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n56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近身狂婿 ptt-第一千三百章 敗,則死!閲讀-yiob4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三日后。
楚云意识到了危机的降临。
那是一种风雨欲来的危机。
是近乎狂风骤雨的危机。
不论是他出门,还是人在车内,又或者晚上回到家。
他都能够感受到强大的恐怖的杀戮之气。
他仿佛置身炼狱之中,仿佛置身血海之中。
他的每一个毛孔,都能够感受到凌厉的杀机。
尽管他的面前,不曾出现一人。
但多年的经验告诉他,大战,一触即发。
一场在燕京城掀起的腥风血雨,即将来临!
楚云的指间,夹着一根烟。
但他并没有去点燃。
这根烟从昨天,就一直在他的手中,在他的兜里。
他呼吸着烟丝的气味。
寻找着久违的味道。
但他答应了苏明月戒烟,也决定为自己即将诞生的孩子戒烟。
如果连这点事儿都做不到。
如果连这点毅力都没有。
他楚云,绝活不到今日。
“你这两天的压力,是不是有点大?”苏明月的嗓音从背后传来。
她的口吻很从容,也透露着一股关心的意味。
“要说完全没压力,是骗人的。”楚云笑了笑,将香烟收入兜里。“但也不会太大。这些事儿,我早就习以为常了。”
杀戮,对楚云而言并不陌生。
这些年来,他也基本是从刀山火海闯过来的。
但这一次不一样。
他面对的,是众神会议的围剿。
是林万里所代表的那座古堡的攻势。
甚至,是红墙顶级大少官世恒的猎杀。
挥一笔夏伤
而他,从某种角度来说,只是一个人。
势单力薄,是不可避免的。
但他并没有征求任何帮助,也不曾找谁过来支援自己。
比如身在燕京城的楚老怪。
比如远在海外的萧如是。
他都没有求助。
皓月公主
他想靠自己的能力,去应对这一切困难。
異時空之戀:我的老公是條龍
在他还能战斗的时候,他轻易不会向任何人求助。哪怕是最亲近之人。
“我知道你的内心很强大。”苏明月红唇微张道。“我也从来没有替你担心过。我知道,不论面临怎样的困境与劫数,你总能扛过去,总会让所有人见识到你的毅力和胆魄。”
“但现在。你是即将成为父亲的男人。”苏明月抿唇说道。“我不希望你有事。你也不能有事。”
“第一次听你对我提要求。”楚云微微一笑,转身看了苏明月一眼。“我还感觉挺不适应的。”
“以后你会适应的。”苏明月抿唇说道。“时候不早了。再点休息。为未知的明天养足精神和体力。”
“嗯。”
楚云点点头,陪苏明月回房睡觉。
一夜无话。
起床后。楚云陪顶梁吃过早餐,便按惯例送苏明月回公司上班。
一路上,无数双眼睛盯着他。
盯着他的妻子。
那一双双暗藏杀机的眼眸,如深山野林中的豺狼,弥漫着浓郁的危险气息。
冰山校草的專寵寶貝 伊夢嵐
“苏明月这边,基本没有机会。”
视野死角。
沉船 倪匡
万界永恒
一名三十余岁的青年男子向中年人汇报道:“如果动她,必定全城大乱。这不符合我们的行事准则,主人也不会同意。”
“但苏明月,是楚云最大的死穴。”中年人薄唇微张,缓缓说道。“唯有动她,才能真正给予楚云致命一击。”
“已经将近一周时间了。我们推演过不下二十种行动方案。”青年男子皱眉说道。“事实上,没有一种的成功率高达五成。而且一旦失败,楚云这边就很难再动手了。红墙内的大人物,也不会再允许我们行动。”
“你的意思是,我们只能和楚云硬碰硬?”中年人眯眼说道。“就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重生九零小富婆 酒女
“差不多。”年轻男子摇头说道。“事实上,苏明月是华夏商界的年轻领袖。就连在华尔街,也是华夏商会主席。要么一次就控制住她。否则,往后的行动会非常棘手。甚至会终止行动。”
中年人吐出口浊气,双拳紧握道:“看来,真的只能对楚云发起攻势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中年人话锋一转,沉声说道:“今晚启动猎杀行动。务必在天亮之前结束。”
说罢,中年人又顿了顿,深吸一口冷气:“如果可以结束的话。”
……
“大哥现在的处境非常不乐观。”
楚家。
楚少怀冲入父亲楚中堂的书房:“爸你就没打算做点什么吗?”
“如果真的需要我做什么。他会来找我。”楚中堂反问道。“你会被人打了一顿之后,就找我来诉苦,让我帮你打对方吗?”
“你不会。他也不会。”
楚中堂点了一支烟,目光锋利地说道:“这是他的私事。与你无关,与我,也没有关系。如果一定要有关系的话,前提是他来找我。”
“记住。每个人都有必须要经历的苦难。如果凡事都让别人帮你分担了。你还如何成长?你该怎样长大?”楚中堂轻描淡写地说道。
“如果大哥熬不过去呢?”楚少怀皱眉道。
“我哥曾说过,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楚中堂缓缓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
楚少怀撇嘴道:“看来你是真不担心我大哥。”
楚中堂没有多言,只是沉默地抽着烟。良久之后,抬眸扫视了儿子一眼:“你不用上班工作吗?”
楚少怀闷哼一声道:“我不能给自己放几天假吗?”
“可以。”楚中堂淡淡点头。“但你是出去放松也好,去外面戏耍也罢。不要站在我面前,我觉得很碍眼。”
楚少怀咬牙切齿,怒视了楚中堂一眼,愤恨离去。
他很担心楚云。
君恩難拒
但他也无能为力。
他所拥有的一切,都是依附在楚中堂身上的。
如果老爸没有动作,他能做的,也实在有限。甚至无法为楚云提供任何帮助。
这种无力感,让他愈发想要自立门户。
拿着姑姑和大哥提供的财富,去成就一番事业。
同君醉往生 七米塘
否则,他这辈子都得在父亲的监控之下成长。
这种滋味,并不好受。
在象牙塔下生活了快三十年的楚少怀,终于决定出去闯一闯了。
而就在这个夜晚。
他大哥楚云,那个在最恶劣的环境下生存了将近三十年的男人。
也将面临或许是他人生以来,最为险峻的挑战!
赢,则生。
败,则死!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