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7 10 月, 2020
都市小說

p0fwf都市小說 一世兵王 起點-1987章 轟殺至渣相伴-hwfa9

一世兵王
小說推薦一世兵王
铿!铿!夜幕下,井忍与桑木两人,几乎同时劈中了呼啸而来的金色长枪,像是与真正的长枪撞击在一起,发出两道脆响。
轰——旋即,巨响传出,金色长枪与井忍、桑木两人手中宝刀上的真气形成的刀芒撞击在一起,宛如炮弹爆炸,声势惊人。
两股可怕的能量风暴以碰撞点为圆心,朝着四周席卷,周围的花草树木被扫中之后,瞬间炸开。
与此同时,无论是井忍,还是桑木,都承受了一股可怕的反震力,身子不受控制地朝后退去,脚下的地砖纷纷炸开,碎渣被能量波扫中,直接化为尘埃,消失不见。
其中,井忍退了五步,才稳住身形,而桑木则是退了数十步,直到撞到古忍殿的一座房屋才停下。
“砰——”剧烈的撞击之下,那栋木质房屋的一面墙壁被撞得碎裂,而后整个房屋轰然倒塌。
“呃……”这个结果,令得井忍与桑木心中巨震。
虽然他们刚才亲眼目睹,秦风一掌拍死中村俊辅的一幕,但当他们与秦风交手过后,依然被秦风的战力所震惊!没错……是震惊!因为,在他们的认知里,武者以一敌二,无法专注精力对付其中一人,出招会有所顾忌,招式威力也会因此而下降。
而秦风刚才,先是无视井忍与桑木的攻击,强势击杀最后两名忍者,最后当井忍和桑木攻击到近前的时候才出手,同时以一敌二,却将两人震退!这……完全超出了井忍与桑木的想象!这一刻,井忍和桑木两人迅速稳住体内翻滚的气血和略显紊乱的真气、内劲的同时,瞪大眼睛,看着院子中傲然而立的秦风,那感觉仿佛在问:他的气息明明还没有半步神境强者霸主强大,为何战力这么恐怖?
没有答案。
下一刻,不等井忍和桑木从震惊中回过神,秦风的身影在院子中消失,身形如电,急速扑向了桑木。
一击震退井忍与桑木之后,秦风主动出击,要先将桑木击杀!危险!刹那间,桑木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心头被死亡的气息所笼罩!危急时刻,桑木脚下一晃,身形化作一道幻影,急速朝着一旁掠去。
闪避!面对秦风的主动攻伐,桑木不敢硬碰硬,而是选择闪避。
因为,通过刚才的交手,他知道,无论是他,还是井忍,都无法与秦风正面硬刚,只能游走,利用忍术之中的暗杀手段,彼此配合,寻找机会,将秦风击杀!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轰!桑木的身子,刚刚挪动,一道巨响传出。
巨响过后,一座金色的牢笼,从天而降,直接将桑木困在其中。
黑暗牢笼?
突如其来的一幕,令得桑木吓得肝胆俱裂!虽然他未曾前往曼谷,但通过视频观看了曼谷神战,对奥古拉斯最后击杀阎荒的画面记忆犹新,也记住了奥古拉斯的恐怖杀招——黑暗牢笼!这怎么可能?
与此同时,井忍也是一脸活见鬼的表情。
相比桑木而言,他对黑暗牢笼的印象更加深刻。
他能清晰地看到,从天而降,困住桑木的那座牢笼,与奥古拉斯当初打出的牢笼,如出一辙,唯一的区别是一个是金色,一个是黑色。
惊骇之余,井忍疯狂催动秘术,将真气、内劲运转到极致,将速度发挥到极致,急速扑向秦风。
他要阻止秦风击杀桑木!退一万步讲,哪怕他不能阻止,也可以利用秦风击杀桑木的间隙,对秦风出手!“破!”
金色牢笼之中,桑木虽然恐惧万分,但他毕竟是半步神境强者中的霸主,有着强大的武道意志。
他不甘心就这样死去,而是怒吼着,动用古忍殿的杀招,双手持刀,对着金色牢笼劈出一刀。
“轰——”桑木一刀劈出,刀芒闪耀,带着可怕的能量波动,直接将金色牢笼的一面劈开。
嗯?
这个结果,让桑木微微一怔。
显然,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容易便破掉了金色牢笼。
“小心!”
就在这时,井忍心急火燎地暴喝一声,试图提醒桑木。
然而——晚了!就当桑木劈开金色牢笼的瞬间,秦风如同鬼魅一般来到桑木的前方,双手同时挥出,呈八卦状,猛然绞杀。
阴阳拳终极杀招——阴阳杀!这一次,秦风动用了景家祖传功法的杀招。
刹那间,金色的真气从秦风的双手之中涌出,化作一个金色的磨盘,磨盘上面阴阳分隔,还有两点,宛如一副阴阳图。
桑木如梦惊醒,却已来不及躲闪,只能凭借强大的战斗本能,挥出手中宝刀,一刀斩向金色磨盘。
铿!脆响传出,桑木一刀劈中金色磨盘,但却无法像刚才一样轻易破招,相反,他手中的宝刀直接被震得扬起,差点脱手。
这一切,只因为,秦风所使用的金色牢笼是模仿奥古拉斯的杀招,只有其形,无其意,威力并不大,目的在于震慑桑木,同时阻止桑木逃走。
阴阳杀,才是他击杀桑木的招式!秦风练习阴阳拳已久,并且将阴阳拳的气血秘法和古泰拳的气血秘法融合,创出了属于自己的气血秘法。
从某种程度上说,他对阴阳拳的领悟,已远超了景家的每一个人。
而此刻,他以半步神境的境界催动,而且用真气演化出了金色磨盘,威力远非当代景家人可比,哪怕是研创这门武功的景家祖先,也未必比秦风强。
不!眼看自己没有劈开金色磨盘,桑木心中绝望的嘶吼,同时疯狂催动真气、内劲护体,试图挡住金色磨盘的绞杀,但一切都是徒劳的。
“噗——”金色磨盘瞬间将桑木淹没,摧枯拉朽地破掉了桑木的护体真气、内劲,直接将桑木绞成了一堆肉泥。
“死!”
同一时间,井忍如同鬼魅一般出现在秦风身后,身子腾空掠起,手持宝刀,刺向秦风。
人刀合一!夜幕下,他整个人像是化作了一把凶刀,带着无边的杀意,刺出了恐怖的刀意,雪白的刀刃上闪烁着漆黑的刀芒。
他如愿以偿,利用秦风击杀桑木所暴露出的破绽,刺向了秦风的后心。
这是刺杀,也是绝杀!“米粒之珠,也放光华?”
然而——秦风仿佛早已预料似的,他的身子如同螺旋似的猛然转动,同时气运丹田,一声大吼,声如惊雷炸响。
大吼出,铁拳挥!秦风的右臂随着身子的转动,猛然抡起,化作一杆大枪,刺向从背后刺杀的井忍。
盘龙枪第二式——夺命!面对井忍的背后刺杀,秦风将生死搏杀经验运用到极致,用最适合的招式迎击。
一拳轰出,真气涌动,在秦风的铁拳前化作一杆金色长枪,耀眼至极。
轰!旋即,刀枪撞击,真气炸开,再次产生了可怕的能量风暴。
风暴中心,秦风纹丝不动,脚下地面瞬间裂开,并且朝着四周蔓延,如同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
而井忍手中宝刀刀身的刀芒,瞬间变得暗淡,刀身甚至出现了弯曲,整个人被震得倒飞而出,手腕剧痛,手臂僵硬,体内气血翻滚,真气、内劲隐隐有了失控的迹象。
嗖!嗖!嗖!旋即,三道破空声响起。
井忍人在空中,左手猛然扬起,三枚手里剑从他的袖筒之中急速射出,呼啸着射向了秦风。
呼!秦风随手一挥,一道金色真气汹涌而出,准确无比地击中了三枚手里剑。
三枚手里剑瞬间碎裂,弥漫出了黑色的气体。
毒烟!三枚手里剑之中蕴含着毒烟。
这种毒烟是井忍亲手调制的,威力奇大,哪怕是半步神境强者吸入,也会中毒而亡。
毒烟翻滚,秦风屏住呼吸,再次拍出一掌,金色真气演化出一把扇子,猛的一扇,毒烟瞬间被扇得散向另外一段,无法靠近秦风。
“啪!”
与此同时,井忍的身子落地,脚下在地上一点,便如同一道黑影,急速朝着古忍殿外射去。
逃命!两招过后,井忍深深感受到了自己与秦风的差距,自知不可能击杀秦风,故而利用暗器、毒烟阻拦秦风,为自己获得逃命的机会。
“你逃得了吗?”
秦风一声冷喝,扬手打出一道真气,真气化作一支利箭,射向井忍的前方。
危险!井忍心头一震,身形一顿,避开金色利箭,然后改变方向。
然而——这一次,不等他提速,赫然看到秦风如同一座大山似的,出现在他即将逃走方向的前方,拦住了他的去路。
他,无路可逃!…………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