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貞觀憨婿 起點-第462章氣憤不已展示


貞觀憨婿
小說推薦貞觀憨婿贞观憨婿
第462章
強行 染指
韦浩到了西门外面,看着那些士兵在称着那些蝗虫,心里也是很高兴,只要能够干掉那些蝗虫,那么百姓的粮食就保住了,今年长安城这边,也不会损失那么大,
而此刻,韦浩也是能够看到很多人提着袋子继续出城去找蝗虫了,韦浩很满意,就是要这样的效果。
“韦少尹,韦少尹,皇家那边来人了,送来了十五万贯钱!”一个士兵骑马过来,对着韦浩喊道。
“哦,送来了?行,这边的事情,交给你们了,你们给我盯好了,如果百姓们不满意,我拿你们是问!”韦浩对着那些士兵说道,那些士兵连忙说不敢,韦浩则是骑马前往京兆府,
到了京兆府,此刻,库房这边已经在登记那些钱了,开始搬入仓库当中。
“夏国公好!”此刻,来了一个年轻人,韦浩一看,不认识,也不是太监?“你是?”韦浩看着他问了起来。
“夏国公,小的叫李苗,是皇室中人,在内帑这边当差,今天是皇后娘娘让我过来送十五万贯钱,还请你查收!”年轻人李苗马上笑着对着韦浩说道。
“哦,行,辛苦你了,请到里面去喝茶!”韦浩笑着点了点头。
“不用,不用,我还等着回去交差呢,多谢夏国公!”李苗连忙拱手说道。
“他们现在在核对吧?让他们核对,核对完了,我还有事情,对了,来人啊,去喊长安府县令和万年县县令过来。”韦浩对着身边的一个亲卫说道,
那个亲卫听到了,马上就带人出发了,韦浩则是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房,数钱的事情,交给下面的人去办就好了,韦浩刚刚到了办公房,李恪就过来了。
“慎庸,外面怎么回事,怎么有这么多钱?”李恪笑着进来对着韦浩说道。
“哦,对了,忘记和你说了,我昨天吹个牛,结果没想到,民部和父皇当真了,现在逼着我要修渭河大桥和灞河大桥了,没办法,只能修了!”韦浩苦笑了一下,对着李恪说道。
“什么,修渭河大桥和灞河大桥,这,能修好吗?慎庸,这个可不是开玩笑的!”李恪听到了,眼珠子都快下来了,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没事,也不是不能修,就是我可能需要花费很多精力去做这件事,所以,京兆府这边,可能就需要你多忙点了!”韦浩对着李恪笑着说道。
“真能修啊?”李恪还是有点不相信,马上盯着韦浩问道。
“当然是真能修,对了,工程这一块,你不用管,就是他们拿着条子批钱的时候,你给他们,另外,外面收蝗虫的事情,你也帮着盯着点,从昨天开始算起,收10天,贴出告示出去,让百姓去抓,有多少要多少,
另外,有关良田补贴的事情,到时候也交给你去办,主要还是长孙冲去办,你审核一番就好了,还有就是,买粮的事情,马上要收割那些稻子了,我们京兆府尽可能的多收一些粮食,万一受灾的话,我们有粮食可用,而且现在周边的那些地方啊,只要受灾,就往长安城跑,没粮食可不行!”韦浩对着李恪说了起来。
“这些没有问题,只是,灞河和渭河啊,能修吗?”李恪还是很怀疑的看着韦浩问了起来。
“能,你放心就是了,那有什么不能修的!”韦浩笑了一下说道。
“成吧,这些事情交给我,我到时候就两边跑,监察院那边,我也不能拉下了,毕竟,那边的事情也很多!”李恪点了点头说道。
“行,等会长孙冲和韦沉也会过来,我们一起说一下这个修桥的事情!”韦浩对着李恪说道,李恪点了点头,
没一会,他们两个就过来了,听到了韦浩说要修桥的事情,都是傻眼的看着韦浩,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韦浩居然要做。
“干嘛啊?”韦浩看到他们两个发呆,马上问了起来。
“这,少尹,不,不大可能吧?”韦沉想要提醒韦浩,这样的事情,可不要揽在自己身上,如果修不好,就麻烦了。
“怎么不可能,现在就是需要你们做好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我需要劳动力,正好,灞河这边靠近万年县,渭河这边是靠近长安县,你们两个人,一个人负责一座桥的后续事情,
第二件事就是打通直道,之前的直道是有渡口的,而我们现在修桥,可不能在窄的地方修,窄的地方水急水深,没办法修,而且还需要大量的砂石,所以需要重新选址,修好地方后,道路的连通,就是需要你们两个去做了,我要你们保证,一旦桥通了,路也要通,一旦这两座桥修好了,对于长安的货物运输来说,可是大喜事,这个不需要我讲你们就知道了!”韦浩坐在那里,给他们分配工作,
他们两个也是点了点头,修好了大桥,当然是好的,但是他们心里还是不相信的。
“等会你们陪我去选址,我选中了什么地方,就什么地方,后面的事情,需要你们去做,三天之内,我需要200个工人,十天之内,我需要1000个工人,当然,工钱还是很高的,整个工地,我估计最少需要两个月,最多需要三个月!”韦浩盯着他们两个说道。
“这件事交给我们,少尹,你放心,如果修好了,对于我们来说,可是大好事啊!我们也跟着沾光了!”长孙冲马上点头说道,如果真的修好了,那就太方便了。
“好,那就快点吧,现在需要抓紧时间,需要在入冬前修好!”韦浩说着就站了起来。他们两个也是点了点头。
“蜀王殿下,这里就交给你了,我先忙着大桥的事情去!”韦浩看着李恪说道。
“你放心去,这里有我!”李恪点头说道,接着看着韦浩说道:“此事,太子殿下知道吗?”
“嗯?我还没有去说,晚上吧,晚上去和他说说,这件事之前是有计划来着,但是我吹牛了,我和戴胄说了,谁知道戴胄这么着急,马上就汇报给了父皇,没办法,我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傍晚的时候,我去东宫一趟,和他说一下!”韦浩对着李恪说道,
李恪点了点头,接着韦浩就和韦沉还有长孙冲出去了。
在路上的时候,长孙冲看着韦浩,想要说话。
“慎庸啊,我有件事想要和你说说,实在是,哎,搞的我现在头疼!”长孙冲对着韦浩说道,
韦浩听到了,有点不解的看着长孙冲,还能把长孙冲搞的头疼?
“哎,现在很多商人到了县衙这边告状,说苏家那边威胁他们,要他们拿出钱财出来,这,商人告苏家,如果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我估计他们是不敢的,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也未必是背后没人,所以我很担心,那些商人是不是被人利用了,如果被人利用了,那就不好说了!”长孙冲对着韦浩说道,韦浩听到了,也愣了一下。
“这件事,我们这边也有,也是商人状告苏家,另外还有一些百姓也在状告!”韦沉也是开口说道。
“他玛德!”韦浩一听,火大了,接着对着身边的亲卫说道。
“你,去找到苏瑞,让他到渭河边上来找我,他想死是不是?”韦浩此刻忍不住了,这样搞,要出大事情的!
“慎庸,慢着!”长孙冲马上喊住了韦浩的亲卫,接着看着韦浩。
“慎庸,冷静一下,苏家,不好惹,现在听说,太子妃掌握了东宫的很多事情,而且内帑这边也是太子妃掌握的,你这样弄,恐怕会落个不好,我的意思是,什么时候你去东宫的时候,提醒太子一句,他们苏家这样搞,让我们下面不好做事情啊!”长孙冲对着韦浩解释说道。
“你说,太子是真不知道吗?太子妃就这么厉害,连这样的事情,都能够瞒过太子?”韦浩坐在马上,对着长孙冲问着。
“不知道,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现在太子妃生了嫡长子,加上也是皇上和皇后娘娘亲选的太子妃,如今掌握着内帑,你说,诶,慎庸,还是不要去找苏瑞,范不着,我爹也不让我去找,说,陛下自然会知道的,如果我们去找,那么被太子妃知道了,到时候记恨起我们来,我们可是吃不消的!”长孙冲对着韦浩说道。
“你爹这么说?”韦浩看着长孙冲问了起来。
夜舞倾城之离刹
“嗯,是这么说的,本来昨天我就想要去东宫一趟,看看能不能见到太子殿下,但是被我爹叫人给拦住了!”长孙冲点了点头,对着韦浩说道。
“你爹是什么意思,他是最支持太子殿下的,如今这样?如果你去提醒他,虽然会得罪太子妃,但是也避免了太子殿下陷入更加危险的境地,你爹没有考虑过?”韦浩盯着长孙冲问了起来,
长孙冲听到了,苦笑了起来,接着解释说道:“不瞒你说,我爹根本就不受太子的重视,加上我爹现在也是在家反省,你说,太子在乎我爹吗?”
“那还真是太子的不对了,不管你爹如何,太子都不该这样,毕竟,你爹在朝堂当中,还是有影响力的,哎!”韦浩叹气了一声,
先不说长孙无忌如何,最起码,他对长孙皇后的孩子,是真心想要扶持的,当然,也是希望保住他们长孙家一家的实力,这个是互相利用的,而李承乾这样冷落长孙无忌,有点太早了,可不算聪明。
“慎庸,别去说了,这件事,是影响不到太子的地位的,未必不是好事!”长孙冲看着韦浩说道,韦浩听到了后,点了点头,李世民也是这么和自己说的,那自己只能忍住了。
“不过,你们两个,该给那些商人主持公道,我其实很想主持的,但是,我一旦出手了,那,哈,你们知道后果的!”韦浩苦笑的说道,
长孙冲点了点头,韦浩一旦出手,东宫就要巨变,不说李承乾会被拉下来,最起码苏梅这个太子妃的地位,肯定是要下来的。
“走吧,去看看河堤去,不管那些事情了,不管了,走!”韦浩说着就一架双腿,催着马匹快速往前面走,长孙冲和韦沉两个人骑马跟上,
一直到了傍晚,韦浩他们选中了两个地方,就在这两个地方动工,
明天,韦浩要去一趟工部,从工部当中抽调官员到那两个工地去,韦浩可不会去管那些具体的事情,他要做的,就是指挥,让那些工部的官员去干活,一个是让他们学习如何用钢筋混泥土去造桥,方便他们以后能够去别的大河修桥,
另外一个就是,自己懒,管不了具体的事情,
傍晚,韦浩回城后,就让他们先回去了,自己则是直奔东宫那边,到了东宫,李承乾非常高兴,亲自过来接。
“见过太子殿下!”韦浩见到了李承乾后,非常客气的说道。
“免礼,走,我们去里面说,吃饭了没有?”李承乾高兴的问道。
名门宠婚1 喵喵吃糖
“还没有呢,不过没事,我谈完了,就回去!”韦浩笑着说道,不想在东宫吃饭,不过李承乾没有听出来,还是马上让人去准备韦浩的饭菜。
“怎么这么晚还没有吃饭?忙什么呢?还是忙着蝗虫的事情?”李承乾坐下来,对着韦浩问道。
“没有,今天过来是想要给你汇报一个事情,这个事情怪我,我也是嘴巴快了一些,还没有来得及给你汇报,就先和民部尚书说了,接着父皇知道了,就直接这么定了!”韦浩苦笑了一下,对着李承乾说道。
“什么事情啊?”李承乾笑了一下问了起来。
“修桥的事情!”韦浩接着就开始把修桥的事情和李承乾做了一个详细的说明,李承乾听到后,是震惊的不行,根本就不相信啊,但是对于韦浩的话,他又不敢不相信,他知道韦浩的本事,只要韦浩说要做的,那就一定能够做到,可不是吹牛的。
“殿下,此事怪我,没有提前和你说!”韦浩说完后,对着李承乾说道。
“这个,无妨,无妨,就是,能成?”李承乾摆了摆手,接着盯着韦浩问道。
“能成,肯定能成,就是希望殿下你不要怪罪我!”韦浩继续笑着说道,而韦浩从进来开始,就一直喊着殿下,没有喊大舅哥,现在李承乾也听出来了。
“慎庸,这,今天怎么了,怎么还生分起来了?不对啊,咱们两个,有必要生分吗?”李承乾盯着韦浩就问了起来,心里感觉韦浩是有事情,否则,韦浩不会这样。
“这个,现在是汇报公事,不能不正式吧?”韦浩苦笑了一下说道。
“那也不要这么正式啊,你弄的我都不习惯!”李承乾还是自称我,没有称孤。
“殿下,有件事,我想要和你说,但是不能说,只能你自己去查!”韦浩考虑了一下,还是提醒着李承乾。
“什么事情啊?有什么不能说的,慎庸,这个可不像你啊!”李承乾非常不理解的看着韦浩说道。
“不是,这里面吧,哎,反正我也不能多说了,父皇也警告我了,不能说,至于你自己能不能觉察到了,就看你自己了!”韦浩不能说破,
毕竟,牵扯到东宫的安稳,还是让李承乾自己去查的好,否则,到时候苏梅记恨自己,那自己就亏了。
“你,父皇都警告你了?这?行,你放心我一定查出来!”李承乾此刻心里也是很惊骇,那就不是小事情啊,是大事情的,这件事,那自己还真的要去查一下,否则,睡觉都睡不稳了。
“另外一件事呢,我想要问你?你最近忙什么呢?”韦浩说着就盯着李承乾看了起来。
“怎么了,最近都是朝堂上的事情,奏章很多,都需要我审批!”李承乾还是不懂的看着韦浩。
“哎,你不要忘记了,你是京兆府府尹,现在长安县发生了蝗灾,你是知道的,陛下昨天下午都去了西城那边看过了,而你,作为京兆府府尹,你居然没去过,你说,这样说的过去吗?父皇为何让你担任京兆府府尹?
说句难听点的话,长安城的百姓,只知道我韦浩是少尹,没几个人知道你是府尹,你是不是要时常去一趟京兆府,去一趟城外视察一下?去和百姓们见个面,让百姓知道太子殿下你,是关心百姓的,是爱护百姓的?”韦浩此刻很无语的看着李承乾,
此刻的李承乾真的是瞪大了眼珠子盯着韦浩了,接着有点失神,这个他确实是没有想到的。
“我本来以为,昨天你会去的,你没去,以为今天你会去,我去问了一下,你也没有去,长安县外面的那些农民,那也是治下的百姓,虽然你为太子,是储君,天下百姓都是你的子民,
但是,现在,你最直接的控制的百姓,就是京兆府两县的百姓,他们连你都不知道,你说,天下的百姓,谁能知道你?”韦浩继续对着李承乾说道,
李承乾听到了,马上站了起来,对着韦浩拱手鞠躬了,韦浩也是站了起来,赶紧回礼。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