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29 10 月, 2020
玄幻小說

f2ws9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皇兄萬歲 愛下-229.我是花妙玉(九頭蛇萬歲)看書-tio5m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帝令从天而落。
落在了一只手上。
夏极与吴家老祖这才发现第三人。
那是一个女人,穿着白衣,美艳而飘渺,左眼眼角的一滴泪痣正随着眸色仰望高处,她不知何时来的,但趁着两人交锋时,于风雪与血火里抓住了帝令。
轰轰轰!!
一连串刺耳的爆炸声后,空中的两道身影终于分开了,分别落在那女人两边。
来人是吕婵。
她双手合着那帝令,带着微笑。
三人站在风雪里,气氛充斥着奇异的微妙。
这微妙远非常人所见的表象。
吕婵开口打破了这沉寂,“愿赌服输,帝令不该是风南北的么?”
苏瑜瞳孔眯了眯,他忽然心有所感,微微仰头,看向望江楼趴在栏杆前的人群,角落里正有一个遮着白纱的少女,那少女气质宛如精灵。
吕婵把令牌甩向夏极,同时淡淡道:“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夏极接过帝令,目光扫过对面的两人,
现场气氛不仅微妙,而且扑朔迷离。
再看时,苏瑜已经消失在了原地。
吕婵自然也注意到了楼顶的少女,但她没去说什么,转身也欲离开。
她才一动,就听到夏极的声音。
“为什么帮我?”
吕婵笑道:“你说呢?”
说完,她亦是极快远去,消失在了这雪地之中。
夏极看着她的背影,不再去细想,
吕婵的这句话充满了似是而非的误导,
细想会让他不小心就钻入了信息不对称带来的未知圈套里,
无论是表层的圈套亦或是深层的圈套,
他收起帝令,放入储物空间。
此时,不远的一个小屋里,苏妲己收回红绣球,
她本准备出手,看来不用了,
她深深看了一眼望江楼方向,抓着龙行千里,几个闪烁就已经远遁千里了。
事情似是结束了。
苏家帝师和吴家鬼帝的对赌,以苏家彻底的胜利而收尾。
夏极抬头去寻那小乞丐,
但吕妙妙早就混在人群里撒腿跑了,
她若不想你发现她,你还真是很难寻到她,
毕竟她“越狱”本事一流,就算是吕家老祖守在府中还能被她逃脱几次。
夏极也不以为意,他只是觉得这孩子有点意思,并没想怎么样,既然没找到,他就收回了目光。
三名弟子回到他身边,三人刚刚都算是见识到了老师近乎全力的出手,终于明白了自己和老师的差距。
哪怕老师未曾觉醒血脉力量,却还是能压着十一境的人。
但可惜,若是没有血脉,岂能形成法身,岂能臻至最终一步,而突破凡人的寿元?


夏极永远不会想到世事如此狗血。
当“小乞丐”站在他庄园的气罩前,请求收留时,他还是有些无语。
然后,“小乞丐”穿着她喜欢的猫耳斗篷,低着头,压着帽檐,双手缩在长袖里,只留下十个爪儿半露在袖外,
她一边看着双手捧着的纸条,一边声情并茂地说着话。
“啊~~救救我,救救我吧,我正被仇家追杀,如果仙人不救我,我就要…咳咳咳…”
她眸子凑过去,扫了一眼双手捧着的纸条,
小声嘀咕着“这谁写的字呀”,
然后辨认了一会儿继续道:“我就要嗯??嗯…我就要死了??”
她顿了顿,然后点点头道:“嗯,我就要死了!”
读完之后,她骤然察觉了原来纸条反面还有字,而且反面的字应该先念。
反正是走过场,她就没想着进入这什么镜湖庄园,大叔如果不开“门”或是不在家,也是正合她意。
她也是被婵姐折腾的受不了了,才来走这么一个不走心的过场。
“开门,开门,开门啊,请您开门…”
她用一种毫不焦急、充满无聊与慵懒的语调喊着。
最末,她悄悄地、小声地、快速地低语出一句“我是花妙玉”。
夏极嘴角抽了抽。
这请人救命还带报名字的?
这让他想起前世看过的电影里,类似于“九头蛇万岁”的那种暗号…
吕妙妙念完,心底快速地数着一二三。
一秒不到她就数完了这“一二三”。
才数完,她使用了“龙舟比赛大汉划船式”,进行飞快的划船。
小舟在镜湖湖面破开一道翡翠的轨迹,很快就远去了。
夏极看着那逃命般的身影,满头黑线。
那小乞丐原来是吕家人。
按照他的想法,他很容易得出“这名为花妙玉的小姑娘是刻意装作小乞丐来接近自己,之后又刻意出现在望江楼上”。
然而,现在这是什么鬼?
这表现即便打零分也不足以形容了。
夏极怎么看也不觉得这是在套路自己,而是那名为花妙玉的姑娘真的在落荒而逃。
她好像根本不想联姻…
搞得好像是自己要联姻似的。
吕家,这么不靠谱的吗?
自己跑了最好。
夏极舒了口气。
虽然他对这小姑娘有些好感,但还不至于到要联姻的程度。
如果换一个人,说不定他还想着虚以委蛇,利用一下从而达到“开拓吕家地图”的目的。
但看到是这姑娘,他想想还是算了吧,这样不太好。


三天后。
夏极独自走在巨业城街头。
昏黄街头飘着白雪,虽是兵荒马乱,但这等大城之中的秩序还能维持的。
他搓着手,听着临近新年的炮竹声响。
灯笼高悬,孩童们抓着木剑彼此追逐,喊着“看我什么什么剑”,“别跑,吃我大招”之类的话。
而身周,小贩们日复一日地吆喝着,似乎大劫的来临,青王的暴毙,时代的更替与他们毫无关系,只要和平,只要给他们一个摆摊的地方去赚钱,他们就满足了。
人们三五成群,走过冰冷的深冬,喧闹的夜市。
夏极心底生出一抹孤独感。
因为他和谁都不是“成群”的。
而这一点,在今后估计会越来越如真理般刻印在他心底。
因为他的成长速度极快,因为他是黑皇帝,是教化天下的帝师,也是侵入人间的火劫噩兆,更是穿越而来的异类。
他已习惯这孤独,习惯这世界。
所以,也能安然地活过越来越久的岁月。
他细数着掌心的铜钱,目光在街头两畔扫着,忽然停在一个烧烤摊前,嗅了嗅,味道似乎不错。
“老板,怎么卖的?”
“五个铜板一串素,十五个铜板一串荤。
不过你可以点一个荤素套餐,一百串,包含五十串素的,五十串荤的,
只要一贯铜板,折合一两银子就可以了。”
夏极笑道:“且不说你卖贵了,你这套餐也没便宜啊。”
老板急了:“怎么没便宜,我算给看。我做人最诚信了。”
夏极笑呵呵地看着,他能感受到老板的着急,很快老板抓着算盘“噼里啪啦”一阵迷幻操作,硬生生地把一贯的千文钱打成了九百文。
夏极道:“那来一个套餐吧。”
老板道:“先给钱。”
夏极丢出一个小金元宝,老板接过,掂量了一下,这金子成色很好,足有五两,相当于五十两白银了。
夏极道:“都给你吧。”
老板愕然了一下,整个人都僵住了,愣在当场。
夏极随口道:“兵荒马乱的做点生意也不容易,谁都要养家糊口,但别人的钱也是钱,没必要。
这世道,灾民难民定然也不少,若是老板今后看到了路边的饿殍,能帮就帮一下吧。”
老板低下了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沉默地抓过烤串烧了起来,眸子里闪烁着什么东西,待到结束了,连同那金元宝和烤串一起递给了夏极。
“倒是我不对了,你这钱我不能收了。”
夏极也没说什么,他知道这是老板自个儿花钱买个良心,所以接过了烤串和金元宝。
一边吃着一边远去。
老板舒了口气,心底有一种难言的舒畅,一低头,只见一个大金元宝正放在自己手头,足有十两…比刚刚那个小金元宝还大了一倍。
“公子,公子!!”
老板忽然醒悟,急忙喊着追了出去,但夜市里人影憧憧,哪里还能找到夏极。
夏极独自走过人群。
走到桥头时,只见画舫皆停岸边,积雪铺在舫顶,呈现出深冬的安静和寂静,与夜市的喧闹形成对比,却也恰恰契合了他的心境。
“别跑!”
“给我停下!”
“臭丫头!停下!”
声音从远而来。
夏极下意识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裹在斗篷里的身影正在狂奔,而后面正有人在追赶,正往桥边来了。
夏极不想沾上这些莫名其妙的麻烦,于是往桥边让了让。
那狂奔的身影跑到桥头时,也许是上桥的缘故,夜风推开了斗篷,露出其后如星海的长发,
长发末端的金丝带被风扯去,而散开了轻舞飞扬的青丝。
那张脸庞在夜晚光芒的熹微里,也能见得绝丽灵动,双颊如桃开雪中,娇美无匹。
然而,那少女的眸子在和夏极接触的一刹那,
整个脸忽然“抽搐”了起来,做出了一个让人喷饭的丑八怪似的鬼脸,
然后如同追踪导弹般精准地射向了夏极,
同时,她憋着声音,难听地喊着“救命,救命啊…”
最末,她很不情愿地以一种“九头蛇万岁”般的小声,含糊道:“我是花妙玉。”
夏极震惊了。
以至于,他被这“导弹”直接击中。
而因为“导弹”用力过猛,直接把他撞得从桥栏杆翻了下去。
“导弹”撞完,继续往前跑。
这个,就不能怪自己了,毕竟对方没配合好嘛。
吕妙妙一边想着,一边撒开腿往前狂奔,几个家丁样的人抓着棍子随着她追远而去。
夏极自然没下水,他一个翻身就回了桥上,但眸中震惊却久久无法散去。

Back To Top