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8zb1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 txt-第六百九十五章 抱着屍偶娃娃哭泣展示-f2dfo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
眼前,一张脸无比凄惨,眼角一边肿了,脸上还乌黑发紫。那皮开肉绽的样,的确有些恐怖,可夏萧的目光聚焦在那对清澈明亮的眼睛里,这一看就不是什么鬼,而且他想起来了,这个小女孩,简直就是儿时的黑煌!
虽然只见过黑煌的长相一次,但夏萧记得那张脸,那样的高级脸和长发不是年龄所能改变的。此时十几岁的女孩已亭亭玉立,初有美人之姿。在夏萧将她搞怪的人皮面具扯走扔掉后,她朱唇齿白的小脸上有些震惊,但还是双手作爪状,试图吓唬夏萧。
听她发出尖锐的叫声,夏萧面色冷酷,不再有半点惊慌,只是没好气的骂道:
“好玩吗?是不是觉得把我救回来又险些将我吓死很有趣?”
女孩一听,双手叉腰,问夏萧:
“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么大把年纪,还装萝莉?你有病吧!什么怪癖?”
夏萧起身,伸出脖子就骂,令女孩气冲冲的跺脚,扬起拳头想打,可又收了回去。
“哼,不和你吵,总有人教训你。”
女孩跑去血池边,拉起那个肉嘟嘟的小家伙,宛如一个贴心的姐姐。这样的存在和四周的环境格格不入,夏萧也贴心的发现,十几岁的女孩和四四岁丫头穿的衣服花纹款式一样,只是大小有别。
朝一边跑过几步,女孩扬起洁白的下巴,对象背上的人说:
“喂!他醒了,快来收拾他!”
夏萧一头雾水,但心情极差,抬头时见一袭黑裙落下,紧接是一位身形高挑的女子站在他身前。
黑煌?
如果她才是黑煌,之前那两个女孩是谁?夏萧想问,却被黑煌抢先道:
“我怎么说也救了你,你就这么报答我?”
“她们是?”
“四岁的我和十三岁的我。”
血杀手 冰山雪下
夏萧随手拍了拍褴褛的衣物,眉头高挑,这啥意思?黑煌见他没见识的样,嘲笑道:
“就这点见识,还想把我们一网打尽?”
“这你都知道?”
没了之前的恐慌,夏萧又成了夏萧,即便之前露出丑态,现在也依旧从容淡定。这样的他才最厉害,无论观察还是思考的速度都快到飞起。
“这么点心思,很难看透吗?你以为数万年来没人像你这样用尽心思冲进这片空间?只是他们都死在这,或成为这里的一员。清寻子还是聪明,知道你进来凶多吉少,所以临时改变主意,想把你带走,毕竟像你这样的人即便能出去也保持不了原样,但他失算了,这片空间他根本进不来。这是魔道的国度,体内的魔气是通行证,除此之外,再强大的存在都会被拒之门外。”
黑煌脸上带有神秘的微笑,夏萧见着心里一沉,师父出手欲将自己带走足以说明一些事,此行也注定危险。师父都有赌的成分,可想夏萧成功的概率很小,但他既然来了,就算不能令师父将这些魔道人一锅端,也要在保命的前提下尽可能的掌握更多的情报。
“你这段时间一直在这?”
夏萧撇开话题,黑煌则后倾坐在骨椅上,神态动作皆有女王风范,只是话比平时多。
“不然呢?”
“为何我一直呼唤,你却不出现?你应该听到了吧?”
“当然听到了,由始至终我都在。第一声呼唤发出时,你应该刚被带去云国,他们气势汹汹,将你吓到了吧?”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为何迟迟不来,我险些就要死了。”
“这不是没死吗?”
狩獵在地球末日 思夕
黑煌挥了挥手,一把不同于她背后的骨椅当即出现在夏萧背后。虽说这样的椅子看起来很恶心,甚至有几丝生肉挂在上面,令人毛骨悚然,觉得恐怖。可夏萧还是坐下,他浑身是伤,实在是站不住。
“若我死,你们前段时间花得功夫也将浪费,所以下次能不能及时出现。说想成为同伴是你们,关键时候又不现身。”
“什么同伴?”
黑煌嗤之以鼻,冷笑道:
“只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我们将你拉拢并护你安全,只是为了不让语尚言吸食你的元力和我们作对。只要你一死或一直提升实力,她会一口将你吸干。而且就算我真的把你当同伴,你会放下舒霜的事不杀我?”
“当然不可能,我迟早会杀你。”
倒過來念是佳人 黃小親
黑煌轻哼一声。
“既然如此,何必那么当真,能捡回一条命就好。还有,别总用责怪的语气和我说话,更别命令我,否则我会让你终身难忘魔气侵蚀肉体的痛楚。”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夏萧看向黑煌,可她只是沉默,冷傲的面孔扭向四岁和十三岁的自己。关于一些事,黑煌不能说,因为她知道夏萧终究是敌人,所以她只是看着四岁和十三岁在一边嬉闹,大一点的黑煌很照顾人,令四岁十分开心,白嫩的小脸一直挂着可人的笑。
虽然在夏萧眼里,四岁天真无邪,十三岁拥有女性的温柔和气质,可总觉得有些奇怪。这么白嫩的完美女孩,和四周的反差越大越令人不敢靠近。
“四岁,你知道甜甜的笑容是什么吗?”
“是在脸蛋上滚满糖吗?”
“嗯……差不多,四岁真聪明。”
都市修仙高手
“嘿嘿,姐姐,那你能给我拿糖吃吗?”
“我没有糖,你得去找那个姐姐要。”
入侵轮回 龙傲诚
十三岁指了指黑煌,令四岁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半途猛地摔在地上,令夏萧下意识去扶。可十三岁只是温柔的蹲在她身边,对即将哭鼻子的四岁说:
“没关系,站起来就好。”
四岁点了点头,胖嘟嘟的小手撑着地站起,拍了拍黑色的小裙子来到黑煌面前。
“姐姐,我想吃糖糖。”
黑煌不知从哪拿出一颗,放在她胖嘟嘟的小手上。四岁刚准备走,又似想起什么,摊开另一只手。
“姐姐也要。”
“那如果我不给姐姐呢?”
四岁看了看黑煌,又看看自己身后的十三岁,踮起脚尖给她喂糖。
“姐姐,给你吃,我下次再吃。”
“谢谢四岁,那我吃了哟。”
“嗯嗯,给姐姐吃。四岁吃了牙齿会坏,牙齿坏了以后就不能吃糖糖了。”
“没关系,现在可以吃一颗,牙齿不会坏的。”
黑煌给她喂,尝到糖的四岁直蹦跶,对黑煌说谢谢,又牵着十三岁的手跑到一边,幸福的样像获得世上最珍贵的宝藏。
“谢谢。”
四岁回头再次鞠躬,十三岁随着她的目光看黑煌,温柔的说:
“你今天说了这么多话,真替你开心。”
夏萧看着,有些怀疑的看向满脸严肃的黑煌,问:
“确定这是你小时候?”
黑煌看向他,似问怎么了。
“和现在的你完全不像。”
“长大本来就是一个丧失快乐,习惯悲痛的过程。”
夏萧哇哦一声,似她说得很有道理。
兴许是十三岁的话刺激到了黑煌,令她觉得自己失了态,所以沉默了好一会才开口说:
变身皇后与王妃
“救也救了,捉弄也结束,我带你去养伤。”
“我还以为这里会是我的新家。”
“我们没有家。”
黑煌说着,走在夏萧身边,他此时的走路姿势实在难看,拖着一条腿,腰也直不起来。但她没有帮他,只是和其保持着匀速。
大世凋零
两人背对象兽所成的滑梯走去,似朝向血雾更深处。渐渐的,一道哭泣声打破夏萧和黑煌的安静氛围。后者习以为常,并没有意外,甚至没有去看,夏萧却遁声望去,找了半天,才在一个骨架所成的小屋角落见着一位年轻的女子抱着尸偶娃娃哭泣。
那是夏萧见过最恐怖的娃娃,似由人皮做成,又呈企鹅状,他实在不懂为何抱着这样的东西。可那女子抱得很紧,将脸埋入其中,逐渐把它勒成一个上下皆大,唯独中间细的葫芦。她细长的双腿将其盘住,令夏萧瞥过一眼,问:
“这是你几岁的时候?”
“二十岁。”
“你少说也有几百岁,值得回忆的只有这三个岁数?”
黑煌本来想说,可话到嘴边又咽下,十三岁替她高兴,可那句话成了她的自我提醒。即便她很孤独,也不想和夏萧废话。
“不想死就赶紧走。”
夏萧觉得黑煌的脾气有些怪,她看似冷傲,拒绝和所有人亲近,可又孤独的要命,甚至有捉弄自己的心。这样的她究竟经历了什么,为什么这片空间只有四岁、十三岁和二十岁?这肯定不是巧合,但夏萧看不透,只是和其走出很远。等再回头,浓雾中的三人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夏萧变得和阿烛一样,满腹好奇的问:
“她们呢?”
“我回来的时候自会出现。”
经历生死后,夏萧又被吓了一顿,然后见到奇怪的人,经历奇怪的事。他逐渐累的不想再关心任何事,嘴也张不开,不想再说任何话。
在黑煌的带领下,四周早已没有参照物,只有更浓的血雾,其中模糊的巨大身影不知是死去的何种荒兽。
夏萧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耳边都是二十岁的哭声,那道本没有多瘆人的声音像魔咒般在他脑海里循环,令其陷入极深的悲痛中,似她的快乐也随着成长丧失。慢慢的,夏萧只记得自己看到一扇门,其余便什么都不记得。
身边似有人走过,也像没有人,夏萧如在噩梦中沉睡,可黑煌确实看了他几眼,只是面色凝重,不知在想什么。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