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一十零章 外圍之戰(上)推薦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虎牢关又叫汜水关,位于荥阳县以西,是天下著名雄关之一。
虎牢关南连嵩岳,北濒黄河,山岭交错,自成天险,加上雄关高耸,坚固异常,便形成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虽然晋军有大型火器,但这种黑火药武器毕竟不是炸药,用来爆破木制城门和泥夯的城墙可以,可对付大青石砌成的城墙就力有不逮了。
主将李纪也知道晋军铁火雷威力强大,他索性用巨石将城门堵得严严实实,就算晋军用铁火雷炸开了城门,也炸不开里面的上万斤大青石。
傍晚时分,晋军主将李冰率领七万大军兵临虎牢关城下,此时城头上号角不断,警钟敲响,李纪亲率五千守军赶到城头,迅速布防。
李纪望着远处出现的一条黑线,天气晴朗,守军居高望远,看得格外清晰,敌军应该还在十里外,但行军速度很快,不多时,一支规模庞大的军队便已出现在三里之外。
李纪倒吸一口冷气,对方至少有七八万大军,这不是简单的挑衅,这是大举进攻的架势,晋军要开始攻打河南府了吗?
李纪不知道孟津那边的情况,洛阳方向也没有任何消息,但他心里很清楚,虎牢关只能应对来自中原的军队,如果是来自身后的敌军,他们完全无法抵挡。
尤其晋军从孟津渡杀来的可能性最大。
李纪原本也是唐将,长期和藩镇作战,经验十分丰富,他从晋军进攻虎牢关的规模,便推测出晋军即将要发动的大规模战争。
但怎么办?一箭不发就放弃虎牢关退回洛阳,丢弃虎牢关的物资和粮食,显然不太现实,而继续死守虎牢关,如果晋军从后面杀来,他的军队恐怕就要全军覆灭,李纪一时陷入两难。
这时,李冰统领七万大军杀到了虎牢关下,李冰望着余晖中巍峨的虎牢关,金红色的余晖撒在城墙上,整座关城金光闪闪。
“不愧是中原第一雄关!”
李冰轻轻叹息一声,他从江南作战,一直打到青淄以及中原地区,就从来没有来过虎牢关,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座雄伟的关城。
“去给城上送信!”
城 姬 三國
李冰一声令下,一名送信士兵疾奔到城池下,张弓向城头上一箭射去。
箭杆上穿着一封信,有士兵拾到信,立刻跑去交给李纪。
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虽然虎牢关做不到伐谋,但伐交可以做到,无论如何,郭宋绝不会轻易让李冰采用最下策的攻城。
李纪接过信,顿时吓了一跳,竟然是晋王郭宋写给他的,他连忙打开信,只见信上写着:
‘朱贼倒行逆施,民心丧尽,被天下人唾之,今朱贼将死,大厦已倾,刘肖内讧,洛阳朝不保夕,崤函已平,孟津将渡,将军独守孤城,与将士何益?
朱贼之毒,必将骂名千载,将军又何必效之?
吾知将军原本唐将,不幸身陷贼营,而今投晋军,乃弃暗投明,又何必多虑?
将军乃堂堂七尺汉将,何不手提吴钩之剑,效文长之志,西征异域,收复汉室江山,泽被子孙,黄沙百战,博得生前身后之名?’
郭宋以九五之尊,亲自给李纪写这封,在李纪心中掀起了万丈波澜,这封信极为犀利深刻,先指出现实,朱泚将灭,内乱不断,你死守虎牢关对你和将士们有什么意义?
又提到朱泚将遗臭万年,你又何必与他共沉沦,背负天下骂名。
然后话锋一转,又替李纪解脱,你虽曾是唐将,但你现在投降的是晋军,和唐朝无关,其实这也是一种变相的暗示,一个新的朝代即将来临。
最后提到了他可以率军西征,征讨异族,收复汉室江山,给子孙留下荣耀,给自己留下身后之名。
但让李纪感到震惊的是,最后提到了‘效文长之志,西征异域’,文长就是刘思古的字,原来刘思古还活着,去了安西或者北庭。
李纪现在才明白晋王为什么会给自己写信,一定是刘思古推荐的,李纪的父亲李坪和刘思古同窗好友,李纪就是被刘思古推荐给朱泚,升为大将军。
李纪沉思片刻,劝降信中写得很清楚,孟津将渡,晋军果然如自己所料,将渡过孟津袭击自己身后,可以说他只有几个时辰的机会了。
李纪又望着将士们一双双期待的目光,他终于长长叹息一声,“我李纪何德何能,竟蒙晋王殿下亲自劝降,我又岂能没有自知之明。”
李纪随即下令,“竖起白旗,开城投降,不愿降者可自去!”
城头上竖起了投降白旗,士兵们搬开了堵城门大石,开城投降。
……….
就在虎牢关守军投降的同一时刻,黄河上千帆竞发,数百艘三千石的大船一次性将数万晋军运过了黄河,虽然黄河上漩涡密布,暗流湍急,但三千石的大船已经不受影响,相比上一次渡过黄河的小心翼翼,这次晋军实力更加强大。
孟津关原本有一万守军,也被调去征讨仇敬忠,先是被仇敬忠歼灭一半,最后疫病爆发,一万军队只剩下不到两千人返回,继续驻扎在孟津关,同时还在北邙山上修建了一座哨塔烽燧,如果有情况,会立刻用烽火通知洛阳。
孟津关主将名叫赵文胜,属于豹韬卫,和所有的朱泚军一样,这支孟津关的守军士气低迷,军心动荡,混一天算一天。
前段时间,将士们得到消息,朝廷决定给他们涨俸,每月从两贯钱涨到五贯钱,士兵一片欢呼,但很快他们就高兴不起来了。
俸禄涨了,但物价也跟着爆涨,尤其是米价,两天内连翻三倍,从斗米两千文涨到斗米六千文,逛一趟妓院,也从五百文涨到一贯钱,去一次酒楼,至少要花两三贯钱。
将士们的俸禄主要是用来养家,当他们的俸禄连一斗米都买不起时,让士兵们怎么接受?
赵文胜闷闷不乐地坐在大帐内喝酒吃晚饭,就在刚才,一群士兵跑来吵闹一番,要求每天的粮食供应从一斤涨到两斤,这样他们就有粮食补贴家人了。
但赵文胜怎么可能答应,不过他也不敢一口回绝,只是说要向上汇报请示。
副将梁悦见赵文胜心情不好,便给他斟满一杯酒劝道:“将军,别烦了,你就说上面不答应就是了,不过想想也是,现在粮食是多么宝贵,一天又一斤面就很不错了,还要吃两斤,换谁都不可能答应。”
赵文胜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叹口气道:“我原本是陇右军校尉,我就恨自己当时为什么跟随张庭芝投靠朱泚,当时好多兄弟都跑去河西,要是我当时去河西,我现在至少也是虎贲郎将了,后悔莫及啊!”
梁悦心中暗骂,像赵文胜这种见钱就要抢,见女人就要奸的人,若在晋军,早就死了十七八回了,还能活到今天?
梁悦心中虽然鄙视,但嘴上却安慰对方道:“将军现在混得也不差啊!左屯卫将军,从三品呢,仅次于大将军了。”
赵文胜不屑地嗤笑一声,“正一品又怎么样?封我为王又能怎么样?只剩下河南府一地的王朝,给我的封地恐怕还不到一亩。”
“这倒也是,听说天子病倒了,病情还很严重,肖家和刘家又龌龊不断,这个王朝真的维持不了多久了,我们得为自己的前途好好考虑了。”
“梁老弟,你比较容易,直接投降就是了,你没有劣迹,你不像我,我是劣迹斑斑,可以说恶行累累,我自己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不知道奸了多少女人,我是不可能投降,大不了临死前再好好疯狂一番,回洛阳杀个够,玩个够!”
这时,忽然有士兵在帐外道:“启禀将军,弟兄们发现晋军渡河!”
赵文胜大吃一惊,站起身道:“点烽火,通知洛阳!”
梁悦连忙劝道:“将军确定了再点烽火也不迟,万一不是怎么办?”
赵文胜摇摇头,“天子说过,宁可错报,也不可漏报,赶紧去点烽火!”
士兵飞奔而去,赵文胜拔剑冲了出去,梁悦盯着赵文胜的背影,神情十分复杂。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