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gvy1精彩都市异能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934章 我是被逼的分享-t945t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帮着云芷清,一起给云天顶立了个墓碑。
虽然人是咱杀的没错,但在师父面前自然是要做足了姿态的……想来师父心头也是颇为为难吧,于公于私,她都很为难。
这么看来,死了也好,正好临死前还能让我顺带刷刷早已经满格的好感度,也算是发挥余热了。
至于云天顶让方正转述给云芷清的话,方正没说。
何必说……
有些父母,真的是一辈子都不会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天堂蒜薹之歌
乖巧的孩子最可怜,因为她们没有父母疼爱而被逼着不得不乖巧,却又因为乖巧为理由,更得不到父母的疼爱。
反正师父本身就会好好照顾浅雪的,这话也不必说,你的存在本身就是师父痛苦的根源,你死了,她也许会失落,但之后就一切通透了。
超級讀者系統 漫步的烏龜
遗言是什么?我没听说过。
离开之时。
方正轻轻的握住了云芷清的小手。
冰凉,柔软,让人忍不住想要给予她更多的温暖。
“师父,抱歉。”
“没关系,你只是为了自保而已,再说,就算是我处在这个境地,我也不会有丝毫的留手,事后落寞归落寞,当时定不能留手,你最爱说的话不就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吗?我可不是那种拖拖沓沓的人。”
云芷清抿了抿嘴唇,轻声道:“只是毕竟是我的亲生父亲,看到他躺在这里,我心底多少有些失落吧……虽然很遗憾没能亲手为他入殓,但你我师徒一体,有你做也是一样的。”
方正心道还是不要亲手入殓了。
云天顶死的老惨了,尸体残缺的模样看了你肯定会不舒服的。
“对了。”
云芷清突然看向了方正,问道:“姐……浅雪她怎么样了?你没弄疼她吧?”
“一个战傀,能疼什么?”
方正脸色有些不对了,果然,对于云天顶云芷清可能仅仅只是因为血缘关系而有些落寞,但对云浅雪,她是真的还残存着关心了。
“那你把她弄脏了吗?”
方正脸色更不对劲了,脏不脏的,白色也不算脏吧。
云芷清幽幽叹息了一声,说道:“我理解的,方正,你不用担心我会责怪你,你只是为了保命而已,而且姐姐毕竟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她了,因此,虽然你占据了我亲生姐姐的身子,我也不会怪你的……我能理解……”
“师父……”
方正动容,师父有时候就是太善解人意了,一脸的我懂,我都懂,我理解,我不怪你的姿态。
让他突然觉得,其实她耍耍小性子的话,也许他会更高兴也说不定。
“等回去了把她交给我吧,让我帮她洗洗,虽然已经是战傀了,但毕竟还是我姐姐的身体,我不好让她就那么脏着……而且……”
云芷清轻轻咬着那粉嫩的樱唇,犹豫了一下,说道:“而且要是怀孕了怎么办,自古以来,还从来都没有人敢对战傀做那种事情的。”
“好……好吧。”
方正决定等会儿赶紧找个没人的地方帮云浅雪擦擦。
不然让云芷清看到了云浅雪此时的模样,怕是再如何善解人意,也非得冲过来爆揍自己一顿了。
而远处。
看到云芷清在方正的安慰之下,脸色很快恢复了正常。
盛宠豪门甜妻 三月里
乾老走过来,一脸唏嘘叹道:“我是真想云天顶这小子死,但他死了,我心头反而落寞,当年他确实聪敏,还年轻时便发现我并非一个单纯的守书人,时常半夜偷偷跑来寻我喝酒,从我手里掏了不少的道法典籍出去,当年我对你另眼相待,未尝没有几分顾年与他忘年交的情谊,他既死了,清儿你也不用难过,逢年过节,给他三柱香食就是了。”
“是。”
云芷清点头。
“走吧,我们回去,记住避开那昆仑中人,眼下玄机他虽然正与那些人谈笑正晏,但若是方正你突然出现,到时候难免尴尬,还是让中间人出面比较好。”
方正点头,说道:“正是,云天顶死前曾经与我有过对话,他请我帮他做些事情,只是我一人的话委实有些迷茫不解,不知该从何着手,恐怕还是要看看玄机爸……咳咳咳咳……玄机师伯怎么说了。”
有事情,找玄机。
方正感觉玄机对自己而言,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用的工具人了。
众人回返。
而离开之前,方正先回返了一趟异次元裂缝。
这次没有再跟人撞头,到底是昆仑内门,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
方正有很充裕的时间可以布置阵法。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看文基地】抽红包!
鷹揚三國 天上白雪
有提前补习的内容,心头早有腹稿,很快就在那异次元裂缝之上布置了一个遮掩的阵法。
虽然异次元裂缝又被别的人进出了几次,缝隙弹性更差,但将四周的五形灵气均匀中和,这样一来,任凭谁也看不出这里存在一道异次元裂缝了。
眼见神识领域也须得认真搜寻才能发现这里的不对,方正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趁着身在内门。
唤出了云浅雪,很是认真的给她擦拭干净,又涂了些消肿的药物。
他这才折返里蜀山。
众人一起回到了玄天峰上。
方正将云浅雪交给了云芷清,捎带的把云浅雪的正版手环也交给了云芷清。
这样一来也好命令些。
云芷清便拉着云浅雪的手去了姚瑾莘的住处,去帮自己的姐姐清洗去了……当时神色倒还正常,只是待得云浅雪被梳妆打扮了一番之后。
许是初初破身的缘故。
少女那苍白的脸色多出了些微血色,加上呆萌迷茫的眼眸,之前冷清淡漠的少女,此时看来竟是颇有几分可爱之感。
可云芷清看着方正的眼神已经不太对劲了……
带着些怨气。
似乎是埋怨他下手太狠,太过粗鲁了。
方正心头无语,他也没办法啊。
当时被云天顶追杀,情况那么急,又那么紧,他也来不及做太多的前戏,只能急匆匆上阵……说实话连他也未曾体会到多大的快乐。
他尚且如此,云浅雪自然也只能陪着他受罪了,虽然提前帮她按摩消肿,但伤势太重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都是云天顶的错!
云芷清也只能幽怨的狠狠瞪方正了……她毕竟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这方面,也没法帮云浅雪主持公道。
诸天大圣人 孤情君少
而玄天峰上。
昆仑三老在蜀山颇有些宾至如归的感觉。
逗留了许久。
四人已是缔结了极其深厚的交情了……玄机又将蜀山据说珍藏已有千年的玉露唤灵茶茶叶三人各自送了一两。
确实香气盈人,于修炼温养真元颇有益处。
再联想之前几人行为颇为无礼,竟然攻击蜀山派的大门……他们何其的无礼。
几人心头已是暗暗决定,到时索要赔偿,定然不能狮子大开口了。
稍稍弥补损失就成了,比起来,那该死的云天阳,那个将昆仑害至如此地步的罪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早该想到了,云天顶、云天阳……此人竟是连起名都如此的肆无忌惮,俨然不将他们这些昆仑耄老们放在眼里了。
必须要让他付出代价。
昆仑众高手化为流星雨,向着昆仑山的方向疾飞而去。
玄机这才懒懒的伸了个懒腰,回头看了姚瑾莘一眼,问道:“小莘,学到了吗?”
姚瑾莘认真的点头,说道:“学到了,师父的厚脸皮,我若是能有一半的功力,何愁蜀山不兴?”
玄机无语道:“少跟方正学那些乱七八糟的说话方式。”
“可师父,是你强行把我嫁给了阿正的,出嫁从夫,阿正说无论他要做什么,我都要听他的话。”
“你可是蜀山掌教……”
“阿正说蜀山是我的嫁妆。”
納米戰紀 鬼美人鬼美人
玄机:“…………………………”
“走吧,去看看方正回来了没,我这边算是结束了。”
他脸上露出了几分冷笑,道:“这一次,云天顶,我看你要如何躲过昆仑三老的追杀,如果你能不死在他们三个的手里,那我玄机才愿称你为我玄机的一生之敌!”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