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p3gu精华都市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第三百九十五章 國王與兩位血族親王的談話(上)推薦-mwj5h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短短二十年,血族亲王的容颜当然不会有一点改变,提奥德里克依然是路易熟悉的样子,一个庄重胜过俊美的年轻男子,眼睛中有着与外表丝毫不相符的疲惫与苍老,他死于盛年,也许正是因为这点遗憾,他对法兰西有着超乎寻常的保护欲与期待。
路易在见到伫立在窗外的亲王时,并不意外,“今晚的夜色真好啊,”他说:“殿下,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提奥德里克望了一眼国王身后,虽然哪里什么都没有,但他知道国王身边的巫师与教士必然严阵以待:“您这样会让人担心的。”他说:“陛下,您终究还是一个凡人。”
“提奥德里克,”路易十四带着几分倦意说:“在表世界,有个人叫做儒勒.马扎然,在里世界,我的引导者与保护者就只有您,我现在需要防备的人太多了,殿下,我认为您不会是其中之一。”
“虽然我不认为我能够担负起这样沉重的责任,”提奥德里克说:“我只希望您能够允许我向您提出一些建议。”
路易点点头:“我很愿意听您说话,甚至只有我们两个,先生,我们可以到巨石阵去走走。”
提奥德里克不再劝说国王留在房间里,说真的,作为一个血族,他也不那么愿意留在教士与巫师的包围中,他轻轻地落在国王面前,提起巨大的斗篷,覆盖在他身上,伴随着烟雾与轻柔的噼啪声,一群毛茸茸,圆头圆脑的小蝙蝠裹挟着路易飞了起来,他们穿过了窗户,升上高空,雾气在他们身边流淌,上方是银白色的月亮与暗蓝色的天空。
獸性老公吻上癮
徒步行走需要三个小时,骑马也需要两刻钟的路程在血族亲王的速度前不值一提,仿佛瞬息之间,他们就抵达了巨石阵所在的地方,巨石阵并不如人们所以为的,一块块的巨石矗立在一个地方,它们就像是一支庞大的军队,向着北方整齐地列阵延伸。
全民出軌 王泡小泡
“我们现在在莱芒尼石阵,往北去是卡尔马利石阵,之后是凯尔斯堪石阵。”从蝙蝠重新化作人形的提奥德里克说。
路易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肩膀,能够在空中飞行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但血族除非刚饮了血,不然身体是没有温度的,他们化身的蝙蝠也是如此,加上高空的寒意,国王就更冷了,不过提奥德里克立刻将一件黑色的斗篷盖在他身上。
“巫师的作品。”提奥德里克说。
“我也有一件,”路易说:“玛利送给我的。”
提奥德里克没有说话,他们两个静静地沿着矗立在黑暗中的石柱向前走去,难怪人们会将它们联想成披裹着盔甲的士兵,沉默,威严,高大,每一个特征都与人们想象中的强壮武士相似,除掉被附近的人们拖走与风雨侵蚀下损毁的部分,可以清晰地看出,这些石柱都是有规律地排列着的。
“两根对称矗立的石柱是指引与限制走向的廊道,三根石柱组成的则是门,门有时候会延长到三百尺到五百尺——直到终点的圆形祭台,祭台后是墓室。”路易说,人们对巨石阵有着很多猜测,圣迹、天文台、祭祀场所等等——都对,这是巫师们留下的痕迹,那时候巫师们还是受人尊崇的祭司或是萨满,他们驱用奴隶与法术建造了这座伟大的奇迹之城,留下的痕迹可以回溯到公元前三千年,“这也是玛利告诉我的,”路易说:“看着这些,提奥德里克,我真奇怪巫师是如何沦落至此的。”
“就算是神明也无法撼动命运。”提奥德里克说:“从公元后,魔法就在消退,先是神明,而后是魔怪——我是说如同阿尔戈斯或是许德拉这样的,然后是巨龙,巫师,血族与狼人能够成为黑暗中的主宰,也不过是短短几百年里的事情,但若是卜算将来,也许人类终究将会取代或是战胜一切。”
路易看向这位亲王的神情十分温和,他和提奥德里克从一开始的时候就很亲近,就是因为提奥德里克虽然是个吸血鬼,但他的思想依然十分靠近人类,他也曾是个国王,知道做一个国王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又能得到怎样的权利与荣耀。
傾心之戀:總裁的妻 韓降雪
“但我要说的是……”提奥德里克说,此时他正走在一座格外高大的石柱下,这个石柱的高度可能超过了十五尺,以至于月光根本无法照在他的身上,只有一双赤红色的眼睛犹如壁炉中的余烬在闪闪发光,路易停顿了一下,“请说。”
“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路易,这桩刺杀确实与血族有关。”提奥德里克说。
“我也已经猜到了,我只在里世界与表世界都树敌良多,但我身边同样有着里世界的力量予以抵抗与庇护,如果里世界的力量真的大到可以随时随意地处置一个国王,里世界早就成为表世界的主宰了。“路易将手放在冰冷的石块上,风吹雨打并不能摧毁石柱,至多让它表面斑驳或是光滑,但如果有植物的种子落在缝隙里面,它们生长的力量就能切开石块,路易手下按着的这块石头就是如此,它有一大块皮肤摇摇欲坠,就因为里面长出了一根不知名的藤曼。“他们一定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他说:“可能有多方面施力,我是这么猜测的,看来我引起了很多人的不安。”
重生當自強 阿三瘦馬
“是我首先破坏了规则,”提奥德里克说:“所以作为梵卓的家长,我不能在议会上提出控诉。”
萬裏芳菲
“血族也有议会?”
“存在的时间并不长,”提奥德里克说:“我们一直犹豫不决,是否要按照人类的规则与法律要求我们的族人。”
“无有规矩,不成方圆。”路易说:“哪怕是血族,你们的数量并不少,而且遍及每个大城市,不,应该说,只要有人类的地方,就有你们的踪迹,而且你们之中还有不少人与人类聚居在一起吧。”
“那么您也许知道,在议会中十三氏族只有七个氏族属于隐宴派系,另外有四个氏族属于中立派系,两个属于魔宴派系。可就算是前两者,他们对待人类……”提奥德里克卡了一下,他看着路易,神色严肃,显然并不准备说出那句过于令人不悦的真话。
“将人类视作牲畜。”路易说:“你们甚至要比巫师更加高人一等,提奥德里克,因为巫师就算会猎取凡人做还魂尸,他们也知道自己在驭使人类,但血族,无法得到你们青睐的人类就是餐盘上的食物,人类不会和牛羊说话,将它们视作同类,你们也不会。”
“您曾经在巴黎驱逐了诺菲勒,”提奥德里克说:“这可以说是掠过了血族的底线,在议会中血族议员们争论不休——诺菲勒虽然对我们来说也如同动物一般,但他们也是血族,尤其是他们虽然在议会中没有席位,却也请求了一些议员为他们发声——他们要求报复。”梵卓的亲王向前走了一步,走出黑暗,暴露在月光下:“但也有一部分议员认为,您并非针对诺菲勒,而是清除贫民区与废弃管道后造成了诺菲勒族人无处藏身,您没有让教士来围剿他们,而且最初的时候,是他们先对您不利——所以如此种种,议会的决定是不参与您与诺菲勒之间的事情,当然,因为您之后有了巫师和裁判所,诺菲勒所能做的也只有重新隐匿起来。”
“那么什么让您认为,我这次会踩踏您们的底线呢?”
“我看到了您是如何收服加约拉的,”提奥德里克说:“请不要对我说谎,陛下,您有想要侵吞里世界——更多的里世界与里世界的力量,也包括了血族,是不是呢?”他没有等待路易给出回答:“您当然会这么做,您是一个贪婪的人,不将所有的东西握在手里就没法安心,利沃尼亚……”
“这是我应允了阿蒙殿下的。”路易说。
“是啊,这是您应允了他的,但陛下,阿蒙和我都清楚,您给了一个过高的价钱,您在与一个疯癫的魔鬼谈交易,阿蒙再堕落,他也还是一个血族,又是茨密希的家长,您怎么会认为他会和以拉略那样为您所用?您没有什么东西可给他,凡俗的权利对他来说一文不值,而若是让其他家长知道您的想法,无论是秘宴还是魔宴成员,又或是中立成员,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地让您永远地消失。”
提奥德里克上前一步,他的身影几乎完全笼住了国王,阴冷的气息迎面而来,他盯着路易,路易发现自己完全没办法挪动身体。
“看到了吧,感觉到了吧,陛下,您在凡人中至高无上,但在血族面前,您也只是一顿美餐,我们不介入表世界,隐身匿迹,并不代表我们拿您无可奈何。这次谋刺可能就是一次警告,您很幸运,有着一个坚贞并且顽强的爱人,又或许您有其他的办法,但我们有十三个氏族。您不会每次都这样幸运的。”
路易轻轻地叹了口气:“如果您坚持,我会考虑的。”
提奥德里克盯着他看了一会:“这个您留下,”他说,“鉴于您之前遇到了那样危险的事情。”他一伸手,一只蓝灰色的猫仔就被放在了路易的怀里,它不安地叫着,丝毫没有提奥德里克的沉稳,“事实上有件事情我一直想问您,”路易喃喃道:“您的化身为什么是只猫仔?”
齐妃修真记 竹子花千子
提奥德里克亲王是梵卓的家长,他的化身或是毒蛇或是别的野兽毫不出奇,但为什么会是一只猫仔?
最强修真保镖
仙人淚
“血族的化身有雾气、蝙蝠和猫,”提奥德里克也有点无可奈何,“除了猫之外,我总不能让您身上缭绕着雾气或是趴着一只蝙蝠,至于它为什么那么小,陛下,再大一点就要和您身边的教士起冲突了。”
“我只是一时好奇,”路易笑吟吟地将猫仔放到口袋里,“这样就很好,很便携,殿下。”
提奥德里克显然还想说什么,但路易已经不是二十年前的少年国王了,他摇了摇头,后退了两步,“我送您回去吧。”他在阴影里重新化作蝙蝠群,将路易送回了房间,不然凭着路易凡人的双腿,他可能要走上好一阵子才能回到驻跸之处,一路上别的不说,这里可是对法国国王充满了敌意的布列塔尼,很难说会不会有什么巧合。
穿越去做假太子
路易目送着提奥德里克化作烟雾,被海风吹动着,飞上天空,消失在视野里,他放下了窗幔,走向床边的小圆桌,在摇动的烛光下掏出猫仔,然后是一只玩偶。
秘書娶為妻
猫仔呼呼大睡,就像是一团融化的油脂,又热又软——这种情形当然不对,始作俑者就是路易另一只口袋里的玩偶——它站起来,笑了两声,声音很小又细,但见过那位阿蒙先生的人一听就知道——不是说他的声音不优美,这种优美很容易令人联想起穿刺在荆棘上的夜莺,仿佛每一声都带着血和死亡。
“好家伙,”玩偶,或者说附着在玩偶上的阿蒙说,“我就猜到提奥德里克肯定会来找你。”
“梵卓和茨密希好像不是一个派系的吧。”路易解开斗篷,把它放在椅子上,“不过也没什么奇怪的,敌人总是比你的朋友更了解你。”
“隐宴与魔宴也不能说是完全的敌人,我们只是,按照你们人类的话来说,就是理念不同。”阿蒙说——当然,谁也不信,“就像提奥德里克说的,我们也是血族,而且魔宴的思想比隐宴更激进,如果您真如提奥德里克所说的那样,想要将一切收入囊中,陛下,这恐怕很难,很难,就算您将该隐从地底下挖出来也不太可能。”
“因为血族和巫师是不同的。”路易说。
“是啊,巫师或有可能与凡人和谐共处,血族却没有那么可能,您应该是最清楚的,因为您是那种稍微遇到威胁,就要一力追究到底的人。”阿蒙玩偶歪在烛台上说,玩偶的玻璃眼珠在烛光下灰蒙蒙的一片,就像是提奥德里克所说,他应该分出了一部分雾气收缩在玩偶的体内:“提奥德里克担忧的就是这个,他知道您总是能知道您想要知道的,然后……”他打开双手:“猫就要打翻餐具架了。”



Recent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