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tfvz优美小說 高齡巨星笔趣-第848章:她的青春(三更,求全訂求月票!)熱推-o2luf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李世信有没有能力让一个人年轻三十岁呢?
其实是有的。
回颜丹就是其中最有效的一种渠道,而除了这条渠道之外,还可以通过减龄,化妆……等等手段。
只不过这些手段,除了化妆之外只能用于他自己,不能造福大众。
刚才看到吴明那落寞的表情,他心里不舒服。也就是这个时候,他才忽然想到此前在解锁了【老树又逢春】称号时,系统附赠的那个催眠术技能。
其实对于催眠这个东西,李世信是不信的。
毕竟是在红旗下长大的人,对于这种游走在科学和玄学之间的东西,他始终抱有怀疑的态度。
所以这个技能在抽出来之后,因为缺乏实验对象,所以李世信并没有使用过。
只知道这个技能和之前通过梦境学习的技能不同,是一个主动触发式技能。
不过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催眠嘛,如果真的可行,无非也就是调动人的记忆,令其陷入一种可控的梦境之内。
李世信本想着在吴明这里试试,可是看着冷不防窜进屋里的一大堆老粉,他一时间还真不怎么会玩儿了。
“你们……”
看着脸色急切的一群老粉,李世信皱起了眉头。
最强地仙 梨土
“咳咳、是张卫雨。他非得说你和老吴在房间里呆了这么久了,咳咳……“
布你们的妹!
超级近身高手
看到张耀中尴尬中透着的眉飞色舞,李世信虎起了老脸。
“出去!”
“哎。”
深渊之魂
被李世信一声呵斥,一群老粉才讪讪的从地上爬起来,冲着吴明挤了挤笑容之后出了房门。
“别理他们。内个……这个催眠啊,也是我最近看书学的一个新玩应儿。可能有用可能没用,你要不要试试?”
“咋试?”
看着李世信一本正经的模样,吴明眨了眨眼睛。
“过来,找个舒服的姿势躺好。”
门外。
见一群老粉刚刚回屋,几个小脑袋瓜从陈铂诗的房间中钻了出来。
“哎哎,他们都走了。铂诗,我们上!”
叁叁甩了甩双马尾,抬起小手对自己的姐妹们一挥。
嗜血廢後
几个小小的身影,就跟丸子一样滴溜溜的窜到了吴明的房间之前。
“过来……“
“找个舒服的姿势躺好……”
“我要开始了啊老吴……”
“世信……不会有问题吧?”
“这个……我尽量注意点儿,应该问题不大。”
神級反
(ŎдŎ;)(ŎдŎ;)(ŎдŎ;)
听到门里面的对话,依依爱爱叁叁三个小萝莉,齐齐的张大了嘴巴。
一个接着一个的捂住了前面双马尾下的耳朵。
不行了不行了,这场面,太儿童不宜了呀!
噗通……
同样听到门里面那莫名其妙对话的陈铂诗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
客房之中。
看到平台在床上,双手交叉放在肚子上的吴明,李世信默默的调出了系统技能界面。
滴!
使用【催眠术】!
目标选定;吴明。
催眠场景:强化回忆。
具体内容:语言引导开始……
按照系统的提示,李世信放柔了嗓音。
“现在,你如同一片羽毛,被轻风带起。伴随着温暖柔和的夕阳,飞向云端。你的身体没有重量,你的视线无限延长,俯视着整片大地。慢慢的,你看到了四十年前的你,正站在家门之前……”
随着李世信的那充满磁性而又无比轻柔的声音,吴明的眼皮一阵轻轻跳动。
1990年的喧嚣,逐渐在耳畔鼓噪了起来;
“有过多少往事,仿佛就在昨天,有过多少朋友,仿佛还在身边。也曾心意沉沉,相逢是苦是甜。如今举杯……嘶…滋滋滋…一生平安……谁能与我同醉,相知年年岁岁。咫尺天涯……滋…….”
“唉!大勇,你们家这电视怎么回事儿啊?!是不是天线出毛病了啊!”
“赶紧的,快点捣鼓捣鼓啊!这马上就开演啦!”
“嘿呦,我就爱听这片头曲。你们家这破电视给听稀碎。赶紧的,赶紧调调天线啊!哎呦,今天蚊子咋这么多啊?”
“你让大勇捣鼓天线你这是明天不想看电视了啊,明明呐?明明怎么还没回来呐!”
我的東北軍
站在那熟悉的门口,借着夕阳的最后一点余晖,看着院子中那早已经消失在记忆中,只属于自己少女时代的邻居们,吴明瞪大了眼睛。
她不敢相信,这间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成了楼房的小院,这辈子还能再见到。
朦胧的月亮已经高高挂在了天上,压着远处落了一半的斜阳,为这落座在胡同最深处的小院添加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
“爸,马婶儿,六叔,小成舅……”
讷讷地,她轻轻呼唤了一声。
“唉!快点快点,明明回来了,赶紧的把电视天线调一下。你爹捣鼓了一晚上,画面儿还带雪花呢。”
“啊,哦、”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粉基地】,现金/点币等你拿!
校草恋上淘气丫头 936825678
靠近妳的我
面对马婶儿的抱怨,吴明讷讷的点了点头,站到了电视机的后面。
那里,一根长长的电线攀附在直愣愣的竹竿上,将尽头的“工”字型天线送入了天空。
捧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天线杆,凭借许久未曾启动的记忆,吴明调整到了一点点的位置。
“咫尺天涯皆有缘,此情温暖人间……”
“嘿!”
随着一阵清晰的歌声从电视机中传来,小院里顿时掀起了一阵欢呼。
豪門密愛:腹黑冷少天價妻 小貓貓
“明明啊,分配的事儿怎么样了啊?”
一片出神的看着那黑白电视的目光中,马婶儿摇了摇扇子顺嘴问着。
“决没决定去哪个单位呢?你爸昨个说你想去药厂,跟那儿有什么意思啊?你这又不是没条件,去医院当个护士什么的,以后咱街坊去看病还能借借光。再说药厂里面也不好找对象啊!你想想,天天上班带个口罩,小青年小姑娘天天在一起上班都看不见彼此长啥样。听马婶儿的啊,进医院!我弟弟家那小子就在一院保卫科上班呢,回头你进了医院婶子给你拉拉线。这么好的姑娘,也不算肥水流了外人田……”
“妈!你可别给明明瞎拉格了,我二哥才二十四脑袋上都秃没毛了。往他们单位门口一戳跟个灯罩坏了就剩下灯泡的路灯似的,哪儿根汗毛能配得上咱明明啊?看你的电视得了。”
院门口,一个腰上挂着呼啦圈,一面摇一面嗑着瓜子的姑娘,出现在了门口。
看着那微胖的,没有一丝丝褶皱的圆脸,扶着天线杆的吴明笑了。
“传芳姐……你,好年轻啊。”
看着那明明已经去世,自己还参加了她的葬礼的周传芳,吴明的眼睛朦胧了。
借着月光,她看到了玻璃窗上自己的倒影。
两条粗壮的麻花辫披在肩上,身上是白色的的确良短袖。天气有些发闷,不怎么吸水的料子紧紧的贴在身上,显露出一截健康而匀称的腰肢。
玻璃上的倒影因为光线的问题不甚清晰,可是那张鼻尖冒着汗的鼻梁,却显得那么俏皮而具有活力。
一时间,吴明呆住了。
这……是我的青春啊。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