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蓋世 起點-第一千八十五章 黑暗蔓延讀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身形高大的修罗将军,磐石般站立在偏僻石楼前,坚毅的脸上透着冷酷。
他背后,蔺竹筠所在的石楼,被一团浓郁到化不开的黑暗淹没。
黑暗内,绝寒异能疯狂涌动着,还在向外蔓延。
那种极致的暗和冷,世间罕见,超出大多数生灵的认知。
离此不远的,不少异族的八级和七级血脉战士,灵魂在颤栗。
他们的心脏脉搏跳动频率,也受到影响,变得迟缓凝滞。
费尔南德旁边,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地尸体。
有暗灵族族人,有女妖,还有几位银鳞族的战士,加正在消亡,尚未彻底死透的,炼化出躯身的天魔。
这些死者,皆因觉察出不妙,试图在蔺竹筠体内那口“暗域寒井”,拼凑搭建成功前,想提前将蔺竹筠击杀而亡。
因费尔南德的存在,导致那些人的仓促行动,胎死腹中。
待到极致的黑暗和寒流,从那石楼中的蔺竹筠体内爆发,一切都迟了。
“暗域寒能!”
星族的九星贤者贝鲁,体内拥有一座祭坛的利奥,和几位身份显赫的星族族人,后续抵达于此,顿时失声尖叫。
费尔南德站在涌动的黑暗前,眼中古井无波,仿佛不知他们的到来。
“你,你不怕?”
同样出自柯蒂斯家族的贝克,取出一个银亮锤子,做好了战斗准备。
“迟了。”
贝鲁叹息一声,抬手按住贝克的胳膊,对着他摇了摇头,说道:“费尔南德有着九级的血脉,他身后蔓延开来的暗域寒能,又能助涨他的战力。别说你了,就算是我竭尽全力,也拿他没辙了。”
利奥后退数步,一脸凝重地说:“保持距离。”
“听利奥的。”贝鲁喝道。
一众星族的族人,立即缓缓后撤,可注意力始终放在那栋石楼。
呼!
胖乎乎的周游,紧握着拂尘,陡然现身,他没有去看费尔南德,而是深深凝望着那片极致的黑暗,试探地问道:“暗域的修罗,可是降临了?”
费尔南德沉默不言。
周游微一皱眉,道:“你想艾莲娜死吗?”
费尔南德神色骤变,犹豫了一下,以沙哑粗犷的声音,开口说道:“已在过来的途中,吾王的气息,就在我身后。抱歉,什么都迟了,你们阻止不了。”
吞没他背后的那片黑暗,在此的众人,包括周游也无法窥探丝毫。
费尔南德当然是例外。
在古老的传说中,修罗族的先祖,诞生于暗域,所以修罗族的族人,和暗域有着神秘的连系。
即便是,一代代的传承下来,外界的很多修罗族族人,因自身弱小无法踏足暗域,可修罗族的血脉,和族群特性,还是让他们最容易适应暗域。
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最早的修罗,从暗域离开后,在外面开枝散叶。
在外面的星海,新一代的修罗更容易生存,能产生更多的后代。
这有利于修罗族的种族繁衍,能够让本来人丁稀少的修罗,拥有更多的人口,形成更强大的战力。
弊端就是,在外面星河诞生的修罗,变得难以适应暗域。
只有天赋强大,如艾莲娜者,等血脉进阶到一定高度,方能重返族群的故土——暗域,然后经过暗域的磨砺和淬炼,才有资格被称呼为暗域修罗。
暗域修罗,意味着更强,代表着修罗一族最精锐的力量。
费尔南德,虽然曾为一位统御很多战士的将军,但他早年的暗域磨砺,其实是失败的。
老身 聊 發 少年 狂
但,他还是熟悉暗域的严苛环境,能看到里面的场景。
他知道,此刻的石楼里面,蔺竹筠倒在自己的血泊中,一口撕裂她玄门穴窍,以她气血和灵力,拼凑而成的“井”,已经真正成形。
从那口“井”内,不断涌现出黑暗和寒能,蔺竹筠则在瑟瑟发抖。
她无力阻止,只能感受到,她所在的小小修炼室的异变。
费尔南德心底清楚,王的力量渗透进来,下一步就会有常年在暗域活动的战士,陆陆续续地,从那口“暗域寒井”钻出来。
他们的王,也会踏足千鸟界,完成此战的胜利。
费尔南德突然看向天穹,眼中闪耀出狂热的光芒,道:“真的来不及了。”
利奥变色,“千鸟界的界壁,开始产生诡异变化。”
众人相继抬头,凝望着天空,九级血脉的战士,自在境的大修,能感觉出,薄如蝉翼的千鸟界界壁,如海绵吸水般吞没着寒能。
千鸟界内部的,外域星河中的,众多的寒流被界壁吸纳。
从外界的星河去看,能发现千鸟界的界壁,正在迅速被冰冻,像是结为岩冰,整个千鸟界如在被冰封。
“快,快看!”
威尔逊所在的星河战舰,那些不够资格进入千鸟界的科尔曼家族成员,指着渐生变化的千鸟界,惊恐地尖叫。
从他们这儿,能清晰地看到,薄薄的界壁似在迅速冰冻。
威尔逊愣了半响,骇然失色,喝道:“走!立即撤离湮灭星域,以最快的速度!”
同样出自星族的亚撒,没任何的犹豫,也大声嚷嚷着,要赶紧离开。
蓬!
一位枯瘦的老叟,像是一块天外陨石般,突然落向这艘科尔曼家族的星河古舰。
他在落下的那一刻,绝大多数科尔曼家族的成员,已骨骼爆碎而亡,化作一团团血雾,甚至连惨叫都没能发出。
偌大一艘战舰,也仿佛承载不了他的降落,产生的恐怖力量,瞬间分崩解体。
他冲着威尔逊,咧开嘴嘿嘿一笑,什么话也没说。
被一件奇特铠甲,保护着脏腑体魄,没有第一时间死去的威尔逊,顿时哀嚎一声,化作一滩血水。
一纸婚约:早安娇妻
“你,你!”
亚撒指着他,结结巴巴,绝望地后退。
閃婚 蜜 愛
“一群蝼蚁。”
枯瘦的老叟,摇了摇头,于是大开杀戒。
在科尔曼家族的星河古舰之后,那些停泊在外面的,别的族群战舰,相继步入后尘,逐个被其摧毁轰灭。
一艘艘庞大的战舰,在浓烟和火焰中,纷纷坠落解体。
……
遥远的暗红大陆。
三国小驸马
虞渊的一缕缕血肉精气,顺着妖刀的刀柄,第五次进入“血狱”。
那把妖刀,从刀柄开始,血色纹路密布,还在慢慢向刀尖延伸,已铺满了三分之二。
密密麻麻的血色纹路,网格内,似充满了肉眼看不见的血色光烁。
青鸾女皇时而和孔雀王讲几句话,可她的注意力,一直在虞渊,在那把妖刀上,不曾分心太多。
忽然间,她身形微颤,黛眉轻蹙。
“千鸟界有事?”孔雀王询问。
一边持续灌注血肉精气,趁着“生命祭坛”的压制,炼化妖刀的虞渊,一心多用,也顺势看来,“你说了,千鸟界将会有巨变发生,是不是?”
“应该是了。”
陈青凰轻一点头,再仔细感知了一会儿,才以笃定的语气说:“和我相通的死亡巢穴,被一股寒能渗透影响,不再能做为‘星河渡口’使用。”
“什么意思?”虞渊愕然。
“就是说,通天商会的人,还有神魂宗的人,无法将别处‘星河渡口’的人和物,第一时间送达千鸟界。同样的,他们在千鸟界的人和物,也不可以依仗死亡巢穴,瞬间转移走。”陈青凰认真解释。
“不过……”
停了停,她神情淡然地,再次开口:“对我,并不造成影响。我想过去,依然能带着你,一息间重返千鸟界。”
黑夜 玩家
“千鸟界,可是出事了?”虞渊急道。
罗玥,温露,铜老钱,还有艾莲娜,众多和他关系紧密的人,此刻都在里头,他因陈青凰的这番话,变得揪心起来。
“早晚的事,只是没想到会那么快。”青鸾女皇也不瞒他,“商会和神魂宗,有自己的打算和布置,溟沌鲲也有。除了他们,还有修罗族,加一些未显露的力量,都在暗中谋算着。”
她望着虞渊,道:“你确信,还想回去吗?”
“我看别回去了。”
孔雀王在斑斓的妖能光幕外,听了她的这番话,都被惊的不安了。
“我也觉得,最好别回去了,这里要安全的多。”陈青凰好心建议。
……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