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5osw火熱都市言情 我想留下來-二百四十九鑒賞-6yg8h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
回去的路上,欧阳开车,萧邦坐在副驾驶,我、苟艺慧、秋源、秋彦和小宝则坐在后排。她的头一直看着窗外。这是一部新车,四五十万吧,是欧阳几个月前新换的。
七八年前,欧阳曾说过,等苟艺慧三十岁的时候,他会送苟艺慧一台宝马。可是,苟艺慧三十岁那一年,是她过得最凄惨、最不值得的一年。
“这车内饰不错啊,真皮座椅坐着就是比咱们的人造皮革的舒服哈?”萧邦往后看,看着我,笑着说。“欧阳,你这车平时谁开得多?”
“本来是买给艺慧的,她开了一次后说,不好开。说什么车太宽,听停车不方便。这不,我又捡了个大便宜。”欧阳一脸喜悦,他丝毫不知苟艺慧已经知道他在外包养小三的事情。
“慧姐?慧姐?”我喊她,“累了就靠在我肩膀上一会儿吧,到家还早呢!”
執著之愛 散漫時光
“好,谢谢你。”苟艺慧将头枕在我的肩膀上,“欧阳,车里怎么一股女人的脂粉味儿?”
“啊?”欧阳突然一惊,“有吗?”
鬼樹 月驍
“没有啊?哪有什么脂粉味?我说艺慧啊,你是不是在家闲着太无聊了,出现幻觉了?”萧邦调侃,“实在无聊的话,平时多去我家坐坐,帮着我媳妇带带孩子呗?”
“萧邦!”我大喊一声,“慧姐现在很忙的,她哪有时间啊,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培训班多亏了有慧姐在,不然,欧阳哪有那本事与每个家长保持好联络呢?”
“是嘛?”
“当然。”我又对欧阳说,“好好开车,都别再说话了,孩子们好像都犯困了。”
“你们俩带孩子们先去我家玩吧,我和温贝出去坐坐,今天他家发生的事太多了,我的脑子嗡嗡的,得好好消化下。”东了小区,欧阳、萧邦和仨孩子下车,苟艺慧坐到主驾驶上。
“多久回来,真不带我们?”
“不带,好好看孩子啊,让妈给孩子们晚饭做丰盛些,他们几个中午就没好好吃饭。”一脚油门,苟艺慧带着我来到了我们常去的餐厅。
“你和萧邦最近怎么样?”苟艺慧用开水烫了烫她的餐具。
病州奇事錄
“最近还好。”我看着苟艺慧,“菲儿的话,你别太放在心上,有可能…”
首席老公好霸道 韓小希
“你不用安慰我,我只是刚听到时候有些吃惊,他跟那个女的之间我早就知道。以前只是怀疑,不太确定,今天菲儿给我看了照片,我只是更加肯定了之前的猜测而已。”苟艺慧喝了一口水,“他常常夜不归宿,即使回家,也是后半夜。他每次都说跟朋友打牌,你觉得可信吗?”苟艺慧冷笑一声。“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慧姐,那你打算怎么办?”
“能怎么办呢?为了俩孩子,为了我父母每月的医药费,为了我那个私生子在老家能顺利拿到我每月寄过去的生活费,忍呗。”
王妃本狂妄
英雄联盟之观战系统
“可是,你这样…”
“好了,你也就当不知道这件事就好了。我是身不由己,但凡身上的担子轻一些,我也不至于任由他在外胡作非为。你说,我听到这样的消息,我能不难过吗?我当然也很心痛的,自己选的老公,一身的臭毛病,永远改不掉。可是,我得活下去啊,我目前还不能独立,我还得依附于他而活啊。刚回来的路上,我恨不得去打他一顿,我忍住了,我不能揭穿他。小贝,你能懂我吗?”
“暂时还不能懂你。几个月前,萧邦在网上跟一个女人聊暧昧,被我发现了,我当时就气的不行,本想着忍忍算了,可是忍了没俩星期,我就跟他吵起来了。”
“呵呵,”苟艺慧看着我,“你是性情中人,婚姻里是被他呵护着的。你就不要作了。”
福淡如水
“我哪有作啊?我觉得既然俩人结婚了,就要互相忠诚于对方,不能再与别的异性有暧昧,精神出轨和精神上的意淫也是对婚姻的侮辱。”
“真没想到,你竟是个如此看重婚姻和感情的女人,之前我一直一位你比我小,可能很多事情比我看得更开一些呢。那要是我家这情况,你岂不是要闹离婚?”
落慕 羽果果
“离!必须得离!还得让他净身出户。”我气愤的说。
“谁离婚谁傻。”苟艺慧笑笑,她真是个我猜不透的女人。“欧阳的价值很大,我现在要跟他离婚了,说就算他净身出户,他以后挣得也比现在我拥有的多。只要我不离婚,我就一直掌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那些小钱啊,就随他挥霍去吧只要我不让位,任凭外面的女人多嫩,嫩出水来,她不照样是见不得光的吗?男人骨子里都是小孩子,都是喜欢寻求刺激的,他喜欢我与他玩猫捉老鼠又捉不到的游戏,那我就陪他好好玩,只要钱在我手里,随他怎么作妖。”
“你就真的不在乎?不怕他在外染上什么性病?”
“在乎?我怎么会在乎一个与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人呢?”苟艺慧抿了一口眼前的水,“之前有一段时间,我不就是被他传染上性病了吗?那段时间我真是痛不欲生。”
“啊?真的啊?那你怎么没告诉我啊,我好陪你一起去看医生。”
至尊狂兵
冰儿 琼瑶
“这种丢人的家丑,有什么好说的?”
“慧姐,你变了。”
“是吗?我只是不想再像从前那般了,你说之前我是不是傻?干嘛时时刻刻都哟啊想着掌控他,与他作对呢?你看现在,我的日子多好啊,有钱又有闲,想去哪儿,一脚油门就到。”
“那秋源和秋彦呢?你也不打算好好管了吗?”
“不管,他都不管,我也不打算把所有心思都放在孩子身上。你要知道,咱们活一辈子,也就短短几十年而已,怎么潇洒怎么活吧!我可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傻了。什么整日寻寻死啊,整日争吵啊的,呵呵,不值,想想那时候的自己,都觉得很无知很愚蠢很幼稚。”
“好吧,我暂时还做不到你这样,不管孩子,单这一点,我就做不到。”
“你和我不同。你之前是干净的,萧邦也是干净的,你们的结合是正确的,你们的三观也是在一条道道上的。而我和欧阳,甚至王菲儿和许飞,我们与你们不同。他们男人会觉得我和菲儿这样的是不值得被保护、不值得被爱的。其实我和菲儿何尝不想得到一个人的全部的爱呢?不然,我们干嘛会与他们结婚呢?你说是不是?”
我点点头。
“可是,他们男人不那么想啊,他们觉得我们的第一次,没有留给他们。他们理所当然的认为我们不值得那样干净的爱。既然他给不了我纯洁又神圣的爱,那我何必再纠缠不清,再钻牛角尖儿呢?有钱就行,看在钱的份儿上,他想干嘛就去干嘛吧。”
“慧姐…”我有些心疼她。
“我知道,你心疼我,你不必心疼我,我好着呢!”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