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一百五十一章:女人心思你別猜閲讀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即使有红袖添香,佳人相伴,但有杀鬼子的执念作祟,任自强也不敢终日沉湎在温柔乡里不可自拔。
缠绵三天后终归不放心家里的剿匪大计,他安排好宋瘸子搬到南关码头铁胆武馆一事,又采购了一些美食礼物之类,随即带上大丫二丫返回刘家堡。
大丫二丫对大宅子还没新鲜够,颇有些依依不舍,还是任自强劝解道:“咱们最重要的基业不在保定府,而是在刘家堡,何况我还需要你俩去给咱们管钱呢?”
当下他虽然不怎么在乎财物,但也得有个自己放心的人总管才好。尽管大丫二丫文化水平几近于无,但从她俩管理丐帮账务上精打细算可以看出,让她俩勉强当个‘出纳’还是可行的。
再说她俩还年轻,不会的可以学。一个萝卜一个坑,让自己的女人都有正事可干,总比当个花瓶有用。同时也免得她们无所事事之下想东想西,这也是任自强汲取前人经验让后宅安宁的不二法宝。
不过他所料不及的是,大丫二丫不但颜值令他刮目相看,担当‘管家婆’以后,同样在后勤管理上也展现出非同一般的天赋,令他再无后顾之忧,这是后话。
除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正处于恋奸情热之时,还有国人根深蒂固的土地情节作祟,再有‘管家婆’的重任,大丫二丫随对大宅子再无留恋,欣然前往。
幸亏他回来了,要不然群龙无首,苦于无法联系,连个拿主意的人都没有,下面人像无头苍蝇似的都不知道该怎么干了。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任自强带队伍的不专业,没有健全的制度,职权混乱,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想一出是一出。
有交代或有前例可循的还好说,手下还不至于乱了方寸。等碰到新生事物,没有任自强点头,他们就抓瞎了,变得手足无措。
比如交代刘柱子连夜带人去挖董大疤瘌的私藏,他完成得不错。还知道用投降的土匪玩一出反间计诈开寨门,再摆出一副兵强马壮,强势碾压的气势。
基本没怎么开枪,不伤一兵一卒,就轻而易举挖到董大疤瘌的二十多万‘浮财’,又收降几十个土匪,还解救了十几名土匪的‘绑票’。
其行动有勇有谋,可圈可点,值得表扬。
但关于后续处理,因为没有任自强的主意,刘柱子处理起来就有些率性而为,毫无章法可言。。
古语有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董大疤瘌残暴不仁不说,同时还是个五毒俱全的土匪头子。
有这样的头领,那他手下投降的土匪,里面肯定良莠不齐。有恶贯满盈的,有抽大烟的,有身染花柳病的,也有老弱病残。
结果就因为任自强丢下一句要不遗余力扩大队伍,刘柱子陈三压根没想到要对投降的土匪甄别,就问了一句,
禁地死囚
“以后有喝有吃有薪水,你们愿不愿意跟我们老大混?”
土匪又不是傻子,有这样的好事还不上杆子同意,好歹先度过眼前这一关保住小命,再从长计议。
好在刘柱子陈三还有点心眼,没有贸贸然就把投降的土匪塞进队伍里,而是先关了起来,给吃给喝等任自强回来发落。
幸亏是关起来,如果和队员同吃同住同洗澡,在刘柱子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土匪身上的花柳病可是会通过接触传染的。到时候一传十十传百,还不知道闹多大乱子。
可问题是有传染病的土匪无心之下算是控制住了,但里面抽大烟的土匪由于烟瘾犯了没有大烟抽,一个个鼻涕哈拉,苦苦哀求:“爷,行行好,给口抽的吧?”
有了任自强再三告诫,刘柱子陈三自然不可能给这些抽大烟的土匪烟土过瘾,惟有置之不理。
众所周知,大烟瘾虽没‘白面’那么霸道,但一旦发作起来,同样要死要活,六亲不认。
如此一来,犯烟瘾的土匪熬不住烟瘾,在刘家堡如鬼哭狼嚎,闹得不得安宁。
刘柱子陈三是杀不敢杀,放不敢放,也被搞得头大如斗,烦不胜烦。
还有从土匪窝解救的‘人质’,没有任自强发话,他们也不知道是留是放。
同时,胡大洪把满城郭县长给的军火都送来两天了,因为任自强没交代下文,以至于他就在刘家堡傻等两天。
叶少的刁蛮小逃妻
土匪头子董大疤瘌都死透了,胡大洪也不知道拿人头去领赏,任其尸体发臭生蛆。
还有对其他土匪‘盘道’等诸如此类的问题,现在犹如钟表停摆,一下都积压起来。
因此,众人无不心急如焚,翘首以盼任自强归来主持大局。
“强哥(强爷),您总算回来了!”这一看他回来,还不等他进大门,刘柱子等一行人就飞奔着围上来七嘴八舌等他拿主意,连在大车上国色天香的双胞胎姐妹花都忽略了。
对此,任自强颇有些脸红,说一千道一万都是自己管不住裤腰带以下犯的错。
当然,他一向我行我素惯了,那可能因为这事向刘柱子等人承认错误,他拉不下那脸。
“咳咳!”他清了一下嗓子道:“好了,又不是多大的事,看把你们一个个急得,都成何体统?”
然后招手喊大丫二丫下来:“来来,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咱们这个大家庭的新成员。这是大丫二丫,你们有的见过,有的没见过,她俩以后就是咱们的财务主管。”
“咦!她们怎么长得一模一样?”哪怕任自强在侧,众人也不由自主发出一声惊呼,眼中露出惊艳之色。
“她们是大丫二丫?”和她俩极为相熟的刘柱子首先不可置信道。
“柱子兄弟好,各位兄弟好”大丫二丫落落大方拱手见礼。
“咦!还真是你俩啊,才多久没见,你们怎么变得…….”刘柱子正要上前打趣,忽见任自强面露不豫之色,素来最会察言观色的他突兀想到什么,忙不迭转变话题:“强哥,财务主管是干嘛滴?”
任自强道:“财务主管,顾名思义就是管钱的,你们以后需要用钱之类的事,都找她俩支取,就不要来烦我了。”
“明白,明白。”刘柱子等人顿时毕恭毕敬。
这帮人都是社会上摸爬滚打惯得,眼皮子活泛的一批。哪能不知道凡是能给老板管钱的,先不考虑是不是老板的枕边人,总之是老板最亲近的人就对了。
sc之胜负手
“好了,容我先去喝口水,安顿好她们,你们的事等会儿再说。”
任自强眼角一扫,已看到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兴冲冲从中院出来,忙打发走众人,示意大丫二丫跟他进院子。
“哎,思琪、美兰、雪梅,我回来了。”他笑容满面率先向迎面而来的三女招手。
边招手边向其他人颔首致意,别人都向他这位老板问好,总不能装没看见吧。
别看他此时装得像没事人一样,其实也有点倒驴不倒架强撑着的意思。毕竟贸然带大丫二丫和刘思琪等人见面,他心里还是有点毛的,有先斩后奏之嫌。
日久生情,别拿豆包不当干粮,任自强的心还没有强大到什么都不在乎的地步,你要说他不在乎她们的感受那是假的。
终极诛天传说 木下秋水
毕竟刘思琪她们经过近两个月的入世磨练,已不是当初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对家里突然增加两位女人作何感想尚未可知。
是视其为威胁呢,还是威胁呢?
“强哥!”三女齐齐一声欣喜的娇呼,不由加快了脚步。
待走到近前,目光撇到任自强身后拿着大包小包亦步亦趋的大丫二丫,三女脚步不由齐齐一顿。
一是惊讶于大丫二丫几近一模一样的长相,二来莫过于她俩不施粉黛莹莹如玉吹弹可破的脸蛋。
毕竟刘思琪等人也是逛过保定城和津门,不是没见过外面女人是什么模样,哪怕对方再是天生丽质难自弃,但比起自己被自家男人滋润过的肤质也大有不如。
作为和任自强同床共枕过并熟知他神奇之处的女人,三女也是聪明伶俐之辈,不用问也瞬间明悟他身后的两位女孩身上必定发生过和自己相同的经历,那就是被自家男人日过。
同是女人,慕然间,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心里有一种被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眼看要被别人拿走的感觉,心疼的不行。
一时间都忘了要说什么。
任自强又不会‘他心通’,除了看到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脸上的笑容一滞,压根猜不透三人的心思,他也不敢妄加猜度。
于是嘿嘿呲牙一笑,压低声音,故作不知催促道:“走走,回屋再说,院子里好多人还看着呢?”
哪怕他来自后世,他也做不出来在大庭广众之下和三女过于亲热的举动。
“哦,好好。”刘思琪三女这才回过神,忙不迭转身在前面带路。都忘了和大丫二丫打招呼,更别说帮忙拿包裹。
“唉,女人啊!”任自强再傻也明白刘思琪三人察觉到点什么,估计她们心乱了。只能无奈耸耸肩,转头示意对刘家堡大院一脸好奇的大丫二丫跟上。
看着前面三女聘婷婀娜摇曳的身姿,心里哼着,“女孩的心思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你也猜不明白,不知她为什么掉眼泪,也不知她为什么乐开怀…….”
事已至此,任自强已不作他想。他自信凭借一碗水端平的心态和对女人千般宠爱万般呵护的手段,以及自己强悍若斯的本钱,定能使后院一派和谐。
如果刘思琪六女依旧不能释怀,退一万步讲,大不了实言相告,相信她们必能了解自己不得已而为之的一番苦心。
这无关于其他,在乱世之下,惟有自己愈来愈强,才能更好保护她们不受伤害,这是傻子皆知的道理。
想到这儿,任自强念头通达,再无半点心虚。
等回到房中关上门,他当即原形毕露,当着大丫二丫的面,无所顾忌抱着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美美稀罕了一番:
“想死我了,宝贝儿!”
“呀!”猝不及防之下,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那能挣脱他如人形巨兽一般的怀抱,哪怕不好意思也只能任其轻薄。
只逗得三女三颗芳心如小鹿撞撞,香喘连连,娇羞无比才罢休。
大丫二丫对此倒是心里早有准备,几天相处下来,也知道任自强在家里对闺房之乐一贯是荒唐大胆至极,任性得很。
在家里彼此可谓坦身相对也不为过,兴之所至,想日就日,像现在仅仅亲个嘴揉几下那才哪儿到哪儿,简直是毛毛雨啦。
因此,看四人公然亲热,姐妹俩一点也不以为怪,嘻嘻娇笑着看热闹。
占足了便宜,撕掉一层遮羞布才是第一步,接下来是正式介绍:
“来来,思琪、美兰、雪梅,这是大丫二丫,她俩是双胞胎,留一根辫子的是姐姐大丫,梳两根辫子的是妹妹二丫,她俩也是我的女人,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们按年龄大小以姐妹称呼就好。”
先小人后君子,他故意撇开先来后到之分,免得刘思琪几女以后再找他论资排辈,谈规矩翻旧账。
对于人情世故为人处世方面,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明显比不上在整日在街头要饭的大丫二丫。姐妹俩心无挂碍,主动且热情大方,嘴皮子溜得一批,任自强为姐妹俩暗暗点个赞。
只见大丫二丫上前拉住刘思琪吴美兰李雪梅的手,笑容满面,话语真挚且坦诚:
“思琪姐、美兰妹子、雪梅妹子,以后咱们都是强哥的女人,是一家人啦!我们姐妹初来乍到,以后那里有做的不周之处,还请三位姐姐妹妹多多提点才是。”
估计吴美兰李雪梅还没从刚才的亲热中回过神,满面红晕,低眉顺眼点头:“嗯嗯,应该的,应该的。”
也就刘思琪作为六姐妹中的大姐大,此时稍稍能沉住气,强展欢颜:“大丫二丫两位妹妹,这是说哪里话,以后咱们姐妹齐心,好好伺候强哥才是。”
既然彼此认识了,暂时也就没任自强什么事,他把保定城买的美食和礼物从储物戒里变出来,说道:
“思琪、美兰、雪梅,我外面还有事要安排,你们先安顿好大丫二丫,等我忙完再来陪你们。”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