别人的过来补?
或者说,那些战场上或者作坊里短手指短脚的人,是不是可以通过手术把它们接回去呢?
想到这里,林然心中变得激动起来。
前面有星辰大海等着自己发掘啊。
“没问题,楚王殿下应该很快就会回来的,到时候我再去请教一下,或者看看他有没有时间去医学院给大家再开一个医学方面的讲座。王爷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单独给医学院的学员们授课了。”
九条杏香自然不会反对林然的提议。
“确实是,楚王殿下要是能给我们开一个讲座,那就太好了。我感觉输血这个方式,一旦证明可行性,那么绝对是医学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对我们后面很多伤病的研究都会有启发性。”
“听说渭水书院这几年也在大力发展医学院的建设,如果我们能利用输血治疗方案成功实现的契机,进一步的完善外科手术的方案,那么不管是渭水书院还是曲江书院,都别想动摇我们的地位。哪怕是太医院的那帮郎中,也得甘拜下风。”
众人在那里激动的议论纷纷,不过,九条杏香却发现了林然的不对劲。
“林教谕?林教谕?”
看到林然脸上露出一副诡异的笑容,站在他身旁的九条杏香连忙叫唤了几声。
“啊?啊!”在九条杏香的拉扯下,林然总算是回过神来了。
“没什么,我们就是觉得输血这个方案,应该可以对我们很多手术方案给予一些支持和触动,让我们医学院在短时间内更上一台阶。”
九条杏香没有追问林然刚刚怎么走神了。
“你说的对,人跟人之间可以输血,这说明我们以前对血管和血液的研究还太过肤浅。人的血液循环肯定是有一些规律的,只要利用好这些规律,我觉得哪怕是断掉的手也可以重新缝合回去。”
“断掉的手都可以重新缝合回去?”
林然的这个提议,显然超出了九条杏香的想象。
自古至今,就没有听说还可以这样的啊。
“林教谕,我们可以找一只羊羔做实验,看看断掉的腿重新缝合上去之后,能不能恢复使用。”
彭恩虽然觉得林然的想法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却是很愿意去试一试。
“估计没有那么简单!”九条杏香显得比较保守,“我们现在的缝合,基本上只是把表皮缝合在一起,但是这样的情况下,断掉的部位的血液流通是否顺畅,其实是个问题。如果血液不能顺利的进入断掉的肢体当中,那么很快断肢就会坏死,手术就算是失败了。”
“如果我们把主要的血管也进行缝合呢?那是不是可以解决你说的血液循环的问题?”
林然的话,让九条杏香无话可说。
“估计也是要看情况,像是人头落地了,那么肯定是缝合不上去的;但是手指断了的话,可不可以缝合就要试一试了。”
众人纷纷发表自己的意见,全然没有注意到病床上柳三郎的小妾已经醒过来了。
人头落地?
断肢?
输血?
缝合?
刚刚醒过来的她,睁开眼看到自己在一间密闭的房子里,再听到这些吓人的词汇,以为自己是不是去到了地狱,吓得惊叫一声,再次昏迷了。
这一次,是真的昏迷。
不过,她的这一声惊叫,不仅把她自己给吓晕了,差点也把正在热烈讨论的众人给吓到了。
“我刚才好像听到一声尖叫?”
契苾朵朵将信将疑的说了一句话,她不是很确定是不是刚刚讨论的太热烈,产生了幻觉。
巢琼:“我好像也听到了一声惊叫!”
彭恩:“好像……我感觉好像是那个手术台上发出的声音。”
“彭恩,你别吓人啊,昏迷不醒的人怎么会发出惊叫?”九条杏香被彭恩说的连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嗯?”
林然没有说话,而是向前几步,给病人号起了脉。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输血手术,初步成功了,病人刚刚应该醒过来了,现在我给她按压一下人人中,应该很快就会苏醒。”
“啊?醒了吗?”
“难道刚才是醒了之后又吓晕了?”
战王独宠:杀手王妃千千岁
众人纷纷猜测。
好在林然没有让大家纠结多久,在他的亲自按压下,病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接下来,就看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