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隋末之大夏龍雀》-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誰的話都不好使熱推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凤卫天牢深处,岑文本一席青衫,旁边火塘之上炭火缓缓燃烧,古名才和高福两人站在一边,另外一边几个书办,这哪里是在坐牢,实际上和崇文殿差不了多少,只是办公的地方不一样而已。
“漕帮?背后真的是弘农杨氏和长孙氏?”岑文本看着手中的文书,将其丢在一边,眉宇之间多了一丝凝重,若是一般人,他自然是不会放在心上,但杨氏和长孙氏就不一样了,两个都是皇帝最宠幸的嫔妃。
“也不算是弘农杨氏或者是长孙氏,下官查过了,只是两家的姻亲而已,杨弘礼大人的小妾秦氏,还有一个却是长孙无忌大人的姐夫王韶,是前朝的内史舍人,只是到了我大夏之后,陛下并没有用之,现在赋闲在家。”古名才解释道。
“这么说,还是陛下的连襟。”岑文本淡淡的说道:“这件事情背后和他们有关系吗?”
“这个恐怕还需要查证。”古名才苦笑道:“大人,无论是谁,这件事情都要小心一些,不过,不管怎么样,这两人手段不怎么正大光明是肯定的,朝阳门码头上的署令收了不少的钱,对漕帮运送的货物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还有一些违禁的东西,比如盐、铁等等。”
“这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运河两岸的人都是指望着运河过日子。陛下曾经说过,运河开通,有好处也有坏处,这漕帮就是坏处,他们趴在运河上吸着血。”岑文本叹息道:“陛下当初很想改漕运为海运,江左、关东世家都很反对。”
“哼,当初在前朝的时候,武皇帝开凿运河,这些人在暗中反对,前朝之所以灭亡,多是与这些人有关系,当初弃之不要的东西,现在却恨不得据为己有。真是无耻。”古名才十分不屑。
“阁老,这两个人?”高福一阵迟疑,在宫中谁最大,除掉李煜就是皇后,皇后之后,像长孙氏、萧氏都是很重要的,都是高福需要巴结的对象。
“抓。皇后和长孙娘娘都是深明大义之人,就算是有亲族犯了事情,两位娘娘也不会罔顾国法的。她们知道之后,不会说什么的。”岑文本毫不在意的说道。在大夏皇妃眼中,除掉萧氏之外,其他的皇妃几乎都是很好说话的,尤其是皇后和长孙无忧。
“是。”古名才不敢怠慢,赶紧领着凤卫冲了出去。
王韶面色俊朗,否则的话,也不会娶了长孙无忌的姐姐长孙嫣,只是他运气不好,刚刚推举为杨广的内史舍人,好歹也是正六品官员,在官场上也是有一定权力的,尤其是跟在皇帝身边,升迁更容易。只是这个内史舍人还没当几天,隋朝就灭亡了。
到了大夏的时候,李煜并没有提拔他,不顾好歹也是祁县王氏的子弟,家里的资产还是有的,一心温书,经营着家里面的生意。等到大夏迁都燕京的时候,他也来到燕京。
重生 之 官 路 商 途
此人虽然没有当官,但幸运的是身份不简单,大夏皇帝的连襟,传扬出去,可是威风的很。他将这个身份利用的淋漓尽致。在任何时代,有了身份,有了权力,就代表着有钱,甚至有的时候自己不去找,都会有人送上门来。王韶就是这样。
刚进燕京不久,就有人找上门了,说是漕帮帮主,原本他是看不上这个泥腿子的,不过是一群做苦力,运送货物的家伙而来,只是看着对方实诚,听说弘农杨氏也加入其中了,所以王韶才会加入其中,成为幕后之一。
“夫君,听说岑阁老已经下了大狱了?”长孙嫣面色红润,生的极为美貌,该凹的地放凹,该凸的地方凸,行走之间,香风席卷。
王韶扫了一眼,点点头,说道:“是有这么一回事,这次岑家可是吃了大亏了,岑阁老也是受了他侄子的连累,哼哼,那个愚蠢的家伙,那土地是那么好碰的吗?还抢别人的,没一点本事,还想着赚钱?”
“话虽然如此,但岑阁老跟随陛下多年,想来应该没什么大事才是。妾身看,不久之后应该会放出来的。”长孙嫣忍不住说道。
“哼,你真是头发长,见识短。岑文本掌控朝政十几年,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早就有人心中不服了,现在机会来了,哪里会让他继续留在朝堂之上?看着吧!不久之后,就会有人上书弹劾他了。”王韶得意洋洋的说道:“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那是因为他宫中无人。若是宫中有个娘娘支持,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认为自己活的这么滋润,归根结底,还不是因为自己娶了长孙氏,成为天子的连襟,纵横燕京,无人敢惹,甚至有人还将钱财送上门来。
长孙嫣轻皱蛾眉,看了自己丈夫一眼,忍不住说道:“夫君,虽然妹妹在宫中,可是有些事情还是不要麻烦妹妹的好,而且,妹妹未必会帮我们。”
“放心,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不该做,我心中是有数的。”王韶不在意的说道。他心中却是在冷笑,打断骨头连着筋,有些事情哪里是容易分的清楚的,看看岑文本就知道。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也是你们能乱闯的?”忽然,一阵吵闹声传来,接着就听见一阵阵脚步声,王韶面色一变,双目中喷出怒火,忍不住站起身来,朝外走去,长孙嫣心中不安也紧随其后。
夫妻两人刚刚出了正厅,站在滴水檐下,就见外面走进十几个黑衣卫士,面色森冷,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王府其他的下人都被挡在一边,不敢阻拦。
冥主 中原五百
“你们是什么人?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王韶怒斥道:“我是当今皇上的连襟,这里也是你们能闯的地方?还不与我退下。”
“王韶,我们是凤卫的,跟我们走一遭。”为首的年轻人从怀里摸出一面令牌来,一只凤凰栩栩如生,闪烁着冰冷的煞气。
“凤卫又能怎么样?不过是天子的一条狗而已。”王韶自认为心中无惧,忍不住叫嚣道:“我王韶是长孙娘娘的姐夫,虽然是一介平民,但也是陛下的连襟,是外戚,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擅闯我的府邸,去,让古名才来见我。”
“愚蠢。陛下的嫔妃也不知道有多少,你这个连襟不算什么。”为首的凤卫面色阴沉,朝后挥了挥手,就朝王韶扑了过去。
王韶虽然有些武力,但面对这些凤卫丝毫没有占据上风,很快就被凤卫擒拿,王韶一边挣扎着,一边破口大骂。
“夫人,快进宫去见长孙娘娘,我是冤枉的。”终于王韶不敌凤卫,整个人都被拖了出去,神情极为狼狈,在凤卫面前,就算关系再硬也没有任何办法,这涉及到大夏高层的颜面。
长孙嫣面色慌乱,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听了王韶的话,不敢怠慢,赶紧让身边的侍女收拾一番,就准备进宫见长孙无忧。
长孙嫣急急忙忙的换了衣服,上了马车,朝皇宫而去,她现在整个人都是六神无主,不知道如何是好,王韶虽然花心的很,但不得不承认,他能给自己优渥的生活。经历了乱世的长孙嫣知道能过上一段太平日子是何等的不容易,那遍地的尸骨仿佛就在眼前。
她不敢相信一旦王韶被杀之后,自己一个美貌少妇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或许连带着家产都会落入别人手中。长孙嫣面色阴晴不定,心中忐忑不安。
都市小说画心
”姐姐,你怎么来了?莫非家里发生什么事情了?“长孙无忧在掖庭署内见到长孙嫣,忍不住好奇的询问道。长孙晟留下的几个子女之中,长孙无忧和长孙无忌是亲兄妹,关系自然不用说了,但与长孙无逸等人关系却不怎么样,索性的是长孙嫣是女子,关系倒还可以。
“王韶他,他被凤卫抓了。”长孙嫣想到王韶顿时面有愁苦之色,双目中含着泪水,不知道如何是好。
“被凤卫锁拿?”长孙无忧听了粉脸顿时变了颜色,若是落入其他的衙门手中,长孙无忧还可以说说,但凤卫不一样,这个衙门实在是太恶心了。就是长孙无忧也不想去触碰,看着长孙嫣的模样,忍不住询问道:“王韶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情了?凤卫虽然厉害了一些,但绝对不会无故找上门。”
“这个妾身也不知道。”长孙嫣面色一红,她在家里负责美貌就可以了,哪里管到王韶到底干了一些什么事情。
“既然你也不知道,那就等消息吧!王韶只是一个平民,若不是他真的犯下什么错误,凤卫是不会抓他的。”长孙无忧摇摇头,说道:“姐姐放心,他若是没有犯错误,凤卫也不会将他怎么样的,若是犯下了错误,就算是妹妹我,也不能保他。”言下之意,若王韶没有犯什么错误,凤卫绝对不会找他麻烦的。既然找了,那肯定是犯错误了。长孙无忧也不可能为了一个犯人而触犯国法的。
“谢娘娘。”长孙嫣听了心中很失望,却又没有任何办法。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