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05 12 月, 2020
都市小說

8y44y超棒的都市异能 我就是超級警察 李氏唐朝-1081、江南二橋倉庫讀書-hba61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赶上了晚饭时间,工具人何俊超,还是将高田的线索调查出来。
于是何俊超将资料整理成文件形式,发给顾晨道:“顾晨,邮件查收一下。”
“收到。”顾晨点开邮件,卢薇薇和袁莎莎立马凑到他身边。
我在商丘開三輪兒 壞蛋教主
何俊超此时伸懒腰道:“这个叫高田的人,最近的确租过一辆货车,江南市本地牌照,车牌尾号669,而且最近他在江南二桥附近的仓库活跃频繁。”
“之前高田去往小梁村的那辆货车,你没有查到踪迹吗?”顾晨问。
何俊超淡笑着回道:“那是一辆套牌车,真实牌照就是尾号为669的厢式货车,但是他租下之后,却套牌尾号为226,所以我大意了,没有追踪到。”
“难怪。”王警官闻言,也是默默点头:“这个高田有点意思,租下货车后,私自改动车牌号,看来这家伙是没少干这事,是个老手。”
“这些人都善于伪装自己,这点躲避追踪的小伎俩,你要说他们不会,那还真对不起这智商。”卢薇薇也是实话实说。
能让大家追踪困难,可见这些人在逃避追捕过程中,还是下过功夫的。
最起码知道伪装自己和车辆。
但这次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碰见的对手是顾晨。
顾晨利用自己的超强绘画功底,愣是从小梁村村民的口中,将三人当时的样貌还原出来。
可以说,顾晨的绘画功底,在此次追踪过程中,还是起到了关键作用。
尤其是帮助何俊超排查缩小了范围,否则以何俊超的工作效率,就算再快,熬通宵是肯定的。
顾晨将邮件下拉。
其中有何俊超整理的监控截图。
从截图中可以看出,在江南二桥附近的仓库附近ꓹ 的确有那辆厢式货车的存在。
而且为了更好的区别,何俊超还将两处监控截图放在一起作为对比。
“那两张监控截图看见了没?”何俊超喝着茶水ꓹ 也是不由分说道:“第一张监控截图,是我从小梁村那条道路上,根据村民提供的信息ꓹ 搜查到的厢式货车。”
“当时在路口监控位置,拍摄到的车牌尾号为226ꓹ 这是一副假车牌,是这些人故意套牌上去的。”
“而后那张监控截图ꓹ 是我在江南二桥附近的仓库拍摄到的ꓹ 依据是这个高田的租车信息,我刚才也打电话确认过,的确是高田本人租下的。”
“这样一来,把所有线索拼凑起来,基本上就是这样了。”
“干的漂亮。”感觉何俊超整理线索的能力还是不错的,至少省去了自己不少时间。
顾晨继续将邮件下拉,随口说道:“如果去小梁村诈骗的真是高田ꓹ 那就可以说明,他将改过牌照的厢式货车ꓹ 负责运输那些推销的物品ꓹ 包括床垫和马甲。”
“而他行骗的仓库就设立在江南二桥附近ꓹ 这里的仓库租金便宜ꓹ 可以日租,极大的方便了这些人随时跑路。”
“那他们要跑路之前ꓹ 最起码要将这些低价商品全部销售出去。”卢薇薇说。
顾晨默默点头:“没错ꓹ 所以在商品没有全部销售出去之前ꓹ 他们还会继续选择下个目标,直到将这些库存销售一空后ꓹ 或许他们会转战下个城市。”
“那可得堵住他们,可不能让他们给跑了。”袁莎莎此刻激动不已。
已经查到了诈骗犯信息,抓捕工作就顺利多了。
我們的熱血青春
只是已经知道诈骗犯的真实身份,就算逃到外地,也能在外地警方的配合下进行抓捕。
但是袁莎莎更希望能在江南市将这些人绳之以法。
顾晨低头看了下时间,问何俊超:“这些人目前在不在江南二桥仓库那边?”
“在啊,那是他们的据点,从监控来看,他们这些人都住在仓库。”
“那行,都别吃饭了,现在立刻进行抓捕。”顾晨站起身,对着大家点名道:“王师兄,卢师姐,小袁,丁师兄,小吴,还有小赵,小刘,小张和小高,你们跟我一起去。”
除了点名老搭档,顾晨还叫上了四名刚转正不久的三级警司。
大家立刻行动起来,开始在办公室里穿戴装备。
顾晨扣好装备后,走到何俊超身边交代道:“何师兄,你就留在办公室,负责支援。”
“没问题。”知道自己又得错过晚餐的何俊超,还是无所谓的答应道。
毕竟自己还可以吃零食,当然这其中也包括卢薇薇的零食。
大家立刻行动起来,在大院停车场,开走了一辆车牌尾号为AE86的警车和另一辆冲锋车。
此时正是下班高峰,道路有些拥堵,因此顾晨这边行动迟缓,就更需要何俊超的外围支援。
尤其需要对高田等人的具体动向进行监控。
絕色丹藥師
在一处需要等待2分钟的红灯路口,卢薇薇摸着咕咕叫的肚子道:“草率了,早知道刚才在路边买点吃的,刚才路边那头的水煮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卢薇薇,你怎么三句不离吃啊?”王警官话音刚落,自己的肚子也开始不争气了。
咕咕叫的动静,整车人都听见了。
家有小可愛
卢薇薇指着王警官哈哈大笑:“我说老王,你这打脸也够快的,要知道,现在可是晚餐时间,肚子饿不是很正常吗?”
心動55秒,唐先生的VIP愛妻
“再说了,说到吃,咱们中国可能是全世界最丰富的国家,我们有一种文化,就叫吃文化,这是其他国家都没有的。”
萌貓也逆襲 碗裏的碗
“扯淡吧?还吃文化?”王警官瞥了眼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不就是错过了刚才路边的水煮吗?至于把吃说的这么神圣吗?”
顾晨闻言,等待红灯之余,也是淡笑着说道:“王师兄你还别不信,说到吃文化,我们还真是独树一帜。”
“对嘛。”见顾晨帮自己说话,卢薇薇顿时底气十足。
王警官嘿笑着反问:“这不就是吃东西,还独树一帜?”
顾晨默默点头,笑孜孜道:“王师兄你想想看,我们是不是把谋生叫糊口?工作叫饭碗?靠积蓄过日子叫吃老本?混得好叫吃得开?”
“咦?还真有这种说法。”见顾晨如此一说,王警官也是目光一怔。
这顾晨说的并不是卢薇薇那意思啊。
卢薇薇闻言,也立马补充着道:“还有还有,还有占便宜叫吃豆腐,女人漂亮叫秀色可餐,受偏爱,受照顾,叫吃小灶。”
某美漫的幻想具現
扳起手指,卢薇薇继续补充:“还有那什么有苦难言叫吃哑巴亏,嫉妒叫吃醋,受人欢迎叫吃香。”
“然后什么收入低叫吃不饱,负担重叫吃不消,犹豫不决叫吃不准,干不成叫干什么吃的。”
“啊,反正很多啦,就感觉好像什么都离不开吃的,尤其什么负不起责任叫吃不了兜着走,打招呼叫吃了吗?”
“噗。”
闻言卢薇薇说辞,袁莎莎也是忍不住憋笑起来。
顾晨只是随口一说,但卢薇薇就能举一反三。
但凡跟吃扯上关系,卢薇薇总是兴奋不已,这点在整个刑侦队也是独树一帜。
谈话之间,大家开车逐渐来到了江南二桥附近的仓库区。
这里最早原本是一个蔬菜交易地点。
但随着江南二桥的改造工程,桥下的空间瞬间大了许多,还有了小广场。
因此这片区域,由刚开始的小菜场,逐渐发展成蔬菜批发小市场。
32號的秘密
而周围孕育而生的则是仓储。
由于江南二桥附近的仓库,大多是租借给菜农下车储存用的,因此可以日租结算。
也正是因为如此灵活的租赁方式,让高田的作案团伙看到了商机,将低价采购过来的床垫和马甲,储存在这片仓库内。
为了不打草惊蛇,顾晨将警车停在距离仓库较远的位置,而自己则带着其他警员,悄悄走向仓库区。
在来这里之前,顾晨跟大家做好了相应部署,对仓库区的两个出口做到心中有数。
这次抓捕,可以说是志在必得。
顾晨在A区入口掏出手机,拨通了何俊超电话:“何师兄,人还在吗?”
“在的,没有出去过,不过仓库具体是哪间我不清楚。”
“这没关系,我们可以通过货车来寻找。”
“那行,祝你们好运。”
了解完三名诈骗犯都还在仓库区,顾晨挂断电话,对丁警官道:“丁师兄,你带1个人守住B出口。”
“没问题。”丁警官点头附和。
顾晨随后看向吴小峰,又道:“小吴,你跟小高守在A出口,听我指挥。”
“没问题。”吴小峰也爽快答应。
顾晨一挥手:“其他人,跟我一起进去搜查。”
进入仓库区后,大家开始根据车牌尾号,开始寻找那辆厢式货车。
可以说,这边的仓库区建设还算比较规范,纵横交错,非常整齐。
因此大家只要沿着一条道往前走,左右两侧的情况,基本都能够看得清楚。
但是一轮搜查下来,大家并没有发现那辆厢式货车。
随后是纵向搜查,重点检查仓库间的狭窄通道。
然而就在大家搜查到第三条纵向通道时,卢薇薇拍了拍顾晨肩膀,指着一处方向道:“顾师弟,你快看,是不是那辆车?”
“应该是。”顾晨认得那辆车牌,依然是套牌的226,并没有换回之前的真实车牌。
左右观察一番后,顾晨开始部署交代:“王师兄,你带小袁和小赵,堵在后门。”
劍噬虛空
“没问题。”王警官默默点头,开始将小袁和小赵带走。
随后顾晨又道:“卢师姐,小刘,我们从正门进去。”
“可以。”
“没问题。”
两人也都相继点头。
屍王兇猛:妖妻,親一口
因为之前大家在系统中排查出高田,在根据高田这几天的活动轨迹来看,锁定了另外两个同伙的基本样貌。
因此抓捕行动,识别对方问题不大。
随着卷闸门的几道敲门声想起,原本安静的仓库,顿时变得有些吵闹。
“谁呀?”仓库内,传来一名中年男子的问话。
“我们是消防,例行检查。”卢薇薇说。
听闻对方是名女子,仓库内的男子似乎也放下戒心,淡淡说道:“那你等一下。”
没过多久,卷闸门忽然向上拉起。
可就在此时,中年男子却发现三名警察站在门口,顿时吓得向下一拉。
然而一切都太晚,顾晨一把拖出卷闸门底部,突然向上一提。
小刘跟卢薇薇顿时冲了进去,将男子瞬间扑倒在地上。
“不许动。”小刘一个标准擒拿,瞬间将男子压制在地上,随后掏出玫瑰金手铐。
男子顿时疼得嗷嗷直叫,不停挣扎。
见男子已被制服,顾晨和卢薇薇迅速冲进了仓库。
可奇怪的是,之前还有些动静的仓库,此刻除了被制服男子的哀嚎外,似乎变得安静起来。
从仓库摆放的货物来看,这里至少还有一百多套床垫,以及三十多件贴有马甲标识的纸箱。
另外还有各种礼品不计其数。
“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顾晨简单的验明商品后,直接对卢薇薇道:“卢师姐,赶紧把后门打开,放王师兄进来。”
“好。”卢薇薇一路小跑,将后边的小铁门打开。
王警官,小袁和小赵,瞬间也都走进了仓库。
“我的天呐,这仓库里还有这么多没卖出去的商品?那还得骗多少人?”看到这琳琅满目的商品,袁莎莎不由惊叹出声。
要知道,这些人可是利用这些低成本商品,骗取村民支付高额押金,从而卷款逃走。
可看到这些仓库存量后,袁莎莎忽然感觉,这帮人至少还能在骗连个小梁村。
“就这一个人吗?”王警官见小刘将双手反拷的男子提起,于是问了一句。
顾晨默默点头:“进来的时候,就这一个人,不过其他人肯定还在这里,因为何师兄并没有打来电话,这说明他们还藏在仓库区。”
王警官眉头一蹙,指着被擒男子道:“问问他。”
大家转身,顿时来到那名男子面前。
男子身材比较消瘦,但跟高田的样貌并不像,倒像团伙中的另一名成员。
于是顾晨直接问他:“高田在哪?”
“啊?”男子一呆,假装自己不知情:“警察同志,你在说什么?”
“别再装了,我问你高田在哪?”顾晨也并不像跟他废话。
男子却依叫苦道:“警察同志,你们这一进来就把我给抓了,我都不知道什么情况?”
“你不知道什么情况?”闻言男子说辞,卢薇薇快步走到他面前,也是调侃着道:“合着你一个星期在河山镇小梁村白待了?”
“小……小梁村?什……什么小梁村?”男子依旧装疯卖傻。
卢薇薇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举手,做出一个要打的姿势。
男子吓得向后一缩。
见没反应,又偷偷瞄了一眼。
卢薇薇直接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一下:“你这家伙,装得倒是挺像嘛,还什么小梁村,我问你,你们仓库的这些货物是怎么回事?”
“货物?”男子贼眉鼠眼的瞥了眼周围,这才又道:“这……这些是准备出售的商品啊,有什么问题吗?”
“你们涉嫌诈骗,不知道吗?”卢薇薇感觉这家伙装疯卖傻倒是有些本事,也是直接道明情况道:
“你们一共三个人,连续一星期,在河山镇小梁村做活动,说是交押金办会员,第二天再来白领商品,自己做过的事情,难道还需要我说的再明白一点吗?”
见男子默默低头,顾晨也道:“高田和另一个人在哪里?”
“我……我不知道。”男子摇头,就是不说。
顾晨瞥了眼仓库一角的三张折叠床,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
可见这三人,这些天就一直都藏匿在仓库。
可仓库内杂乱的商品,让人看着有些头疼。
顾晨利用自己的大师级观察力,开始对仓库角落各处细节展开搜查。
可以说,仓库地上的灰尘很厚,这些人虽然租住在这里,但是并没有长期居住的打算。
因此也谈不上清理仓库。
顾晨忽然发现,地上有一道深深的脚印,直接通向一堆纸箱位置。
沿着脚印,顾晨一路寻找过去,却发现脚印来到一处纸箱位置后,便不再出现。
看着纸箱外头散乱堆放的马甲,顾晨顿时明白了缘由,瞬间将自己的快拔机械警棍顺势一甩,对着纸箱戳了戳道:“是我把你揪出来?还是你自己出来?”
话音落下,纸箱纹丝不动。
听闻顾晨动静的其他警员,也都瞬间围拢过来。
此时此刻,大家相互看看彼此,都在等待纸箱的回应。
然而就在此时,纸箱内却传来一阵猝不及防的放屁闷响。
这猝不及防的动静,让大家始料未及。
然而即便是这样,纸箱却依然纹丝不动。
卢薇薇有些看不下去了,直接噗笑着说道:“我说躲在里面那个人,你的屁已经出卖了你,难道你还要准备躲到什么时候?闷在里面不臭吗?”
“呱啦!”纸箱内又是一阵异响。
围拢在纸箱外围得众人,顿时连连后退。
可能是真的憋不住了,纸箱忽然缓缓升起,一名男子捂住腹部,也是表情痛苦道:“警……警察同志,能不能让我先上个厕所再抓我?”
……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